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97章 不知足

陈太忠走出公交公司,坐进林肯车,拨个电话给张馨,不成想张馨那边说话又是支支吾吾的,听起来显然是遇到了不太方便的场合。

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!他挂了电话之后,看着车窗外灌木丛和树枝上的皑皑白雪,不知不觉居然有一点烦躁了,以往小张被他予取予求习惯了,现在居然也有自己的事业了。

下一刻,他觉得有点憋闷,打开车门走下来,用力地吸几口雪后的清新空气,来回走几步,将地上将化未化的雪水踩得噗噗作响。

这么走了一阵,他的心情就好了一些,正说联系一下雷蕾吧,不成想手机响起,却是张馨将将电话打了过来,合着她的办公室里有人,所以她跑到外面来给他回电话,“今天张总给我打电话了,说GPS的项目已经确定下来了……”

陈太忠听她将事情经过讲完,才笑一声,“崔洪涛倒是有意思,居然还能让出一成的钱来,嗯,让我想一想……哈,我知道了,这家伙肯定是知道今天下午乌标去市纪检委谈话了。”

要不说这世界上的事儿,真的就经不起琢磨呢?陈某人并没有亲眼见到走后的事情,却是这么连蒙带猜,就将事情真相揣摩得八九不离十了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就又陷入了沉思里,若是说一开始崔厅长就不知情的话,为什么丫会对我那么客气?难道说……有什么说法?可是看那智主任一开始的做派,却是欠收拾得很,这又是怎么回事?

陈太忠胡思乱想了半天,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不过他心里隐隐有点感觉,似乎是崔洪涛知道哥们儿不太好惹,算了,不想了,有些东西想得太多也没用,徒乱人意耳。

这时候,他才发现张馨还没挂电话,在那边轻声地发问,“太忠,原来这个卫星定位系统,真的是你办下来的?”

“那当然了,上午我去找崔洪涛敲定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一时觉得她这问题有点奇怪,不过却也没有当真,“他不过是不合适亲自操作这件事,毕竟是个厅长,不能那么没品。”

要说这送人情,也是一门学问,同样是厅级干部,张沛林就能直接许下购买陈太忠的设备,而崔洪涛一开始没有应承下来,后来又多了联通这个变数,等再次敲定的时候,崔厅长就不合适直接出面了——中间多了点曲折,那就要采用不一样的方式。

当然,这或者又是崔厅长想表现出一些不得已来,至于这不得已是想表现给谁看,那也不好说清楚,左右不过就是这点事情。

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怪不得张总问我呢,”张馨听得哼一声,不高兴地发话了,“这个丁翔,脸皮也真够厚的……居然说是他谈下来的。”

“丁翔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“这是谁啊?”

合着刚才在张馨办公室里的,就是丁翔,省移动公司办公室负责技术保障的,省公司里没有市场营销人员,类似的事情都是由各地市移动公司来完成的。

不过,谈下类似的大单,那也是可以获得奖励的,省公司能奖励的东西应该不是很多,但是他要找到市移动的话,物质奖励会更多一些。

原来是个适逢其会的主儿啊,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算了,毕竟这个渠道是从他身上走的,该奖励他多少你奖励好了,反正最后的业绩是要算到你头上的。”

“问题是这种单子的奖励,我还得专门为他打申请呢,”张馨听得就有点不服气,“他明明什么都没做,要钱要得倒是理直气壮的。”

“哈哈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心说这种人我见得多了,“我找崔洪涛的事情,不合适随便说,你就当便宜了他好了,为这种人生气,实在不值得……晚上一起吃饭,庆祝一下?”

“啧……好吧,”张馨咂一咂嘴巴,挂了电话。

张馨还是太嫩啊,陈太忠笑着将手机揣进口袋,他感觉到了她的悻悻和不服气,然而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,人家能跟崔洪涛搭上线儿,这功劳就冒领定了。

反正公道自在人心,张沛林知道是怎么回事,小张你也是坐享其成,又何必那么斤斤计较?哥们儿这真正的幕后英雄还没觉得不平衡呢。

他揣起手机才要打开车门,冷不丁听得身后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,“这位大哥,能不能捎我一段?下雪天路不好走啊。”

“自己打车,”陈太忠头也不回地来了这么一句,自打他开上林肯车,这种事情他也不是遇过一次两次了,就是那些漂亮女孩或者自以为漂亮的女孩上来搭讪,要坐他的林肯车。

陈某人对这种爱慕虚荣、企图不劳而获的女孩,一点好印象都没有,没错,他的私生活是很糜烂,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是个捡到盘子里就是菜的主儿。

恰恰相反,他看女人的眼光很高,等闲的女人,根本放不进他的眼里——像雷蕾之类的,虽然是有夫之妇,可是要跟他保持长久关系,就得跟她爱人保持肉体上的距离。

要不然的话,他早就拿下蒋君蓉了,陈某人自己可以滥情,却是容不得他的女人滥情,更是见不得那些公共汽车,嗯,他的大男子主义倾向很严重。

“打不到车啊……”身后的女人还待叽歪,见他一头钻进了车里,赶忙紧走两步,“陈哥,是我啊。”

陈太忠侧头一看,却是汤丽萍笑吟吟地看着他,小汤同学今天穿上了他送她的那一件白色裘皮大衣,装扮显得挺时髦,不过腿上穿得依旧不多,那两条圆规一般笔直的腿,看起来怎么都有一点仙鹤一般的感觉。

“你闲得没事,调戏个我干什么?”陈太忠冲她微微一笑,在他印象中,这女孩儿愤世嫉俗得紧,今天居然能跟他开这样的玩笑,可见最近日子过得还将就。

他也打心底里希望,自己认识的人全能过上好日子,见她笑靥如花,一时心情也好了不少,“行了上车吧,我送你……去哪儿?”

“我请你吃饭吧,”汤丽萍倒是真不见外,拉开车门就坐了上来,笑嘻嘻地答他,“刚谈好了一个大客户,卖了两套房子加装修,能拿……嗯,差不多一万呢。”

“你那点钱,省一省吧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一边笑一边摇头,“你要没事,我就送你回家,晚上跟张馨和小宁约好了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偏心?”汤丽萍不高兴地嘟起了小嘴,“为什么不带我?今天我开心,正想找几个朋友分享呢。”

“她俩都是我的女人,你是吗?”陈太忠笑着白她一眼,打着车一打方向,车就向素纺方向开去,“听话,你陈哥又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“我也可以做你的女人,”汤丽萍以低不可闻的声音嘟囔一句,又抬手去晃他的胳膊,“那个张经理,上次我还帮着扶她呢,我今天真的挺高兴的嘛。”

“行,”陈太忠被她缠得受不了,说不得点点头,车行到路口,打个转向掉头,驶向了市移动公司新址。

市移动公司的新址离老地址并不远,是一栋十一层的写字楼,移动公司买下了三层到五层,这楼虽然不算很高,占地却是很大,两侧的裙楼都有八层,院子也大,办公环境很好也相当地气派,一看就知道里面都是有实力的公司。

陈太忠将车停在院子里等张馨,等了好半天还不见她下来,低头一看仪表盘,发现已经六点一刻了,说不得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过去,“怎么还不下来?”

“还不是这个丁翔?”张馨在电话那边抱怨,“你认识一个叫宋晓媞的女人吧?”

“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“他俩居然也认识?那晚上咱们宰这丁翔一刀好了。”

“不是认识,是有冲突,”张馨哭笑不得地回答,敢情这丁翔觉得自己是帮了张经理的忙了,除了要张经理报销活动经费之外,还要她帮着在素波理工大开个电话超市。

报销活动经费,这个要求正常,移动的奖励其实是可以从这个口儿走的,但是在素波理工大开电话超市,这一点张馨就不能答应了,人家那个小宋可是把房子都好了,隔断也装修了,就只等着过两天放号开业呢。

可是丁翔觉得我刚帮了你这么大的忙,你怎么这样啊?“张经理,咱都是移动的职工,没有胳膊肘向外拐的道理不是?你退了那一家不就行了?”

这话搞得张馨实在是左右为难,而她又不知道陈太忠跟那宋家姐弟到底是个什么关系,正说要打个电话问陈太忠,不成想他先将电话打进来了。

“嘿,他还真当自己是那盘子菜了?”陈太忠听得一时恼怒无比,他跟宋家姐弟的关系也很一般,要是随便一个移动的职工来跟张馨谈此事,他也愿意尊重她的选择。

但是别人都行,就是这个丁翔不行,你小子已经占我老大便宜了,做人不能太不知足啊,说不得哼一声,“你下楼吧,有人应付他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