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96章 产权问题

“这个混蛋,”崔洪涛几乎在听到这话的同时,就发作了。

响鼓不用重捶,聪明人一点就透,他立刻就反应了过来,陈太忠为什么会选择在今天上门,这是敲山震虎呢,一时间勃然大怒,姓陈的你欺人太甚啊!

不过,终究是个正厅的干部了,下一刻,崔厅长就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,开始仔细地回想,刚才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过分的话。

想了半天,他确定自己刚才的应对并没有什么错误,就放下了心来,又由于紧张的思索有效地控制了怒气,不多时,他的心情居然变得平和了,“素波公交公司……欠凤凰科委什么钱?怎么会搞到这个地步?”

“听说是一卡通的钱,欠了六百万,”智主任小心翼翼地回答,他看到了领导的失态,有些话也不敢贸然地说了,只能实事求是地回答。

“乌标上任的时候,由于前任亏空太多,所以他把专款专用的一卡通拨款……挪用了,又因为素波市取消了对公交公司补贴,到现在他也没凑出来这笔钱。”

到了智主任这个层次,能得到领导青睐,绝对不会仅仅是因为善于揣摩上意,像他这一番话,就说得相当精炼而有条理,这就是一种能力。

揣摩上意不是万能的,不会揣摩上意那是万万不能的,说穿了,打铁还是要自身硬。

“专款专用……挪用,”崔洪涛嘴里咀嚼着这两个词,原本平静的脸上,多少流露出一点怪异的神情来,“陈太忠的钱他也敢这么搞,这家伙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?”

他当然知道一卡通系统了,事实上,招标当天高胜利原本是让他去坐镇的,不过因为他好友的父亲过世,所以才轮到畅厅长去的。

想明白了这个关节,崔洪涛的心情越发地平静了,这个时候他居然有兴趣侧头打量一下身边的小智,“小智,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这个消息了?”

这还叫快吗?智主任听得心里苦笑,陈太忠肯定以为咱们都知道了这个消息,才上的门,说不得越发恭敬地回答,“刚才蓝局长打过来电话,说是乌标下午要去市纪检委接受调查。”

要说蓝河可是崔洪涛的爱将,而且他老丈人是燕京大学毕业的,不止在北京有诸多校友,在国外都很有一些朋友,人脉是相当广泛。

那就去接受调查吧,这是他扣了陈太忠的钱,又不是我扣了陈太忠的钱,听到这话,崔洪涛哼一声,“小蓝这多的什么事儿,他知道‘宰相肚量’四个字儿怎么写吗?”

“那我要不要跟陈太忠说一下,咱们对乌标的事情不知情呢?”智主任居然很冒昧地问了这么一句。

“没必要,”崔洪涛沉吟一下摇摇头,陈太忠是很有些难缠,这个不假,但是也不至于让我这个大厅长专门去解释,某件跟我无关的事情确实跟我无关。

不过,想到姓陈的可能以为,自己是在听了乌标之事以后,才会对其如此客气的,崔厅长心里又是说不出的滋味,好半天才强压心头的怒火,无力地挥一挥手,“尽快把GPS的事情搞好,必要时……可以适当地对移动放松一些条件。”

这个“必要时”并不是真正的必要时,智主任听得很明白,崔厅长对那个陈太忠简直是怕得要命了,却偏偏要拿着点架子,我得想个法子,怎么比较婉转地通知移动公司一下。

撇清最好的法子,就是拿出诚意,而眼下最能体现出诚意的,就是在这个GPS上做出适当的让步,相信陈太忠在收到这个消息之后,就会心知肚明,这是崔厅长的诚意了。

想到自己一开始居然会有意无意地刁难这个人,智主任觉得背心有点发凉,幸亏崔厅长知道此人的根底,看来这省厅里的学问,确实比下面大多了啊。

就在乌标走进市纪检委大门的时候,张沛林得了一个消息,省移动的某个小同志,做通了交通厅的工作,那边运管处原则上答应了,向素波市交通局客运办推荐移动公司的GPS卫星定位系统。

光这个也就罢了,关键是那边还说了,移动公司愿意为我们代付一部分设备款,这个很好,很有合作的诚意,但是考虑到将来可能产生产权上的纠纷,所以这个设备款,交通局要出大头,这是没有商量余地的——像四六开就不错。

产权纠纷,这个理由太强大了,原本移动公司要跟对方五五开出资,交通厅那边都是待理不待理的,现在居然想到了产权问题,人家只让移动公司出四成了——其实这设备,将来还是要让出租车司机买单的,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产权。

反正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,领导的上下嘴皮一碰,说有产权就有产权了,说要考虑纠纷就要考虑了,要不然凭什么要移动公司少出钱呢?

“丁翔这个同志干得不错,要有适当的奖励,”张沛林听了点点头,吩咐办公室主任一声,见他出去了,才轻哼一声,陈太忠现在就在素波呢,凭那个小丁,也拿得下来交通厅?

这倒不是说张总对自己的职员没信心,真要说能力,他甚至相信自己的员工能拿下来省委省政府的单子,但是交通厅主动要求移动减少投资……真的太诡异了。

没错,大家花的都是公家的钱,谁多花一点谁少花一点都无关紧要,可是平白无故地让利,同事们会怎么看,会怎么想?

当然,交通厅这边是找了一个借口出来,但是张沛林能断定,这十有八九是小陈使劲儿了,说不得拿起手机,给张馨打一个电话。

这个项目,依旧是要算到素波移动数据部头上的,卫星定位嘛,肯定是要涉及一些数据的,张经理一听说单子敲定了,也挺高兴的,“陈主任说他今天要去交通厅的,我打个电话问一下他?”

陈太忠在素波的时候,每天晚上的大被同眠,是少不了她的,所以她对他的行踪也是比较清楚的,更何况陈主任今天出马,不仅仅是为了科委,也是为了移动,为了数据部经理的她?

“呵呵,我就说嘛,”张沛林一听,心说果然如此,“我就觉得小丁拿交通厅费劲儿,更别说人家还让了一成出来。”

这一成不算多,也不算少了,小七千万的单子,一成就是七百万,移动有钱是不假,但是谁也跟钱没仇不是?遗憾的是移动公司实行的是收支两条线,不能简单比较,否则这个项目的数据会好看很多。

张馨却是挺好奇,陈太忠到底做了点什么,这么快就有了结果,说不得一个电话打给陈太忠,不成想那边的回答挺生硬的,“哦,是张经理啊,有什么要紧事吗?哦,没有……那我现在手上有点事,回头咱们再联系吧。”

陈主任在忙什么呢?他正跟李仙桃谈话呢,李总得了段卫华授意之后,在稳定人心的同时,就开始联系凤凰科委的陈主任了。

陈太忠不想乱掺乎这事儿,就说你找许纯良主任吧,李总不敢违逆他,只能照办了,不成想没过多久,许主任一个电话打了回来,“太忠你在素波呢,让她联系我干什么?要不这样……咱俩换一换,你回凤凰来,我就去素波帮你谈。”

许纯良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,陈主任也只能跟李总谈具体事宜了,当然,说是具体事宜,其实不过是敲定一些原则性的东西,真正的具体事宜,还得具体操作的人去谈。

李仙桃是下午四点半点开始跟陈太忠谈话的,她拼了命地拖时间,想将这场碰面拖到六点去,不过,陈太忠眼里连乌标都没有,怎么会有她?

至于说她的用意何在,那是个人就知道,乌总已经不行了,而李总既然主持了工作,肯定就想将这个局面顺延下去,直至名正言顺地扶正。

陈主任能理解她的想法——她不这么想的话,那才叫奇怪,但是他也很明白段卫华的处境,撇开段市长的性格不提,人家正处于履新期,正是夹着尾巴做人的时候,他又怎么可能给老市长带去什么困惑?

于是,谈到五点十来分,虽然李总在一个劲儿地挽留,陈主任还是站起了身子,笑着发话了,“具体事情,就让具体负责的同志们去头疼吧,咱们做领导的干涉太多的话,会打消同志们的积极性,李总你说是不是?”

“不至于吧?陈主任你要负责提纲挈领、把持方向的吧?”李仙桃听得就笑,其实她在装傻,她非常期望陈主任说点别的,比如说正事太严肃,说点别的放松一下之类的。

然而很遗憾,陈太忠这个副主任虽然年轻,却明显是官场中的老手了,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,而且推辞的话都讲得冠冕堂皇,深得其中三味。

所以,就在五点半的时候,陈主任不顾李总的再三挽留,一边笑着道歉,一边离开了公交公司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