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94章 李仙桃

陈太忠终于还是没能走成,因为就在第二天,许纯良面见段卫华的时候,段市长又提出一个想法来:小许你看,你们科委既然有那么多资金,是不是能考虑把素纺吃下盘活,也算是素波凤凰两市合作,实现双赢?

赵喜才在的时候,伍海滨就发话了,年内一定要解决素纺问题,段卫华接任之后,这也依旧是重点考虑的对象,只不过他一直在适应新的工作环境,顾不上琢磨此事。

但是,做为从凤凰出来的领导,段市长非常清楚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跟科委到底有多深的瓜葛,可以毫不犹豫地说,京华的固定资产和资金,百分之九十以上,都是从科委拆借过来的——最少也曾经是科委名下的。

造成这种局面的因素很多,也并不是美女孤儿企业家一定要侵吞国有财产,事实上,那是科委借钱给通张高速,怕省里不还,不得不使用的变通手段,而且究其本源,那些资金都是来自于英国的投资,只要陈太忠愿意,可以直接改变借贷对象。

当然,要是遇上那些挖空心思损公肥私的家伙,这个局面就有点危险了,丁小宁吃肉,凤凰科委挨打,到最后公家为私人背黑锅买单,倒也不是不可能。

不过段市长对陈太忠的操守,还是非常肯定的,小陈这家伙毛病多多,但是损公肥私的事情,绝对不可能做——自古公道自在人心,更别说段卫华这种耳聪目明的凤凰市政府一把手了。

别的不说,只说在文海当权的时候,陈太忠若是想搂钱,至于分权分得那么彻底吗?他有大把的机会大权独揽呢,要知道那时候天南可是姓蒙的。

所以,段市长无意干涉丁小宁和凤凰科委的关系,而同时他也知道,京华房地产曾经向素纺发起过一次不是很成功的收购攻势。

不过,在见到许纯良之后,段卫华觉得,此事未尝就不能探讨一下,再怎么说丁小宁都是民营企业,我跟她谈不是很方便,也有否定以前诸多先行者的嫌疑,不如直接跟科委对话,无论成不成的,反正我是尽了力啦。

“我们科委对这种容易引起纠纷的项目没兴趣,素纺的口碑也不好,”许纯良也痛快,一张嘴就直接否决了,他原本就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,段卫华现在又不是凤凰市长,他也无需考虑留什么情面,而且,这个活他要是接了,该怎么向陈太忠交待?

段市长差点没被这话顶得背过气去,不过他也知道,小许说的是实情,撇开素纺是肥肉的性质不谈,只说素纺最近十来年,确实是口碑不行,以前还只是欠债不还,到最后就是坑蒙拐骗了,各个银行提起素纺来都是咬牙切齿。

错非如此缘故,素纺自己也搞得起来房地产,然而,段市长还是想为素纺争取一下,“你可以跟丁小宁的京华合作一下,联手拿下素纺,她有地你科委有钱。”

许纯良嘿然不语,他已经将自己的意愿表达出来了,自然也不会再多说什么,不管怎么说,人家段市长今天叫他来,是给科委还钱送项目来了,他不能说得太过。

“呵呵,”看他这副模样,段卫华无奈地笑着摇摇头,“别人都是钱紧,就是你科委钱多,亏得是你和小陈在,要不早被人一层一层扒走了。”

这确实是凤凰科委最扎眼的地方,类似的处级单位,放眼全省都没有比凤凰科委更有钱的了,这不光是陈太忠从英国弄了六千万英镑回来,更是因为科委现在已经走上了良性循环的轨道,六千万还没花完呢,房地产公司和电动助力车厂已经开始为科委创利了,可以预见的是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科委账面上的资金都不会少于九位数。

这只能生金蛋的老母鸡,会引起太多太多人的眼红,而上级领导想伸手拿钱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?陈太忠甚至为此被省纪检委带走了。

总算还好,小陈扛住了这一拨攻势,接下来又是四处惹事儿,成功地让大家认识到了此人的不好惹,到现在,大家看着凤凰科委,也只有流口水的份儿,再加上现在的正职是许绍辉的儿子,别人就算再不甘心,也只能忍着。

“其实京华房地产,单独吃下素纺都没有问题,”许纯良也不能任由段市长如此哀怨不是?说不得出声解释,“科委介入的话,产权不太好分清,容易造成纠纷。”

十九号是周日,天上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,明天就是澳门回归的日子了,许纯良和陈太忠争执半天,到底是谁该回凤凰坐镇。

最终结果,是许主任认栽,开着车慢慢悠悠地往凤凰走,陈主任的理由很充分,这种普天同庆的日子,你这正职怎么能不回去呢?

不过在晚些时候,陈太忠也回去了,原因很简单,唐亦萱打了一个电话过来,问他能不能回来跟自己一同赏雪——陈某人自然是要用个万里闲庭赶回去的。

接下来的一天半,他都跟小萱萱腻在一起,其间旖旎自是不必提,更是接了无数的电话,不过陈主任很明确地告诉那些人,在陪某个领导公干,抽不出时间来。

二十一号上午,他又赶往素波,中午的时候传来消息,乌标被停职了,暂时由副总李仙桃主持工作,李总是女同志,跟前任老总侯总属于同一个阵营,在公交公司干了二十多年,从售票员一步步地走到眼下这个位置的,经验是绝对有的。

李总这个主持工作来得如此地莫名其妙,她自己都搞不清楚,于是就要去找段卫华请示工作,段市长说我很忙,你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好了,于是她就跑到市长办公室门口等着,直等到下午六点四十,才等到段大市长回转。

她这是个态度问题,段市长心里也明白,反正女同志嘛,一根筋的比较多,眼见她找上门了,就简单地吩咐了两句,要她跟凤凰科委搞好合作。

李仙桃也明白,乌标是吃人秋后算账了,开什么玩笑,前一阵那么大的动静,市里怎么可能没点反应?倒是她凭空捡到了一个表现的机会。

是的,只是一个表现的机会,段市长说得也很明白,我知道你是老同志了,又有女同志的细心,非常时期要帮市里站好岗、把好关,不要辜负组织的信任。

段卫华初来乍到,根本不可能在组织人事上去挑衅伍海滨,李仙桃也模模糊糊地猜到了这一点,不过她更清楚,自己若是将这件事办好了,就能成为段市长的人。

前一阵公交公司闹事,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公司运转的不太健康,经济效益跟不上去,才会有了乌总试图引入民企收购的事情,而居中引见的就是凤凰科委陈太忠。

李总是知道这个事情的,她甚至猜到了,闹事的幕后指示者很可能就是陈主任,至于陈主任为什么先引见后闹事,道理在那儿摆着的——绝对是乌标狮子大张嘴,结果引来了如此的报应,她对乌总爱玩小聪明的性子一清二楚。

不管怎么说,做为一个老公交人,李仙桃非常清楚,公交公司眼下这个状况不正常,很不正常,她自认,若是自己能扶正的话,两年时间,她只需要两年时间就能让整个公司大变样,这话,她也跟段市长讲了。

不过,段卫华怎么可能答应她?只是面对一个女同志,他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是告诉她,我交待你的这件事,你尽快办好了。

李仙桃本就怀疑陈太忠跟此事有关,听到段市长如此说,心里就更明白了,此事我办得好得办,办不好也得办,得罪陈主任的后果,实在太可怕了。

她是女同志又是工人出身,但是这不代表她没有眼力,甚至她都能推算出来,段市长未必就是为陈太忠撑腰的,更可能的是他都不愿意招惹陈主任。

道理在那儿摆着的,李总从头到尾旁观了一卡通系统的招标过程,陈主任在交通系统如何纵横捭阖,她是看得明明白白,凤凰的市长段卫华这件事里面,根本没有什么存在感——陈主任撇开段卫华,照样能玩得风生水起。

再加上陈主任一开始,是真的想收购公交公司的,事不谐才弄了这么一桩公案出来,谁还敢轻慢地对待凤凰科委?

“这件事我会尽快去落实的,”李仙桃也是有担当的主儿,知道此事必须正面面对,而且,这也是她跟将来的新老总相颉颃的武器,所以她很不见外地发问了,“卫华市长,我想确认一下,这个项目需要我从头跟到尾吗?”

有点小野心?呵呵,不错,段卫华看她一眼,想经营一块属于自己的小天地,这很正常,欲望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原动力,所以他笑着点点头,“就是你负责,谁要想接手,先去找凤凰科委谈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