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92章 配合

陈太忠这次出手搞乌标,是得了高云风的配合,凤凰科委以杨帆为首的调试小组虽然跟公交公司的很多人都惯熟,但是显然,他们不合适出面撺掇此事。

倒是高云风,由于见不得崔洪涛的反脸无情,就愿意出手帮一下忙——事实上,崔厅长对他的态度还算将就,人家都扶正了,总得有点正职的底气吧?

反正这就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了,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高公子虽然混的是省厅,但是交通系统里找几个说得上的话的人,还是很简单的,而且他也不怕别人猜到他,崔洪涛你做事不仗义,我收拾一个小喽啰表示不满,怎么啦?

事实上,这只是高省长离任和崔洪涛扶正之后,事情发展的必然经过,只不过有些人心里不够平衡,或者是某人转变立场和态度的步子迈得大了一点,仅此而已。

段卫华的发言在不久之后,就传到了高云风耳朵里,闻言他找上了陈太忠,“太忠,老段的发言,你听说了没有?”

“没有,”陈太忠的消息,还真的要差一点,按说他是可以通过杨帆来了解此事的,不过跟杨帆熟惯的人,都被今天公司发生的大事震惊了,一时间竟然没人去联系。

“哈哈,”高云风乐不可支地大笑着,将发生在公交公司的事情细细地解说一遍,他将每个关键的地方都讲述得很清晰,很显然,向他传话的那位,也是个心思缜密的。

说完之后,他意犹未尽地叹口气,“可惜了,老段应该当场拿下来乌标的,弄出这么大的事来,姓乌的还有脸坐在这个位子上吗?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,段市长就是那种做事风格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他对段卫华的行事还是很清楚的,“他刚到素波,不会绕过伍海滨来做这个事情的。”

“哎呀,这可是难说,”高云风承认有这个可能性,但是同时,他又觉得有点意犹未尽,“老段跟你做什么保证了没有?”

“怎么可能有保证?”陈太忠听得就摇头笑了起来,“为了怕他说我影响素波的安定,这件事我还没跟老段说呢,不过他肯定猜出来了,这事儿是我干的。”

这话一点不假,按说采取这样的行动,不跟段卫华打个招呼实在不合适,但是他想着老段说了,给乌标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,就是方便我操作,那么我自顾自操作就完了。

而中午段卫华并没有给他打电话,直接去公交公司处理问题去了,那就说明,老段是要收网的,不让他再折腾了,官场中有些事情真的很微妙,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,也是不方便用语言表达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这次跟段市长配合得还算默契,段市长给了他机会,他就折腾,而折腾到差不多的时候,老段出马将事态中止,同时还名正言顺地介入了公交公司拖欠凤凰科委款项的事情中——这一切的一切,就像事先彩排好的一样。

“那你让他撤了乌标就算了,”高云风狠起来也是真狠,正是那种率性而为的脾气,“要不然事态不好控制……再说了,连这么小人物都搞不定,岂不是让崔洪涛看笑话?”

也就是他不在官场,做事才敢这么决绝,不过这话确实没错,想通过收拾乌标给崔洪涛难看的话,就不能这么轻松放其过关。

公交公司职工闹事,这影响绝对是惊天动地的,这样的大事最后草草收场的话,那确实不是恶心崔厅长,而是自打耳光。

“这样啊,”陈太忠听得点点头,这一点却是他没想到的,不过显然,现在弥补还来得及,说不得就给段卫华拨个电话,意思是说段市长你看,我听你的话,没做得太过了,回头我还要跟崔洪涛谈点事儿,您看能不能把这个人撸下来?

“你都撺掇公交公司的人闹事了,这不叫过分什么叫过分?”段卫华听了他的要求,很是有点哭笑不得,不过,他也算听明白陈太忠话里的因果了——关键是这厮想给崔洪涛上眼药,不拿下乌标就达不到效果。

“你不是在公交公司有人吗?弄点乌标的材料给我吧,”段市长也想搞下乌总来,正好借坡下驴,“对了,你尽快张罗一下,看准公交公司哪块地皮了,让你的科委提个要求。”

段卫华原本是不想让凤凰科委的房地产公司露面的,他宁可把地皮划给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,但是公交公司的职工这么一闹事,相当于是把矛盾激化了,科委的人再想藏也藏不住了——姓乌的在会上都点出一卡通了。

既然藏不住,那就大大方方地露面好了,段市长当然不缺少这点担当,公交公司卖点地皮,还正好纾缓经济压力,“你的胃口不要太大,别超过五十亩地。”

“没问题,卫华市长您放心,”陈太忠笑着应一声,挂了电话,抬头看高云风,“云风,公交公司有些什么好一点的地块吗?”

高云风听说段卫华答应出手了,也是高兴地笑,“搞他的材料真的太简单了,没想到啊太忠,你居然能借此把房地产也发展到素波来,也算因祸得福吧?”

“问题是公交公司没钱嘛,专款专用的钱都被挪用了,现在市政府又不给补贴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心说老段早就琢磨好这个法子了,我没跟你说就是了,“这年头的事儿,可不就是这样?钱不够,地皮凑……反正老段也不多给我地,最多五十亩。”

“行,交给我了,”高云风抬手打个电话,吩咐两句之后,挂断电话就冲陈太忠笑,“等一会儿就有消息了……太忠,我这无怨无悔地跑前跑后,你难道就不感动?”

“这是你应该做的,科委的大老板可是姓许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心知这家伙是又想到什么了,不过人家的话确实没错,自己得了很多帮助,“是许老板让我帮他要钱的,有啥想法,你跟你同学说去。”

“我要跟他说,那就是调查交通厅了,不方便调查崔洪涛,动蓝河总没问题吧?”高云风笑一笑,“省纪检委出面,不把他吓得尿裤子才怪。”

你要是敢打崔洪涛的主意,我还真佩服你,陈太忠听得心里暗笑,别说崔厅长现在搭上杜老板了,就算没搭上,只说老崔曾经是高胜利的副手,就足以让高云风在做事之前细细地掂量一下了。

交通厅可是一等一的大厅局,权大钱多,在全国任何一个省份都属于重灾区范畴,真要想查,根本就不会有人是清白的——清白的人就坐不到这个位子上,说得更直白一点,交通厅厅长绝对不会是他所处那个圈子的顶层,只可能是某个势力的代言人和赚钱机器。

所以,像高胜利这种能从交通厅长升到副省的例子,真的很少,以前少以后会更少,大多时候,能全身而退就可以满足了。

当然,因为存了升副省这么个念想,高省长做事也相对要稳健许多,不过就算再稳健,有些东西不是他想避免就能避免得了的,而他的行为想要瞒过常务副厅长崔洪涛,也是很难的。

所以,陈太忠不认为高云风具备将崔洪涛挑下马的能力,就算他有那胆子,高省长也得答应呢——高胜利会答应吗?显然,这个问题并不需要答案。

“你少扯那么多有的没的吧,”他哼一声,有些东西自己明白就行了,说出来就没意思了,“你说你想办什么事儿吧。”

“也没啥事啊,就是说你这个房地产公司,土建活儿给了我吧,”高云风微微一笑,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,张嘴就要活儿了,“你的工程队从凤凰过来,成本会有点高吧?”

“不是吧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,那表情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,“我说云风,你不至于差这点钱吧?”

“嘿,看你这话说的,”高云风被他这句话弄得哭笑不得,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,“这世界上有嫌钱多的吗?”

“倒不是那个问题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知道高云风手上有七拼八凑的施工队,而且干活倒也没问题,“金桥银路草建筑,这点盖房子的钱你也能看在眼里?我的意思是说,这钱挣得太辛苦,人的精力是有限的……有这精神头,你干点啥不好?”

“看看,不懂了吧?”高云风听得就笑,“交通厅那边的活儿一天比一天少了,下一步我就打算进军房地产市场了,拿你的房子练练手,一边干着,我一边就踅摸地皮了。”

“随便你吧,”陈太忠见他执意要接手,无所谓地耸耸肩膀,“我是原则上同意了,不过,你最好还是跟纯良说一下,他才是老大。”

其实,他很想跟高云风说一句,你这性子就搞不起来房地产,还不如去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入个股份,大家劲儿往一处使,也是组建新的利益共同体,增强抵抗风险的能力。

不过想一想,这家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他终于按下了这份心思——小宁的房子,赚钱是一定的,让云风加入的话,虽说抵御风险的能力增加了,但是招来风险的可能性也大大地增加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