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91章 收购风波(下)

乌标是打算讲道理的,但是陈太忠怎么可能跟他讲理?“我怎么觉得,你打算是借你们公司的职工,给我朋友施加压力呢?”

“陈主任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乌标承认,对方这个假设是成立的,但是他冤得慌不是?于是就要出声辩驳,“施加压力,我也不至于这么玩火吧?”

他今天的火气真的有点大,本来挺好的事情,却是有人出面搅局,还整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这对他自己下一步的行动,是非常不利的。

他真的很怀疑此事是不是陈太忠搞出来的,因为除了此人,别人没有再这么折腾的道理,不过接了这个抱怨的电话,他脑子里也反应过来了,除非是陈太忠想放弃收购公交公司,否则断断没有将此事闹大的可能。

这个猜测,其实就是事实的真相,但是乌总怎么可能相信,这世界上有不偷腥的鱼呢,于是他开始苦恼地琢磨:到底会是谁把消息泄露出来,又是谁指使大家这么干的呢?

乌标很清楚,自己公司的职工并没有这么血性,此事背后必然有黑手在推动,想到对方推动此事的目的,大概是瞄准了自己的位子,于是就将怀疑的目光转到了某几个人的身上。

谁能在此事里得到最大的收益,那么谁的嫌疑就最大!以乌总的老道,这样的逻辑判断能力还是有的。

然而很遗憾,陈太忠并不给他思索和推诿的机会,“乌总你都把事情搞成这样了,那就对不住了,这个买卖不谈了,我也不想让段市长下不来台。”

“喂喂,陈主任你这么说,就没意思了,”乌标一听这话,是真的着急了,“我都做了那么多准备了,这事儿……它真的不是我干的啊。”

“是不是你干的,已经不重要了,”陈太忠听得冷笑一声,“段市长刚才不是表态了吗,不支持这样的收购行为?莫不成你以为,他会对这么多人出尔反尔?”

出尔反尔又怎么样呢?乌总心里冷笑,堂堂的市长,有必要对老百姓遵守诺言吗?你以为现在还是三十年前?不过,这样的话他也只是心里想一想,却是无法宣诸于口,只能苦笑一声,“那就稍微往后推一推吧,陈主任你一定要跟段市长解释清楚,我这么做,也是为了把科委的设备款还清。”

“不用推了,这事儿以后都没得谈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已经打算收手了,自然不会再给对方可乘之机,既然我不买你的公司了,那你也别指望打着我的旗号,将公司卖给其他人——这一点其实也是很关键的,没有我的利益,你就不要借用我的名义。

这种事情,在很多场合是很常见的,甚至陈某人自己,就很擅长扯着大旗做幌子,达到自己的目的,若是不点明这一点,他怀疑乌标真的做得出来这种事。

乌标听得头也是猛地一大,他当然有这样类似的想法,更关键的是,他听出来,陈太忠是真的打算收手了,一时间就着急了,“陈主任,这事儿我都跟段市长说过,他是表示了支持的,你这么说真的没意思……我完全没有针对科委的意思。”

“我也没说你就针对科委了,”陈太忠冷冷一哼,“段市长真的表示支持了吗?他那人其实是很理智的,在事情没有谈妥之前,我都没敢跟他打招呼呢。”

撂下这么一句话之后,他就挂断了电话,脑子里却是想,老段啊,我已经把事情搞到这一步了,你要是再不知道该怎么做,就有点愧对我对你这个市长的期待了。

乌标却是没想到,陈太忠长了这么一张狗脸,说翻脸就翻脸了,他才拿着手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身后有人拽他,“乌总,段市长要您来开会……”

段卫华赶到现场,平息了众怒之后,当然要找责任人的麻烦,于是临时召开现场会,要公交公司的领导给他一个交待:今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深层原因又是出在哪里?谁给你们的胆子,居然敢卖公交公司——还要全员下岗?

乌标肯定不敢说,这是陈太忠跟我商量好的,段市长您不是知道吗?事实上,他真要这么说了,段卫华绝对不介意一伸手碾死他。

所以,他只能换一种方式,嗫嚅地解释说,其实这也不是我想卖的,但是公司现在积重难返,财务状况非常恶劣,他正在积极地为公司寻找一条新的发展路子,引入民间资金是很重要的,只不过时机并不成熟而已。

“……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完全展开,下面都是以讹传讹,等事情有眉目的时候,我就打算向市里汇报,这么大的事情,不可能不经过市里的。”

他这么说看在别人眼里,就是在向市里解释,我并不是目无领导,但是段卫华心里清楚,这厮是在点我呢——前期我不是向你请示过的吗?

“这种事情,必须慎之又慎,”段市长面皮一绷,用自己曾经的回答,再次表明自己的态度,“谁给了你这样的权力,在向市里请示之前就擅自做主?”

“我没有擅自做主啊,”乌标见大市长发怒了,也顾不得许多,忙不迭地撇清,“只是前期的接触,有意向了肯定会向市里汇报……哼,不知道是什么人,向职工们泄露了这样的机密,我看啊,有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。”

这么说着,他的眼光就向某些有嫌疑的人扫去,心里也是在冷哼,他并不相信,段卫华的目标是自己,那么他就有必要为自己找出一个替死鬼来,也好为领导找个台阶下——大市长都已经亲临现场了,没点像样的动作,那也实在说不过去。

不成想,段卫华却是不肯轻松地将他放过,麻痹的你都知道我是从凤凰来的,居然压着陈太忠的钱死活不给,“乌经理你的意思是说,没有市里的财政补贴,公交公司就举步维艰了,是不是这样啊?”

这话里就带了杀气了,明白的人都听出来了,段市长这是在问,因为市里不给钱了,坚持这个决定的赵喜才又下台了,所以你一手搞出一桩事来,是想绑架市里,跟市里要财政补贴,姓乌的你其心可诛啊。

乌标也听出来了一些,不过他心想,我这是要为陈太忠解决问题,段市长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啊,说不得只能微微地点一下,“举步维艰倒是谈不上,不过有几笔大宗欠款,压得公司的资金有些周转不灵,今年打算新开的两条线路,购车款也迟迟筹措不出来。”

不成想,段卫华就当没听出来一般,揪住问题就问到底了,他微微沉吟一下,点点头,“几笔大宗欠款……都有些什么,是合理的吗?”

他能问这个问题出来,乌标就不怕说得更明白一些了,“合理肯定是合理的,公司的养老金已经欠了几个月了,一卡通系统,还欠着凤凰科委六百万,还有……”

“等一下,”段卫华见他真的敢说出来一卡通,心说你真要找死,那我成全你,于是冷哼一声,“一卡通不是专款专用的吗?”

“是专款专用的,不过那时候我才上任,”乌标见段市长这么问,心说坏了,我怎么就忘了这么个碴儿了呢?总算还好,他有说得出口的理由,“账上没钱,拖欠了两百多万的油钱,职工的工资也发不出来。”

这个答案,坚定了段卫华换他的信念,你这是在影射前一任啊,通常情况下,这就是官场里有点犯忌的行为,前一任不管是升了还是调了,只要不是被撸了,在比较正式的场合里,最好是少提前一任的错误行为。

当然,这个说法不是绝对的,叫苦的时候是可以提的,像眼下这个时候提出来,就是比较正常的,然而乌标忘了考虑一点——今天公交公司的事情,搞得太大了。

这种情况下,认真地检讨自己的错误,那才是最端正的态度,想着错误不是你的,全是前一任的,专项资金被挪用你都有道理,这是欺负我段某人的刀不够快吗?

既然已经亲临现场了,段市长绝对不介意将其斩落马下,不过,在搞下乌标之前,他要考虑帮小陈把问题解决了,“一卡通的钱,必须要尽快处理,有些新增车辆,上面还没有刷卡系统,那些买了卡的市民们,出行的时候很不方便……这个问题,公交公司要高度重视。”

“我也很重视这个问题,”乌标却是没领会到领导的意思,只当自己的话说对了呢,说不得笑着点头,“目前正在跟凤凰科委的陈主任积极探讨此事。”

“这件事我来处理,”段卫华淡淡地回答一句,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,“到时候有决定了,你执行就行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