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89章 绑架

乌标对荀德健这个大老板也很满意,别的不说人家一张嘴就是“荀家子弟”,闭嘴也是“钱不是问题”,这些话有些是用广东白话说的,有些话却是用京腔说的,是要多地道有多地道了。

难得的是,这荀总不但认识陈主任,还认识高新区的蒋君蓉蒋主任,那可是蒋省长的女儿,所以此人的身份毋庸置疑,绝对不会是骗子。

整整一下午,乌标、荀德健和袁望是牛也吹了,事情也谈了,谈到六点钟,乌总请荀总吃饭那也是必然的了。

不过,话痨荀倒是摆起谱了,说是他请客好了,小地方不去之类的,乌总少不得又要解释一下,我这是公款消费,想去什么地方你尽管说好了。

袁望不作声,他是反应过来了,合着陈主任要自己跟在这厮旁边,并不是拾遗补缺的意思,而是要自己起个监督的作用,这荀总做事,有点不太靠谱——个性太张扬了。

总算是还好,荀德健也不缺做事的技巧,加上他的性子比较粗粗拉拉,符合大家的认知,所以居然从乌标嘴里掏出了更多的东西。

这也难怪了,他嘴里随便显摆几句家世,说一说北京认识的几个公子哥,再说几桩京城辛密,就让乌总生出了结交的心思,别的不说,哪怕借此结识一下蒋主任,也是好的啊。

乌标想的确实是参股北京公司,但是他不谋求控股——起码他没说要谋求控股,就说他能弄到一千来万,又能贷到差不多数额的资金,那就是三千万了,你要让我参股的话,那些车辆该怎么折旧,都好商量的。

参股之后,他不对公司进行管理,只是要求财务监督——事实上,他在公交公司干了这么些年,该有的猫腻都清楚,人头又熟,别人想瞒着他做什么,也不容易。

当然,这些都是他说的,等事情发展下去,结果也未必如此,对于这一点,连荀德健都看得很清楚——商场中从来不缺乏尔虞我诈,跟官场中的阳奉阴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七点半的时候,酒席就散了,乌标建议找个地方消遣一下,不过话痨荀没有答应,说是自己才下飞机,要好好休息一下,事实上这也是他自矜身份之举:你请我玩我就去,那多没面子,好像我没见过世面一样。

“这家伙太贪了,陈主任,到后面他肯定还会提别的条件,”在港湾酒店的会客室里,荀德健得意洋洋地显摆自己的眼界,“两成员工要下岗,这个事情没有他的配合,会不太好办。”

“员工下岗啊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心说确实如此,公交公司员工的待遇并不怎么样,但是比一般的国企还是要强很多,十年以上的老职工,基本上一个月都能有一千五左右的收入,虽然比不上电力、电信之类的部门,却也不算差,而且胜在稳定。

这样的工作,让两成人下岗,搞不好的话还真会引出点事情来,想到这个,又想到此事中的变数,再想到段市长的表态,陈太忠终于心一横,将手机拿了起来。

凭良心说,陈某人不愿意因为自身的缘故、因为某些人的贪婪,而让国企职工下岗,国企的问题,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清楚的。

现在的公交公司运营状态尚可,他若是执意收购,损失最大的固然是那些公司领导和中层干部,但是一部分职工却是要受到无妄之灾——当然,这些人离开了铁饭碗,面前未始就没有更宽广的天空,人都是逼出来的嘛。

但是这些理由,并不足以让他的心情变得轻松,或者公交公司也该改制,但是此事不应该由他来推动,这不但因为他是个外行,更是因为他不想被人利用。

算了,还是问一问老黄吧,陈太忠之所以会这么干,可不就是因为黄汉祥的暗示?现在到了该拿主意的时候了,他要看看黄总有必得之心没有。

黄汉祥的手机在八点左右的时候,都是比较好拨通的,今天也不例外,当他听小陈说,吃下这个公交公司合适不合适的时候,就笑了一声,“行了,能拿就拿下来嘛,现在是国退民进,回头迟早有国进民退的时候,你再卖出去不就完了?”

回头迟早有国进民退的时候?陈太忠听到这句话,只觉得头皮一麻,心里隐隐地想到了什么,不过这时候他肯定不能多想,于是苦笑一声,“但是涉及到一些职工的下岗问题,而且公交公司没有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。”

“下岗?”黄汉祥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惊讶,沉吟了一下,方始笑一声,“不过是改革的阵痛嘛,没有牺牲能有收获吗?算了……你要是心里抵触,那就不要搞了。”

“我也没说有抵触,”陈太忠当然不肯承认是自己心软,这年头好人是做不得的,说不得又嘀咕一句,“还有人想浑水摸鱼,不想便宜他们。”

“呵呵,”黄汉祥听得就笑,他跟这小子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自然知道这家伙的话什么时候能信什么时候不能信。

他是真没把一部分人下岗当回事,买断工龄、内退等等,手段多了去啦,下岗的也未必就活得凄惨,不过刚才听到小陈那么说,黄总心里下意识地认为,这小子是在找借口……也不知道这小屁孩儿在打什么主意?

等他听到陈太忠近似于自辩的解释,反倒是明白了,合着这家伙真的不想吃这一口肉,这是欲盖弥彰啊。

其实黄汉祥建议小老乡买公交公司,还真没别的太多的意思,就是想着小陈帮过自己不少了,给点好处也是应该的,尽快完事赶紧去巴黎吧,而且回头小家伙不听话了,这公交公司的运营权也是拴在其脖子上的一条链子,多少能牵制一下。

现在小陈不想买了,所以就拿有人浑水摸鱼来说事儿,要说别人害怕这浑水摸鱼我心,你嘛……那怎么可能呢?你明明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。

反正,听说小老乡有心拒绝,黄汉祥也没怎么生气,给你好处你不要就算了嘛,而且这拒绝的理由,多少也值得人赞许。

所以他并没有问是谁在从中作梗,而是笑一笑之后很直接地发话了,“不想搞就不搞,大老爷们的,唧唧歪歪个什么劲儿?”

“那我明白了,就这样吧,”陈太忠这下是真明白了,挂了电话之后,抬头看一眼荀德健,“下次跟乌标沟通,是什么时候?”

“他没说,不过想起什么之后,可以给他打电话,”话痨荀笑着回答,“现在他正在搞固定资产统计呢,还有车辆折旧这些,这个东西是要搞一段时间的,到时候还可以请人来评估,不过我怀疑他会搞两套评估方案,就看咱们能给他多少好处了……”

“行了,你不用说了,话多,”陈太忠抬手就制止了荀总的话,其实人家这话,也并不是废话,只是他的主意已定,就不想再听这些了,你说得再对,但是跟我无关的话,我听来做什么?

“这样吧,明天上午,你抽个时间跟乌总说一声,就说到时候公交公司要全员下岗,竞聘上岗,”他笑眯眯地看着话痨,“你不是担心他利用职工下岗来捣乱吗?那就全部下岗,到时候聘用谁不聘用谁,是咱说了算的,看谁还敢跟着他刁难咱们?”

“全员下岗?这主意不错,”荀德健听得点点头,他在大陆待的时间也不短了,但是毕竟年轻,又少跟那些亏损企业打交道,居然不知道有这么个说法,所以当他听到这个建议,心里挺高兴的,“还是陈主任办法多啊。”

“这主意不错,”袁望听得点点头,心里却是起了狐疑,他可是见识过全员下岗,心说你在收购前就这么提要求,乌标要是把风声泄露出去,这收购肯定就完蛋了。

不过,当着荀德健的面儿,他不方便发问,只能随声附和,只是在离开之后,才打个电话给陈太忠,“陈主任,全员下岗这事儿,不着急提的吧?”

“呵呵,你的说法儿没错,”陈太忠心说这袁总的眼界也就算了,连这谨慎都见长啊,居然知道在离开后打个电话跟我说,于是笑一笑,“呵呵,说穿了,我就是想要那六百万,不这么跟他说,咱怎么搞事儿啊?我的时间宝贵可是耽误不起。”

“黑,您真黑,”袁望苦笑一声挂了电话,心里有点为荀德健感到悲哀,荀家子弟就怎么样了,也不过是陈主任棋盘上的一招障眼法。

不过,想到话痨荀其实对这项目也不怎么感兴趣,下一刻,他的心情就放开了,人家荀总未必认为这是坏事儿呢……

第二天上午,在袁望的办公室,荀德健果然给乌标打个电话,说是我对你们国企职工的素质不是很放心,你能答应在收购完成之后,让他们先全员下岗等待返聘吧?

别说,乌标还真有到时候拿自己的职工卡荀总的想法——反正要下岗了,也算是废物利用,民意可不就是用来绑架人的吗?听到人家这么说,犹豫一下方始回答,“我考虑一下吧。”

结果,次日上午一大早,大群的公交公司职工将总公司大门堵住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