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87章 傲慢

这饭店开业不久,是王思敏的老板、宝兰区财政局包局长初中的某个同学搞的,局长跟老板的关系很近,大家也愿意捧个场,而这里离水利厅又不远,王思敏的叔叔、水利厅副书记王浩波也偶尔会来这里转一圈。

饭店的人自然是认识小王的,又知道小王有一个做官的叔叔,就连包局长一般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,不过随之而来的袁望有点大大咧咧,“感觉这个饭店档次不怎么行啊。”

三人坐下之后,不多时又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,王思敏给大家介绍一下,才知道这是宝兰教委的宋科长和素波理工大的电工小宋。

宋晓媞年纪不大,看起来就是三十左右,个头不高胖胖的,脸上有几个浅浅的黑痣,跟王思敏有几分相像,声音倒是挺好听,柔柔的,宋科长没听说过陈太忠,不过她可是听说过远望公司,眼见远望的老板对陈主任都客客气气的,她说话就更小心了。

坐下之后,王思敏就把事情交待了,说是没问题,宋家姐弟肯定要道谢,然而小宋又提出一个问题来,“我听别人说,市移动好像已经答应谁了。”

“先租房子去吧,”陈太忠也不跟他说那么多,轻描淡写地发话了,“最好是生活区附近,商店啦、食堂啦之类的旁边,别租到教学区。”

“他们说一个月以后就可以申请了,这个没问题吧?”小宋有点没眼色,居然还在问。

“嗯,应该没问题,”陈太忠点点头,看着王思敏倒酒也不阻拦,倒是宋晓媞见状,赶紧站起身来跟她抢酒瓶,小宋这才反应过来,忙不迭起身。

“那,陈主任,这件事儿该找谁办呢?”宋科长款款坐下,看着他发问了。

“直接找数据部经理就行,就说是我朋友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才不会为这点小事就给张馨打电话,你不过是王思敏朋友的弟弟,朋友的朋友,未必是我的朋友。

人到了陈主任这个位置,眼界也就高了,我可以帮你,但是不会上杆子帮你——万一素波理工大另外一个申请的主儿,是移动公司谁谁的关系的话,那其间分寸,就是由张馨掌握了,我何必去逼她呢?

想必张馨也能接到这个信号,此人能打着我的旗号去,证明确实有关系,但是我没出面说,那就证明关系很一般。

陈太忠并没有意识到,有了这样的心态,就证明他的官僚思想越来越严重了,万事都要讲究分寸,是的,他正在不知不觉地融入这个体系中,润物细无声的那种。

袁望知道,陈主任找自己是有事情,眼见这姐弟俩你一句我一句的,笑一笑插嘴了,“哥,您那边校园网二期工程,什么时候开始啊?”

校园网?听到这三个字,宋科长看一眼陈太忠,年轻的副主任微微一笑,“二期你就不用指望我了,我只管一期的监管,你跟老王好好沟通一下。”

“可是老王特别认你啊,”袁总笑着摇摇头,“反正小荆总的心思全在北京那边呢,凤凰这边我一个人扛着,特累。”

“那我把给教委的尾款扣下?”陈太忠想到了公交公司的尾款,皱着眉头琢磨一下,他还是摇摇头,“不能那么搞,没意思,这件事我不方便帮你,你先做工作吧,要是有人欺负你,我能帮你说一声。”

“您跟陈省长打个招呼,不是什么都有了?”袁望这家伙,嘴巴不是特别紧,又有点卖弄的心思,就这么问了。

“陈省长……哎呀,下午还得去见一下她,她从法国回来,我还没去汇报过工作呢,”陈太忠的思路也被带歪了,下一刻才摇摇头,“二期的这个事情,到时候再说吧,关键是看你一期干得好不好了。”

“思敏,”宋科长听到这里,实在憋不住了,将嘴巴悄悄地凑到王思敏耳边,“我说,这样的人……你请他在这儿吃饭?”做为教委的科长,她真的太清楚这些话的份量了。

“我同学嘛,在这儿吃饭,就是同学情谊,”王思敏悄悄地回答她,“要是真有大事,就得让我叔叔请他吃饭了。”

“你叔叔也认识他?”宋晓媞惊讶得连筷子都要握不住了,她俩关系是真好,所以宋科长知道小王有个叔叔在水利厅做副书记。

“我叔叔就是他帮着提上去的,”王思敏微微一笑,接着跟她咬耳朵,“说实话,要不是你着急帮你弟弟,这点小事儿……用他一次,真的太可惜了。”

“思敏,”宋晓媞悄悄地伸出手,从桌下死死地握住她的手,“好姐妹,难为你了……”

接下来大家就是瞎聊了,小宋本来还想说点什么,但是见自己的姐姐都不敢随意出声,于是也就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吃菜了。

喝了差不多半小时酒,饭店老板进来敬了一次酒,意思是感谢小王赏光,等他出去以后,过了大概五六分钟,又是两个人进来了,为首的高高壮壮的,端个酒杯红光满面,“小王,你这是接待朋友呢?”

来的这位就是财政局包局长,按说,他虽然知道王思敏有那么一个叔叔,却也不会客气到专门来包间转一趟,关键还是刚才那老板来敬酒,发现上首的俩人太傲慢——接受敬酒的时候,就是坐在那里。

陈太忠当然不可能为个饭店小老板起身,袁望现在也算是素波市百十来个千万富翁中的一员,怎么看得起他?

这老板当然不会介意,但是好死不死的是,自己的同学也在另一个包间,说不得他就要过去嘀咕一句,你们财政局那个小王,带了两个看起来特有办法的主儿在吃饭——不是水利厅的王浩波,王书记我认识。

于是,包局长就过来了,想看看小王带的到底是哪一路人马,结果过来一看,就看到宋晓媞有点眼熟,其他人都不认识。

“局长您也在啊?”王思敏忙不迭地站起身,宋晓媞和小宋也站起来了,不过陈太忠自然坐得住,倒是袁望犹豫一下,笑着站起了身——自古民不与官斗,区财政局长的能量顶得上个普通副处了,甚至还有过之,客气一点很有必要。

接下来,就是小王向大家介绍在座的人了,介绍到陈太忠的时候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了,“我党校的同学,凤凰科委主任陈太忠。”

屋里的人全是站着的,只有陈某人一人在那里坐着,那是要多碍眼有多碍眼了,大家也都在猜测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,听说此人是个正处,终于是释怀了——虽然是下面地级市的,但级别总是在那儿呢。

“不是主任,副主任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端起了酒杯,在桌子上轻敲一下,“来,大家喝酒。”

这家伙真的有点傲慢啊,跟着包局长一起过来的办公室主任有点不满意了,心说也不过是个副处,就跟我们局长这么摆谱?

包局长也有点生气,心说你比我高半级就得瑟成这样,级别就能代表全部吗?而且我年纪还比你大这么多,说不得嘴唇碰一下酒杯,喝了半杯之后就不肯再喝,告辞转身走了。

这一下,宋科长对陈主任的傲慢,有了更直观的印象,又说了两句话之后,刚要站起身去悄悄买单,冷不丁见包局长又推门进来了,笑眯眯地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刚才急着过去应酬,现在总算得空了,陈主任咱俩好好喝两杯。”

“你那半杯,刚才都没喝完,”陈太忠带理不带理地回答一句,他刚才把对方的行为看在眼里了,只不过懒得跟此人计较,“想跟我喝可以,先自罚三杯再说。”

“那是那是,”包局长笑着点点头,王思敏赶忙拿起酒瓶倒酒,却被他硬抢了过来,“行了,小王你坐,我自己来。”

合着他回了包间之后,办公室主任就抱怨说,那个陈太忠太过分了,不成想同桌有个小科员嘀咕一句,“是上过电视的那个凤凰科委的陈太忠?”

“啧,是凤凰科委啊,”包局长反应过来了,不过也没在意,倒是办公室主任在一边嘀咕一句,“呀,段市长不是从凤凰来的吗?”

“我打个电话,”局长一听就镇定不下来了,摸出手机就拨个号码,“老齐,凤凰科委的陈太忠,跟段市长关系怎么样啊?”

他想着是自己可能错失了点机会,是不是有必要弥补一下,不成想那边不但告诉他,陈主任跟段市长关系好得很,还形容了一下陈某人的“宰相肚量”。

哎呀完蛋了!想着自己只喝了半杯酒,包局长这下坐不住了,心说我被他记恨上的话,那麻烦可就大了,说不得就要过来道个歉。

果不其然,人家真的惦记着他只喝了半杯,包局长一边倒酒,这冷汗就一边自后背冒了出来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