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86章 模糊回答

驻欧办陈主任在回到凤凰的第二天上午,去向新任市长田立平汇报工作,田市长在百忙之中接见了他一下,却是只用了两分钟就结束了谈话——一来是领导太忙,日程安排得太紧;二来他已经答应下午去科委考察。

然而,事情的关键并不在这里,关键在于陈太忠回来之后,第一个拜见的是政府一把手,而没去见党委一把手——段卫华在的时候是如此,段卫华不在换了田立平之后,依旧是如此。

陈太忠可能的反应,章尧东已经了然于胸,所以根本就没去关心这次序问题,不过,凤凰市削尖脑袋琢磨着拍市委书记马屁的人有大把,于是,章书记还是在第一时间里得到了这个消息。

我才不会跟他一般见识,章尧东就只当没听到这个消息了,不过他的心里暗哼,那小子走的时候,总是要来跟我打个招呼的吧?

又过两天,许纯良从北京回来了,章书记约他晚上来白宫吃饭,了解一下活动鲁班奖的进度,“对了……把小陈也叫上吧,这是功臣啊。”

“太忠早上去素波了,还说可能就不回来了,”许纯良真不负纯良二字,果然是有什么说什么,“这个鲁班奖的事情,他全部移交给我了。”

什么?章尧东听得就是一阵憋气,好小子啊,无非就是叫你在北京捎了我一趟,你倒是蹬鼻子上脸地不满意起来了,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。

然而,说句良心话,陈太忠本来想前一天就离开呢,反正他已经完成了捧田立平的任务,不过横山区宿舍、阳光小区和育华苑这三块地,都要挨个犁一遍才行,所以才拖到了今天早上——事实上,白市长都说了,你要今天不走的话,田甜再来家里也无所谓。

吴言这话说得有点虚,她可不是一个轻易放弃自己阵地的主儿,田主播在来凤凰的第三天头上已经离开了,其次,她知道陈太忠目前不想被任何一个女人羁绊住——前两天深夜,田甜来访都是悄悄的,大家都知道一时半会儿讹不住陈太忠。

说穿了,她就是欺田甜已走,且不便常来,才肯如此故作大方,其实那晚三个人初开始有些尴尬,到最后却是玩得极为尽兴,当田主播一手用力扳着她的腿,一手拨弄着她胸前双峰上的蓓蕾时,白市长觉得极为地刺激。

甚至,在那时田主播嘴里叫着的“白姐”,都能让她凭添一丝兴奋出来——这个发现让吴言情不自禁地做出了自我审视,难道我的潜意识里面,真的带一点被虐狂的倾向吗?

不管怎么说,那一晚是相当地销魂,两人累得连手指都懒得再动的时候,男人夹着两个女人,跨进了白市长的卧室,又按住某个笑得异常甜美的女子大加鞭挞。

那女人在寒冬里兀自腿着黑色丝袜,具体是谁也不必再说,总之,就是市长、市长秘书加市长女儿的组合了——当然,必须指出的是,市长和市长女儿,并不是母女关系。

吴言有点舍不得陈太忠离开,然而陈某人却是不得不走,因为素波那里,还有一个姓WU的家伙在等着他——乌标。

正如高云风所说的那样,乌总对出售公交公司的计划很感兴趣,当然,承包出去经营权或者联营,都是可以商量的。

乌标正在紧锣密鼓地操作往高管局的调动,蓝局长说了,随着高管局局面的稳定,一两年内很可能正职不再由副厅长兼任。

这消息其实早就传出来了,只是真假难辨而已,不过大家都知道,先是崔厅长后是于厅长,之所以兼任高管局局长,都是为了让这个新设的机构尽快地走上正轨,同时也是向大家展示高管局在未来的交通系统中的重要地位。

随着高管局各个科室和机构的完善、功能的确定,大部分的流程也从纸面上应用到了实际中,一两年内不再由厅里领导兼任正职并不是不可能的。

而蓝河是崔洪涛的人,那么相对来说,这个消息的可信度就要比别人私下里说的高得多——当然,这种事情并不是能打包票的,意外总是存在的。

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又由于赵喜才早早打了招呼,要乌标的公交公司做好“过两年苦日子”的准备,要大力支持天南省的公路建设,乌总才舍得考虑放弃现在这个一把手的位置,去高管局搏一搏未来。

现在赵喜才是倒了,但是乌标运作得也差不多了,而且来的段卫华并不是他熟悉的人,他当然是要每边都招呼一下。

从陈太忠这儿得到这个建议之后,乌总就想向段市长汇报一下,尤其是他打听了一下陈太忠和段卫华的关系,似乎两人还很有些渊源。

然而他没想到,段卫华现在跟凤凰撇清还来不及呢,听说有人想向自己汇报跟凤凰科委的纠葛,直接一摆手就拒绝了,“我才上任,这种小事儿没空搭理他。”

这话倒也不假,要说田立平刚上任很忙,段卫华只会更忙,没错,段市长是干了几年市长,比田某人这个政法委书记这要容易融入新的环境中去,但是素波是省会,权力结构要远远比凤凰复杂,更别说一抬头就能看到省委省政府。

乌标能理解段市长的工作繁忙,于是就退而求其次,让传话的人告诉段市长,由于自己这边欠凤凰科委的设备款,陈太忠有意介绍其他公司收购公交公司,请市政府指示一下,此事是不是合适操作。

当然,市里若是反对的话,是不是能帮着协调一下这个问题——要是能再以其他什么项目的名义,拨一笔钱将这个窟窿补上,那就完美了。

想要钱?那是做梦!段卫华一听说此事,抽个空子就将电话打给了陈太忠,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之后,又对传话的人吩咐一句——搞这个国退民进要慎重,尤其是关系到民生的福利事业,要慎之又慎,做好调研、规划等准备工作是必须的。

他这话说得模棱两可,可以认为是同意也可以认为是变相否决,乌标得到这个答复,又想一想传说中陈太忠同段卫华的关系,就认为这是段市长不方便直接表态支持陈主任,所以才会这么说。

他既然这么认为了,那就可以考虑操作此事了,反正就算事有不谐,卫华市长也是指示过,要我仔细调研和规划,这总不能算是犯错误吧?

于是乌标就打电话联系陈主任,说这件事市里表示出了谨慎的支持,你看什么时候能叫上你的朋友,过来谈一谈细节?

陈太忠一听心里大奇,老段不是不同意吗?怎么市里又“谨慎地支持”了呢?心说我得找老段好好沟通一下,当然,他在电话里是不会表现出什么惊讶的——为官三载,陈某人的城府那是很有一些了,更何况他在随机应变的方面也有足够的天赋。

所以他就这么干脆利落地走了,根本没考虑再去找章尧东请示工作,原本这次回来他就已经汇报过了,这请示有没有倒也无所谓,不过既然老章在北京让他不爽了,那么他不请示就再正常不过了。

当然,细说起来,他这个级别的干部,想找章书记请示工作都要排队,而陈某人表达不满的方式,居然是不请领导对工作做指示,由此可见人比人真的气死人。

陈太忠是中午抵达素波的,路上他就给段卫华打电话,说是想拜会一下老市长,段卫华哪里会猜不到他的想法?这小子是不摸底,想面见我问一问此事。

于是,段市长笑着答他,“你也不用来找我了,最近我真的很忙,抽不出固定时间来,而且你的事情也多……”

“你不就是怀疑市里的态度吗?我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,方便你操作……对了,我再次强调一下,对民企介入城市公共交通行业,我持坚决的反对态度。”

合着是老段帮我算计人?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,开始盘算怎么样折腾一下乌标,反正有素波的大市长帮忙,他的选择是可以有很多的……

挂了这个电话,他又给远望公司的袁望打个电话,总算还好,袁总就在素波,正要赶往凤凰呢,听他说有些事情要自己配合一下,忙不迭答应了,“陈主任你找我,天大的事情我都得搁到一边去。”

陈太忠找袁总,图的不是别的,就为袁望那口地道的京腔——一般人冒充北京来人,那是有点难度的,挂了这个电话之后,原本他是想联系一下乌标的,不过再想一想,就将电话打给了荀德健,要其从北京速速赶来。

话痨荀毛病很多,但是有一点值得重视,那就是此人不但手上有钱,而且身份不一般——这可是香港荀家的人,尽管丫是私生子,但血统不可否认。

有荀德健的配合,公交公司这边的谈判就好开展了,而且话痨不但能讲京腔还能讲广东白话,身份又经得住查,万一到时候黄汉祥出于某种目的,真的要强行收购公交公司,由荀总出面组建一个公司来操作,也是很简单的。

哥们儿这人缘真的好啊,想要什么人都找得到,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美不滋滋地评价一下自己,不过接下来他就发现了一个令他哭笑不得的事实:处理公交公司欠款一事上,他的选择太多,反倒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是最正确的了……

陈太忠原本跟袁望约好了,去大草原吃红焖羊肉,不过就在堪堪驶入素波市区的时候,接到了王思敏的电话,“太忠,你在不在素波啊?”

“才进市区,有什么事儿你说,”陈太忠回答得挺痛快,党校的同学里,他也就是跟何振华、王思敏和韩忠有来往,人家帮他抄笔记领资料,又是王浩波的侄女儿,那就没必要打那些官腔。

“啊,那你来宝兰财政局接我吧,中午我请你吃铁锅烩菜,”王思敏笑着回答,“既然你在素波,那见面再说吧,正好我把笔记也带给你。”

没必要吧?陈太忠一听她要请客,估计就是有点事情了,才说要她在电话里说就完了,听到最后一句,于是笑一笑,“好啊,不过我请你吧……”

接上王思敏之后,小王才将自己的事情说了一下,合着她是帮人问一点事儿,她跟宝兰区教委的某个科长关系不错,那科长有个弟弟,现在素波理工大做电工打杂。

要说这位在学校里,也有点优势,他是临时工不假,但是由于他姐姐在宝兰区教委,倒也没人怎么歧视他,此人在学校里眼皮子挺杂,手脚也勤快,人缘不错。

他听说天大那边搞IP超市挺赚钱的,就跑到市移动去打听,数据部的人肯定要告诉他现在不考虑理工大,他回来后就央着他姐姐帮个忙,给联系一下。

可是他姐姐这科长,其实就是个股长,也没啥大能力,不过她想到王思敏似乎有点办法,又似乎跟凤凰科委的谁谁是党校同学,就托小王打问一下——天大的IP超市里,设备上都打得有凤凰科委的标签,这也是宣传的手段之一。

要说找别人办事,王思敏未必张得开这个嘴,听说是找陈太忠,就答应下来,我可以帮你问一问。

陈太忠一听就笑了,“多大点儿事嘛,小王你直接电话说就完了呗,还要专门请我吃一顿饭,这不是见外吗?”

一边说,他心里也一边感慨,啧,这世间事就是这样,对有些人来说,那就是天大的难事——哪怕那位是个股长,但是对另一些人来说,那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。

“这点钱看不到你眼里,可是对很多人来说,就是巨额财富了,”王思敏笑一笑,人和人的差距,就是这么大,“他算了,一个月能赚一万多,你要觉得这件事好办,那帮我也开一个吧,正好我妈退休了没事做呢。”

“这事情好办,选址才是最重要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你得选流动人口多的地方,像学校城中村什么的,要是选在政府大院门口,那能赔死,别人打电话都能报销呢……是这家铁锅烩菜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