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85章 和谐

晚上,马疯子请陈太忠吃饭,疯子移民的手续办得差不多了,现在就只剩下等了,陈主任又叫上了小董、张爱国和交通局局长牛冬生等几个自己人,坐在一起喝酒聊天,喝到一半的时候,小吉也蹭着过来了。

喝完酒了,牛局长招呼大家去交通局新开的交通宾馆唱歌,交通大厦已经交付使用了,主楼东侧是用来办公的,西侧是宾馆,裙楼有酒店。

这栋大厦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小四千万,算是相当奢侈的了——当然,跟在建的科委大厦估计就不太好比了,科委大厦加上追加的投资,达到了五千万,而且眼下看起来,铁铁地是要超出预算的,估计得到六千万左右。

喝酒唱歌到八点,陈太忠正要告辞走人的时候,接到了田立平的电话,“小陈,我还有十来分钟就到横山区宿舍门口了,你在哪一栋呢?”

“我在外面喝酒呢,马上就回去,”陈太忠这话,赶紧站起身走人,路上还不忘记给白市长打个电话,那个啥,老田要过去,你可不敢看见灯就推衣柜。

田立平今天在金乌喝了不少,没办法,领导下去视察就是这样,饭点儿了你走人,那有点不给下面人面子,更何况田书记现在只是代市长,想把代字去掉,也得注意跟人民代表们打成一片——反正表示出一个亲民形象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而且,他最近也在筹备凤凰煤焦集团的成立,金乌是凤凰市的产煤大县,要是有人捣蛋,也是头疼事儿。

回来的路上,他问起了司机,想知道陈太忠在哪儿住,这司机虽然没跟陈主任打过交道,但是在市政府混的主儿,还能不清楚这个人?说不得就载着田市长直奔横山区宿舍。

陈太忠赶到的时候,田市长的车已经开进了宿舍大院,于是他陪着领导上楼,隐隐地,旁边有人在窗口探头探脑。

司机和秘书没跟着上楼,这是市长专门找陈主任来了,谁还会跟着碍眼?

陈太忠的房间还算整齐,由于有张爱国拿了钥匙帮着打扫,倒也不显得多脏,不过茶几上还是落了薄薄的一层尘土,他见状也只能苦笑一声,“小张这家伙也学会偷懒了,回头得说一说他。”

田立平虽然喝高了一点,可是他也不接这话茬,谁知道这小张是男人还是女人呢?径自走到客厅的沙发处坐下,“给我弄点茶水,渴得要命……呵呵,今天听吕清平说起你了,你好像对他很有成见?”

“那是他自作自受,”陈太忠哼一声,走上前打开热水器的开关,又从酒柜处拿过了一提啤酒,放到了沙发上,“要实在渴,先喝点啤酒,我去洗茶具……呵呵,正好有从北京弄的特供的明前狮峰龙井。”

“随便什么茶都行,喝酒喝得舌头都麻了,再好的茶也喝不出来,”田立平笑一笑,惬意地舒展身子,“你让甜儿去干这个嘛,咱俩说话……咦,甜儿在哪儿呢?”

“哦,她……在宾馆住着呢,”陈太忠回答的时候,有个略略的停顿,他总不能告诉市长大人,你女儿在阳光小区跟我其他的女人在打麻将吧?

“叫她过来,”田立平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一句,旋即又转移了话题,“你跟吕清平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?”

田市长虽然喝多了,心里却是清醒的,他之所以来横山区宿舍,就是猜到了,陈太忠的生活哪怕再糜烂,总是不可能在他自己的宿舍里胡来。

进来之后,他就想把自己女儿也正式领进来——这多少也是个舆论不是?反正他喝得是有点多了,觉得自己这么做没错,至于女儿跟小陈在年纪上的差距,他就懒得考虑了。

“有点晚了吧?”陈太忠苦着脸问一句,结果人家田市长不理他,说不得他心里长叹一声,摸出了手机,小白,田甜要踏进你的领地了啊……

洗完茶具之后,饮水机里的水还没开,两人就坐在那里聊了起来,从科委为什么不鸟吕县长,聊到市里的权力结构,再聊到各个领导的性格,什么都能说。

他甚至跟陈太忠打听,你在市政府有什么比较信得过的人,可以做我秘书的吗?

田立平在素波的秘书小姜也是新人,跟了他其实还不到一年,这次他来凤凰,本来想着你愿意来就过来,不成想姜秘书根本没做表示。

这也正常,小姜家就是素波的,老爷子更是素波市人大的副主任,跟着田书记来凤凰倒是小事儿,问题是田老板快到点了,等回头一个调动,老田回去了,小姜留在这儿走不了,那可不是麻烦了?

这就是行情,那帕里义无反顾地跟着蒙艺走,不仅仅因为蒙老板是省委书记,更是因为蒙书记年轻,要退休还得十五年,这么些时间,足够那处长在碧空打下一片大大的天空了。

“这个事儿,你可以问景静砾,我跟市政府的人都不太熟,”陈太忠一边说,一边站起身来走到门口,一拉开门,正好田甜站在门口正要敲门。

我哪儿敢让你敲门啊?陈太忠心里苦笑,要是被对面的于主任听见响动,那就更说不清楚了——怎么说现在也是八点半了。

田甜一来,这服侍的工作就是她来干了,田市长初来凤凰,想知道的事儿真的是太多了,两人直聊到十点半,灌了一肚子茶水的市长去陈主任的厕所嘘嘘一下,才转身走人。

陈太忠自然是把市长大人送到了楼下,回来之后,看着脸有些微红的田甜,“你老爸也真放心,就把你一个人留在我这色狼家了?”

“我进来的时候,没人注意到,”田甜打开几个房间的灯,四下扫视一下,回到卧室懒洋洋地半躺在床上,“哼,你这老窝我还没来过呢,这床也不知道都有谁用过……等再晚一点,其他人睡觉了,咱们再去阳光小区……那是什么?”

陈太忠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发现自己的衣柜在缓缓地“走动”,说不得狠狠地一拍脑袋,“啧……你就不知道等一等吗?”

“哎呀,老田总算走了,”一个柔美的女声轻轻地传来,明显是压低了声音的那种,接着,白市长穿着紫色棉质睡衣从墙那边走了过来。

然后……她一眼就看到了田甜,眼睛在瞬间就瞪得老大,一抬手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,睡衣衣袖滑落,露出一段有若嫩藕的白皙小臂。

她惊讶,田甜比她还惊讶呢,大半夜的,任是谁看到走动的衣柜、穿墙而来的美女,怕是都不可能保持镇静,于是张嘴就是一声凄厉的大喊,“啊~”

总算是陈太忠手疾眼快,一伸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,顺手还放个咫尺天涯的术法出去,将她的声音隔离了——白市长的老爹还在隔壁呢,更别说这一栋楼可都是处长级的干部,被人听到那就惨了。

他捂得紧,可是田甜吓坏了啊,浑身都在哆嗦,都能听见牙关得得打架的声音,见她吓成这个样子,他只能苦笑一声,“这是白……吴市长,说好了晚上要来我这儿,听我汇报工作。”

“汇汇汇……汇报工作?”田甜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于是大声地喘几口气,惊魂未定地看着吴言,“你是……吴市长?”

她当然不可能相信,吴言过来是听工作汇报的,只看这墙上的机关和吴市长身上的穿着,是个人就能猜到这是怎么回事。

倒是吴言要老练得多,最初的惊讶过后,她一迈步走到床前,铁青着脸发问了,“太忠,谁让你把她放进我的房间的?”

吴市长本就是做事果决的女人,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那再遮掩也就没意思了,说不得就要计较一下,自己的私密空间怎么让别人进来了。

“咳咳,”陈太忠轻咳一声,先走上前将衣柜推回原位,才笑嘻嘻地一耸肩,“给你们俩介绍一下,这是凤凰市官场第一美女,吴言吴市长,天南最年轻的实职副厅……”

“这位嘛,是天南电视台新闻栏目的主播,”他还待继续介绍,只听得吴言冷冷一哼,“田甜是吧?省台我也常看的……陈主任,麻烦你解释一下,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吴市长下午就从招商办得知,陈太忠回来了,刚才接到他的电话之后,就让钟韵秋时不时地看看窗外,然后就发现太忠领着田市长进家了,而田甜来的时候是打车,悄悄上门的,连门都没来得及敲,就被某人放进来了,钟秘书没有注意到是很正常的。

好容易等到十点半了,她和钟韵秋在书房呆得都有点瞌睡了,才听到窗外有轻轻的汽车启动声,紧接着车灯亮起,钟秘书掀开窗帘的一角瞄一眼,长叹一口气,“唉……这次走的总算是田市长的车了。”

十点半了,田市长也走了,见到陈太忠冲着车一个劲儿地摆手,然后又孤身上楼,白市长觉得……自己这么过去,怎么说也不可能有别的意外不是?

她一向是很小心的,住在这市政府大院的人也很自律,这会儿真的不太可能有人再去陈太忠那儿了……好吧,就算有人皮厚,想上门打听一下田市长来此何干,总也有个时间差的吧?到时候她躲在卧室,或者再悄悄回来,都行的嘛。

不成想,就是她走出书房走进卧室,反锁了卧室门,然后推开衣柜,又推开那个衣柜的时候,意外居然……真的就这么发生了。

还好,她的神经够坚强,问完之后冷冷地看着陈太忠,一定要他给自己一个说法。

“田甜是田市长的女儿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解释,“我俩本来说再等一等,大家都休息了,就去阳光小区的。”

什么?听到这话,吴言越发地恼怒了,她可是算着陈太忠今天回来,该留在这里的,没想到为了一个女主播,就要跑到阳光小区胡来——而且,田立平走都不带自己的女儿,那意味着什么不是很清楚吗?

再加上,她被人发现了隐私,说不得冷冷一哼,转身就去扳那衣柜,“那你去你的阳光小区吧,让开……我要回去了,再也不过来了。”

“你又不乖了啊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伸手抱住她,冲田甜努一努嘴,“甜儿,帮我脱了她的衣服……”

田甜愣在那里,目瞪口呆了半天,才终于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,听他这么说,不禁有些迟疑,“太忠,你别这么不尊重人嘛。”

“你帮我,就等于帮你父亲,”陈太忠的脸皮,那是要多厚有多厚了,这般无耻的话也说得出来,而且还是满脸带笑,“有了白市长的支持……田市长的工作很好开展的。”

“哦,”田甜点点头,心说原来是这样,其实,田主播跟陈某人见识过的大场面不少了,五飞六飞是常有的事儿,于是走上前帮他抱住吴言,“白市长……你不是说她是吴市长吗?”

“陈太忠,”吴言听得怒火中烧,恶狠狠地瞪着自己面前的某人,却是不敢大声说话,只能低声咬牙切齿,“你好,你很好……”

“你就是欠收拾,”陈太忠轻轻一拽,扯开睡衣带子,下一刻就将白市长按在床上,冲着她挺翘的臀部啪啪地打了两下,心说反正你也喜欢这个调调儿。

钟韵秋有吴言卧室的钥匙,等了好半天,还不见卧室门响,不由得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,再醒来时已经是十二点半了,说不得打着哈欠开了卧室,悄悄将衣柜推开一条缝儿,侧耳倾听——太忠你不是忘了我,直接睡了吧?

不成想,一个男人的声音懒洋洋地传了过来,“一个是市长,一个是市长的女儿,以后你们姐妹俩,要好好相处,要和谐,听见没有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