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82章 钱难要

“可是……”陈太忠听得先犹豫一下,等听清楚“民营企业”四个字的时候,登时就是一愣,“公交公司是国企啊,而且票价要接受政府指导的。”

“跟出租车一样嘛,买上它二十年的经营使用权,”黄汉祥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这种行业,公家干就不行,但是私人来搞,能赚钱的……”

“反正你不差这几个钱,接受政府指导,那少赚点不就完了?它不是没钱给你吗?没钱那你买下它就算了。”

“合适吗?”陈太忠听得还是有点挠头,二十年……就算黄老还能活那么久,但是哥们儿那时候肯定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,我俩其中有一个不管事,这买卖就未必能开张下去啊。

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黄汉祥正色发话了,“有些小地方,别说政府拆迁这样的活儿被包出去了,连城市管理都外包了……你没听说过吧?”

“那不是胡闹吗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他一听就能明白里面的猫腻,无非就是权力寻租,不过,“这么搞实在有点太过分了吧?”

黄二伯也不回答,端起啤酒来灌,陈太忠盯着他看半天,猛地发现点蹊跷,“您这一本正经地说话……我总觉得里面有什么文章。”

“爱搞就搞,不搞拉倒,你小子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,”黄汉祥哼一声,不满意地斜着眼睛看他,“反正你要弄我就支持……对了,仅限于这一点啊,你再整出来别的大事,别扯上我。”

“瞧您说的,我这人的大局感,一直挺强的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别人不欺负我的话,我从来不主动惹事儿的。”

“是啊,你是宰相肚量来的嘛,”黄汉祥白他一眼,长长地打个酒嗝,又满意地摸一摸肚子,“呃……你惹事的水平越来越高了,我这不管是不好,管吧,怕是哪天就管不了啦,尽量低调点,啊……”

不管怎么说,黄总这个建议,让陈太忠要钱的时候多了一个方案,他倒也不介意尝试一下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飞往素波,一段时间没有回来,素波却是又已经换了市长,不过他倒是没去联系市政府,而是打了一个电话,让高云风来接自己。

自打老爹当上副省长之后,高公子的买卖也是越做越大,不过人倒是低调了不少,中午吃饭的时候,说起公交公司的事情,他也是一脸的苦笑,“这崔洪涛越来越不像话了,以前我老爸当厅长的时候,他不知道有多规矩呢,真是一茬新人换旧人啊。”

“你觉得乌标能搭上崔洪涛的线儿?”陈太忠怎么想,怎么觉得不可能,“会不会是以前赵喜才帮他做主啊?”

“赵喜才下来,乌标不会太难过了,虽然他是老赵提拔起来的,”高云风冷笑一声,公交公司总经理原本是侯总,因为此人跟朱秉松有点关系,又跟合家欢的老板周兴旺关系好,被赵市长寻个理由弄走了,把乌副总扶正了。

他老爸出身于交通系统,对这里面的事情,他真的门儿清,“以前朱秉松在的时候,市公交公司每年有一千万的财政补贴,老赵一上台就不让给了。”

对赵喜才来说,做出这种事情太正常了,他最擅长的就是克扣下面人,从财政上挤出钱来,为自己的仕途铺路。

“公交公司……还要财政补贴?”陈太忠怎么听,怎么觉得稀罕,老黄不是说这个是个赚钱行当吗?“就这,还穷成这样?”

“这也是咱素波的一大特色,全国都少见,”高云风听得就笑,“搞个公交公司,赚钱那是一定的,不过,谁要这是公益性事业呢?朱秉松觉得该给嘛。”

这钱也不知道都去哪儿了,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哼一声,“下午我去见见他,看他怎么说,不管怎么说,他欠我科委的钱。”

“我陪你一起去吧?”高云风听得眼中一亮,看起来也有几分兴奋的样子,显然交通系统的变化,让他也颇为恼火。

下午三点的时候,陈太忠和高云风就来到了公交总公司,乌总的办公室,不是以前侯总所在的办公室。

不过,这些办公室都是才装修过的,看起来档次虽然不是很高档,却也应该花了点钱的,想到自己的钱没着落,这厮反倒是有钱搞装修,他心里的怨气就不打一处来了。

乌标不在办公室,高云风摸出手机才要找人,陈太忠止住了他,“不用你打电话,我打,看他是个什么意思。”

什么意思?乌总听说凤凰科委的陈太忠来了,没用了十分钟就回来了,原来他中午喝酒了,在门口不远的接待宾馆里睡觉呢。

要说乌标的态度还是挺端正的,先是道歉说中午有朋友来访,又要人端茶倒水,招呼得特别热情。

他有兴趣聊天,但是陈太忠没兴趣陪他不是?简单地寒暄过后,他就单刀直入地发话了,“现在咱这个一卡通,用得怎么样啊?”

“还行,不错,一开始有点小毛病,不过现在磨合得是越来越好了,”乌标笑着点点头,接着又沉吟一下,微微叹一口气,“啧,就是现在手里没钱,这个尾款,要等一等,真是对不住啊。”

“你这儿有钱装修,就没钱付款,这不合适吧?”高云风听得哼一声,皱着眉头不满意地发话了,“乌老板你做人不能这么不厚道吧?”

乌标还真不认识眼前这位是谁,高公子往常心思都在工程和设备上呢,跑公交公司少,而陈太忠也不可能介绍说这是高省长的儿子——事实上,乌总都不知道这个人姓什么。

然而不知道归不知道,从人家说话的口气和神态上,他就知道这位的来头肯定不会小了,而他还不敢请教对方的姓名,要不然那就挑衅的嫌疑了——凤凰科委一个陈太忠一个许纯良,两个人他哪个都得罪不起啊。

反正,能跟陈主任同来的主儿,肯定简单不了,说不得乌总苦笑一声,“小伙子,这不是我不厚道,这是上面领导介绍下来的关系……说我这儿该装修一下了,你说我能拒绝吗?”

“上面领导?哪个领导?”陈太忠哼一声,发问了,按说这么问话有欺人之嫌,尤其是乌标的态度还挺端正——不过,你连我的钱都敢扣,我该跟你客气吗?

“呵呵,”乌标笑一笑,也不回答这个问题,反倒是扯到了别的上,“而且,这装修尾款也没给呢……没钱不是?”

“咦,这你就不怕得罪领导了?”高云风又冷冷地发问了。

“就算得罪,我也没钱啊,”乌标苦笑着一摊手。

总之,人家乌总的态度真的很端正,会解释也能装孙子,就是一口咬定没钱,陈太忠就听得恼了,“原来领导们介绍项目,你就能答应,我们科委要钱,就是没有?专款专用的钱也能被挪用……是这么个意思吧?”

说实话,他并不关心那个领导是谁,甚至存在不存在这么个人还是两说呢,不过就是高云风那句话,姓乌的你做人不厚道。

“哎呀,这个是我欠考虑了,”乌总沉着脸点点头,认可这个指责,但是他还有他的道理,“不过当时着急用钱,我就想着……财政上也不能一点钱不给吧?结果后来我没命活动,赵市长还真就是一分钱不给了。”

“那是你的事儿,”对上这种软绵绵不着力度的棉花包,陈太忠也没什么好招数,那就只能不讲理了,“我就要个准信儿,这个钱你什么时候能给了我?”

“这我真不敢乱说,”乌标苦着个脸,边叹气边摇头,沉吟一下方始抬头看他,“负责装修的这家答应帮我贷点款,到时候我看能不能挤出来点,支付陈主任你一部分……今年公司确实紧张,没财政补贴了啊。”

“一部分?我要你付清!”陈太忠听得眼睛一瞪,“要不这样,我收购了你公交公司算了,这钱从里面冲抵。”

“什么?”乌标听得就是一哆嗦,讶异地看他一眼,“陈主任你说……要收购公交公司?你这不是开玩笑吧?能行的话,最好您还是帮我贷点款吧?”

帮你贷款?你脸皮倒是真厚,陈太忠听得心里暗哼一声,而且这款贷下来,能到谁手里还不好说呢,“不收购也行,我买你二十年全部线路的运营权——包括未来的新增线路。”

“陈主任……你真是认真的?”乌总听得眨巴眨巴眼睛,好半天才犹豫着发问,“这事儿好不好操作啊?”

“有什么不好操作的呢?北京那边的公司,钱都准备好了,”陈太忠冷冷地回答,有意无意地,他将“北京”两个字咬得极响。

“这样啊,”乌标的眼珠开始转动,看起来是有点动心的样子,不过下一刻,某人的注脚就到了,“价钱可得合理一点,我那些朋友脾气都不太好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