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81章 考虑收购

黄汉祥是来势汹汹的,不过陈太忠却不怕他,事实上,他已经比较摸清楚老黄的性格了,说不得笑着反问一句,“那个材料,黄二伯您看了吗?”

若是他原封不动地将申奥材料复制了一份来栽赃,黄总这个爱国爱到令人发指的老牌太子党估计会不满意——毕竟是涉及到国家机密了。

但是陈某人自己做过改动,又有了删减,他相信老黄看过之后,也不会太在意,所以才有了这么一问。

“我没有看过,”黄汉祥一听是这么个回答,心里就有底儿了,事实上,他知道小陈是用了一些手段,才搞下去那个素波市长的,不过具体是什么手段,他还真没兴趣专门去打听。

这也是今天有人把话传了过来,说是素波有个澳门商人死得冤啊,活生生地被人陷害了,被自杀了……黄总您得管一管啊。

黄汉祥初开始没当回事儿,就让人帮着了解一下情况,澳门马上要回归了,发生这个事情总是不太好,结果不成想一打问才知道,这一套居然是陈太忠搞出来的。

这就是枝繁叶茂、桃李满天下的弊端了,一件事情的正反双方,殊途同归地找上了同样的一股势力——这也就是自建国以来,上面不遗余力地打击地方势力的原因之一。

某地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过组织,是非全由你们这些老革命做主了,那地方政府的工作,还要不要开展了?中央的政令和精神,还能不能顺畅地下达?

黄汉祥遇到的这种事儿并不少,别的不说,只说陈太忠身上都不止一起,夏言冰是黄老很看好的人,很得老爷子欢心,而天南省跟夏局长作对作得最狠的,就是陈太忠。

为此,夏局长专门跟黄总说过陈某人的坏话,然而那又怎么样呢?双方跟黄家都惯熟,到最后也没有个眉目出来。

所以,这件事黄汉祥就不打算管了,但是当他听说张兵被拘起来的缘故,竟然是因为间谍嫌疑,而在其保险柜里搜出的申奥资料可为证据的时候,黄总觉得……有些小家伙,我得敲打敲打了,这世界上有的事情可以做,有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。

张兵的离奇死亡,他可以直接无视,不过就是死个把两个人嘛,有什么了不得的?但是这个资料,就必须慎重对待一下了——虽然说,里面大部分也都是一些大路货,费点心机就能得到的,但是绝密就是绝密,这个毋庸置疑,决定性质的是涉密等级而不是内容。

总算是陈太忠的回答,还能令他满意,不过显然,这小子是不能再娇纵的,说不得黄老板哼一声,“我是没想知道内容,真想知道的话,用不了一个小时……你信不信?”

“那你先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解一下吧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他哪里肯吃这一套?“等你确定了我泄密,再找我麻烦也不迟吧?”

“我会的……你不要心存侥幸,”黄汉祥瞪他一眼,端起面前的啤酒,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,灌了将近五秒钟才放下酒瓶,心满意足地打个酒嗝,“就算是假资料,你必然也掺了点真东西……不要试图怀疑我的智商。”

“呃,不是吧?”陈太忠听得真有一点傻眼了,老黄这脑瓜还真不是白给的,不过显然,他是不可能承认的,说不得笑一笑,“黄二伯,就算是有点真东西,那也未必是我栽赃的,您这个先入为主的习惯,真的……不好。”

这就算耍赖了,因为他刚才还默认是自己干的呢,现在就一口咬定跟他无关了,潜台词无非就是说,我泄露一点无关紧要的消息,你要真这么认真,那我就不认账了。

这也是陈太忠确实清楚,他栽赃了些什么东西,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理直气壮,他获得的那些资料,不过是申奥的一些成员、机构、职能和程序,涉密等级很高,但是内容真的很一般——那是黄汉祥拿来要他借鉴的资料,能有多详细?

当然,老黄真要叫真的话,那不是不可以,但是陈太忠认为,黄总只是想借此敲打一下自己,提高保密意识什么的,只要他能表现出心里时时地绷着这根弦,就足够了。

不成想,他会耍赖,黄汉祥更是老字号的不讲理,听到这话摇一摇头,根本不跟他说你小子出尔反尔。

“哼,我管是不是你干的,我认为是你干的就行了,反正你小子从来不跟我讲理,”黄总笑着摇摇头,“不过,栽赃的时候能想到涉密问题,你这智商也算正常,快赶上我了。”

看看,我就知道你在乎的是这个,黄二伯真是性情中人啊~某人心里暗自感叹,不成想下一刻,性情中的那位就越发地性情了起来。

“能在不知不觉中,栽赃到别人的保险柜里,说实话,这能力挺让我佩服的,我现在都有点期待了……过两天你巴黎,能从那儿找到什么惊喜给我呢?”

“我去巴黎?合着你是借这件事,来撵人的啊,”陈太忠总算是听明白了,于是苦笑一声,“我还以为你会觉得,我那么对九龙房地产,你会觉得我太残忍呢。”

“一个混混而已,去澳门呆了两天,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?”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,合着他什么都清楚了,“不过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,澳门回归在即,不用这种手段的话,会遇到一些地方上的阻力。”

人家黄家在中央和地方之间纵横捭阖多少年,这点东西都不明白的话,那成什么了?“我倒不是撵你走,问题是……你是驻欧办的正职不是?”

“黄二伯,就算骂人也不带这么揭短的啊,”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,他身兼三职却只有一个正职,而这正职的名头又是最拿不出手的——驻欧办。

“那个啥……这不是您还没搞到那个文件的复印件吗?我不能走,就这么走了,一时半会儿我就没法儿洗清自己的名声了……更别说您还可能栽赃。”

“你说我……会栽赃你?”黄汉祥看他的眼神,有点怪怪的,音调也比较奇怪。

“嗯,有这个可能,”陈某人很坚定地点点头,不过显然,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这么说不合适,说不得干咳一声,轻声发话,“其实我也能理解,大家都知道保持一贯正确挺难的,反正……黄二伯您挺要强的不是?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去。”

“你小子,气人真有一套,”黄汉祥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,有心说点什么吧,又觉得跟一个小辈儿叫真,实在有失他的身份,“哪天你黄二伯心脏不跳了,都不用强心剂电击什么的,把你喊过来聊两句,那效果比啥都强……就算死了,我都得气得再活过来。”

“我真没那么厉害,以我对您的了解,到时候您要是真回来,那也是想起一句绝妙好辞……绝妙好骂,不骂一下不甘心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接着又犹豫一下,方始继续发话,“当然……我要是再还您一句,您估计……这时间拖延下来,能有多久就不好说了哈。”

“你小子,”黄汉祥总算反应过来了,跟这厮计较真的失身份,说不得脸一沉咳嗽一声,“真不能走吗?留给奥申委的时间不多啊。”

“黄二伯,我才从碧空回来,根本顾不上忙自己的私事儿啊,”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,无奈地一摊手,“齐老的事儿,可也是您安排下来的,总得让我歇缓两天吧?”

“齐老?”黄汉祥听得有一个明显的停顿,不过这一愣神,也不过是两三秒钟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哦,是说他啊,事儿办好了?”

“办好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嘀咕,你看,我说这仆街的人就不行嘛,老黄你都没把这人放在心上,还忽悠着我去碧空帮忙。

不过你放不放在心上无所谓,你的明白我出力了,而且很久没回去了,“所以我要回去歇一阵,正好方便您调查泄密的事儿了。”

“那事儿我不调查了行不行?”黄汉祥听见这家伙用自己当盾牌,死活不想出国,就有点腻歪了,“你要回那就回好了,早点走行不?”

“早走不了啊,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接着又叹口气,“素波那边还有人捣蛋,公交公司短我们设备款,交通厅那边有个业务,也是陷入停顿了……必须得协调啊。”

“你倒是事情真多,”黄汉祥心说离了你大家还都不过日子了,不过转念一想,我这不也是催着他去巴黎吗?唉,这家伙在某些方面的能力,还真是不可小觑,说不得笑一笑,“公交公司短你多少钱?”

“大概就是六百万左右吧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具体多少,我也不太清楚,反正这么点钱我是不看在眼里,关键是……它闹心不是?”

“就算欠别人的,怎么会不给你呢?”黄汉祥又发问了,等他听明白是那边没钱,说不得沉吟一下,“嗯,这样,反正也没多少钱……实在不行,借这个机会,把公交公司买下来算了,公益性的东西,可以考虑让民营企业来经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