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77章 协商

陈太忠的高调出现,让杨关出了一口恶气,面对高局长的提问,他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陈主任是骨裂了,不过最先从背后袭击他的执法队员,由于受到他的还击,导致颈椎错位,正在医院接受紧急治疗……所以对这个人该怎么处置,大家也可以议一议。”

他这话纯粹是恶心人呢,在座的就没有一个笨人,怎么可能听不出来“天南来的”四个字的含义?就算有那粗枝大叶的主儿,但是这个问题是高局长郑重其事地问出来的,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吗?

所以,他这话说出来,根本就没人回答,蒙老板的关系出手防卫,一不小心可能有点防卫过当,谁还能叫真不成?

等了好半天,屋里都没人回答,高局长才叹口气发话,“焦秘书长,你看此人该怎么处理?”

他跟杨主任不是一个阵营的,平日里也是井水不犯河水,这次杨关调用他分管的防暴大队,让他有点不舒服。

不过这也没什么,这防暴大队不列入正式编制,多数人甚至还是没正式警察身份的,平时哪个领导有麻烦了,信手调用一下,也不用向他汇报——说穿了,就是帮领导们排忧解难的同时,顺便弄俩零用钱,有些场合是警察不方便出面的,也用防暴大队。

杨主任调用防暴队的规模大了一点,这个不太好,但是也在高局长忍受的范围之内,可是动用防暴队引出严重后果了,这就让他生气了。

说穿了,两人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,又是同僚,见到杨某人抱上粗腿了,高某人自然就不为己甚了,再想起刚才某副秘书长的恶形恶相,于是出言相激。

事实上,从某个角度上讲,他跟杨关都代表了警察系统的权益,目前算是同一战壕的,那三位是代表政府方面的,市政府副秘书长要求把此事压下去,双方尽快协商妥当。

西城区区委办的那位,要求得更直接,先把我们的人放了,其他事情然后再说,你扣着我们西城的人要我跟你们沟通,摆明是欺负人嘛,领导要说这是“城下之盟”,我该怎么解释啊?我就是一跑腿的,你就不要难为我了吧?

这就是扛着市政府的名头,婉转地逼着市局放人了——市里要咱们尽快协商,你要不放我的人,我真的跟你没协商的可能。

不过他还算好的,城建委的那位直接就要求了,光放人不行,交出打人凶手来,而且,我们不放弃要求赔偿损失的权力。

当然,这是漫天要价之意,警察局这边可以就地还钱,反正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,越是基层的干部,你就越得冲到前面当恶人——领导们都讲究个喜怒不形于色,讲究个为政的艺术,那么下面人只能是自曝村俗了。

杨关抱了这么一条粗腿,高局长不能将其推出去做替罪羊,也不能惩戒此人乱伸手了,不过这无所谓,重要的是他也能出口恶气了。

靠上蒙艺就很厉害吗?焦秘书长心里真是不甘心,一来是自己被那厮赤裸裸地羞辱了,二来他也有点怀疑,这人真的是蒙老板的关系吗?

遗憾的是,怀疑归怀疑,他不敢赌,说不得只能哼一声,“这种事情该怎么处理,是你们警察局的事儿吧?高局长你这么问我,是个什么意思?”

你不过是个副秘书长,跟我这么说话?高局长听得气儿不打一处来,不过他也知道人家有仗恃,说不得皮里阳秋地回了一句,“哦,原来你知道这是我们警察局的事儿啊?”

“咦,你这是怎么说话呢?”焦秘书长现在有点怕杨关了,却是不怕他,“高局长你的意思是说,你们不需要政府协调了,是不是啊?”

“还协调个什么呢?”以杨关往常的性子,就该坐山观虎斗,看高局长和政府秘书长掐了,但是陈太忠已经把姿态表现出来了,他自是要跟着走的,说不得冷笑一声,“滥用公权诬良为盗,我倒是想问你一句……你确定你想协调吗?”

这话的意思谁都懂,无非是文字游戏罢了,秘书长问你们是不是不愿意接受政府指导了?这边就反问一句,这种是非明了的事情,你真的愿意插手?

“你……”焦秘书长一时间还真有点无言以对了,就这么走了,没法跟领导交待,但是坚持下去,又是对自己前途的不负责任,沉吟一下还是冷冷一笑,“市里一向强调大局感,我就想问杨主任一声,你有没有组织观念?事情一旦搞大了,你愿意负责吗?”

“我负不起这个责,”杨关还他一个冷笑,然而,这并不是他退缩了,他有自己的说法,“我只强调各司其责……你知道不知道,今天有人带了机子拍了录像?”

“那两个人和机子,不是都在你们的控制中吗?”焦秘书长继续冷笑,眼神里有些蔑视和威胁,“希望你不要告诉我说,那两个人离开了。”

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了,大家也就都撕破脸皮了,什么正处副厅的,都不要提了,再说得狠一点,动手都可能了。

“你放屁,”杨关瞪着眼睛拍案而起,他其实不想这么村俗,然而在这个时候,他不能不澄清了,要不然有别的影音资料流传出去,别人都会认为是他私下搞的鬼了。

宁可村俗,也不要成为众矢之的,他心一横手指对方,“你知道个屁,现场不止两台机子,见过傻的没见过你这么傻的,陈太忠愿意的话,今天的事情能上了明天中视的《热点访谈》……我说,就算你对姚市长有意见,也不能这么阴人吧?”

“杨关你混蛋,”焦秘书长一听也恼了,什么叫我对姚市长有意见?也是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“你当我不知道,《热点访谈》一周的内容都是排好的?来,让他明天给我播一下。”

“这话可是你说的?”杨关冷笑一声,不再看他,四下扫视一眼,“有人反对他这个意见没有?”

“行了行了,老杨你歇歇气儿,”高局长站起身来,走到杨关身边,笑眯眯按一下他的肩头,“话赶话没好话,焦秘书长他也是为了咱这个集体嘛……我说,陈太忠真有这么大能量?”

“你就当是我吹的好了,”杨关气哼哼地坐下,“人家……哼,我这辛辛苦苦的,你们以为就是为了我自己?”

“这事儿一旦张扬出去,省里都未必顶得住,你以为我就跟某些人一样,眼里只有个‘市里’啊?跟我讲大局感……狗屁,就是那点鼠目寸光!”

这一字字一句句的,针对的就是焦某人,然而,可怜的焦秘书长连计较的勇气都没有,坐在那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来,“那我们任由你防暴队扣着执法大队的人,就合适了?”

他的话音刚落,门外又走进一个年轻人来,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模样,根本不带看别人的,而是冲杨关点一下头,淡淡地发话了,“杨主任,请你出来一下。”

“我说你没看见我们开会呢?”西城区委办的副主任听到自家的执法大队招惹了这么一尊大神,正在那儿郁闷呢,眼见又进来一个不懂事的年轻人,心里这火气真的压不住了,“麻烦你在外面等一下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觉得脚上一阵剧痛,敢情是焦秘书长重重地踩了他一脚,旋即秘书长笑吟吟地站起身来,微微点一下头,“那处长来了……”

碧空第一秘所到之处,连焦某人也只有打个招呼的胆量,一个字都不敢多说,高局长也认识那帕里,慌不迭地站起了身,其他几人见状,也赶忙起身,却是起立得有点不摸头脑。

“嗯,”那帕里不动声色地微微点头,就算是对在座众人的招呼了,正是他所在位置该有的风范和气度。

“高局长,我出去一下,”杨关招呼一声,说起来,他其实跟高局长相差也仿佛,他是副厅待遇,而高局长是局里为数不多的实实在在的副厅,点一点头之后就出去了。

“高局,这事儿……得压住啊,”焦秘书长见那帕里都来了,一来还是只认杨关,那么只要是个人,就明白那大秘来此是要挺谁了,一时间真有点垂头丧气了,“市里也没有帮西城区摆脱责任的意思,就是要求你们顾全大局。”

“嗯,我能理解,”高局长点点头,却是觉得脑子里像进了一团浆糊一般,感觉转动得都不太灵活了,这杨关什么时候搭上那帕里了?不过嘴上的套话还是跟得上的,“咱们不慌做出结论,看看杨主任是个什么意思。”

他说的是看杨主任的意思,其实大家都知道,就是想看看那处长来是干什么来的,省委针对这件事,有什么精神要传达的。

杨关出去了不到三分钟就回来了,那帕里是问陈太忠在哪儿呢,他指点一下实在用不了多大工夫,走进来之后,向椅子上一坐,手向桌子上一放,端起茶杯轻吹两口气,又轻啜一口,也不看在场众人。

等他放下茶杯抬起头来,发现大家都看着自己,于是头一低,又伸手去拿茶杯,麻烦你们继续给我施加压力吧。

屋里沉默了大约两分钟,高局长终于忍不住发话了,“杨主任,省委有什么新的精神,需要传达的吗?”

“也没什么,那处长是来找陈太忠的,”杨主任低头又吹一口气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他对陈主任的伤势……嗯,很关切。”

“那你认为,现在咱们该怎么办?”焦秘书长这一下是真的慌了,他刚才的坚持,一来是受了市里领导的指示,二来也是得了省委某人的托付,眼下倒好,陈太忠的伤势居然引得那大秘亲自前来过问,他不慌才怪。

“我的意思早就表达出来了,是你们不同意,”见对方草鸡,杨关也懒得再说风凉话了,就那么淡淡地回答,“诬良为盗还有脸向市局施压,有些人就是该好好地治一治了。”

“我坚决支持杨主任的观点,这股歪风邪气必须刹一刹了,”高局长一拍桌子,扫视一下在场的众人,“要从严、从重、从快处理,谁有不同意见?”

屋里又是一阵寂静,好半天之后,西城区城建委副主任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我希望咱们能就事论事,不要盲目扩大打击面。”

屋里就是他的位置低,扎扎实实的副处,西城区委办的副主任都是正处待遇,所以某些得罪人的话,也只能出自他的口了——好吧,你们处理吧,但是不要牵扯到其他人好不好?

当然,没人会回答他这句话,这东西现在答应和不答应没啥意义,也是在座诸位说了不算的,既然说了不算,又有可能得罪某一方人马,被别人记恨上,那倒不如听而不闻了。

“既然没不同意见,咱们搞个会议纪要?”高局长瞥一眼焦秘书长,今天他的风头被杨主任抢了个底儿掉,不过他也没为此着恼,只是想着杨关你有能力扛,我可不行。

所以,他就要借此逼着市政府副秘书长签字画押,以避免将来有人找后账——当然,你姓焦的带种的话,可以试一试拒绝嘛。

“我……我打个电话,请示一下相关领导,”焦秘书长被挤兑到这一步,实在也无法逃避了,一边说,他一边冲杨关无奈地苦笑一下,“杨主任,咱们一直是就事论事的,其实我对你这种认真负责的工作作风,是相当钦佩的。”

杨主任面无表情地点一下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接着又低头去喝茶,心里却是不无鄙夷:切,相当钦佩吗?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说的,让我“后果自负”!

他们在这里开会扯皮不提,那处长顺着杨关的指点一路找过去,才发现陈太忠正手持一根皮带,将一个胖大中年人踩在地上,不停地抽打着,“敢让人打我?你牛得很嘛,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执法大队副大队长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