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76章 下台阶

中年胖子听对方如此吩咐,也不敢反抗,只能任由两个小伙子倒拽着拖走,嘴里却是在喊,“我哥是省委的……”

“再逼逼,信不信我打烂你的大牙?”一个拖着他的小伙子火了,抬手冲着他后脑勺上来一下,“想死直说,袭警你还有道理了?”

省委的?杨关听得都想笑,你要说个省政府还好一点,省委的……切,都不用蒙老板出面,那主任直接就搞定了!

他不跟陈太忠打招呼,那是因为不想破坏人家抓骗子的布局,不过陈主任心说这是一个极好的契机,我必须抓住了,说不得冲杨关笑着点点头,“杨主任,才过来啊?”

“哦,是你吖,”杨主任做恍然大悟状,走上前笑着跟他握握手,却是依旧没有点出他的身份,“这么巧,你也在?”

“不是巧,我就是当事人啊,”陈太忠摸一摸膀子,倒吸一口凉气,“他们栽赃陷害,害得当事人断指起誓,散总正好拍下来了,他们就追过来,结果把我打了。”

来的路上,杨关已经把大致情况了解清楚了,不过眼下肯定还要假巴意思地听一下,接着扭头看一眼那断指的青年,手一挥,“赶紧送这人去医院,接得快的话,没准还接得上……西城区这帮混蛋!”

“叔,谢谢你了,”那青年强忍着疼痛,冲杨主任点点头,转头又一指那栽赃的小个子,“能不能麻烦您把他也抓起来?这家伙就是专门坑害车主的。”

杨关面无表情地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陈太忠点点头,“杨主任,这些人该抓,回头我把拍的录像给您看,这哥们儿……”一边说,他一边抬手拍一拍年轻人的肩膀,“这哥们儿我罩了,有啥事儿都算我的。”

“切,看你这话说的,”杨关算是听出来了,陈主任这是不想抓骗子了,要不然不会这么高调的,说不得笑着摇摇头,又转头看向青年人,“小伙子,还有什么人敢欺负你,去市局找我杨关,别害怕,这天底下,总有公平和正义的。”

王鋆富在一边看得都傻眼了,心说这成总是什么人啊,怪不得说话口气那么大,照眼下这情况看来,别说城建委主任,怕是市警察局局长来了,也得认这位主儿。

王总当然不相信杨主任是正义感过剩,才会管那个断指年轻人,人家也不是才看见那个断指的,眼下成总说要罩这个年轻人了,这杨主任才报出名号。

他正感慨呢,过来两个年轻人,一人一只膀子拧住他,就要给他上手铐——没办法,谁让他长了一副酷似歹徒的面孔呢?

“成总,成总,”王鋆富忙不迭叫了起来,“我,我不是执法队的,您给做个证,我也是车被暂扣了的……”

他一叫,拧他的俩人力道就放松了,陈太忠回头看一眼,笑着微微点一下头,也不说话,不过这一点头,足以让王总从地狱门口回到人间了。

那杨主任也看他一眼,扭过头低声笑着发问,“陈主任,他就是那个姓王的?”

“今天我顾不上理他了,便宜这家伙了,”陈太忠听他这么说,顺势借坡下驴,笑着点点头,又皱着眉头摸一把自己的肩头,呲牙咧嘴地倒吸一口凉气,“不行,我非要看看这帮打着政府旗号的家伙,到底有多肮脏。”

“那行,我让他们散了,什么时候你再搞他?”杨关笑着点点头,不成想陈主任摇摇头,“算了,我觉得为几百块钱不值得,不是他,我还不知道这里居然搞成这样了。”

“啊?”杨关讶异地看他一眼,愣得一愣之后,笑着点点头,“其实……也是啊,那这么说,以后没事了?”

“以后得空了,我批评教育他一下算了,”陈太忠无奈地叹口气,“要是这家伙冥顽不灵的话,那就再说了……今天这事儿真的太让我气愤了!”

“那是,”杨主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又摸出了手机,轻声地嘀咕一句,像是自言自语一般,“那就告诉他们是个误会好了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点点头,也摸出了手机,皱着眉头叹口气,“还得给刘市长打个电话,唉,大家真的……太热情了……”

接下来,陈某人做为“受害者”和见证人,跟着去了一趟防暴大队,接着又去一趟医院,拍了个片子拿在手里,又回到了防暴大队。

等他回来的时候,防暴大队里已经热闹得跟开了锅一般,西城区政府来人了,市政府也来人了,市局来了一个副局长,分管治安的,大家坐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,就今天这个事情做讨论。

执法大队也有几个受伤的,被送往医院了,这也很正常——能在执法队讨生活的,肯定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系,知根知底的,治好也没人敢跑。

“陈主任来了?”杨关正跟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的,见他过来,终于长出一口气,关心地发问了,“您肩膀怎么样?”

“骨裂,”陈太忠扬一扬手里装片子的牛皮纸袋,淡淡地回答,“那帮混蛋都关在哪儿呢?我挨个去收拾他们。”

“我们在开会,请问你是什么主任?”一个眼镜中年人发话了,他见此人大模大样地走进来,已经很不爽了,不过今天来的各路神仙太多,他也不想得罪谁,眼见对方居然说要去打人,这就实在忍不住了,“事态刚刚控制住,我们正在研究处理方案。”

“你研究什么处理方案,关我屁事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冷笑一声,“我就知道我被人打了,骨裂,我要报仇!”

“这个人是谁?”中年人见这话不是个路数,侧头看一眼杨关,“既然杨主任你认识他,先请他出去好吗?”

“你是打算故意跟我作对了?”陈太忠不等杨关回答,冷笑着走上前,将纸袋向桌上一扔,一把就抓住了对方的脖领,“信不信我也把你打个骨裂,然后慢慢地等处理?”

“我说,你先出去好吗?”这次说话的,是个黑脸的中年人,这是市局高副局长,他不摸此人的路数,但是他感觉得到对方的嚣张,所以就算见不惯,也不愿意轻易地得罪,只是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。”

“我本来就是要出去的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一抖手上的中年人,“是他自己话多……眼镜我问你,叫什么名字,哪个单位的?”

眼镜中年人被他这么一抖,眼镜都快掉下来了,心说这厮不知道我是哪个单位的都敢这么愣,那我肯定不能告诉你了,于是无畏地直视着对方,轻蔑地紧闭双唇不肯开口。

“老杨,”高副局长看一眼杨关,他也不傻,吃撑着了去招惹一个不明来路家伙?

“太忠,你出去找赵大队长,他知道人关在哪儿,”杨主任早被他们折腾得虚火上升了,说什么政治部主任你不该随便调动防暴队,于是顺势就点一把火,“你就说是我说的,让他带你找人。”

“老杨!”高局长又喊一声,声音里就带了愤懑出来,眉头也皱了起来,但是他还是不敢多说,杨关都这么说话了,这位爷肯定来头大得出奇——十有八九,此人就是让老杨出手的根本原因。

“你给我闭嘴!”陈太忠冲他一瞪眼睛,高局长这下就算是泥人,也被激出了三分火气,说不得恶狠狠地回瞪着他。

陈某人毫不示弱地跟对方对视着,手里又抖一下眼镜男人,“杨主任,这个人是谁……哪个单位的?”

他对黑脸男人倒是没什么感觉,关键是戴眼镜这个家伙让他恼火不已,他一进门,这厮就高高在上地、傲慢地发话了,你小子跟谁摆谱呢?“我倒要看看你是多大的领导。”

“大家等一等,我介绍一下,太忠你先冷静,”杨关见他抓住人不放,说不得举起双手摆一摆,敢情眼镜男是市政府焦副秘书长,在座的还有西城区区委办副主任,和西城城建委副主任。

反正这种情况,来的肯定都是副职,正职要来就没有回旋余地了——而且,只要大家有点脑子,就知道这些副职说的话,并不仅仅是代表他们个人主张的。

介绍完在座的人,杨关才笑眯眯地一指陈太忠,“这是来自兄弟省份的客人,凤凰市科委的副主任陈太忠……他在咱这儿受委屈了。”

这话说完,一屋子寂静,大家都在盘算凤凰科委的一个小副主任怎么会这么猖狂,不过想着想着,每个人的脸都沉了下来,甚至,那西城区城建委的副主任连放在嘴边的烟都忘了吸,就那么呆呆地看着屋里高大的年轻人。

“切,一个正处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手一松将此人送回座位中,“被害人连发言权都没有了,我还以为你是个正部呢,这么牛逼……老杨,我出去了啊。”

说完,他点点头,就那么转身走了,他跟邵国立、韦明河等人接触得久了,那公子哥的做派根本就是信手拈来。

“这是从天南来的?”高局长怪怪地看着杨关,心说怪不得老杨你今天跟打了鸡血一样,合着为了这个人啊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