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75章 大混战

前文说过,陈太忠沉迷起什么事情来,那真是魂游万物之外,尤其是,他老爹不负责任的猜测,让他陷入了无比的尴尬之中——惊动了那么多人,那么多部门啊。

那么,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事情,就很正常了,尽管他后面已经是天翻地覆一般地热闹了。

镜头回放一下,就在陈太忠接电话的时候,那富康车的车主一怒之下,从车里摸出一把刀,执法大队的人只当这厮要捅那托儿呢,哼一声就拎着胶棒围了上来。

不成想,年轻人不是捅人,而是流着眼泪大喊一声,“我他妈的真的冤枉啊!”一句话说完,左手放在车前脸上,右手重重地一刀砍在自己的小指上。

刀过,指断!

这真的是受了大委屈了,尤其是此人长得文质彬彬的,虽然大家猜得到这人敢载着陌生人往医院送,肯定是得有点胆量的,但是自己把自己的手指砍下来,想一想就可以知道,那得是多么地气愤和绝望?

“哗”地一声,围观的人的登时就炸锅了——某人除外,而那些正要上前的执法大队的人员,也被这意外所震惊,居然齐齐地止住了脚步。

“我用我砍下来的指头发誓,”年轻人用血流如注的左手举起了自己的小拇指,尽管他疼得脸色惨白,但是胸口有一口气憋着,他的声音依旧洪亮——最多就是有点颤抖,“我只想送人去医院,没想要钱!”

这个年代,能拥有一辆价值十来万的富康的主儿,家境都不会太差,年轻人被逼得做出如此的举动,却是不肯出那一万的罚款,肯定还是气过头了,这一手出来,就算有人心存怀疑此人是不是黑车,这一刻也绝对会相信:人家是无辜的!

“你再砍两根手指头,也证明不了你不是开黑车的,”一个大汉冷笑一声,他见众人都被镇住了,自然要出声解围,大家敢挣这个钱,就不怕这个麻烦。

这话的逻辑是没错的,但是这个场合这种气氛下说出来,真的有点过于冷酷和无情了,不过还好,院子里站着足足有二十个执法队员,有人心有不忿,也不敢吱声。

只有那白皙年轻人,兀自举着那根血淋淋的手指,大声嚷嚷着,鲜血汩汩地冒着,顺着他的手腕,很快地濡湿了他的袖筒。

“小伙子,你得止一下血了,”终于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不过眼了,向前迈了两步之后,似乎想到了什么,猛地站住脚,向周围看一看,“大家做个见证啊,他的手指头是他自己砍下来的,不是我干的。”

“行了行了,我们做见证,”众人胡乱嚷嚷着,中年人笑一笑,上前麻利地抓住年轻人的手,掐住了他的手指根部,“别动别动,你有绳子、皮筋什么的没有?”

这中年人一闪,露出了他身后的散妩雅,散总初开始看到此事,心里也是震撼异常,正好她手上拿着一个DV,本来是用以偷拍王鋆富相貌的,见此惨剧,说不得躲在中年人身后,悄悄地探出个镜头来拍摄——反正她个子够高。

不成想这中年人的热血尚未完全泯灭,居然就那么走出去了,散妩雅登时就藏不住了,好死不死的是,那个疑似领导的中年胖大男人觉得局面有点尴尬,讪讪地扫一眼人群。

他见到一个高挑美貌的女子站在那里,先是眼光一滞,待看清她手上的物事后,瞳孔登时就是一缩,手一抬就尖叫了起来,“谁让你拍摄的?给我把她的相机砸了。”

所幸的是,散妩雅见中年人往前走,略略愣了一下,马上就反应过来不妥了,见四五个大汉扑过来,转身扭头就跑,嘴里还大叫着,“陈太忠,陈太忠……太忠,救我啊。”

这倒不是她舍不得手上这么个DV,她是知道自己一旦被纠缠住,后果不堪设想,前一阵儿松峰市百川区建筑公司总经理卫文华,就是带着新买的DV,拍了某局长司机老爹出殡时的壮观场面。

因为在被发现之后,卫经理一开始拒绝交出存储卡,被众人一顿老拳暴打,到最后不但相机没保住,那帮人抢了之后相机,为了泄愤继续拳打脚踢,将人活活殴打致死。

反正,散妩雅是见过陈太忠在荷塘阅色出手的,对他的信心还是很足的,又由于陈某人的个头真的不低,她一眼就看到了这家伙背转身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跑到陈太忠身前,她就觉得自己安全了,追来的人一边觉得此人碍事,一边隐隐也感觉出来了,这高大的年轻人,没准就是这女人的仗恃——反正这个DV是不能让拿走的。

说不得,这位抬手就是狠狠地一棍子,砸向高大年轻人的脑门,一来是驱开障碍,一来也不无杀鸡儆猴之意,挡路的你给我滚蛋!

这胶棒虽然是空心的,但却是加了料的优质橡胶,拎在手里都是沉甸甸的,运足力气打下去,打折了人腿都是可能的。

陈太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,见到面前散妩雅的面容了,又听到背后风声响起,下意识让开脑袋肩头重重地挨了一棍之后,才反应过来她喊了俩字儿——“小心”!

去你大爷的吧!陈某人正纠结到无以复加呢,吃了这一棍之后,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转身抬手抓住那胶棒头,接着就是一个重重的耳光,敢打我?真是活腻歪了你!

这次他可是真没留手,往日里他打人,总是要注意个分寸的,因为他身怀异术,出手重一点就是人命官司,但是这次他急眼了,一巴掌就把人扇出去五六米远,手上都能感觉到“喀啦”一声——那位脖颈直接让他抽得错位了,后来保住一条命,却是高位截瘫了。

抽出去这个,别人又扑过来了,陈太忠也不管那么多,倒持着胶棒就是胡乱抽打,眨眼间就放翻了五六个。

这院子是执法队的大本营,里面的执法队员足足有四五十个,眼见他如此生猛,大家才微微一愣,却听得那中年胖子大喊一声,“给我上,打死了我负责!”

有领导这句话,大家还怕个什么?胶棒不管用,咱不是还有别的吗?一时间就有人抄起搁在屋边的铁锹,挥着就上来了。

这铁锹厉害啊,不但长,而且缘口锋利,挥起来带着风声,真要沾着一点,那就是一块儿被削下来了,赶得巧了,别说削个膀子,削条腿甚至半个脑袋都正常了。

这么一搞,旁边跟着陈太忠来的人不能坐视了,先是两个警察冲了出来,“警察,市局的,给我住手!”

“滚你妈的蛋吧,”这边四五十号人呢,哪里鸟你两个小警察?大家都是有组织的,打了你照样有人负责,于是噼里啪啦一阵乱响,那俩警察就被打趴下了,其中一个手里的铐子都被人抢走了。

陈太忠也不合适乱动,他身后还站着一个散妩雅呢,定身术倒是能用,但是现场这么多人,院子外面都有人看了,他总不能让灵异事件乱演吧?

有四五个舞着铁锹冲过来的家伙,被他一一挡格回去,并且还借机放倒两个,正护着散总缓缓往院子外面撤呢,两辆警车呼啸而至,却是有人报警了。

来的是派出所的,跟执法大队熟惯,但是市局那俩被打得鼻青脸肿的,指着这些警察就骂,“我市局的,麻痹的这些人袭警,你小子们要是想在系统里干下去,就给老子滚一边去。”

正说着呢,西城分局的也来了,带队的还就是朱枯枝,在场的人太多了,各个关系乱飞,听说这里发生群体事件,他带了整整地一辆依维柯的警察过来。

朱局长正说要维持治安呢,一眼就看到散妩雅和陈太忠了,登时就愣了,“呀哈,小散,你这……又是搞什么呢?”

他挺会来事儿的,知道陈太忠身份敏感,也不去戳穿,就是找了散总问话,不成想有个市局的警察认识他,捂着腮帮子就过去了,“朱局你来得正好,这些人袭警,这可是你们西城片儿的事情,你看着办吧。”

朱枯枝随便问两句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上前就要抓人,“是哪些混蛋袭警来的,小何你给我指出来。”

中年胖子听到这话不干了,“我们执法队执法呢,你搞什么名堂?不把这些违法的刁民抓走,你抓我们执法人员?想不想干了你?”

“你再这么说,我抽你个孙子,你算老几啊?”朱枯枝眼睛一瞪,原本朱局长以副处之尊,是不会这么村俗的,但是面对一帮粗人,他总不能告诉对方说我是过来打酱油的,反正他是知道陈太忠的大能,心说就算区委书记来了都得盘着,你算个什么玩意儿?

“呀,有本事你来抽我啊,”中年胖子冷哼一声,这种大场面他也见识过一二,反正眼前亏他是吃不了,而大家都搵这一口食,他也不能落了威风。

“给我上,”朱局长手一挥,十来个警察围成一个弧线,缓缓地逼了过去,执法大队这边也不含糊,二十多三十号人马手执胶棒就迎了上来,一时间,双方就僵持在了那里。

这种情况下,隔壁交警大队的领导也坐不住了,一开始,交警队的人马就是在那里看戏呢,市局的?打也就打了,反正不是我们动的手。

可是等到分局的跟执法大队的对峙起来,这边就无法坐视了,于是交警队的李政委就从隔壁赶过来了,“朱局朱局,大家伙儿消消气儿。”

交警队的政委,是分局的副政委兼的,跟朱枯枝是一个级别的,可是朱局长不肯干休啊,“老李,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你看他们把市局的同志都打成什么样了?也不是我说你……这停车场租给谁不好?”

李政委见那俩市局的同志鼻青脸肿地看着自己,只能苦笑一声,将朱枯枝拽到一边去轻声嘀咕,“朱局,这是地头蛇啊,你犯得着跟他们这么认真吗?”

谁说警察没有怕的?照样有怕的人,你逞一时之快那倒是痛快了,你办公不需要考虑水电交通的配合?孩子不存在教育问题?别的不说,只说环卫局的工人夏天少运几次垃圾,就够恶心人的。

“这是袭警啊,”朱局长大声地发话了,又一指对峙的双方,“老李你看看,看看,这叫什么?这叫暴力抗法啊。”

眼见局面稳定下来了,外面车上那位也扛着大摄影机进来了,中年人一眼看到,又努一努嘴,操,这个小相机没搞定呢,又跑进来个大的?

说来说去,还是执法队这边人多,于是就分出几个人过去,这边警察们不干了,就过去维护,双方开始推推搡搡,眼见一场大战一触即发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又是警笛长鸣,一辆警车开道,后面跟着两辆大轿子车,车门一开,小伙子们稀里哗啦地下饺子一般下车,这次却是市局防暴大队的赶来了。

两辆车里,足有八九十号人,下车之后二话不说就把院门堵住了,上前就抓人,有人想反抗,直接一顿乱棍打倒。

前面的警车打开,杨关杨主任从车里走了出来,四下看一看,也不跟陈太忠打招呼,冷哼一声,“敢袭警?全部给我带走,还手的往死里打,打死了我担着。”

“这位领导,”中年胖子一见此人的说话和做派,知道来了一个大个儿的,说不得走上前笑着发话了,“这是误会,我们也是在执法,不知道您贵姓?”

“嗯?”杨关侧头看他一眼,扬起下巴斜着眼睛问一句,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我是执法大队的副……”这位话还没说完呢,杨主任冷哼一声,“抓起来,带到防暴队说话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