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74章 无妄

王鋆富屡次三番被这样提醒,实在也避无可避了,只好一五一十地跟陈太忠讲了起来,讲了约莫三分钟,他发现那个美貌的女司机下车了,手里还拿个不大点的DV东拍西拍的。

这也是三人在车上聊过的,一致认为针孔相机要拍,这个相机也要拿下去试一试对方的反应,这个相机的像素比较高,多拍几下王鋆富,也方便大家将来辨认。

王总见她下车,嘴巴登时就是一滞,接下来说话也含糊了许多,紧接着眼睛就是一瞪,冲远处一指,“看到了吧,成总……我就是这样被他们拖过来的!”

陈太忠扭头一看,就见一辆拖车拖着一辆墨绿色富康驶了过来,接着一打方向盘,就他们身边驶进了院子里。

这个院子,就是暂扣各种车辆的停车场,陈太忠后来才知道,原本这是交警队的地盘,不过由于这个停车场跟交警队本部离得太近,遇到那不太方便推辞的被扣车的主儿,这样的距离未免就会给队里造成经济上的损失——而这年头找得上交警队关系的,是越来越多啊。

所以,交警队就将停车场转移到了一公里外的地方,这样做不但是为了避免经济损失,也能在保证严格执法的同时,避免同志们犯错误,是对自己同志的爱护,而这个空出的停车场,就租借给了执法大队。

“咦?那车上还有人呢,”摄影师眼睛尖,一眼就看到富康车的驾驶位上坐了一个人,“这车主挺横的嘛。”

“横什么?进了这个院儿,再横都没用,”王鋆富冷笑一声,“我这不跑黑车的都被冤枉了,他这跑黑车的就别说了。”

“你真的是被冤枉了?”散妩雅讶异地看他一眼,“不是挣外快?”

“啊,多稀罕哪,我差那点钱吗?”王鋆富原本还是笑眯眯地看着她,一听这话,眼睛登时就是一瞪,看起来倒是有点吓人,“要真的非法营运了,我就交那一万的罚款了……愿赌服输嘛,你说是不是?”

嘿,这家伙的逻辑真的很周密,陈太忠心里听得暗暗感慨,你要是不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,那做点小坏事儿,还真的就尽快交钱走人了——这符合正常人的心态。

所以说这骗子对人心的掌握,真的是太强了,他正感慨呢,散妩雅走了过来,将小嘴凑到他的耳边,吐气如兰,“我也觉得,王总可能真的被冤枉了。”

冤枉就冤枉吧,陈太忠一开始没多想,可是转念一想,这不对啊,他非法营运是被冤枉的,那我认为他是骗子,岂不是也是冤枉他了?

他之所以认为王鋆富是骗子,主要是因为两点,一个是他老爹说此人有这么个嫌疑,所以他就这么认为,是先入为主的缘故。

其次呢,就是王总不接办公室电话,手机也打不通——钱到了,人就联系不上了,通常情况下,这就是骗子们的正常反应。

这两点,就足以让他认为此人是骗子了,虽然这几百块钱真的不多,不过全国两百多个地级市,挨个骗一遍也不少钱呢。

然而,他们刚才去允新公司了,接待小姐也给出了理由,说是王总车被扣了,这两天人不在办公室,手机又换号了——那就是说,你们联系不上他是正常的。

王鋆富是公司的老总,人不在的时候办公室是锁着门的,所以这么说的话,要是被冤枉地扣车是实情的话,陈父联系不上此人,情理上也是说得过去的。

既然情理上是说得过去的,那么此人是骗子的可能性就不大了——这让陈太忠觉得非常地没有面子,脸也有点发热,合着是我冤枉他了?

你这话怎么说的呢?他白了散妩雅一眼,刚要说什么,刘骞打来了电话,“太忠你走也不说一声,工商和劳动局的人追过去了,西城交警队那儿,是吧?咱抓他现行。”

“哎呀,我得给杨主任打个电话说一声,我这边找到王鋆富了,让他们不用等着了,”陈太忠笑着答一声,压了电话。

他左右看看,有两辆车似乎是在允新所在的写字楼里见过的,马路斜对面更有一辆面包车,据说车上还放着大摄影机,考虑到这些人的关注,陈某人心一横——这绝对不会是我错了,丫挺的绝对是骗子!

给杨关拨个电话,说明了事情,放下电话之后,他四下看看,犹豫一下,走上前问王鋆富,“他们当时是怎么冤枉你的呢?”

王鋆富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院子里传来了大叫,“我绝对没有非法载客,他拉开我的车门就蹿进来了,说是他胃疼,要我拉他去医院!”

“哦,就是这样,”王总苦笑一声,大拇指向后一指,“我遇到的也是这情况,人家说了,到地方给我二十,我都没说要收钱……但是人家疼得都快死了,我能不管吗?反正要打架的话,我也不怕他是坏人!”

那是,别看他带着一副眼镜,那身板还真不是白给的,而且冲他脸上那横肉,敢上他的车的主儿,也得有点胆子呢。

“所以我说,王总可能是冤枉的,”散妩雅嘀咕一声,转身向院内走去,“我去看一看他们是怎么栽赃的,将来也好有个防范。”

“陈总您看……这个?”摄影师也有点挠头了,看向陈太忠的眼神里,似乎也多了一点嘲讽——反正陈主任觉得有点嘲讽。

“都去看看嘛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”陈太忠看见他这个眼神,觉得自己的脸越发地有点热了,怎么,莫不成你也以为我是冤枉好人了?

他们走进院里不久之后,别的几辆车上也陆陆续续下来几个人,走过去看热闹,更有人进去之后,远远地、隐晦地冲陈总微笑着点头——没事,我们跟进来了。

陈太忠并不认识这些人,这些朋友也是应领导的托付来帮忙的,没尘埃落定之前,自然也不便上前来招呼——不过,能让领导如此看重之人,谁还不想结识一下?

可是这些善意的笑容和隐晦的招呼,让某人心里越发地不是滋味了:不行,姓王的你必须得是骗子,要不然我可不能跟你善罢甘休。

就这么一段时间,院子里已经围了一大堆人了,富康车的车主是一个略瘦的年轻人,长得也挺白净的,声音却是大得出奇,他一蹿一蹿地指着某个站在众人背后的小个子,“我操你妈的,你给老子出来,老子说要收你钱了吗?”

他面前站着四个大汉,全都是膀大腰圆的主儿,死死地挡着他的去路,其中一个冷笑着回答,“你说不要钱,钱怎么就到了你手上了?”

“我一个劲儿地说不要,那孙子硬塞的!”年轻人的火气,还真不是一般地大,他手指小个子,“麻痹的老子差那二十块钱吗?孙子……我饶不了你!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拉他,你认识他吗?”旁边一个胖大的中年人冷笑一声,手很随意地一挥,“少说这些废话,回家取钱吧,一万的罚款……当天不来的话,以后每天二百的存车费。”

“我操,他说他疼得要死了,我把他撵下去?”年轻人气得手一指那中年人,“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你?我查那二十块钱?”

“麻痹的,我也不差那二十块钱啊,”王鋆富看得叹口气,低声嘀咕一句,扭头看一眼身边的陈太忠,“成总你看到那小个子没有?那就是托儿……”

“刚才我就说了,找市政局的怕是都不顶用,执法大队要给这些人分红呢,城建委的……除非你找城建委的大主任出来,估计能给个五折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古怪地看他一眼,一时间居然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不过……这家伙就算被冤枉了,也不能说他就肯定不是骗子吧?

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,手机响了,正好他可以借接电话的工夫,考虑一下对策,然而,一见电话号码,他又是一阵头大,来电话的是他老爸,“太忠,那个……那个漆包线货到了,运货的零担坏在半路了,你说说这现在的货运公司,都是什么玩意儿嘛。”

“老爸,不带这么搞的啊,”陈太忠登时就噎住了,好半天才哭笑不得回答一句,一抬头,正好又看到一个人很隐秘地冲他微笑点头……

“啧,这也不能怪我啊,那边电话死活没人接,手机关机,有他们这么做生意的吗?”陈父的火气还挺大呢。

“我不跟你说了,”陈某人气得啪地压了电话,一时间竟然欲哭无泪,说不得背转身子仔细琢磨,哥们儿这这这……怎么收场啊?

他正在聚精会神地琢磨呢,猛地见到散妩雅端着DV跑到自己面前,满脸的惊慌,紧接着脑后风声响起,他下意识地一侧身子,只觉得嗵地一声闷响,一根胶棒重重地砸在了肩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