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72章 骗术精湛

肖总之流细细地分析过这件事,但是他们想不到,此事是陈太忠有意挑起的,而他们没有深入核心了解此事真相的能力,那么,做出一些误判也是必然的。

而某些深入真相核心的家伙,却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,比如说刘拴魁就猜到了陈太忠剑指何方,而杨主任对此事就有误解,不到那个层次,了解不了那个信息。

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悲哀,大人物也有大人物的悲哀——因为他们还不够大。

“松峰民政局那边,是什么反应?”陈太忠随口问一句,结果下一刻,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刘市长,那是前民政厅副厅长。

“那还能有什么,就是拖呗,”刘骞听得无奈地笑一声,他对此事的关注程度很高,“厅里文件下去了,市局这边说要调查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说话的力度够不够,这就是最直观的表现,民政局无须太买民政厅的账,于是就敢拖一下,借此机会展开公关——我也没说不办,你得让我先了解情况吧?

要是像那帕里建议的那样,找松峰市长姚健康,市政府出面给民政局行文,民政局哪里敢这么做?马上拆除不可能,起码也要先停业整顿,同时再去派人游说。

不过话说回来,不管是谁出面,要民政局的拆除这些东西,真的有点难度,沿街七八百米的路段,以前只是铁栅栏,里面就是绿树成荫的烈士陵园,现在盖起房子就能租钱,土地也能考虑转让,这是什么?这就是钱呐。

有人说这里搞歌厅不合适?没错,是不合适,大家都知道不合适,问题是沿街要是建起住宅楼的话,根本卖不出去,住宅紧挨着那么多烈士——你买啊?

总之就是一句话,由于压力不够大,民政局舍不得拆,就先拖着,同时四下里公关,局里费用紧张,我们自筹一部分,难道不行吗?

“刘厅也捡到得瑟的机会了,估计他早就想敲打素波民政局了吧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心里也是不以为然,够胆子你就拖呗,看最后谁着急……

第二天早上九点半的时候,散妩雅开着车过来了,这次陈主任要去允新高科技公司设圈套,肯定不能用省委的车不是?

不但不能用省委的车,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不合适跟过去,由于那帕里找的摄影师还没到,四个人就在陈太忠所在的房间里很放松地闲聊。

散妩雅是个相对内向的女人,不过接触得久了,大家的话也就多了,于是他知道,她的哥哥散勇风是西平市政府办的副主任,是带了括号的正科。

至于她自己,是早年炒股发了一笔财,然后很果断地从股市撤出大部分资金,现在经营着一家高档的干洗店,别家洗一条裤子七块,她这儿五十块——要是加入会员的话,能享受八折优惠。

不过散总商店的设备好,人员素质也高,几万块的衣服都敢答应洗坏了赔偿,说穿了就是专做高端用户的,在松峰市大小还算个牌子,营业收入也不错。

目前她正考虑着去北京开分店——她的分店暂时都不会考虑开到老家,别看西平是碧空第二大城市,差距就是差距,这种档次的消费在西平做不起来。

几个人正聊着呢,有电话进来,那帕里找的人到了,等散妩雅把车开到碧海宾馆门口的时候,一个年轻男人夹着个手包上了车——包里就是设备了。

“陈总好,”男人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多说什么,又放下窗户冲后面摆一摆手,一辆白色小面包车就跟上来了,“后面车里有大机子呢,咱们看情况操作吧。”

“嗯,想得很周到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苦笑,合着又多了一辆车……好吧,让哥们儿来数一数,今天到底出动了几辆车。

警车有两辆,其中一辆是没喷涂标志也没上固定警灯的普桑,工商局也来了辆车,还有税务局的,劳动局的,质监局的……算了,数不过来了。

这些都是刘骞、刘拴魁和杨关的关系,大家就当闲得没事出车玩了,就是个有备无患的意思,就连散妩雅都约好了开律师事务所的朋友,随时准备火力支援。

在蒙老板的地盘上办事,就是爽啊,陈太忠美不滋滋地琢磨着,心说这些车虽然散布在四周,但组成个车队也挺牛的了……

允新公司在西城区,地方不算太好,但是周围高校多,陈太忠依着地址找过去,发现那是一栋商住两用的写字楼,可能有个十二、三层高。

将车开进院里,桑妩雅想停车,旁边过来一个保安,“这儿不许停车,只有买了固定车位的业主才能停,开出去,停到对面去。”

写字楼前,画着一个一个车位,车位上还有铁板,上面有锁车的挂钩,一看就是比较先进,管理也比较严格。

不过桑妩雅有点不服气,她停车的地方不在车位里,而是在楼前,说不得放下车窗,指一指旁边的车,“这辆车怎么能停在这儿?”

“那是工商局的车,在等人呢,”保安淡淡地回答她,开车的是美女,但是注定是跟他无缘的,他也没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——我说女士,您不能跟工商局的比吧?

见到美女又一指另一边的车,保安不等她说话,就直接解释了,“那是税务局的车……我说,能在这儿停车的,都是实权公家单位的,要是您也是,那可以停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伸手出来,那就是要证件了,桑妩雅听得翻一翻眼皮,打着火走人了,嘴里还嘀咕呢,“这些帮忙的倒是会占地方……咱这来办正经事的,倒是得停到外面。”

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作声,等车停好之后,三个人找到地方按一下门铃,那边居然有人,一个甜美的女声发问了,“请问找谁?”

“是允新公司吗?我们来贵公司谈点业务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那边听他这么一说,居然很干脆地就把单元门打开了。

咦?他心里有点微微的纳闷,这骗子公司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的嘛,不过,他见识过黄占城的骗术,心说这没准是一山比一山高呢。

走进门上了电梯,下一刻电梯停在了七楼,三个人选中房间敲门,男摄影师不动声色地在手包上摸一下,某个隐秘处,代表电源指示的红灯就亮了。

这个单元房不小,一眼看去怎么也有一百多平米——关了门的房间还不算,不过一眼看得到的就三个人,一个微微有点婴儿肥的年轻女孩面对门坐着,见他们进来,就站了起来笑着发问,“请问你们是要找谁?谈哪一方面的业务?”

“哦,谈业务肯定是要找王总啦,”陈太忠笑一笑,操着带一点不知道哪里口音的普通话,“打他的电话没人接,我就找过来了。”

“王总……不在,”女孩儿犹豫一下这么回答,接着又发问,“找其他人不行吗?”

“我找他,是要谈点大买卖的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缓缓地摇摇头,“别人……合适吗?我要求的让利幅度比较大。”

“王总……去西城执法大队了,”女孩见来的人器宇轩昂,男的气派十足女的美貌娇艳,也不敢乱答应,“要不您打他的手机吧……对了,他才换了号。”

“哦,才换了号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头,心说这点小伎俩就不要跟我玩了吧,做生意的谁会轻易换手机号?说不得拿过女孩递过来的名片,翻看一下,若有意若无意地发问了,“他去执法大队干什么?”

“他的车被扣了,前天就扣了,说他非法运营,”女孩撇一撇嘴,看起来很是不满的样子,“我们王总差那点钱吗?真是的!”

“啊?”陈太忠听得嘴巴微张,心说骗术我见多了,像这么离谱的理由,还真是少见啊,这就是欺负我不是松峰人了,哼,副省级城市就很大吗?

“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?”散妩雅柔声发问,顺便又看一眼陈太忠,“我们时间有限,如果不长的话,可以等一等。”

“这个真不知道,他已经忙了两天这事儿了,”女孩苦笑着一摊手,“那边一定要罚一万,王总在到处找关系。”

你倒是越说越像真的了!陈太忠微微一笑,说不得一扬下巴,“那你给他打个电话,问一问我们过去找他行不行?”

电话很快就打通了,王总居然要跟来的客人通话,听说客人想做产品的代理,于是在那边苦笑一声,“真不好意思,我车让扣了,正忙这事儿呢……您的电话我记住了,回头给您打过去成不成?”

“执法大队啊,没准我能帮你找一找人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“我的时间很紧,这样……你在哪儿呢,我过去找你?”

“那可太谢谢您了,我在西城交警队旁边的院里呢,”王总的骗术果然精湛,那喜悦的语气,听起来是要多真实有多真实了。

黄占城死了,你小子可不能再死了!陈太忠微笑着挂了电话,哥们儿手上有个骗子的话,有时候也能起到意外的效果,你丫想信口开河,可没那么容易的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