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68章 包不住

“请问你是?”陈太忠抬手一指杨主任,他知道此人级别高,但是就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主任,刘拴魁一见,赶紧笑着回答,“市局政治部主任杨关,是老朋友了……也挺关心社会治安问题,一听说有事儿,就赶过来了。”

杨关早就看出来了,刘厅长说得一点都没错,人家根本不把刘厅放在眼里,问自己的姓名时,也没想着跟刘拴魁打招呼,直接就发问了——什么叫底气?这就叫底气!

这人的来头真的很大吗?杨主任正胡思乱想呢,就见陈主任冲自己招招手,“杨主任,麻烦你接一下电话。”

接个电话,那没问题啊,杨关也是酒席刚结束就被拽过来的,冲的就是刘厅长说的那句话——这是个机会,小杨你要珍惜一下啊。

果不其然,他才说了一个你好,那边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,很沉稳的语气,“政治部杨主任是吧?我是省委综合处那帕里,陈主任和他带的客人,是蒙书记亲自请来的,千万不要让他们受了委屈,如果处理不当,可能会引发严重的政治后果。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”杨关也是行事沉稳之人,回答一句,就将手机递还陈太忠,旋即又看一眼刘拴魁,使个眼色,两人走到了一边。

“省委那帕里的电话,”杨主任的声音,微微地有些发抖,他低声发问了,“刘厅,这是不是蒙老板的……那个?”

“呵呵,就跟你说了,要你珍惜嘛,”刘厅长轻声回答,接着微微一笑不再说话。

“先都拉到市局去吧,”杨关立马就决定了,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,能让蒙书记的秘书主动将电话打过来的主儿,又是打着蒙书记的旗号,他哪里敢怠慢?

不多时,市局刑警队的人来了,接手了此案——通常在大案要案发生的时候,才能允许这样的程序,不过……蒙书记高度关注的案子,也当得起如此待遇了。

那些混混们伤势倒都不重,就在大家将人往车上押送的时候,又是几辆警车开来,却是南山分局的治安副局长和西城分局的朱局长到了——事情都搞到这一步了,杨主任吩咐市局接管了,谁还敢轻慢不成?

朱枯枝人瘦如竹,长了一双鼓胀的金鱼眼,见到散妩雅站在车旁,就笑着走了过来,“小散,真不好意思,刚才在接待一个领导,没受什么委屈吧……呀,你的脖子?”

“哦,没什么,朋友说了,不让擦,”散妩雅淡淡地一笑,刚才事情缓和一段之后,她就觉得自己脖颈有些刺痛,拿出镜子来一照,发现一个小血滴已经凝结了,血滴旁还有匕首压出的血痕,刚要抬手擦拭,却被杨主任阻止了,“擦了不好,就说不清楚是不是刚发生的事情了。”

反正她心里明白,这朱局长也是泛泛之交,眼下能赶来,多半是知道此事已经搞大了,想从自己这儿打听什么消息,不过,她也是个温吞水的性子,不想就此事计较什么。

“哦,”朱局长也知道小散的性子,点点头四下看一看,嘴里很随意地问一句,“跟杨主任一起来的,是谁啊?”

“我不认识,是我朋友叫过来的人,”她冲车那边的陈太忠努一努嘴,陈太忠见状,微笑着对朱枯枝点点头,只是那笑容实在有点公式化,有点拒人千里之外傲慢和冷漠。

然而,朱局长并没有在意,他既然能赶过来,对现场情况当然就是做过了解的,杨主任能让市局接手此案,已经是令人跌破眼镜的事儿了,更别说现场还出现了军人。

“小散,不介绍一下?”他微笑着发话了,就在这个时候,一辆奥迪车200从旁边缓缓地驶过,刘拴魁从车里探头出来,“太忠,上我的车吧?”

“不用了,我就坐她的吧,”陈太忠一指散妩雅,又冲朱局长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,“走吧,去市局。”

“这家伙,”见小散冲自己点点头,也进了车里,朱局长轻声嘀咕一句,顺便看一眼奥迪车的牌子,心里又是微微的一惊:省政府的牌子。

奥迪200不算什么,省政府的牌子也不算什么,但是挂了省政府牌子的奥迪200,那就厉害了,最少是个正厅的干部——就是这家伙把杨主任拽过来的吧?

要不要跟过去呢?朱局长感受到了那年轻人的傲气,不过,人家连正厅的邀请都坦坦荡荡地拒绝了,当是有其傲慢的资本吧?

还是过去看看吧,这样的机会,不是天天都有的,他终于拿定主意,走回了自己的车里,一边吩咐司机,一边拨电话,“跟他们去市局……哦,老王,我西城老朱,跟你问个车牌,奥迪两百,车号是……”

进了市局就是分开讯问了,大家关注的年轻人的身份,终于浮出水面——天南省凤凰市科委副主任、招商办副主任陈太忠。

嗯,这人也不全是副职,还兼有一个正职,不过这机构不怎么常见……凤凰市驻欧办主任。

事实上,当杨关听到天南省凤凰市科委几个字的时候,已经确定了,这绝对是蒙书记的关系,甚至,他对这个科委还似曾听说过。

有众多的目击者和凶器,再加上散妩雅脖颈下那个米粒大的血滴,事情经过是不难判断的,再加上跟陈太忠相伴的,是两个美到一塌糊涂的外国女人——据说一是老板一是保镖,这案子该怎么审……还用得着问吗?

所以,问完之后,陈太忠就可以走了,杨主任还挺关心的,“不好意思,问到这会儿了……都十点了,给你们安排个住的地方吧?”

“不用了,”陈主任微微一笑回答,“我们已经有地方住了,那今天先这样?”

“为了安全起见,派辆车保护你们吧,”有些消息,杨关是从刘拴魁那儿得不到的,更有些消息是刘厅长自己都不知道的,可他还真的想知道这家伙住在哪里。

不多时,护送的警车回来了,小警察低声向自家的领导汇报,“陈主任住在碧海宾馆,厅级房间里……省委安排的。”

于是,第二天一大早,杨主任出现在陈太忠的门口,汇报昨天晚上的处理结果,倒也是必然的了……

蒙艺是中午十一点才回来的,接着又是一通忙碌,直到下午五点,才抽出时间,让陈太忠去省委见他——晚饭是不能一起吃了,他有应酬。

不过,蒙老板并没有同时接见凯瑟琳,他要陈太忠先进办公室,等人进来之后,开口就问了,“昨天晚上怎么回事?”

“我陪外国客人去唱歌,那个地方治安真的太成问题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蒙书记,您不能坐视,得整顿一下才成。”

“是吗?”蒙艺淡淡地看着他,嘴角一扯,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,“我说太忠……好好说话很费事吗?”

陈太忠笑一笑,他知道自己昨天不正常的地方实在太多了——不用省委的车而是借车,借了车还跑到那种档次的歌厅,身边还带着外国美女,出了事儿也不知道第一时间联系那处长,反倒是扯了点不相关的进来……

反正,种种不合理的现象加起来,就显得太诡异了,想要瞒过老蒙、那帕里这种人,那真是想都不用想的。

“说实话,我是见不惯把歌城开到烈士陵园门口,”他笑一笑,如是回答,“可又怕地方上说,这是松峰经济发展中必要的过程,索性……就算是私人恩怨好了。”

有些时候时候,比大义根本没法比,蒙艺可以让拆了那一块,但是保不齐背后有人要嘀咕,要是扯到个人头上,那就要好说一些。

“嗯,”蒙艺听得点点头,他当然听得出来,小陈这也是为自己考虑的,不管手段合理不合理,这动机是没错的,“还有呢?”

“没了啊……”陈太忠很无辜地看着对方,蒙书记也不作声,盯了他足有五秒,见他没反应,就低下头去翻报纸,既不说话也不让他走。

“还有就是……其实这点事儿,都反应到北京了,”陈太忠等了两分钟,见蒙老板学习得兴起,终于憋不住了,只得老实坦白,“还有人说烈士陵园要拆迁,为房地产让路。”

“嗯?”蒙艺听见他说话,抬起头来看他一眼,愣得一愣方始点点头,“哦……所以你不用省委的车,所以先叫了刘拴魁过去,是吧?”

“蒙老板慧眼如炬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一边笑一边点头,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,心里却是在暗叹:确实慧眼如炬。

“是前两天拜寿的时候,领的任务吧?”蒙艺笑一笑,直视着他,接着又轻叹一口气,“太忠……你觉得蒙老板就那么没有担当吗?”

“我这不是怕您难做吗?”陈太忠听到这问题,苦笑一声叹口气,“而且……有些东西,他经不住惦记啊。”

真要黄家人出面,给那儿来个偷拍的《热点访谈》,你这儿笑话可就真的大了。哥们儿真的是好意来的嘛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