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65章 大打出手

这一片歌厅比较密集,看场子的也比较集中,而陈太忠这一行人刚才挨家地看歌厅,早就被别人看在眼里了,要不然这家就算要收费,也不至于那么离谱——大家多少也是存了试探的心思。

所以他这一嗓子,门口登时就堵上了七八个人,二楼上又蹭蹭地跑下来三个小伙子,其中一个还把手向怀里伸去,“勇哥,谁惹事儿呢……是这个小逼不长眼吗?”

“行了,八十块钱,我给你了,”说话的是那女司机,一边说,她一边将手伸进手包,再拿出来时,手上已经多了一张蓝色的四大伟人,皱着眉头淡淡地说一句,“不用找了。”

她一直都搞不明白陈太忠这帮人蹿来蹿去地找歌厅,到底是个什么意思,不过她也不是个爱打听的性子,索性就不闻不问了。

一路逛到眼下的“荷塘阅色”,终于惹出了这样的事儿,她分辨一下,发现这个陈主任并不是有针对性地冲这一家来的,见事情有搞大的可能,等了一等,又见陈主任并没有出钱的意思,于是就站出来代为破财免灾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她背负了哥哥的托付,不能让这几个人出事,要不然她吃撑着了,帮别人买单?

不过,她虽然气质冷傲,说话却是轻柔绵软,听起来糯糯的没什么气势,所以那矮壮就不吃这一套,反倒是冷笑一声,“八十那是刚才的行情,现在不行了,你看我这么多兄弟不得吃饭啊?这女人又打人……拿一万块钱出来,要不扣你的车了啊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看那高大的年轻男人一眼,却发现那厮正躲在另一个女人身后,身子也在微微抖动,于是心里就越发地得意了,“快点儿啊,过了今天可就不是这个价儿了。”

“一万,你去抢吧,”女司机瞪他一眼,不过由于声线的劣势,还是没什么威力,下一刻她就摸出了手机,“我是西城分局朱局长的朋友,要我给他打个电话吗?”

“朱枯枝吗?吓死我了……哈哈,”矮壮捧着肚子大笑了起来,非常夸张的那种,西城分局朱局长人瘦如竹,所以有这么个外号,紧接着他面容一整,变脸变得极快,“不过小妞儿,你搞清楚没有,你现在是在南山区啊?”

“哼,”女人冷冷地看他一眼,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,一边有人想动手阻拦,被矮胖使个眼色阻住了——老朱管不到这儿,不过这女人既然这么说了,一点面子不给也不合适。

反正,一个区区的分局副局长是吓不倒他的,说不得又抬手一指伊丽莎白,刚要说什么,却被小伊莎一记刺拳打了过去。

矮壮缩手倒是挺快,不过食指又被捎带了一下,指关节蹭得生疼,一时间大怒,“哥几个先给我把她捆上,弄到房间里面扒光了。”

“嘴贱,”陈太忠本来是躲在凯瑟琳身后,一边偷笑一边看热闹呢,听到这话实在憋不住了,就在众人扑上前的同时,身子一动,空中一个飞腿,就将两个人踹了出去。

人影再一闪,那矮壮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儿呢,一个大嘴巴重重地抽到他的脸上,整个人被这一巴掌扇得打个转还连退两步。

陈某人忍无可忍地出手了,不过同时也不忘记将身形放缓,让别人看起来,他只是一个“练过”的男人,而不是那种匪夷所思的存在。

“哼,不就是一万块钱吗?”就在众人被他超强的身手震慑得齐齐一愣之际,他冷哼一声,从包里取出一扎钱,很随意地丢到地上,“行了,钱给你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得凯瑟琳一声惊呼,后脑一阵凉风袭来,说不得微微一侧头,让过砸来的酒瓶,头也不回地就是反肘一击,“啪啦”一声酒瓶落地,那位捂着胸口就倒在了地上,直痛得来回翻滚。

这是从楼上下来的三个小年轻之一,见到陈太忠出手打勇哥,想都不想就拎起一瓶啤酒要给对方开瓤,不成想偷袭没得手,自己却被撞中胸口,痛得两眼发黑。

另一个小年轻见状不干了,伸到怀里的手摸了出来,竟然是一把银光闪闪的小斧头,冲着陈太忠当头就砍了下来。

这就是街头小混混标准的做派,怀里揣个铁棒、斧头什么的,一言不合就开打,而且这斧头锋刃并不是特别快也不是很重,威力不算大看着还唬人,最多砍个骨折什么的。

揣把匕首那麻烦就大了,会扎的才敢玩匕首,不会扎的一刀进去不知道扎到什么器官,风险不太好控制,容易酿成人命。

不过看在陈太忠眼里,这家伙这么玩就太外行了,说不得伸手捉住对方手臂,用力一拧,只听得嘎巴一声,那位捂着膀子就叫了起来。

被抽了一记耳光的汉子现在才清醒过来,见对方非常不屑丢下一叠钱来,本来还琢磨着这事儿该怎么搞呢……眼见小伙子又放倒两人,登时就眼红了,狠狠地一咬牙,“哥几个上,弄死这小逼,大不了咱跑路。”

“真是给脸不要,”陈太忠听得冷哼一声,原本他丢那一万块钱出去,是想让对方打个收条好做文章,听到此人如此村俗,终于再不留手。

此时,门外已经涌进来十几个汉子,手里都是拎着棍棒刀具,闻言齐齐地扑了过来,不过,他们冲上来得快,倒下得更快,眨眼之间就噼里啪啦地倒下一堆。

“别动,动一动她就没命了,”不知什么时候,一个家伙抓住了那女司机,将一把锋利的匕首顶在她圆润的下颌上,狞笑着发话了,“你……给我抱头蹲下。”

“啧,你这是外国电影看多了吧?”陈太忠看得居然笑了起来,他最不吃人要挟的,别说刀子顶着的是个外人,就算顶着他老爸,他都不会听话,“呵呵,有本事你就弄死她,我倒是奇怪了。”

一边笑,他一边就向那人走了过去,速度不快也不慢,那位手上的刀子又紧一紧,已经陷入了女司机脖颈的皮肉内,身子却是不由自主地退一步,不过紧接着,他就觉得全身一僵,四肢似乎不听使唤了。

“你看,我就知道你不敢,”陈太忠走上前,轻描淡写地拿开他持着刀子的手臂,笑眯眯地将此人身子一拽,抬手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,“我让你欺负女人!”

一拳击出去,那位抱着肚子就蹲了下去,翻江倒海地吐了起来,直到这时,女人才尖叫一声,跑向伊丽莎白和凯瑟琳,只是那声音依旧是软绵绵地没什么力道。

“报警了吗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发现她手里还捏着电话,脖颈上却是一点红印殷然,“你不是认识朱局长吗?”

“咱们走吧,”女人胆子其实不大,虽然有点傲气,却是少见这种场面,她甚至紧张到都没发现自己脖子出血了,“反正人都被你打倒了。”

“想走?没那么容易,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门口又围起了一堆人,不过这些人虽然也多是横眉竖眼的家伙,手上却是没什么家伙,只是死死地堵住了大门,看起来似乎是附近的歌厅业主们。

“没有都被打倒啊,”陈太忠头也不回,一脚就踹飞了那个粗壮的家伙——那厮居然打算弯腰去捡小斧头,一转身,他又将那个试图直起腰捡回匕首的家伙踢到一边,笑吟吟地回答,“你看这不是还有站着的吗……朱局长什么时候能过来。”

“我不知道!”女人终于忍无可忍了,怒视着他,“我还给刘骞打电话了,我说……你不是也很牛的吗?为什么不知道自己找人?”

“啧,你看我顾得上吗?一进门就工作到现在啊……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心说算了,估计该惊动的也都惊动了,再拖也不是个事儿啦,说不得抬手拨个电话,“刘厅吧,我陈太忠啊……”

“不客气,我现在在……这叫什么路呢?反正就是烈士陵园这儿,一个歌厅,叫荷塘阅色的歌厅,这儿小混混太多,找我麻烦呢……您要有空就过来看看。”

你在歌厅遇到麻烦,要我有空过去看看……接电话的刘拴魁厅长,死活想不通这是什么逻辑,我是民政厅厅长,又不是警察厅厅长,然而,没等他说什么呢,那边已经挂了电话了。

刘厅长现在是在跟一个广东来的朋友吃饭,接了这个电话,心里是要多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,陈太忠你跟蒙老板关系好,我知道……但是我也不是你三孙子吧,让我去我就去,那成什么啦?对我这正厅,你有点起码的尊重成不成啊?

他有心不理吧,心里有点发憷,可是要理会的话,至广东的这朋友于何地啊?说实话——他就是心里不舒坦,所以导致了这个矛盾。

“现在搞这个公墓,在南方很赚钱的啦,”广东朋友见他挂了电话,就接着刚才的话题,“而且,有私人承包的,拴魁你也可以考虑……”

“公墓赚钱,”刘拴魁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下一刻,他猛地就愣在了那里,接着抓起手机就跳起来了,“操……烈士陵园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