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64章 不忿

陈太忠选择这个点钟去烈士陵园,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,天快黑了,赶过去正好趁那点不多的天光,看一看这KTV一条街是个什么样子,接着吃点饭,再看看这里能火爆成什么样子——这些东西,白天不可能观察得到。

可是这女司机知道,那里是个什么样的场所,算一算时间,她也能知道陈太忠打的是什么算盘,估计是要去K歌了。

他K他的歌,愿意叫小姐还是陪这两位外国美女玩儿,那都是无所谓的,但是陈太忠这么问她,就有侮辱之嫌——你当我是什么人呢,能对那种地方熟悉?

所以,她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,脸色不是很好,你不是有意这么问的吧?

“不熟啊,那就算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心说这女人估计是西平的,对松峰了解得虽然不少,但终究有其局限性。

至于对方的脸色,他才懒得去琢磨,在陈某人想来,刘骞能安排这女人独自一人来开车,估计只要他手指头勾一勾,这女人自然会投怀送抱,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张馨可不就是那样得到的吗?

不过,他可没兴趣再招惹这些事儿了——哥们儿都打算退出官场了呢,这碧空又是蒙老板的地盘,于是沉声发话,“先开过去吧,拉我在烈士陵园周围转一圈。”

这句话,让女司机对他产生了一点好奇,然而,这好奇也仅仅是那么一点点,陈主任跟那俩外国女人的亲昵,并没有瞒着她,所以她很清楚这个年轻男人的花心。

松峰一百离烈士陵园不算太近,帕萨特赶过去的时候,已经接近六点,天也擦擦黑了,正合某人的算计。

这烈士陵园是背靠着一个丘陵,背后山上又是密密麻麻的民房,其中还有不少的二层和三层楼,应该是某个城中村,反正绕一圈是不太现实的,真要说热闹也就是南边和东边。

司机开着车缓缓地过了一遍,陈太忠就看明白了——果然是KTV一条街,华灯初上的时间,这里已经是霓虹闪耀五彩斑斓了,直映得跟白昼一般。

不过……怎么说呢?以陈主任干过鸡头的锐利眼光,一眼就看出这里只是初具规模,而且档次也不怎么高,除了平房就是二层楼的歌城,三层以上的基本上没有,有些地方更是黑乎乎圈着围墙,显然那是占了地皮尚未开工的。

这烈士陵园的规模不算太小,占了怕不有四五百亩地,仅东边和南边的KTV一条街,加起来长也差不多一公里了,最高的也只有一栋三层的KTV,门口的招牌却是还挂着“迪吧”的字样,显然是多种经营。

“还真是这样啊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不过,现在还差几分钟才到六点,这个时间基本上没可能有什么皮肉交易,七点以后,大规模的客流才会开始到来。

按说,看到这些就足够了,陈某人不是初出道的雏儿了,类似这般藏污纳垢的地方,全中国都一模一样,再查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。

要是有人说这里只是K歌,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,那才是胡说八道,陈太忠又不是记者,也不是法官,不需要事实上的证据,也不需要程序正确。

帕萨特缓缓地停到马路边上,陈太忠看着半坡上高耸的纪念碑一点一点慢慢消失在夜色中,最终同夜的黑暗融为一体,再也分不出彼此。

而路边五光十色的彩灯、炫目的灯带,将“红玫瑰”“凯撒大帝”“君再来”等招牌映得纤毫毕现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觉得有点不太痛快。

“吃点东西吧,”他终于拿定了主意,这里实在太不和谐了,那么,就不要给别人这样那样借口了——找个理由介入吧。

“这里……真的没有什么像样的饭店,”司机苦笑着,歌厅附近,其实从来不缺酒店、桑拿之类的地方的,但是要说高档的,这里还真的没有——来歌厅找小姐的人,档次能高到什么地方呢?有那档次高的偶尔来一次,也不可能在这种城郊吃饭吧?

事实上,她前面说的话也没错,一个女人,不熟悉类似的地方,真的很正常。

陈太忠可是懒得理她,放下副驾驶位置的车窗探头出去,四下看一看,冲一个骑着自行车的男人招一招手,“兄弟,麻烦你过来一下。”

那男人三十出头,看起来也是文质彬彬的样子,见状一捏刹车,就停到了路边,“有啥事儿吗,朋友?”

“附近有什么差不多点的饭店没有?我爱吃辣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问,一边问,一边就摸出了一盒硬盒中华,撕开封条递给他一根,“看着你像本地人。”

一根中华一块多,问个路也值了,关键是他这态度挺好,骑自行车这位听他这么问,心里也舒坦啊,人这一辈子,可不就是活个舒心吗?

“我不抽烟,”他笑着摆一摆手,向前一指,“辣的啊……前面小巷往东拐,两百多米有个水煮鱼,再走一走有个麻辣小龙虾,不过,那个水煮鱼的油不太好。”

“不抽你就拿着待客嘛,”得,车上的男人索性把一包烟都拍到了他伸开的手上,“哈,谢了啊……那谁,咱去小龙虾。”

“那谁”一听这话,自然是往前开了,一边开还一边好奇地问一句,“你怎么就知道他是这片儿的人呢?他骑着自行车的。”

“那细皮嫩肉的,大冬天不戴手套,你说他能骑多远呢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一眼女司机,眼里的意思很明白:你不要这么弱智好不好?

司机也不吱声了,开着车就到了地方,总算还好,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在中国呆了时间不短,都能吃点辣的了,开车的这位也还将就,大家点两大盘微辣的龙虾,吃得不亦乐乎。

吃完之后,也就是六点四十的模样,大家又坐一坐,等到了七点,开上帕萨特缓缓地顺着马路溜达,似乎是在选择歌厅。

歌厅外面等着接客的小弟,是一帮挨着一帮,见这辆车走走停停的,知道买卖来了,就挨个儿上来拦车,陈太忠也好说话,有人喊停他就停,然后进去看一遭,摇摇头走人,“设备不行,太差,我的嗓子在这儿唱不出效果来。”

要说开歌厅这帮主儿,真没几个含糊的,不过,看着他身边的俩外国女人,大家都还是有点胆怵——这朋友看着不像一般人,咱也别拦着不让人家走了,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。

然而,虽说是非之地并不一定总有是非,但是有人执意去找是非的话,大多时候也还是能如愿以偿的,车开到某个二层楼的歌厅,唤作“荷塘阅色”的KTV,麻烦来了。

陈太忠见这歌厅里面音响设备都还不错,打开试了两嗓子,打算故技重施的时候,歌厅看场子的小弟不干了,“我说朋友,这么走了不合适吧?”

“哦,不合适?”陈太忠也不着恼,笑眯眯地看着对方,“怎么不合适了呢?”

“这大冷天儿的,弟兄们把你接进来,您也唱了五分钟了,”做强盗的,也是要有个强盗逻辑的,“你的那车还在外面占着车位,算一个小时,给八十就行了。”

“哦,我要是不给呢?”陈某人笑眯眯地发问了,他停下来吃饭,本来就是要惹事儿的,更何况,这种行为就算搁在凤凰都算敲诈了。

一般歌厅,进去看看无所谓,试麦之后不让走,这勉强也说得过去,但是多也是以半小时算的,而且这种档次的歌厅,全国一个价,一小时五十,一小时八十那是什么玩意儿啊?

“你不给可以啊,这俩俄罗斯小妞儿,陪客人唱一小时就抵了,”看场子的小弟有三个,都是膀大腰圆的主儿,说话的是其中一个矮壮的家伙,一边说一边冷笑,“把钱给了就完了,何必伤了和气呢?”

这三位看到凯瑟琳和伊丽莎白,早就眼热到不行了,心说你个西平来的土棍,带上俩俄罗斯妞儿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?

“走吧,”陈太忠叹口气,冲着伊丽莎白努一下嘴,那意思就很明白了,要她看着办,他不是装逼上瘾自己不愿意出手,实在是,他若是出手,戏就唱不下去,也无法搞大了。

“想走?说得轻巧,”矮壮一见面前这高个儿年轻人没什么脾气,胆子登时就壮了起来,伸手就去拽当先往外走的伊莎。

伊丽莎白得了陈太忠的暗示,自然不怕惹事儿,顺手将此人的手往开一拨,抬腿就是一个侧踹。

不成想,这矮壮也有两下子,尤其是他看到了那年轻人似乎是对这女人使了一个什么眼色,心里也提高了警惕,眼见对方一脚踹过来,身子向旁边一侧,这一脚就没踢正。

不过,饶是如此,他的腿上也被擦了一下,疼痛感相当强烈,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大喊一声,“弟兄们,抄家伙……有人砸场子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