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63章 实地看看

出乎田市长意料的是,那二位公子哥居然丝毫不以为意,一时间田立平心里感慨不已:早知道小陈在这个圈子都打横走的话,我又何必对南宫毛毛那帮人那么客气呢?

这就是个眼力界的问题了,事实上南宫那帮人的能量,真的是陈太忠都要仰仗的,只不过邵国立和韦明河做派太大,任是谁也要心生一点敬畏。

当然,田市长自己,也是无力阻止陈太忠叫段卫华过来的,而这一点,又看到了那两位的眼里——合着这未来的市长,也是唯太忠马首是瞻。

这才是应了那句话,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;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”——而出手摆布这一幅风景的人,姓陈!

段卫华时间不长就赶了过来,陈太忠原本想到外面迎着,后来想一想,自己一出去,置田市长于何地?估计老邵和明河心里也会小觑自己吧?

同段市长一同进来的,就是荆俊伟和荆紫菱了,看到天才美少女,邵国立都要挤个笑容出来,“呵呵,荆小姐好久不见啊。”

“我的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他知道这人略略地有点花心,说不得就要强调一下美少女的归属,心里却是暗自庆幸,幸亏为了不让老田尴尬,没喊张馨过来,要不然就算张经理愿意主动回避,怕是心里也会觉得酸楚。

“知道是你的,话多,”邵国立狠狠地一眼瞪还他,来的人越来越多,他自然就越要自矜身份,好像不如此显不出高人一等的优越感,这也是他这种人的通病了。

“哈,”韦明河听得笑一声,冲陈太忠挤一挤眼睛,那意思很明显——你小子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啊,不过……这个看起来比较正式?

要说韦处长,性子比邵总要好一点——可能脾气大一点,却没那么傲慢,这也是陈太忠更愿意跟他交往的原因。

荆俊伟就当没听到这话,走到一边挂衣服去了,小紫菱也不见外地坐到陈太忠旁边,田立平和段卫华打个招呼,对这话也是充耳不闻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段市长想的是我有干女儿杨倩倩,田市长更惨——我要是拿他俩开两句玩笑,置我家甜儿于何地啊?

这家伙的生活,真不是一般地糜烂,两位市长心里暗叹,却是又没什么法子,说不得就热情地迎奉那两位公子哥了。

段卫华是后来的,陈太忠介绍的时候,也不合适介绍那二位的来路,但是段市长一看到人家的做派,就知道这二位简单不了。

对两位市长的迎奉,邵国立一如既往地傲慢,每年求到邵家办事的副省长都有两位数,他也是见怪不怪了,倒是韦明河比较给陈太忠面子,招呼自己的跟班,“小陶……来,往我这儿挤一挤。”

一桌十个人满满当当,其中邵国立和韦明河的跟班各一,段市长是带了秘书来的,荆俊伟也带了跟班,不过这些人只能到旁边坐小桌了——虽说是私人聚会,但是这等级多少是要讲一讲的。

人一多,说话就不方便,酒喝了好一阵,大家才开始热络起来,段市长见那两位公子对自己这未来的省会城市的市长不怎么在意,也没生气,反倒是有点庆幸,好在今天想起来联系一下小陈,要不这种场面可不就错过了?

当然,这两位市长心存巴结,却也没表现得太过分,反正是太忠的熟人,真需要用到这二位的时候,实在不行可以找小陈嘛。

韦明河和邵国立都挺关心一件事,陈太忠跟赵晨是怎么了,陈某人笑着把事情经过学一遍,也是满不在乎的样子——“一点小事儿,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”

“就是,别搭理他,”韦处长是这么说的,言下之意还是有点忌惮,倒是邵国立听得若有所思,“这家伙真敢斗狠的话,那跟找死差不多吧……我估计啊,没准他找你有事儿。”

他的意思很明显,太忠你是黄家罩着的主儿,就算赵晨现在靠上了蓝家,但是丫挺的小玩一玩还无所谓,玩大了你搞掉就搞掉了,黄家只会保你——反正太忠你身手这么好。

“呵呵,有事儿让他追到天南去吧,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里却是挺郁闷的,他真不想细说这个话题,说得越多越容易引起别人注意不是?

段田两位市长听他们说的这些,也有点暗自咋舌,段卫华想的是京城里这些纨绔真是什么都敢说,也不怕说,田立平想的却是这个姓赵的,听起来也是个不简单的公子哥,这二位就认为太忠吃得定此人——跟这小陈接触越久,这惊喜……真的越多啊。

由于陈太忠是今天酒会的核心人物,话题就是围着他展开的,足足喝了一个小时以后,才渐渐地说到别的人和事儿,不过大多时候,段市长和田市长都是微笑着倾听,一来是充实相关的信息,同时……一市之长,总也得有点矜持吧?

这顿饭直吃到九点,大家才心满意足地散去,荆俊伟护着自己的妹子走了,不让某人的谋划得逞,而段卫华和田立平的关系,也因此又近了一点……基本上大家都是有所得的。

第二天上午,陈太忠就跟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飞松峰了,那帕里跟着蒙艺下地市了,不过还是安排了人接机,并且在碧海宾馆订好了房间。

遗憾的是,来接机的这位不是上两次的那个司机了,陈太忠原本还想着,要是那位的话,他就要对方帮着借辆车了——开着省委牌子的车出去,容易引起别人的关注。

烈士陵园的事情,他不打算贸然地跟蒙艺说,也不想联系省民政厅的大厅长刘拴魁,无论如何他要先去看一看,这也是几年官场下来养成的习惯,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若想让自己说的话有份量,就尽量不要去捕风捉影。

那么,搞辆车就是有必要的了,他琢磨一下,心说科技厅的董主任是可以联系一下,可是想来想去,还是给刘骞打了一个电话。

刘骞现在已经是西平的常务副市长了,接到陈太忠的电话,二话没说就应承了下来,等陈主任吃罢午饭一觉醒来,就有人找上了门来。

刘市长是严格地按陈太忠的要求来的,车不算太好就是帕萨特,也是西平的牌子,不过车很新,而且车里的装饰也很奢华。

有意思的,连来的司机都是个女人,二十八九岁的模样,长得成熟动人,不但身材高挑面目如画,脸上更是带了一点若有若无的冷傲。

“车不错,钥匙留下,”陈太忠跟出来认了一下车,满不在乎地挥一挥手,“你回去吧,过两天去柜台上拿钥匙。”

“嗯?”女人奇怪地看他一眼,犹豫一下才低声回答,声音糯糯的煞是好听,“刘市长说……你可能对市里的路不是很熟,要我开车带路的。”

“哦,我有地图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转身向大厅走去,打算叫上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一起出去转转,不成想听得身后脚步声响起,扭头一看,却是那女司机追了上来,禁不住皱一皱眉头,“你是担心我技术不过关吗?”

“不是,”女人深吸一口气,轻轻地摇一摇头,犹豫一下才皱着眉头发话了,“一辆车不算什么……刘市长要我一定招呼好你,我在松峰人头也很熟的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头,愣了一下方始微微一笑,“老刘这是……嗐,算了,你愿意当司机就当吧。”

他能猜到刘骞的那点小算盘,上次就试图这么拉拢过自己,不过哥们儿不好这一口儿,这次丫就派个成熟一点的。

女司机心里也挺纳闷的,她听自己那个在西平市政府办的哥哥说了,无论如何要拉拢住这个男人,因为那对他至关重要——对刘市长都至关重要,说句实话,她心里挺排斥自己哥哥的说法,不过,自己就这么一个哥哥,不照顾他照顾谁呢?

倒是这个年轻人,真是大有来头的模样,不但住在省委接待宾馆,住的还是厅级干部的房间,而且那若有若无的傲气,是装不出来的。

她在大厅里等了没多久,就看到男人出来了,身边还伴着两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外国美女,一时间心里就生出了一丝不屑……原来不过如此。

不过,这么一来,她倒也放心不少,于是,接下来的时间,她开车载着三人在市里转悠一圈,又去松峰第一百货商店逛了一逛。

陈太忠也发现,有个本地人领路,还真是不错,起码省去了很多摸索的过程,尤其是他身边带着俩外国女人,给人感觉有点突兀——加上这么个中国女人,那就不同了。

逛完商店出来,就是五点冒头了,上车之后,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发问了,“知道烈士陵园怎么走吗?带我们去看一看。”

“烈士陵园?”女司机皱着眉头看他一眼,犹豫一下才发话,“那儿是城乡结合部,没有像样的饭店。”

“你对那儿熟吗?”陈太忠随口一问,女人的眉头皱得却是越发地紧了,好久才淡淡地答一句,“我对那儿不熟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