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62章 待命

张沛林不知道这几位说了点什么,不过,大家都不是外人了,倒也无所谓,徐卫东背着他说话,无非也是不想让张总面子上下不来。

“太忠,你也别找崔洪涛的麻烦,你那手段太激烈了,”说到这里,他的脸上泛起一个会心的微笑,显然,他也注意到了素波最近发生的事情。

“回去我再跟他商量一下吧,我一直没跟你说,也是因为没定下来呢,”张总沉吟一下,旋即不屑地一哼,“大不了我出六成,联通……哼,凭他们也想抢我的单子?”

“客运办给出租车装上这个,收到的安装费要跟移动分的吧?”徐卫东有点搞不明白这个环节,“你少要一点,保本总不成问题吧?”

“我移动没这个进项,没办法上账,”张沛林听得苦笑一声,“而设备款交通厅还不让我全出,要不我就直接卖终端给他了。”

“这么狠啊,”陈太忠才知道,合着交通厅提的条件是如此地苛刻,“设备费你俩对半出,安装费全归他了,原来你就赚个月租费?”

“这卡能放出去了啊,”张沛林扬一扬眉毛,脸上略带一点遗憾,“两年半差不多能回本,唉,才拆分……没办法,这业绩不能不抓啊。”

“交通厅也不至于穷成这样吧?”张馨实在憋不住了,她平常接触不到这种级别的信息,虽然眼下她插嘴并不是很合适,“我记得他们挺有钱的。”

“要是没钱我倒是不答应他们了,”张沛林看一眼自己素波公司的数据部经理,微微一笑,“联通就是这么许下人家的……啧,扰乱市场很有一套啊……”

得了这么个消息之后,陈太忠心里自然是越发地不爽了,所以,当张沛林要他帮着联系一下黄汉祥的时候,他就没有推辞,打了一个电话过去。

不过黄总说了,这两天他都不会有空了,说是你要想来见我,晚上八点以后来家里,必须空手,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

对小陈同学,黄二伯也有吩咐,说是你小子赶紧地联系一下,看能不能让荆老给写个寿字?这是齐名的天南两老,这种场面捧一下场,老爷子肯定开心嘛。

明天老爷子就要做寿了,今天才想起来要字儿,可见这黄总做事,糊涂起来也真的挺不靠谱,陈太忠听得想笑,忙干咳两声,压制住了那份笑意,“好了,我给荆老打个电话。”

倒是挺巧的,他才一挂了电话,荆俊伟的电话就过来了,荆总问了,说是陈主任你能不能带着我去给黄老拜个寿?

“咦?黄老不是挺喜欢紫菱的吗,让她带你去不就行了?”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纳闷,“难道她回素波啦?”

“就是因为黄老喜欢她,所以有不少人给她介绍对象,有些还是黄老身边的人,”荆俊伟叹口气,无奈地笑一声,“我觉得……还是我自己去吧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着就干笑一声,觉得此事太也滑稽了一点,荆紫菱能自由出入黄家,却是因为怕人惦记上不敢去,而敢去的荆俊伟,又是没资格。

“好了,我跟你爷爷要个寿字,回头我带你去,”他笑一声就打算挂电话,不成想荆总在那边出声了,“等等,我这儿就有我爷爷写的寿字——就这么一幅,我打算送的就是这个。”

“你那点私房货不行,要应景儿专门写的,”陈太忠知道荆俊伟手里那点东西的来历,说不得哼一声,“俊伟,咱去了就要个面子……那些大路货,拿不出手。”

“我爷爷写的东西,怎么会是大路货?”荆总被这话气到了,不过他也明白,这是陈主任口不择言,自然也不能多计较,“他现在身体倒还可以……不过,就算他写了,这航班也不赶趟了吧?”

“你在北京这么久了,现在还不知道‘特权’俩字儿什么意思吗?”陈太忠实在有点哭笑不得,“就算民航不行,军机可不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吗?”

“这个……那倒是……”荆俊伟听得嘿嘿一笑,倒也不再说什么。

接下来,陈太忠给荆以远打个电话,荆老一听是贺黄老寿的,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了——当然,陈某人认为,保不齐自己那“西藏老山参”在里面起了一定的作用,不过这个想法,有点亵渎老一辈的感情和友谊,那么不提也罢。

紧接着,荆老又给黄老打了电话贺寿,还说再过仨月就是我九十八的生日了,老头你得挺住了啊,别让我一个人过百岁生日,孤零零的没啥意思,气得黄老立马安排人——“给我两家通个可视电话,我倒要看看谁走在前面了。”

这就是两个老小孩置气,也无须多说,不过黄老知道荆老头要给自己写一幅字儿之后,根本用不着陈太忠联系素波军分区的直升机,直接给某老帅之子打了个电话。

不到两千公里,搁给别人联系是个问题,就算是陈太忠各个军区联系起来,麻烦也不会少了,估计中间还得换汽车什么的,不过军中有人出面,那就简单多了。

所以荆老的字儿,是下午六点墨迹方干,但是凌晨六点的时候,军分区的汽车就开到了荆俊伟的家门口——京城上空不太合适瞎飞。

荆俊伟已经得了消息,跟自己的妹妹都起来了,接过字之后,就赶往黄家——专程送字的话,天才美少女当然不怕出面。

其时天色尚黑,不过黄家门外已经出现了不少人,黄老寿诞的重要性谁也知道,来参拜、打下手的主儿实在太多了。

陈太忠来得不算早,九点多才过来,他远远地将汽车停下,车里只跟着张馨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还翻出一个手持液晶小电视瞎看。

“咱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?”等到十一点,也没人来联系什么,张馨就有点耐不住了,陈太忠笑一笑,“等着呗,没准就没啥事儿。”

这话他还是说大了,中午两人随便吃点什么,又在车里眯一阵,大约是三点多的时候,阴京华打个电话,“太忠,来黄总家一趟吧,有点事儿。”

陈太忠只得掉头开车往黄汉祥家走,到了地方才要进门,不成想阴京华领着一个老人出来了,“太忠,介绍一下,这是……齐老。”

阴总嘴上称呼得挺恭敬,不过这老人跟着走出门,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人物,陈太忠上下打量一下,发现老人估计能有八十左右了,看起来保养得还不错。

“齐老您好,”陈主任笑着伸出双手,跟对方握一握,对方的手火热,感觉有点阴虚的嫌疑。

“这是小陈?”齐老的声音有点尖细,他看一眼阴京华,见其点头,于是笑一笑,“那谢谢你了小阴,你忙去吧。”

“你二位慢聊,我这儿事情比较多,”阴京华倒也痛快,笑着点点头转身走了,陈太忠见状,越发肯定这老头估计身份不怎么样。

不过老阴既然将自己喊过来,肯定是有缘故的,说不得他笑着拉开车门,“天儿有点冷,齐老咱们上车谈吧?”

齐老倒也没拒绝,上车之后看一眼前排坐着的张馨,扭头看从另一边上来的陈太忠,“汉祥说你在松峰有点关系?有点事情,要麻烦你一下……”

这齐老也是有点背景的,由于曾经的路线错误,他现在行情不行了,这次来给黄老贺寿,顺便就提一提,说是松峰那边有点事情不太像话,黄老你得给大家做主啊。

“松峰?”黄老愣一下,直接就将事情安排给自己的二儿子了,“跟小陈说一声,他不是跟小蒙关系好吗?”

黄汉祥得了吩咐,也不能不管,说不得就安排给了阴京华,于是阴总出面联系陈太忠,这也就是黄老寿诞,为什么很多人在等吩咐——来的贺客没准就有这样那样的要求,就像这齐老就是,人家提的要求挺合理的,黄老也不合适坐视。

“烈士陵园……周围是KTV一条街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皱一皱,心说这事情确实不合适,“您是怎么个意思?”

“人民英雄永垂不朽,打扰烈士们的安眠,不好,”齐老淡淡地说,其实他心里也有点奇怪,我找黄老办事,这一来二去给我安排这么个小年轻,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办了事儿?“音乐震天响也就算了,还有什么肉体交易,这是亵渎烈士们的英灵……那些歌厅,应该取缔。”

“这个确实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不过他现在做事,已经不怎么冲动了,又想此事没准有什么内情,所以就没有多说。

“小陈,别跟我搞阳奉阴违那一套啊,”这人老了都是成精的,齐老说话一直挺客气,可是看到陈太忠不疼不痒的反应,就有点着急了,“我的老连长就在里面埋着呢,你要处理不好,我还要找黄老!”

“嗐,”陈太忠被他弄得有点哭笑不得,“您这心里有故人情分,肯定是对的……是值得我们学习的,但是您得给我一个了解事情的时间吧?我也没说不办啊。”

“这还要了解什么?”齐老的声音大了起来,也越发地尖细了,显然是愤怒了,“烈士陵园就应该是宁静的,而且有人说了,要是没人管的话,下一步就要推掉这个烈士陵园,搞房地产了!”

啊……搞房地产?陈太忠一听这话,就越发地不敢答应他了,这可是涉及到人家松峰市政府的规划和发展呢,于是苦笑一声,“齐老,我帮您问是一定的,但是……我不是松峰市委书记,也不是碧空省委书记,空口白话答应您,那才叫不负责任。”

“啧,”齐老胸部急速起伏两下,才叹口气,苦笑一声,“呵呵,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,现在的年轻人,都了不得啊……”

“这齐老火气太大了吧?”见齐老离开,张馨轻声嘀咕一句,“你还得求蒙艺呢,唉……”

陈太忠没接这话茬,而是拨个电话给阴京华了解此老的背景,听明白了之后,才挂了电话笑着回答,“想当年,这也是意气风发过的主儿,现在心里不平衡也是正常的,算了,不用计较那么多。”

按说,陈某人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主儿,愿意尊老爱幼却也有限得很,关键是人家齐老找他办的事儿,是个人就看不过眼。

接了这个活儿,陈太忠就没什么任务了,当天晚上又找来了韦明河和邵国立,陪着田立平喝酒——为扶持这个便宜老丈人,他也真算不遗余力了。

这两位才靠了陈主任在国外大赚一笔,就算邵总眼光高,可是见到太忠隆重介绍此人,他对未来的凤凰市长也相当地客气,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。

还没开喝呢,他就又接到了段卫华的电话,“小陈忙什么呢?刚才荆老的孙子联系我了,说是晚上坐一坐,你来不来?”

段市长即将去素波,荆总巴结一下是很正常的,而段某人也希望跟这小年轻保持好关系——毕竟今天能上了桌的天南人为数不多,而荆家兄妹所坐的桌号,位置还挺靠前。

“那你们过来吧,”陈太忠一琢磨,算了,挤成一桌吧,正好让老田借机多跟老段聊聊,而且,段市长虽然滑头了点,对他确实也不薄。

田立平自然没有反对意见,诚然,让他跟段卫华分享面前这些资源,他是有点不甘心,但是这并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——小陈前天晚上说过,要不是有卫华市长,没准我现在还在东临水干村长呢。

当然,这话肯定是带了夸张的,田市长知道这个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老段跟陈太忠关系绝对不一般,想到这里,他若有意若无意地看了韦明河和邵国立一眼。

田立平对韦家有所耳闻,但是对邵家的能力有点不摸底,但是眼见小韦对小邵的态度,就知道这也是一个强势衙内——太忠这么临时邀人来,会不会有点莽撞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