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61章 制衡交通厅

这帮厅级干部,就没一个简单的!陈太忠听了田立平的话,算是反应过来了,想一想也是,老田好歹是素波市的政法委书记,京城这么大,怎么可能没几个素波人?有的是人上杆子巴结,借辆车算多大点儿事?

而老田也确实没上任,章尧东要他送自己,也是瞅准了田立平不能说什么,才如此做的,倒是段卫华可以出一下声——然而,老段可能出声吗?

不过,就冲田市长刚才的表现,陈太忠也觉出来了,这人不是很强势,要不然面对章尧东,就算不合适说什么,但是若有若无地表个态还是没问题的。

“唉,算了,都是你们领导们的事情,我瞎操个什么心呢?”他苦笑一声,“既然田市长你有车了,那我就不过去了。”

“等等,”田立平还待说话,那边已经压了电话,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忙音,他无奈地撇嘴苦笑,你这小子脾气也太不好了吧?

刚才在黄老家门口,他对章尧东的强势也是有点不满的,若是不冷不热说两句话,他也会,但是段卫华都没做声,他说什么?

其实还有一点也很关键,遗憾的是他没办法跟人解释,田某人非常清楚自己这个市长是怎么到手的,所以同时,他就不想引起某些人的关联想像。

田立平终究是老派人物,虽然某些事情他也看得开,但是不管孩子不是大问题,靠着女儿岔开大腿升官,这名声就有点糟糕了——好死不死的是,刚才章尧东找的是陈太忠,要找个别人,他来上两句倒也不是不行。

有时候掩耳盗铃,真的也是有必要的,有羞耻心总比鲜廉寡耻强,虽然田市长心里不承认,要是换个男人敢这么玩自己的女儿,他估计不肯干休。

不管怎么说,小陈肯为他抱不平,这就是好事,至于说很没礼貌地直接挂电话,那便是小事儿了——年轻人嘛,谁还没点火气?

陈太忠可不知道,田市长是顾及颜面才最终决定隐忍,反正他已经表示出了自己的态度,接下来就将此事抛到了一边,徐卫东中午宴请张沛林,喊他去作陪。

张总是上午到的,跟张馨同一趟航班来的——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两人是分开买票的,张沛林此来,自然也是因为黄老寿诞,其他移动总公司要开的会,倒是在其次了。

不过黄汉祥已经说了,小张你就不要去见老爷子了,随便留点礼物就行了,说实话,像他这样位置的人,真的不够资格。

当然,不够资格他也不敢不来不是?就是那句话了,有些谁来过,黄家估计记不全,但是没来过的黄家不可能忽略了——其实说难听一点,以张沛林的地位,他就算不来,没准黄家都没兴趣去专门找他的麻烦。

反正他今天是来了,也知道别说黄老,就是黄汉祥都没时间接见他,正好徐卫东要做天南移动的生意,所以请他吃饭。

张总让张馨跟陈太忠发出邀请,陈某人本来想的是不一定有空,没说死了,不过现在他是没兴趣跟市里领导吃饭了,自然就跟过来了。

徐总的消息也挺灵通,见陈太忠来了,就笑着发问了,“听说你撞到赵晨那个疯子了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又侧头看一眼张沛林,“张总,我再喊俩人来成不成?”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还在家里等他呢。

“随便,”张沛林笑着点点头,又看一眼徐卫东,“小徐也不是外人……对了,你说的这个疯子,是谁啊?”

徐卫东没跟赵晨打过交道,但是这个人的名头他是听过的,说不得说两句,接着又笑,“……就那个齐晋生齐老二,够猛了吧?肚子上被赵晨扎过三刀,三棱刮刀啊……那是要往死里搞人呢,那时候赵晨才十四、五。”

“这人能活到现在,也不容易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一听是这种有勇无谋的莽夫,他就不怎么在意了,当然,姓赵的要是敢找到他头上,直接就搞死了——疯子和混混一样,都是那种不怎么受束缚的主儿,留着那厮惹事儿啊?

又说了几句之后,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就到了,马小雅才吃了早饭,说是不来了,要去参加活动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儿不是?

陈太忠这就算是领着三个情人陪人吃饭了,不过张总和徐总都知道他的荒唐,也没可能去认真,不就是那点儿事吗?

说了一阵之后,陈主任想起来省移动要订的GPS系统了,就问了一句,结果张沛林哼一声,“崔洪涛现在搭上杜老板了,嘴巴张得有点大,我出一半他都不干,说是联通的也能用。”

“咦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好奇了,“不至于吧,这家伙……张总,你说我要是让高胜利帮着说一说,管用不管用?”

“哎呀,这可不好说,”张沛林摇一摇头,苦笑一声,“这两年高速路、环城路建设是重点啊,蒋老板大力主张搞这个,要不然凭崔洪涛……也搭得上老杜?”

张总这话说得就算相当明白了,高胜利在交通厅说话不顶事儿了,蒋世方要大搞交通建设,所以杜毅就要笼络住崔厅长。

“看不出来,老崔还是这么一个人?”陈太忠听得冷笑一声,其实,他能理解崔洪涛的行为,杜书记要制衡蒋省长的权力,崔厅长敢不倒向老杜的话,绝对没好果子给丫吃。

但是,就是他刚才跟田立平说的那话了,我能理解你——谁来理解我啊?于是冷冷一哼,“高省长这算是扶了一只狼上去……看我回头找他麻烦。”

不是我愿意搞事儿,实在是……这事儿就往哥们儿头上落啊,想到这个,他禁不住又是一声苦笑,想正经做点事儿就这么难吗?

“其实老崔也有难处,”张沛林笑一笑,却是难掩满面的悻悻之色,“他跟我说了,联通找了人递条子呢……他能卡着两家都不上,也算不容易了。”

“我管他容易不容易呢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过,想一想徐卫东做通讯口的,没准还跟联通的有关系,终于是没再说下去。

徐总还真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了,趁张沛林去洗手间的时候,轻声嘀咕一句,“其实你要肯变通一下的话,把你的东西卖给联通也行啊……反正是插上卡就能用的不是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看一眼张馨,有一点警告的味道却也不多:这是陈主任的马子,不可能随便说出去吧?

果不其然,张经理根本不在乎他这么说——公家的事情嘛,不过,她倒是提出一个关键的问题,“可联通没钱啊,东西卖不起价钱去,付款也不好。”

“切,谁告诉你联通没钱了?”徐卫东冷笑一声,他就做通讯行业的,哪里不清楚这点事儿?“确实,他们资金不富裕,但是那是欺负没背景的供货商呢,你要真有背景,就知道……那帮人黑着呢,制度的严密性比移动差远了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伸出个大拇指来,“以太忠在天南的本事,联通敢不给钱?切,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呢,我跟你说……”

“我不可能考虑联通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摇摇头,眼见徐总还要张嘴说话,于是就笑一笑,伸出两根手指,“一来,联通的信号不好,我要为我科委的牌子考虑,二来嘛……呵呵,涉及到省里面的一些形势,随便变换阵营很危险的。”

说到这里,他有一些意兴索然,说不得叹口气,“卫东啊,你是经商了,要是走进官场,就知道了……”

张沛林是黄家阵营的,又是他一手扶起来的,他要是把模块卖给联通,不但是自打耳光,也会遭人耻笑的,没准杜毅都会因此小看了他。

“陈,什么时候能有空闲?”这个时候,凯瑟琳猛地插嘴了,用的还是英语,陈太忠侧头一看,张沛林正好拉开卫生间的门。

这肯尼迪家的女孩儿,越来越挑通眉眼了啊,他微微一笑用汉语回答,“都是自己人,说什么的英语,有事儿吗?”

“你答应带我出去玩一玩的,”凯瑟琳笑吟吟地答他,见他有点迷糊,说不得挤一挤眼睛,“当然,我会带上我的资料的。”

啧,还得去碧空要活儿啊,陈太忠想起来了,蒙艺答应过给点活儿,而他也跟自己的枕边人说过的。

“忙过明天,可能就能歇一歇了,”他叹一口气,闷闷不乐地回答,才搞掉赵喜才就去找老蒙,也不知道蒙老板心里会不会痛快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