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58章 引见

黄汉祥出面了,段、田二位市长肯定要跟过去的,陈太忠一想,也没让别人跟着,拿了南宫毛毛的奥迪车钥匙,自己开车带着两位市长就走了。

事实上,他低估了市长们对异常现象的承受能力,在车上他还解释说,那房子是荆以远荆老的孙子借给自己的,不成想段市长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,“这都是小事儿,你问问黄总,要不要再捎点什么菜过去下酒?”

“他去我那儿喝酒,从来不吃菜的,”陈太忠最是注意段卫华的反应,听他都这么说了,说不得抬手拨个电话,“倒是找个人端茶倒酒很有必要……伊莎吗?去我的房子,帮着招呼一下客人,尽快啊,就当不认识我……”

田立平本来没奇怪他找人,不过听到呜里哇啦的外国话,就有点奇怪了,“太忠你找的……这是什么人啊?”

“外国的家政公司,”陈太忠笑着解释,没办法,张馨没在,马小雅也不方便叫过来,只能喊伊丽莎白了,你听不懂没关系——哥们儿其实就是欺负你俩听不懂呢。

车到别墅门口,陈太忠下车开院门,黄汉祥和阴京华也从不远的车上下来,看到陈太忠车里又出来俩人,阴总就发话了,“太忠你这是……有客人?”

“不是,都是给黄老来祝寿的领导,”陈太忠笑着解释,一边说,他一边快步打开房门,下一刻,拿起遥控器挨个按一遍,黑黢黢的别墅登时灯火辉煌。

黄汉祥来的时候就喝了点酒,不过倒是没什么醉意,灯一亮,他一眼就认出了段卫华,“咦?你不是……小段吗?”

“黄总您这是……越来越年轻了,”段卫华笑吟吟地回答,心里却是暗自惊讶,他居然能认出我来,都说黄家老三厉害,这老二的记忆力和反应也超群啊,“我可是快成老段了。”

“你在我面前可是永远都老不起来,”黄汉祥不以为意地摇头,径自走了进去,眼睛却是根本没看田立平,接着就拾级而上,轻车熟路地坐到了二楼。

那两位市长略略一愣,陈太忠做个手势,让他俩跟上去,自己跑到酒柜跟前,一手两提,拎了四提啤酒上楼。

黄汉祥对田立平一点印象都没有,认出段卫华之后,就只当一边这个男人是段市长的什么人,自然不会在意——要不然跌份儿啊。

他坐下以后,冲段卫华招呼一声,“小段,你也坐,不用客气,”段市长闻言是坐下了,田立平却是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站好还是该坐好。

陈太忠拎着啤酒上来,一眼看到这一幕,禁不住笑一声,“田市长,坐,来我小陈这儿了,你客气什么?”

田立平犹豫一下,硬着头皮坐下了,黄汉祥一听“田市长”三个字,禁不住扭头看了过来,眉头也微微地一皱,“你是……田立平?”

“是我,”田立平笑着点点头,他也知道,对方是不认识自己,所以也没多大的怨气,不过跟老段那份熟稔相比,些许的尴尬还是难免的,“以前在素波,见过黄总一面。”

“哦,”黄汉祥听明白了,也顾不得跟他说话了,而是扭头看一看刚刚就坐的陈太忠,“小陈,看不出来你可以啊……”

“田市长能力很强,段市长又是我的老领导,”陈太忠笑一笑,将手里的啤酒打开,一一递过去,“都是来给黄老祝寿的,呵呵。”

“搞了半天,肉是烂在锅里了,呵呵,”黄汉祥一听就乐了,这话不算冒昧,一开始他就有点纳闷——段卫华抢了田立平的素波市长,两人能跟着陈太忠一起吃喝也就算了,还能一起来见他,这似乎得有个说法吧?

而陈太忠这个回答,就确定了他的猜测,他当然会很开心,天南第一大第二大城市的一把手,全是黄家的人,“可真没看出来,这次最大的赢家是太忠你。”

这话说得有点村俗了,不过陈太忠知道,黄总那是外表粗疏心思缜密的主儿,谁要真以为此人不堪,可以小觑的话,多半会死得很难看。

他才不信黄汉祥对这两个市长的人选没点儿关联想像,起码老黄第一次通知他的时候,就说“这次是帮你提了俩人”,虽然那是类似于有点狡辩性质的玩笑话,但若是没点因由,又岂会空穴来风?

所以他就笑着摇摇头,“黄二伯您这么说就不对了,我动都没动地儿,还是副处,段市长和田市长嘛,是民主集中制的结果,组织的意愿的体现……我哪儿能代表了组织?”

“小田,听到没有?”黄汉祥笑嘻嘻地冲田立平一扬下巴,“小陈说了,还是副处,这是跟你要官儿呢,你记得照顾一下啊……小段你这做得不对哦,太忠这么能干,这几年在凤凰,你也不知道多照顾他一点。”

“我一直照顾着呢,这不是想着就快退了吗?”段卫华微微一笑,顺手一记就反将了过去,“要是黄二哥能让我再上一步的话,我跟您一起用劲儿,保他个副厅。”

陈太忠今天是真开了眼了,黄汉祥的嬉笑怒骂皆成文章,很是让他吃惊,黄总除了扮猪吃虎,居然还有这么举重若轻地指点江山的一面。

而段卫华的反应,一点不落下风,在凤凰官场干部的心目中,段市长就是老狐狸好好先生,陈某人知道得多一点,也无非就是认为此人谨慎有余莽撞不足,不成想人家还有如此狂放的一面,居然就敢这么顺着杆子爬。

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一面啊,他不得不感慨,黄总也就罢了,但是想来凤凰市大多数的干部,不会相信段市长能有如此的表现。

“哎呀,这个不好说,”得,黄总都抵挡不住了——这是要副省呢,其实,这种场面黄老二见多了,不可能那么好糊弄,说不得又侧头看一眼田立平,“小田,凤凰市……还有太忠,都交给你了啊。”

“嗯……好,”田立平的反应,倒是中规中矩的,他点一点头,也没有再多的话,“黄总您就看我的表现吧。”

“喝酒啦,喝酒啦,”陈太忠见谈得差不多了,从茶几的二层拿出杯子给大家分,自己则是端着啤酒瓶,“你们三个是长辈,我就用瓶子喝了。”

“我叫个倒酒的过来,”阴京华摸出了手机,就待拨电话,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不用了,马上就来了。”

说曹操,伊丽莎白就到了,美女保镖很自然地推开门,向二楼看一眼,也不说话,径自走到酒柜旁,也是一手两提,拎了四提啤酒上楼。

黄汉祥见过此女不止一次,根本就不会在意,反倒是接过阴京华打开的啤酒,拿起就往嘴里灌,“我不用杯子,跑了气儿喝得不舒服。”

田立平和段卫华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伸手去拿前面的酒瓶,段市长更是笑着发话,“这么小的瓶子,不用倒杯子里了……”

总之,这样的场合下,大家都是要唯黄汉祥的马首是瞻,所以伊丽莎白来了也没接过倒酒的任务,只是站在一边,帮着大家开瓶盖。

田立平隐隐地猜出了此女的身份,不过,他也顾不上计较这个了,专心迎合黄汉祥才是正道,能跟黄家老二这么喝酒,怕是别人打破头都要争取的吧?

他还真没猜错,段卫华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,上次他来的时候,黄汉祥倒是相陪了,不过就是招待了一顿饭,还那么多人在场,跟这饭后小酌相比,真的不可同日而语。

几个人就这么闲坐着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不过黄总也不欲给这二位太多的机会,就将话头扯到了陈太忠身上,说起小陈和着几个“爱玩闹的家伙”在街头打架,他就笑个不停,“太忠你也真不怕丢人,好歹处级干部了。”

“姓杜的背后阴我,我也没别的法子啊,”陈太忠知道黄二伯清楚杜大卫的来历,但是身边两位领导不是不知道吗?说不得就解释一下,“那家伙的叔叔,是通地集团的老总……我也只能打他一顿。”

“通地啊……”段卫华点点头,他听说过这个名字,隐约知道其背景,不过田立平知道得更多,“素波通讯器材厂,好像就是被他们吃下了……”

这么聊起来,时间过得很快,一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,一般来说,黄汉祥来陈太忠这里喝酒,就是喝到十点左右,不过今天多了两个外人,他不想呆得太久——这不是他不近人情,而是呆得太久的话,容易让人生出一些念头,而这念头又容易衍化为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,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儿了。

于是,黄总在快到九点半的时候,站起身走人了,屋里的几人将他送到车旁,并目送着汽车离开,陈太忠才轻笑一声,“两位领导,时候不早了,我送您二位回去?”

“不用,我叫驻京办的车来接我,”段卫华笑着摇摇头,猛地想起了什么,又侧头看一眼田立平,“立平市长,驻京办的张主任,干了六年了。”

“呵呵,”田立平笑着点点头,也没说什么,人家已经将意思表达得淋漓尽致了——张主任是老手,深得我信赖的,你要是觉得他时间干得太久,换了也行,但是多少给他个着落。

段市长问了问小区叫什么名字,就打了电话,让驻京办的车开到门口,自己则是陪着田立平和陈太忠走回了别墅。

直到此时,段市长才说起了这房子的事儿,“太忠,这个地方虽然是别人借给你的,但是你也要尽量注意,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……传出去对你不好。”

这话肯定是真诚的,陈太忠听了笑着点点头,“其实这房子,一开始是荆俊伟借给黄总的,黄总见我来北京没个去处,才把这房子钥匙给我的。”

他将因果倒置了,不过这二位肯定不可能去找黄汉祥验证去——就算微微打听一下,也穿不了帮,而他这么说,一来是撇清自己,二来也不无炫耀的意思:我跟老黄的关系,就是这么好啊。

然而,他这话说出来,段卫华没什么反应,田立平沉吟一下方始发话,“太忠,黄总经常来这儿找你喝酒?”

“他觉得在这儿挺放松的,”某人笑着回答,得,这又是炫耀。

“那除了卫华市长和我,就不要再介绍外人来了,卫华市长的建议也是为你好,”田立平哼一声,隐然间,竟有一点老丈人吩咐女婿的霸气。

嗯?段卫华听得都为之一惊,今天跟田立平的交谈,他一直觉得这人谦恭有余霸道不足,心里多少是有那么一丝丝的轻视——老牌正厅对上新扎正厅,也该有这样的底气。

可是听到这话,他才猛然反应过来,这田市长可也不是省油的灯,居然这么能吩咐小陈,顺着这话心安理得独霸资源的同时,又照顾了自己的面子——啧,能干到厅级干部,真没几个简单的啊。

“别人肯定就不要想了……起码天南的人是不用指望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好听话谁不会说啊?“也就是您二位,再没第三个人值得我这么做的了。”

“你这家伙,就是哄死人不偿命,”田立平笑着摇一摇头,侧过头来又看一眼段卫华,“卫华市长,你信他这话吗?”

“呵呵,”段卫华笑一笑,不接这话茬,心里却是在嘀咕,田立平你得稳住了,不爆发是不爆发,一爆发也不能太过分了,一个新市长跟我这老市长这么说话,有点轻佻了。

再次进得屋里,陈太忠就心知,老段是一时半会儿舍不得走,说不得又捡个话题,“卫华市长,这种事儿,章书记不用来的吗?”

“他来啊,不过,要见他就是明天上午了,”段卫华笑一笑,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,“他很少住在驻京办,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,不过明天早上他肯定要过去。”

章尧东可不是黄家的人,跟段卫华保持距离也是必须的,而他又不敢不来,于是就形成了这样的默契……说句实话,谁都不容易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