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57章 理念

“建焦厂可以,煤矿不管介绍,”陈太忠摇摇头,卖了矿那是卖资源,收益大却是一锤子买卖,建焦厂的话,那得有大量资金落地才成,“我要的是能搞加工的企业,尤其是中级以上的产品,挖煤谁不会啊?”

“没煤矿,谁会去搞焦厂?”支光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陆海人现在出去,到处挨宰,地方保护主义盛行,都不怕卖不动,就怕原材料保证不了。”

“你这才是瞎说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你们陆海人能钻营是有了名的,再说了……别的不说,就说老高的碳素厂,谁为难他了?谁保证不了他的供应了?我从他手里得了一分好处没有?”

“喂喂,陈主任,地域攻击了啊,”常市长听得就笑,支光明听得也笑了,“太忠,我发现你啊,现在的官本位思想是越来越重了。”

“资本的天性是驱利的,”陈太忠也笑了,还摇一摇头,“我没有那么重的官本位,也没有攻击陆海人的意思,我是说资本有它的天性,咱这官场里也有天性……我就不想让他挖煤,只想让他炼焦,我不为难它,但是一定程度上要控制它。”

“这还不是官本位,”支光明笑着摇头,“你让人家资本发展就行了嘛,你看那外国,你有多大能力就铺多大摊子,政府只会鼓励你多投资。”

“资本的天性……是驱利的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说不得重复一遍,“国外……国外还有反垄断法呢,为什么反垄断,垄断的后果太严重,咱不是说它利润高,而是说影响民生。”

“你这就是官本位,真的太忠,”支光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影响了民生,东西还卖得出去吗?少卖了东西他怎么赚钱?”

“你这才真是扯淡,想像一下,要是粮食敞开了收购,会不会有人囤积居奇?”陈太忠气得都快拍桌子了,“粮食价格一涨,老百姓没饭吃,他们会找父母官要吃的!”

“行了行了,就是个煤嘛,没那么严重,”常市长笑着劝说两人,其实他心里是认可陈太忠的话的,无非也就是个屁股问题,“陈主任、光明,你俩都少说两句。”

“太忠,我就是跟你讨论个可行性嘛,”支光明知道,陈太忠笑的时候才是最生气的,不过眼下看来小陈也有点恼怒了,说不得笑着打岔,“现在这煤满大街都是,求爷爷告奶奶地赊销呢,谁可能垄断得了?谁又稀罕去垄断?”

“照现在这速度发展下去,能源危机是必然的啊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叹口气,却也没再说下去。

酒席在喧闹中意犹未尽地结束了,趁着陈太忠去卫生间,常市长在站起身的时候,低声对支总嘀咕一句,“小陈这家伙,真是……把自己当成国务院总理了。”

“这家伙心思确实是大,”支光明笑着点头,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,“有点不切实际,好高骛远,国务院总理哪儿是那么好当的。”

“问题是,他就算到了那一步,怕是也解决不了垄断的问题,能源,呵呵,”常市长的笑容,有些意味深长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交通厅苏厅长又找上门来,一来是看望老友常市长,二来也是跟陈太忠谈一谈高速公路无线紧急呼叫系统,看能不能交给一家陆海公司做代理。

这就是做领导的身不由己了,就连出门在外,都要有人谈事情,不过陈某人此次出来是躲人来了,搞点业绩回去倒也正常。

所以,他不但跟苏厅长谈了无线紧急呼叫系统,还谈了电动助力车和GPS全球定位系统,这些全是可以依托着交通厅来发展的。

不过很遗憾,陆海的发达程度要高于天南,全省的出租车都已经上了GPS定位系统,倒是私家车还可以考虑一下,苏厅长的意思是说,这个玩意儿可以交给同样那家公司做代理。

至于电动助力车就更惨了,陆海不但有两家摩托车厂,还有一家电动助力车厂,至于小自行车厂、元配件厂更是遍地都是。

“不过,给你凤凰科委的助力车发个准入还是没问题的,”这就是苏厅长的人情了,合着人家由于资源太多,一般都不放外地的牌子进来。

在天南又呆一天,陈太忠就赶往北京了,黄老的寿诞要到了,段卫华虽然已经确定了位置,凤凰的工作却还没完结,反正得走一遭,而田立平虽然尚未履新,却也得去拜码头了。

段市长来北京,打的是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名头,所以提前三天来了,田书记虽然现在没什么事儿,却是因为任命没出来,只敢提前两天来,省得别人说翘尾巴。

陈太忠到北京的时候,田立平到了才两个小时,田市长选了一家很普通的宾馆下榻——他既不合适去素波驻京办,也不合适去凤凰驻京办。

黄家那边已经排好队了,段卫华和田立平是明天上午一起接受黄老接见,所以今天算没什么事儿,所以陈某人一下飞机,就是安排段市长和田市长在一起坐一坐。

两人都知道,这次有这样的结果是仰仗了陈太忠,所以,往日里王不见王的那种理念,并不合适用在这里,正经是两人都有些班底,也有一些需要照顾的对象,那么坐一坐谈一谈,如果谈得投机,甚至可以将自己的班底交付给对方。

于是,三人在下午选个咖啡屋坐下聊天,田书记和段市长以前也是见过的,一见面就笑着招呼,“能在这个时候见到卫华市长,真的很荣幸啊。”

“呵呵,”段卫华来得晚了一点点,见陈太忠陪着对方,很和气地笑一笑,又伸出双手握一握,“恭喜立平市长再上一个新台阶。”

“同喜同喜,”田立平用力地摇一摇对方的手,三人就落座了,陈太忠招呼服务员上干果饮料,段市长则是笑嘻嘻地开玩笑,“都说北京的官多,扔块砖头都能砸到个处长……看看咱们三个,确实是这么回事啊,两个厅局级,一个处级。”

要不说段卫华会说话,确实如此,一个无伤大雅很应景的玩笑,很快就拉近了距离,接着就有说有笑地谈了起来。

有陈太忠在场做润滑剂,最初的不适很快就过去了,田立平很认真地向段卫华请教凤凰市的情况,段市长倒也不吝指点,尤其是他很郑重地指出,“章书记的性子,太忠也比较清楚……那人非常强势,容不得反对意见,你要是想很好地开展工作,就要讲究一些策略。”

田市长主要是接收段市长的班子来了——章尧东再强,凤凰市也是有段系这一说法的,说不得就要问一问,这市政府里面,那些同志是比较能干的。

要说起来,有陈太忠帮忙,田立平在凤凰很快地立住脚是不成问题的,不过,若是有段卫华授意,下面人——尤其是一些要害部门的领导,他们愿意积极配合的话,会减少田市长的磨合期,更快地上手。

要是换个环境,段市长还未必会很痛快地说出这些,但是他这次,相当于是抢了人家田立平的目标,搞得小田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了,心里多少是有点歉疚的,所以就点拨得比较细。

他有心点拨,田市长又有心记,他甚至摸出了一个小本做记录,边记边问,一来二去就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还只是说了一个大概。

段市长说的有些东西,陈太忠听得都有点新鲜,尤其是在市政规划等方面,凤凰市该做的事情太多,却是限于条件一直无法开展——段卫华说起来的时候,也真的有点痛心。

段市长大致介绍完之后,还说欢迎立平市长以后常联系——大家都不是外人嘛,然后他就问起了田立平关于素波的人和事。

田市长能说的就不是很多了,不过他掌握着素波政法委,那可是实权部门,一个市长想做点事情,暴力机关的配合那是必须的。

尤其是素波还是省会,除了市领导还有省领导,田立平不合适说太多,却也点出了几个需要注意的人的名字,多就不肯说了——你要想知道得更多,可以私下问小陈,咱俩一见面我就跟你说那么多,那也有点不像话。

简而言之,这通交谈还算愉快,瞅着过五点了,段卫华笑嘻嘻地建议了,“太忠,你不是跟黄总很熟吗?约他出来一起吃点吧?”

“是啊,”田立平笑着点头,心说我只见过黄汉祥一面,不过,由于他是硬扯上的关系,想一想其中的纽带,他真的不好意思说太多。

“我联系一下吧,”陈太忠站起身走出去打电话——在屋里不是不能打,但是有卖弄之嫌,当着段市长真的没意思。

是的,他对田立平要少一点忌惮,但是对上段卫华,就有点不便放肆,这不,打完电话走回来之后,说黄总有饭局了,都不好意思问老段晚上的安排,而是先问一下老田。

“晚上嘛……太忠你安排吧,我无所谓,”田立平听得就笑,他知道陈太忠在北京有一帮子人,而他跑北京比较少,也有心结识一下这些人。

“你俩怎么这样?”段卫华不满意地撇一撇嘴,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了,“太忠,我这是还没走呢,你眼里就没我这个老市长了?”

“我认识的那些……都是吊儿郎当的主儿,”陈太忠很夸张地苦笑了一下,“老市长您为人正直,我怕您有点不习惯。”

“太忠你这是说我为人不正直了?”田立平听得哭笑不得。

“哪儿啊哪儿啊,”陈太忠忙不迭地摇头,心说你要觉得我影射田甜,那还真没意思了,于是连连摇头,“您搞政法工作,整天跟作奸犯科的人打交道,这不是心理承受能力强吗?”

“哦,”段市长点点头,看一眼田立平,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立平市长,我怎么觉得,他是在说我心理承受能力差呢?”

“嗯,”田立平煞有介事地点点头,“这家伙啊……不懂得尊重领导。”

“跟着两个领导出来,我这小兵还真是受委屈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摸出手机给南宫毛毛拨个电话,意思是说我跟着俩市长来了,你那儿要是没什么碍眼的人,我们就一块儿过去转一转。

南宫这儿一听,就知道陈主任这是要大家捧场呢,说不得又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,不成想喝到八点的时候,黄汉祥的电话打过来了,“我说,你的房子怎么黑着灯呢?”

得,那个别墅都得看在段卫华眼里了,陈太忠也没辙了,只能站起身来,“黄二伯叫我呢……段市长、田市长,您二位……要不要一起去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