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55章 歪打正着

蒋世方听说杜毅居然认为段卫华可以考虑,心里这份惊讶,简直是无以言表,你不但顶了田立平,而且提出了段……段卫华?

不过,天下事都是经不起琢磨的,将臧华、段卫华和闫昱坤三人一分析,蒋省长就明白了,杜书记是铁下心思不让田立平上了。

明白和不明白,就在那么轻轻的一触中,既然人家这么表态了,蒋世方当然分析得出,老杜这是不满意自己和陈太忠在背后上下其手了——这确实有架空省委书记的嫌疑。

而至于那三个人选,也好分析,闫昱坤是老常务副了,还是亲黄家的,动一动很正常,臧华嘛,那根本就是个摆设,无非是杜书记表示了,下次有什么机会,我要为此人争取了。

独独这个段卫华,提的是真有点公心的意思,虽然此人是从凤凰上来的,跟黄家也有点关联——没办法,真要说起来,天南省的干部一半能跟黄家扯得上边。

反正段卫华上的话,也不算不给黄家面子,换位思考一下,蒋省长也承认,我若是杜毅的话,能拿得出手正大光明地顶掉田立平的人选,实在是不多——顶掉要有理由,空出来的位子还得能让田立平和黄家接受得了。

那就段卫华吧,蒋世方对这个结果,颇有一点无语,当然他不能一下就答应,说是自己也要了解一下情况,杜毅知道,这是姓蒋的要去请示黄家,自然表示理解。

蒋世方肯定是要请示黄家的,不过,就在他打算拨打陈太忠的电话的时候,猛地反应过来一个可能,登时心里就是一凉:我说,这不会是小陈早就设计好的吧?

官场里从来不缺那种才华横溢的天才,尤其在揣摩世情人心上,谁都不敢说自己就是最强的,所谓的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就是最真实的写照。

那么,陈太忠可能是猜到了,杜毅断然不会同意田立平,所以就势把自己的老市长扶上位,又把那便宜老丈人安排到自己的老窝。

太厉害了啊,这个家伙!想到这个可能性,蒋世方心里的钦佩,那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——按说以他的阅历,是不会相信这么一个毛头小伙子能设计出这么大的局来,然而,事情的发展,却正应了陈太忠在他家里时说的话。

而且,传言中此人嚣张跋扈,但是以蒋省长亲眼所见,再加上自己与其的交谈,他能断定这个年轻人绝对跟传言中的不符。

当然,蒋老板并不知道,陈某人是铁下心思不做黄家的代言人,才那么恭敬谦和的,而且也没心思深远到能算中杜毅的反应——那厮不过是想把局面搅得乱一点罢了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佩服归佩服,蒋世方心里火大啊,合着你小子一手占了俩位子,杜毅那边人家是啥想法我不好说,但是我亏的慌啊。

没错,段卫华是表示了输诚之意了,起码蒋省长心里有数,将来段市长会比较亲近自己,但是他没扶了自己的人上去,心里别扭不是?

得了,我也不给陈太忠打电话了,蒋世方拿定主意了,直接一个电话拨给了黄汉祥,说是照目前的局面来看,田立平只能去凤凰了,倒是凤凰的段卫华可以来素波。

“嗯,段卫华那人还是有能力的,小田有点委屈了,”黄汉祥一句话,表示黄家认可这么一个变通,于是这件事就波澜不惊地确定了,而且也证实蒋某人二选一选得不错,黄家原本支持的就是田立平。

黄总肯定要认可这个变通,他本来就不是很赞成陈太忠推田立平上,眼下这么个结果再好不过了,段卫华身为凤凰市长,去黄家探望老首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虽然黄家对其接待规格不高,但跟黄汉祥也有过两次碰面。

“小陈应该满足吧?”搁了电话之后,黄总轻声嘀咕一句,想一想那家伙的折腾能力,他决定再打个电话过去——再让你给你的老市长送一份顺水人情,这总可以了吧?

“什么?”陈太忠正在观看手机编码测试,猛地接到这个电话,一时间真有点不摸头脑,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?说不得找个没人的地方,“您是说段市长去素波,田书记来凤凰?”

“啊,怎么?我一下照顾了你俩人,很不容易呢,”黄汉祥只当这家伙有点不满,说不得哼一声,佯作不满地发话了,“别人都该说我霸道了,知道不?”

“可是……”陈太忠也不清楚蒋世方到底跟黄汉祥说了些什么,于是也不能多说什么,说不得咳嗽一声,“咳咳,那可谢谢您了,我一定努力工作回报您。”

“嗯,注意保密啊,”黄汉祥听到这厮毛比较顺,也算是放下了这份心思,搁了电话之后,禁不住叹口气,啧……这小家伙,胃口是越来越大了。

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死活是想不明白,这事儿怎么就变成这样了——这才是他想像中最好的结果,至于老田还想再上一步,那慢慢地看自己的操作呗。

当务之急,肯定是要打电话报信儿啦,说不得他一个电话打给田立平,告诉田书记你可能来凤凰——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。

“段卫华来素波?”田书记肯定听得清楚这话,沉吟一下方始笑一笑,“等我回头去凤凰上任,咱们有的是时间聊……现在不方便去看你,太忠你体谅一下啊。”

未来的凤凰市市长都让他体谅了,陈太忠还能说什么?说不得谦虚地笑一笑,说句没什么就挂了电话。

接下来就是给段卫华打电话了,他还只当是老段在蒋世方面前使手段了,于是先出声试探,“卫华市长……恭喜了啊。”

“恭喜?”段卫华一听,就没了声音,过了好一阵才笑着发话了,“呵呵,现在在开会……晚上来海上明月说吧。”

啧,老段也不知情啊,陈太忠听出来,老段语气比较平和,但是细听的话总能觉出那么异样来,于是他这心里就越发地不解了,这个人选不管是蒋世方还是杜毅提出来的,那位怎么没卖人情呢?

这就是他地位太低见识不够了,人选是杜毅提出来的,但是非出他的本心,杜书记也不会浅薄到这会儿就打电话,没什么意外尘埃落定之后,省委书记在谈话中或者会暗示——这就是嫡系和外人的差别。

至于蒋世方,也是怕有什么变数,再说两人都是正省级干部了,这点气沉不住,那真是贻笑大方不成体统。

段卫华也真算个沉得住气的,居然能熬了一个半小时才赶到海上明月——不过这个时候才六点十分,往常段市长可是习惯了六点半以后才吃饭的。

他心里有很多的猜测,但最终的目标还是素波市长才是最满意的,他倒是想惦记沙鹏程的位子呢,但是那不现实。

确认了这个消息之后,段市长笑得嘴都合不拢了,不过他也没过分失态,听说田立平会来凤凰的时候,段老板居然有闲心去震惊一下,“不是吧太忠……你这……你这……你这工作是怎么做的啊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老市长,将来这个谜团……还得指望您帮我解惑了,我没这么大面子,真的。”

“那没问题,”段卫华笑着点头,这个要求他怎么可能不答应?下一刻,他的笑容微微一滞,轻声嘀咕一句,“难道真的……是公平选拔的组织意愿?不可能吧?”

按说,以段市长的城府,就算想到这个比较离谱的原因,也不会说出来——小陈听了会怎么想?但是他心里实在太纳闷了,于是就失态了,说不得最后又加一句反问做解释,却是微微有损他政工干部的形象了。

以陈太忠的耳力,肯定是听到这个了,不过他没在意,只当这是段市长不跟自己见外呢,于是笑一下,“将来素波市有事,还得老市长多关照了……”

就在赵喜才请辞的第二天,九龙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被人从凤凰保了出来,可是张兵出来之后,从凤凰到素波的路上,呆呆地一句话都不说。

去了九龙公司之后,他又在办公室里呆坐了两个小时,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,猛地打开窗户跳了下去,嘴里大喊了一声,“我对不起赵市长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