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53章 杜书记亏了

杜毅和蒋世方的谈话细节,就没人清楚了,不过谈完之后,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,丁小宁接到了杜书记秘书打来的电话,告诉她说明天上午省委有个关于省城发展规划的企业家座谈会,杜老板邀请她出席并共进午餐。

这个发展规划座谈会,其实就是化缘会,最近天南省上的大项目挺多,资金紧张,尤其是最近素波市的外环工程已经启动,将成为天南省公路交通的枢纽之一,所需资金极大。

看起来,这就是又要跟丁小宁化缘了,京华房地产在素波发展得苗头看好,大家也知道丁总手里握有巨资,都敢惦记吃掉素纺呢。

杜老板出面化缘,那是无所谓荣幸不荣幸的,愿意给得给,不愿意给也得给,差别在于多和少而已,但是,丁总这孤儿企业家除了去年水灾捐过一次,就没受到过类似的骚扰。

这不但跟她身世可怜有关,也跟杜书记看重她有点关系,省里没人跟她化缘,素波市的赵喜才也不可能找她,至于说凤凰市——谁活腻了,去找陈太忠的女人化缘?

但是这次杜老板又开口了,那么她意思一下也是必然的了,然而,丁小宁年纪虽然不大,近期也见了太多的事情,尤其是她知道,陈太忠正在莒山和素波两地兴风作浪。

所以,杜毅这眼光未必是在那一点钱上,丁总非常清楚这一点,于是就打个电话给她的太忠哥,告诉他有这么一档子事儿。

第二天的规划发展座谈会,到的基本上都是国企,要说私企也有,不多的寥寥几家,不过大家也只有听的份儿,南环、东环、西环和北环,近期目标是如何,中期又如何,将来外环又该如何发展之类的。

介绍这些用了时间不短,强调这个环城路的意义就又占了很长的篇幅,到了最关键之处,反倒是时间很短了——一期工程造价二十五个亿,省里压力很大啊。

接下来就是与会者里选出几个代表,陪杜书记共进午餐,丁小宁的入选没引起大家太多的注意——杜老板跟这美女老板打过交道,不过,这次丁总估计也要出血不少了。

果不出大家的所料,饭后杜老板还把京华房地产老板叫到一边,轻声嘀咕了几分钟,于是就有人猜测,老杜这是又要扶持样板了,换做我是那女人的话,多出点捐款,顺便就可以跟杜书记要点工程来做了。

等杜书记走后,还真就有人上前打问,丁总你这次打算出多少钱,美女老板含笑摇头,转身也急匆匆地走了,惹得某些人心里暗哼——还孤儿企业家呢,还不是仗着那张脸混到这个地步的?也不知道傲慢个什么劲儿。

丁小宁自然是着急给陈太忠打电话,杜老板知道她率真耿直,说话也很直接,你跟陈太忠说一声,别再在莒山的事情上搞风搞雨了,天南省经不起这样的折腾,省里寻个机会拿下沙鹏程,这总可以了吧?

杜老板这话不是说给陈太忠听的,他只是需要一个沟通途径,还告诉丁小宁,以后小陈在工作上有什么需要请示的,可以直接来找我。

杜毅不是没有跟黄家沟通的渠道,甚至他都跟夏言冰打过几次交道,但是现在天南省最活跃的黄系人马,就是陈太忠,而这家伙绝对不是跟着蒋世方走的。

陈主任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,刚在三十九号吃完爱心午餐,正跟唐亦萱粘腻在一起呢,猛地听说《热点访谈》都去莒山采访了,不由得苦笑一声,这事儿还真是越玩越大了。

“中视的人可真不是我请的,”挂了电话之后,他瞥一眼身边衣衫凌乱的小萱萱,叹一口气,“老杜别把这账也记到我头上吧?”

“那谁知道呢?”唐亦萱微微一笑,丹凤眼一眯,“反正都说你在北京认识的人多……呵呵,开玩笑呢,我估计杜毅心里应该有数。”

“咦,为什么呢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意思,说不得笑吟吟地看着她,又伸手进领口去把玩那团晶莹如玉细腻若棉的丰腴。

“没什么,到了他那个级别,看清楚这种事儿并不难,”唐亦萱跟蒙艺一家一度联系得相当紧,自然知道省委书记的眼界有多宽广,能力有多大,“如果他愿意,甚至可以查出中视是通过什么渠道派下来人的。”

一边说,她一边微微含胸,方便那只火热的大手肆意把玩自己,又抬手去拿刚冲好茶的小手壶,放到嘴边的时候,微微停一下,将手壶递到他的嘴边,“喝不喝?”

“你含过的,有你的唾沫,脏,”陈太忠绷着脸摇摇头。

“哼,必须喝,”唐亦萱也脸一绷,旋即似嗔似喜地瞪他一眼,将手壶嘴轻轻向他嘴里一送,“我的唾沫你吃得还少吗?给我喝……”

“我想喝奶,”热茶也堵不住陈某人的嘴,他含含糊糊地说道。

“喝奶……那得留给咱们的儿子,”唐亦萱哏儿地笑了起来,不过笑过之后,就悻悻地撇一撇嘴,又叹口气,显然,她是想到了此事近乎于渺茫的可能性。

“好了,你给黄汉祥打电话吧,”大多时候,她是个非常知性的女人,尤其是她心情有点糟糕的时候,就越是理智,“杜毅是让黄家放他一马呢。”

“老黄要午休呢,”陈太忠笑一声,将手抽出来,拦腰将她抱起,色迷迷地看着她,“娘子,咱们也午休吧……”

下午给黄汉祥打电话,黄总不接那也是例行的,大约是在四点钟的时候,他才回过来了电话,等他听说杜毅打算搞掉分管工业的副省长沙鹏程的时候,冷哼一声,“没必要弄掉沙鹏程,你跟杜毅说,这事儿跟他没关系。”

“那……沙鹏程也有工作不得力的嫌疑啊,”陈太忠兀自存着点侥幸,不搞副省长的话,事情弄不大啊。

“你胡说什么呢,蓝家伸手进天南试探,天南就自己掉一个副省长……那不是让人笑话吗?”黄汉祥这么做是跟黄和祥商量过的,当然知道,此事的重点是在抽黄家。

说到这里,黄总猛地想到一个可能,声音顿时严厉了起来,“我跟你说啊小陈,不许你胡来……不许你动沙鹏程!”

“真的不是我要动,是杜毅要动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,“我还没搞完赵喜才呢,哪儿敢惦记副省长?”

“你小子胆大包天,谁不敢搞啊?”黄汉祥最是担心这家伙胡来,听到这个解释,也就笑了,“这种能力的副处,全中国我也就见过你一个……对了,你跟蒋世方怎么说的?”

陈太忠自然不怕说一遍,只是隐瞒了段卫华那一段,不过,黄汉祥听说,赵市长因为最恨某人,居然做出了那么下作的事情,禁不住冷冷一哼,“这蒙艺当初,也不知道怎么瞎了眼……算了,不说了。”

真没面子,陈太忠翻一翻眼皮,挂掉了电话,琢磨一下又给丁小宁拨个电话,将黄汉祥说的重点复述一遍,无非就是没针对杜毅和不同意搞沙鹏程。

“哼,这家伙就是不愿意为我所用啊,”杜毅接完丁小宁的电话之后,轻喟一声,陈太忠没有向他汇报工作,而是通过小丁来完成的,他中午的话算是白说了。

说句良心话,杜书记一直就没有将这家伙收归己用的想法,一来,这种小不丁点的干部他不放在眼里,二来陈太忠的口碑并不好,除了搞出个凤凰科委来,也没做过什么正经事,倒是歪门邪道的事情做了不少——连甯家投资落地这种事,杜书记都不放在眼里,这是因为……甯家不在凤凰投资,也会在素波落地的。

而且姓陈的是蒙艺的人,不但是蒙艺的人,后来还跟黄家勾勾搭搭,杜毅心里就见不得这种朝三暮四的主儿。

然而,陈太忠这次通过小丁传话,这就是人家表明,不想跟他杜某人有进一步的接触,反应过来这个事实的时候,他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点若有若无的遗憾。

好吧,就算你不是朝三暮四的人好了,下一刻,杜书记就将此人抛在了一边,想到不得动沙鹏程的说法,他又哼一声——啧,真是没劲儿。

对蒋世方的让步有点大了!想到蒋省长跟自己表示要查赵喜才,杜书记心里有点懊悔——一个国企老总,换一个素波市长,真的是太亏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