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52章 学蒙艺

杜毅压住蒋世方搞出的文章之后,心说我让你处理此事,也算给你老蒋面子了,反正我宁可把这莒山煤矿老总的位子让给你,也不能让你这么快上文章。

可是接下来的两天,他耳朵里就没听说过此事,不过杜书记的事情比较多,也不会一门心思放在这上面,直到今天中午,他才听说省经贸委主任被蒋世方叫过去批评了一顿。

按说,省长批评厅长的工作,那是天经地义的,可古怪的是,这批评的内容有些不靠谱,他嫌人家压制旗下的《天南商报》的发展。

没错,省长是总管全局的,就算经贸委和文化行业有分管副省长,他想批评也就批评了,但问题的关键是,这天南商报是社会办的报纸!

当然,蒋省长批评人,肯定是有充足的理由的,天南商报的记者刘晓莉,勇于揭露我们在工作中的失误,这是舆论对我们的监督,是善意的是有益的,你为什么压着人家不让登,然后好了吧?人家发到北京去了!

经贸委主任当然知道这话里的“善意和有益”不能信,关键是在“发到北京”四个字上,于是就委委屈屈地解释,说这报纸是挂在服务公司的名下,“为了尊重舆论的监督,我很少过问这报纸……回去我一定彻底查清此事,然后向您汇报。”

“不过问也不对,要注意引导舆论的方向,我不希望有下一次,”蒋世方没好气地训他一句,接着摆一摆手,将人撵走了。

于是,天南商报明天肯定要刊出刘晓莉的文章了,这是不消说的,甚至天南商报的老板约省经贸委主任晚上吃饭,还要带上刘晓莉……这也是不消说的。

杜毅肯定不会在乎这样的事儿,别说他不在乎,他身边的人都不会在乎,然而有人发现了其中的蹊跷,蒋省长宁可闲得无聊,去关心《天南商报》,却是对莒山的事情不闻不问。

这可不是个好兆头!有人这么认为——杜毅身边有太多的人帮他收集信息和出谋划策了,发现这个不妥,自然是要向杜老板报告的。

绝对不对!杜书记在听到报告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判断,这种事对蒋世方和黄家来说,都不是正常的——一省之长放着现成的渠道不去调查,现成的权力不知道运用,反倒是要关心一家民办报纸,借此搞舆论攻击……这不是傻的吗?

好吧,就算他姓蒋的愿意这么丢人,黄家也得答应呢不是?在自己的老家办点符合规则的事情,居然要靠民办报纸的舆论——黄家真要惨到这一步,黄老绝对会拄着拐杖去堵一号的办公室的。

“给宣教部打电话,把那篇评论员文章拿过来,我再看一看,”杜毅沉默一下,做出了如此决定,同时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平和一点,脑子里想的却是——蒙艺要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,估计也会这么做吧?

杜毅比蒙艺大着四岁,一开始他并不是很看得起这个小家伙,排资论辈嘛,谁还没点这小情结?而且两人也不是一个阵营的。

但是久而久之,蒙书记以其张弛有道的管理方式、高超的政治手段,敏锐的政治嗅觉和深远的眼光,令他不得不私下感叹,小蒙真的很厉害啊。

至于最后蒙艺不得不远走碧空,杜毅在坐上这个位子之后,庆幸之余也不得不承认,蒙书记的胸怀和坚持底线的信念,真的是我做不到的。

所以,就算他心里不愿意承认一个小辈比自己强,但是坐上这个位子了,遇到事情之后,他就总想拿自己跟蒙艺比一下,眼下这心情便是如此了。

蒙艺当年并没有完全放手政府事务——虽然党政分家是必须的,但是对一个党委书记来说,这真的是不可能的。

而杜省长也被他在规则之内架得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想发火还抓不住理由,真的挺难受,但是关键时刻,蒙书记也能充分放手,还能摈弃成见,跟他一同抵抗压力分担责任。

对一个政府一把手来说,有这样的搭档还是值得欣慰的,然而同时,杜毅不得不时不时地给蒙艺找点麻烦,蒙艺也得时不时地越一下界——大家心里都明白,和谐友善的党政班子,并不是上面愿意见到的,党政分开,不就是图个相互钳制吗?

说穿了,杜毅觉得跟蒙艺配合很愉快,所以他希望自己也做这么样的一个党委书记,给自己的搭子留下一个可敬的印象——对手的称赞,才是对你人生价值的最大肯定。

然而,天不遂人愿,自己的搭子有点阴,原本是强势出名,现在夹起尾巴不动,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蹿出来咬人一口,杜书记想到这个,头疼之余也有点佩服自己:像我这么愿意支持省委书记的省长,真的太少见了。

事实证明,他对蒋世方的评价完全正确,因为不久之后他就得到了消息:省政府的人把评论员文章拿走了,还说既然不发就那就不留了。

这是什么意思?这就是他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:蒋某人跟黄家说了,不是我不管啊,是杜毅横生枝节,压制得我动不了,所以……我只能通过民办报纸来呼吁这个事儿了。

姓蒋的你真无耻啊,杜书记真的被气得受不了,搁给蒙艺在的话,他压一压,我就再争一争,然后我处理了事情,他把评论员文章改一改,就发了,我占了莒山的实惠,他是确保把持了大方向——可不就是这点事儿吗?

哼,不就是欺负我不愿意动莒山的人吗?杜毅也分析得清楚这点因果,说不得吩咐自己手下一声,催一催省政府,关于莒山的事情,尽快给个处理结果……那性质太恶劣了,他们要再不动,咱们省委这边就动了。

他想得明白,我不让你黄家打蓝家脸就行了,就算我帮你黄家办事不应该,但是我低调处理此事了……别人就算有点想法,也不能说我什么,撇开黄家蓝家的争斗不提,莒山是被人抓了现行了,我的省委出面强调安全生产的重要性,就真的错了吗?

由此可见,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看去,或者会得到截然相反的结论,而其中的要害,无非是如何说服裁判,所以说,这话语权才是最重要的——当然,能有机会解释,那也是值得庆幸的,太多人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。

这就是杜毅的应对了,堂堂正正地,也不怕节外生枝,而且他心里还想呢,我给你蒋世方机会了,你不要,那莒山这个厂长的位子,你也就不用惦记了,这是我出手帮黄家所该得的收获——换了蒙艺来,必然也是会如此行事的。

然而,他想的是不怕节外生枝,可偏偏就有一枝红杏出墙来——在下午晚些时候,北京来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说,中视的《热点访谈》刚到你天南暗访过,查的就是莒山的事儿,你得关心一下啊。

什么?杜书记一听这消息,就不得不重视一下,虽说以他省委书记之尊,见了中视台长都无须客气,那么一个频道的栏目组,实在算不得什么,但实则不然。

这个栏目实在太有名了,有名到在某些时候可以做风向标,有些时候可以恶心到省部级大员,继而影响其前程。

这话可不是开玩笑,就以莒山为例,只要在热点访谈里一播,杜毅的形象多少就要受到点损害,真要连着再来几次负面报道,有些人难免就会认为他行情不行或者惹人了,那么他个人在组织内部的威望都要打折扣。

更别说,可能会有那重要首长“一不小心”看到了这个报道,万一直接过问一下,那就更糟糕了——简而言之吧,这不是一件好事,尤为恶劣的是,有人可以拿此事,做出一篇不大不小的文章来。

是蒋世方干的,还是黄家干的?杜书记不得不认真地面对这个消息,然而下一刻他就意识到,当务之急并不是找出幕后黑手。

他先是托了自己的朋友给中视和宣教总部打招呼,希望将这个节目延后播出——能不播出就更好了,然后杜书记沉吟一阵,拨通了蒋世方的电话。

他已经想明白了,中视插手不会是蒋省长干的,就算是老蒋干的,那也肯定是出于黄家授意——姓蒋的暂时没掀翻自己的可能,搞这种事得不偿失,更何况老蒋并不是黄家嫡系,吃撑着了这么玩?

“世方省长,莒山的情况调查得怎么样了?”杜书记当然也沉得住气,所以这话问得是四平八稳,不过,省委书记亲自给省长打电话,其性质已经无须多说了。

“哦,这个我让他们放下,听候省委指示,”按说,蒋省长说这话的时候应该有点怨气的,但是他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干脆,“干部人事这一块,应该服从省委的决定。”

拉倒吧,你整天惦记着怎么能多插手呢,杜毅沉声回答,“安全生产问题,主要是政府事务,世方省长,你要尽快处理此事,争取在中视《热点访谈》播出之前拿出个结果,要不然省委也会很被动的。”

热点访谈?蒋世方听得头皮也是一麻,我说杜毅你太缺德了吧,不让我发评论员文章的是你,现在黄家出手搞出热点访谈了,你倒是知道安全生产是属于政府事务了?

与杜书记不同的是,蒋省长虽然才听说热点访谈四个字,却是非常能肯定,这事儿绝对是黄家弄出来的——因为他知道不可能是杜毅干的。

“既然中视都关注到了,那政府这边坚决拥护省委的决定,”蒋世方心一横,你想拉我下水,对不起了,爷不伺候你,“我来天南时间不是很长,对莒山不是很熟悉,发个文章都有这样那样的不足,杜书记你可是老天南了,我个人表示……坚决拥护党委的决定。”

这话听着倒还算平和,但是在省部级干部的对话中,就是相当犀利了——麻痹的我要发评论员文章的时候,你唧唧歪歪地压着不让发,现在听说中视关注了,黄家强势介入了,你就草鸡了,把事情往我身上推?做梦去吧你!

这话里还有一层意思,姓杜的你再想推都没用,莒山的安全问题是连着三年,就算你非要咬定是单纯的政府事务,我蒋某人也是今年才来的,前两年……前两年谁来负责?

啧,看来这事儿真的不是蒋世方搞的,杜毅听明白这些话了,却是也没怎么生气,反倒是确定了一点,黄家真的强势介入了。

然而这也不算一个特别坏的消息,既然不是蒋世方发起的,那么,他和我有相同的忌惮,否则的话我这省委书记跑不了,你这省长就跑得了?

正经是,越是这种情况,那个评论员文章越不能发,这是毫无疑问的,要不然蒋世方在这件事的处理过程中就彻底占了上风,杜毅也不打算在这一点上让步——你嘴上吧嗒两句我就让步,看在下面人的眼睛里,那成什么了?以后的工作要不要开展了?

“那个文章不能发,影响大局,”杜书记不愧是一省的书记,真要干脆起来,一点都不比蒋世方差,“我考虑有必要强调一下省长问责制,沙鹏程在此事中,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这其实也是变相的妥协了,我不发评论员文章,但是我弄个副省长下来,你黄家也该知足了吧?难道非要我跑到第一线,帮你对蓝家喊打喊杀吗?

这就是吹风了,蒋世方自然听得明白,杜毅是在问自己,搞下沙鹏程合适不合适,不过,沙鹏程那个位子,还真没几个人稀罕——民主党派的副省长,谁会在意啊?

可是,考虑一下黄家的咄咄逼人,考虑一下热点访谈的影响力,蒋省长也知道,自己不对黄家有所交待的话,这事儿只会越搞越大,直到发展至不可收拾。

“问责就没必要了吧?让沙省长内部检讨一下就行了,”蒋世方手上没有特别顺手的民主党派,那还在其次,关键是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大——谁知道蓝家有什么牌没出呢?“只要他态度端正,充分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……老同志相对还是比较稳定的。”

你手上没人,我手上有人啊,杜毅听得明明白白的,心说我没这点把握的话,至于跟你提起问责沙鹏程吗?“世方省长,你坚持这么做吗?”

我操,你这是威胁吗?蒋世方快气坏了,要跟黄家扛的是你,要把事情搞大的也是你,说不得笑一笑,“我不坚持,我只坚持一个主张,省政府要在省委的领导下,为全省人民服务。”

“看来,我们有必要面谈一下了,”杜毅沉吟一下,淡淡地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