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51章 身不由己

蒋君蓉这么一愣神的工夫,穆海波就陪着陈太忠走远了,穆大秘也知道蒋大小姐的傲气,自然不会再让她继续发作。

蒋主任愣得一愣之后,转身走进了老爸的书房,见自己老爹手里拿着茶杯坐在那里发呆,就知道他有头疼事了,“老爸,姓陈的说了点什么?”

“别张嘴闭嘴就是姓陈的,”蒋世方不满意地看自己女儿一眼,心说我这女儿和秘书也真是的,“他说话做事很有一套的,你要再是这个心态,对自己不好……这可是连赵喜才都能搞下来的主儿。”

“赵喜才下?”蒋君蓉听得眉毛一扬,这样的家庭,这种话题简直是必然的重点,“确定了吗……谁能上?”

蒋世方白她一眼,没有说话,心里却是在苦笑,谁能上……黄家伸手搞下来的人,这位子谁敢惦记?

这种逻辑在官场里并不少见,比如说我扳倒人为的就是占据这个位子,或者说我扳倒你的人,做为补偿再扶上去一个你的人……似此种种不一而足,大致时候都有这样那样的因果。

所以,陈太忠刚才要走的时候,蒋世方心里吓了一大跳,这可不仅仅是陈某人想的自己好沟通黄家不便沟通的问题,而是一个眼里有没有黄家的问题。

蒋省长在那一刻终于明白了,自己一下午基本上就是瞎想呢,见陈某人要走,他才反应过来——第一顺位提出素波市长候选人的,连杜毅都排不上号,必须得是黄家的意愿。

黄家人要搞下赵喜才,固然是有这样那样的原因,但是他和老杜想趁这个机会,在黄家的地盘上虎口夺食,那态度未免就有点不端正了。

可是这个黄家,到底是想让田立平上呢,还是想让段卫华上呢?这个问题让蒋世方有点挠头,总有一个是假的吧?听到女儿发问,说不得就将陈太忠的话大致地说了一遍,“……以你对他的认识,这家伙是想让谁上?”

“田立平,哼哼……”蒋君蓉一听这俩名字,就是冷笑一声,“田立平的宝贝女儿,可是天天跟陈太忠混在一起呢,夜不归宿。”

“啧,”蒋世方不满意地看她一眼,那意思大致就是大姑娘家你怎么说话呢,不过听女儿这么一点,他心里隐隐就明白了——八成啊,这个田立平才是陈太忠想扶的。

但是,蒋省长跟田立平有点……那啥,当初他任素波市委书记的时候,田立平是蔡莉的人,而蔡书记是稳稳地压着蒋书记的——不管是从资历还是地位上。

所以,这两人关系实在不能说很好,也正是因为如此,刚才蒋世方强调本地干部不重要,不但是在为自己人争取位子,同时他也有点不想让田立平上。

倒是段卫华这个人选,蒋省长还算得上满意,而且凤凰市长调任素波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调动了,对于段卫华此人,他大致也了解一点——毕竟他在素波干了那么多年不是?

尤其是,段市长现在省里基本上没派系,又是政工干部出身,大局感很好,愿意投靠他蒋某人的话,素波也能平静一段时间,再说凤凰这两年飞速的发展,也能为他加分不少。

要不说在官场上,人的口碑说不重要吧,有时候还真的很重要呢?这种场合里,段卫华这个“大局感好”的优点,就是非常关键的因素。

他正寻思呢,做女儿的又发话了,“我看啊,这小子是贪心,想把段卫华送进素波,同时把田立平弄到凤凰去。”

不会吧?蒋世方微微地张开了嘴,下一刻愕然地转向自己的女儿,他真没想过这个可能,要真是这样……也确实太夸张了吧,凭他一个小小的副处,敢这么惦记?

“要是这样,就有点欺人太甚了,”蒋省长沉默半天,方始叹口气,因为他认为女儿说的这个猜测,还真有可能,不过……就算是黄家,你也不能这么不讲理吧?

“算了,我就只管田立平了,”蒋省长终于拿定了主意,赵喜才下田立平上,动静不大,空出的政法委书记的位子,可以和杜毅争一争——莒山那边我让给你个厅级干部,老杜你也不能不满意吧?

他自己是不想让田立平上,但是人在官场,有的时候不能以自己的喜好为标准,要服从大局,然而好死不死的是,他的女儿也不喜欢让田立平上。

蒋君蓉对田甜,总有一点说不出的不顺眼,她甚至觉得女主播应该划进“戏子”那个行列,也不知道陈太忠眼睛怎么会瞎成那样,所以,她听老爹做出决定了,就要敲一敲边鼓,“其实段市长那人不错的,肯顾全大局。”

对凤凰官场了解的主儿,大致都知道章尧东的强势,而章书记的强势,还真的就成全了段市长顾全大局的名声。

“啧,也是个麻烦,”蒋世方听得叹口气,他真的也有把段卫华抓在手里的想法,章尧东死死地卡在凤凰,别说是他,就是杜毅想到这天南第二大城市,也未始没有点头疼——插不进去手啊。

就以陈太忠刚才说的为例子,凤凰打算搞个煤焦集团,省里根本无法对此事做出太大的干涉——好吧,有人能干涉,但那不是省长也不是书记,而是分管党群的纪检书记说话管用。

“算了,由段卫华去吧,”蒋世方摇一摇头,想到那个煤焦集团成立的背景,他也不能阻止段市长登门汇报工作,人在官场就是这样了,个人意愿总是要被大局推来推去的,哪怕他是一省之长。

“官越大,越是难当啊,”蒋省长再次叹口气,站起了身……

他们父女俩在这儿嘀咕,陈太忠却也想到这一步,没来之前,他还没琢磨清楚自己该怎么搞呢,结果过来聊一阵,知道杜毅扣住那评论员文章不让发,就觉得这煤焦的事儿能说一说,那么,段市长借此由头来向蒋省长单独汇报,大概也是必然了。

从省委大院出来,他就是一阵猛赶,终于在士兵们关门的一刹那,进入了素波市军分区的大门。

军分区招待所里,该来的人都来了,李凯琳是第一次来,对这里有点好奇,田甜却是知道陈太忠干什么去了,见他回来,忙不迭发问了,“谈得怎么样?”

“就那么回事,现在的领导,谁会给你个明确答复?”陈太忠笑着答她,因为他又帮段卫华说话了,一时心里也有点歉疚,但是有些预防针,还不得不打,“我看老蒋的意思,还想扶个自己人上去。”

“嗯,我爸也说了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”田甜点一点头,她老爹确实本来是心死了的,这次想的也不过是碰一碰运气。

然而,此事一旦开始运作,田书记的心思就平静不下来了,在她回来之后还这么说过,“只要小陈帮忙了,这次不行那还有下一次……不过这话你先别跟他说。”

反正,他也知道陈太忠来素波递黑材料了,于是田主播发出邀请,“太忠,明天我老爸想跟你坐一坐,你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

“中午吧,下午要回凤凰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说老段还在那边等着呢,估计也是心急火燎的,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雷蕾你关了笔记本吧……”

田书记见陈太忠,肯定也是想了解一下眼下的局面,陈太忠倒也不怕告诉他——当然,关于段卫华的事情,那是不能说的,“我就是问了蒋老板一句,赵喜才现在最恨谁?”

“哼,”田立平听得冷哼一声,“我现在就等他病退呢,到时候,看我怎么收拾他那几个儿子,那种下作事情,都做得出来!”

“蒋老板心里也有杆秤呢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他现在说话,越来越有地下组织部长的味道了——起码是够八卦,“我看啊,本来他都没打算给黄家留位子,呵呵,这年头的人心……”

当天晚上,在海上明月的甲字号包间里,段卫华也听到了最新消息,于是做出了决定,“嗯,明天跟章尧东碰一下,关于这个事情,估计下午就能去找蒋省长汇报了,呵呵,这高速修好了,就是方便啊。”

两人正说着呢,丁小宁打来了电话,她现在还在素波忙她的生意,“太忠,杜书记约我明天中午吃饭,我该不该去?”

“约你吃饭?去,为什么不去?你又不欠他的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冲段市长笑一笑,“段市长您指示得真正确,果然是棋从断处生啊。”

“都要动了,”段卫华沉稳地一笑,一副“我知道就是这样”的样子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