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50章 启齿

黄汉祥做事忘性比较大,但是这次没跟蒋世方打招呼,却不是忘了。

当然,他对陈太忠大包大揽地力挺田立平,是有一些不满的,但是话说回来,他也很清楚,小陈为黄家真的做了不少事情,上到老爷子的身体,下到天南的各个环节,除了收拾夏言冰不对之外,做出的贡献太多了。

所以,黄总也真没怎么计较,以他的性子,若是真不打算答应,根本就不会让小陈去抓莒山的证据——黄老二不是不会阴人,但是从来不阴自己人。

关键的一点,还是陈太忠推荐的这个人选,时间有点晚了,黄汉祥最近一次跟蒋世方通话,还是要其敲打赵喜才那次。

紧接着,就发生了莒山的事情,后来小陈成功地把某些东西弄到了报纸上,但是这两件事相隔太近了,黄总是找了另一个跟黄家关系相近的人打的招呼——人家蒋世方好歹是一省之长,他黄老二多少得给人家留点面子。

将一个省长呼来喝去倒不是说不可以,但这是亲黄家的,这么做就有点过了,再加上别人转述莒山那里的恩怨时,也方便略略地点一下,这是黄家和蓝家的争执——黄老二自己说,就不合适提及。

正是因为如此,陈太忠在第二天打电话给黄二伯的时候,黄总那时的犹豫,其实是哭笑不得——我说你小子不要这么能干行不行啊,你的效率是如此之高,搞事是如此地频繁,弄得我都不好意思打电话了,得了,你自己去跟蒋世方谈吧。

要是搁在往日,这个因果,黄家老二倒也不怕跟小陈说一说,但是他不是对某人扶自己岳父上位有点不满吗?那就不解释了——而且这因果解释出来,多少也有点灭黄家威风的嫌疑,他可是个家族荣誉感很强的太子党。

当然,黄汉祥敢授权陈太忠这么搞,那也是有缘故的,在官场中,有些事要提前打招呼,有些事却是未必需要。

有人说风笑你这么写不是错了吗?官场中不就讲个赶早不赶晚,还有个“一步迟步步迟”什么的吗?是的,这些话都没错,但是这个规律并不完全适用于黄家——黄家底蕴之深厚,非寻常人可比,人家具备在最后一刻猛地发力的资格和力量。

这就是前文说的,空降干部未必可怕,尤其是那早就吵吵上的,正经是那些在貌似尘埃落定的时候,才突然空降下来的干部,多半更可怕。

黄家在某些事情上,不轻易表态也是符合官场逻辑的:一来能坐看事态发展,选择最好的出手时机和人选,保证这个“一贯正确”的形象——别说,这个口碑很厉害的。

二来,若是在关键时刻点拨一下,导致乾坤逆转,那不但能让人看到黄家的能量,被伸手者也会越发地感激——比如说,蒙艺就将林业厅老大的位子空了一年多,也是异曲同工之妙。

所以陈某人敢不敢跟蒋世方直荐田立平,那根本无关大局,也正是因为如此,黄汉祥才有了这么一个比较古怪的吩咐。

见到陈太忠要离开了,蒋世方才放下心里的算盘,微微一笑,“急什么,我这家有吃人的怪物吗?早叫你来,你死活不来,现在来了又着急走,你是不是对蒋省长有什么成见啊?”

“我是说……九点二十了,”陈太忠“不好意思”地笑一笑,又指一指一边的钟表,“省长您日理万机,保证身体很重要,我不能让爱戴您的同志们戳我脊梁骨。”

跟前面的话相比,这话就有油滑之嫌了,不过习惯陈某人表情的人都知道,这家伙越表现心无城府的时候,翻脸就越无情,那么,越不好意思的时候,就越是心怀得意了。

说实在的,陈太忠心里还真的挺得意,哥们儿这么欲擒故纵一下,你就不敢给我使脸子了吧?没错,他是觉得有点无趣想走人了,但是他心里也有期待,蒋世方你若是政治上够成熟,就该留我下来。

无论如何,跟我这个小人物先谈一谈素波市长的人选,总要好过直接对上黄家吧,不管是了解风向也好,不论是自陈利益也罢,对的人不一样,压力就不一样——最起码,你也得套一套我的话才对吧?

若是蒋省长毫无留恋地放他走了,那就又是事有蹊跷了,一个是蒋黄已经达成协议,只是不肯承认——不过这个可能性太小了,要不然老蒋刚才就不会感慨天南变化大了。

再一个就是老蒋底蕴深厚到可以无视黄家了,当然,这个是更不可能的。

倒是老蒋自矜身份,认为竖子不足与谋,这个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——你姓陈的没资格跟我谈素波市长的人选,不过……都正省级的干部了,敢冒这种风险吗?

“现在可不算晚,还早呢,”蒋省长微微一笑,看似态度和蔼,却也是话里有话,我把你放走了,等黄家找上门来,那才叫晚呢。

反正你小子阴阳怪气的,嘴皮子开始有点溜了,“我还想征求一下你的看法,你希望蒋省长提拔一个什么样的素波市长,才能不辜负了‘广大基层干部’的心愿呢。”

他倒是没把“广大基层干部”几个字咬得很重——一省之长自有其气度,但是,重点是在这里,那是毫无疑问的,小子,你说点该说的吧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嘴巴又开阖两下,终于是赧然地一笑,“省长您别跟我开这种玩笑,我没那资格。”

“你说,”蒋世方说话就是干脆,而且虽然是语调没有什么变化,却明明白白地表示出了不容推辞的味道,“我这人是愿意讲民主的。”

难得地,强势书记居然会这么标榜自己,不过陈太忠心里有算计,还是苦笑着摇头,说不得蒋省长侧头看一眼穆海波,穆大秘心领神会地退出了书房,还带上了门。

“这下总能说了吧?”蒋世方心说,我这算是做到极限了,你要再不说,可就没意思了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嘴巴动了两下,最终笑着反问一句,“赵市长肯定有最恨的人,这您总是知道的吧?”

“赵喜才最恨的人肯定是你!”蒋世方笑着看他一眼,就陷入了沉思中,其实蒋省长想过这个问题,黄家会推谁上位,而最近有个人的名字,时常在他耳边响起。

莒山一事里,永泰的警察出动得很及时,避免了更大的尴尬;九龙房地产的老总被人强行抓到素波,素波警方无动于衷,加速了赵喜才的倒台;更别说天南的官场里,居然史无前例地出现了某厅级干部的直系亲属是艾滋病患者,这种惊天的八卦!

田立平一直不出头,这些事儿也都是下面孙正平出面的,蒋世方就总觉得这家伙最近有点古怪,听陈太忠这么一问,总算是确定了,于是沉默一阵才哼一声,“是排在第五的这个?”

田立平是市委副书记,兼了政法委书记的,五个书记里排第四,要是常委会里排那就是第五,前面还有一个政协主席,好在人大主任是市委书记伍海滨兼了。

蒋世方虽然这么猜测,但是说排第五而不是说第四,那就证明他肯定多少是有点怨气的,咱就不说全省这么多干部了,只说素波市委市政府,起码就有两个人比你更有权力得到这个位置——要单从职能上讲,常务副市长覃华兵都比田立平合适一些。

“嗯,赵市长本来就是通德上来的,上任不久就出现这种事,”陈太忠笑一笑,随即眉头微微地一皱,“提拔一个本地干部,也许能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。”

就这一年多,眼瞅着素波要倒第二个市长了,要说干部们不人心惶惶那才是假的,然而,这话谁说都合适,就不合适眼下胡乱唠叨的那位说——因为俩市长都是在宰相肚里撑过船,才导致如此的。

“这话不一定正确,”蒋世方笑着摇摇头,你小子脸皮够厚啊,素波的军心不稳罪魁祸首就是你,不过,他心里能这么想,嘴上可不能这么说。

于是,他就要蒙哄一下眼前这年轻人,“有些偏远地区,沟通不顺畅,可能出现这种现象,但是在素波这样的省会城市里,这并不是很重要。”

你这还是不愿意轻易放下这个位子啊,陈太忠听出来了,又说排名啦,又说本地干部不是那么重要,可不就是不想让田立平上来吗?

要是搁在没跟段卫华谈话之前,陈某人来得根本不会这么低三下四,更别说听到这话的反应了——他肯定撂下两句硬话就走了,至不济也是什么都不说,让黄二伯跟老蒋说。

但是眼下肯定不能这么做了,于是微微地一笑,对蒋省长的话不置可否,“段市长那天还跟我说呢,想来您这儿汇报一下工作,就是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。”

“段卫华?”蒋世方看他一眼,心说合着小子你是跟我推荐这个人来了?沉吟一下,方始苦笑着摇头,“那田立平该怎么办啊?”

田立平有黄二伯罩着呢,陈某人才不会为田书记头疼,他这吞吞吐吐半天,固然是跟不想做黄家代言人有关,但也不无夹带私货的心理。

反正我就没说是田立平,我推荐的是老段,你若是认为老段是黄家推荐的,那是你理解错误,至于说黄汉祥找我来问,我也能狡言脱身——这种事情,真真假假的谁又说得清楚呢?

其实他这么跟蒋世方说,也不是就要蒋省长一定推荐段卫华上去,吹个风而已,反正局面很乱了,也不差再乱一点,先把做这个名字挂到领导心里才是正经,知道这场混战里,有个人愿意参与一下。

现在,听到蒋省长连田立平的名字都点出来了,陈太忠微微一笑,却不再回答了。

蒋世方见他不说话,也沉默了下来,这厮要是还敢再说话,那倒真是有些不识抬举了,人名点出来就足够了,省长该怎么行事,那不是你能有资格指指点点的。

寂静了好一阵之后,蒋省长伸手去端桌上的茶杯,陈太忠借机就站起了身,现在的官场不流行端茶送客,但是他借对方这个举动告退,却也是不想打扰对方思考的意思,“蒋省长,时间真的不早了,您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蒋世方点一下头,很随意地挥挥手,他的脑子里已经被陈太忠带来的消息占据了,于是就很轻易地陷入了沉思中,直到此人拉开房门,他才猛地想起,自己不能表现得太前恭后倨了,那样有对黄家不满的嫌疑,说不得哼一声,“海波,帮我送一下小陈。”

他这话才出口,就听得大厅处有人冷冷一哼,“陈主任,你给我介绍的投资商,热情得有点过分了吧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的脑子里也正在琢磨,今天我说的这些话有什么问题没有,又在考虑帮田立平说得太少,会不会不太好。

——不过,为了本地干部的事情,我已经跟老蒋都抬起杠了,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两句,但是级别相差这么多的人,头一次见面就说成这样,若不是仗着个黄家的背景,那也真算是冒犯了。

这种情况下,我又提起来段市长,也不无转移话题的意思,估计老蒋现在会很头疼吧?想到这里,他又隐隐地有点得意。

正思考着呢,被蒋君蓉这么一嗓子打断,他下意识地反应,就是愕然,旋即笑眯眯地看她一眼,“是吗?我可是好心来的。”

说完,他也不等她的回答,继续向门外走去,由于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紧张的分析中,所以这口气不但是淡淡的,而且还带了一点威严。

“嗯?”蒋君蓉看得就是一愣,她今天晚上可是被荀德健折腾惨了,那家伙不但傲气、话多还厮缠得紧,表示他不但自己有钱,还可以介绍朋友来投资。

当然,那厮打的是什么主意,蒋主任心里是再清楚不过了,不过在她眼里,这个人实在有点不够看,可又不便得罪,这一晚上的不自在,那也无须再说了。

所以她见陈太忠从老爸书房里出来,登时就想找一找碴儿,不成想人家回答一句就那么走了,一时间看得都有点迷惑了:我怎么觉得这家伙说话的派头,有一点老爸的味道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