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49章 狐狸的对话

走上二层小楼,见到目无表情的穆大秘,陈太忠不知道怎么搞的,忽然想起了严自励,那家伙现在在林业厅也不知道混得怎么样。

怎么我遇到的这些做秘书的,都是这种阴阳怪气的主儿呢?他心里暗自苦笑,却浑然没有想过,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另类,服侍惯领导的主儿,最注意的就是上下尊卑和气机变化,除了那些领导交待过的,一般的秘书党对他还真生不出好感来。

走进书房的时候,陈太忠特意看了一下门头的石英钟,八点四十——老蒋这也是辛苦啊,一忙就能忙到这个时间。

“来了?”蒋省长正趴在桌上看文件,见他进来,抬手摘下老花镜,冲他笑着点点头,却是没有起身——道理很简单,小家伙不是打着黄家的旗号来的,那他实在没理由自降身份,“坐,海波给他倒杯茶……呵呵,你俩也算不打不相识啊。”

“上次真不好意思,冒犯……”穆大秘上次已经道过谦了,情知是领导想彻底化解开两人的恩怨,说不得又开口,却见年轻的那厮笑着摆一摆手,“上次我也有不是的地方,等知道是穆处长的时候,已经火气上头了,呵呵,过去的事儿了……”

嗯,蒋世方笑着轻点一下头,心里却是有点奇怪,这家伙看起来没有传闻中那么桀骜不驯啊……还是说今天他找我,有事相求?

“你带的资料呢?”蒋省长做事还是比较利索的,见他递过资料,拿起来就细细地看了起来,这是手写的口供,基本上不需要戴眼镜。

不过看起资料来,他就慢得多了,似乎在一个字一个字地抠,只看前两页就用了十分钟,总算还好,陈某人拿的资料是筛选过的,开头就是重点,要不然不知道他要看到什么时候。

不过后三页他就是扫了一眼,然后将资料顺手放在书桌上,沉吟一下方始发话,“这个东西公布出去,会引起素波的震动。”

这就是很明显的表态了,蒋省长说了,此事要内部处理,他甚至没有问黄家是什么意思,这就是从政者的经验——事实上,黄家要想下狠手的话,就算不亲自打招呼,小陈也得打着黄家的幌子来上门,要不然根本不可能的。

陈太忠却是没想到,自己只是不想让蒙书记寒心,来的时候姿态很低,结果就不能公开处理赵喜才了,这个因果有点莫名其妙。

不过,这个可能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,所以倒也没在意,只是微微地一笑,“蒋省长的指示很正确,保证稳定是很重要的。”

“有你在,天南可能稳定得了吗?”蒋世方轻笑一声,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,证明他不跟这个年轻人见外,却也隐隐指责这厮实在太能折腾了,所以他的下一句话就是,“关于莒山的评论员文章,杜书记暂时不让发。”

不让发,这就是打脸不得力啊,只是内部处理,谁知道是黄家打蓝家脸了?陈太忠沉吟一下,方始缓缓地发话,“可能杜书记有更深远的想法吧。”

咦?这家伙说话,真的是很靠谱啊,蒋世方对这年轻人的看法,再次有了一点转变,少年得志的人他见得多了,尤其是这家伙口碑差到一塌糊涂——真要温良恭俭让的话,会在我来任省长之后,还同时跟我的女儿和秘书冲突吗?

这家伙能让蒙艺和黄家同时看重,还真是不简单呢,蒋省长微微点头,心说你要装稳重吗?“那要是杜书记觉得,这个评论员文章就多余呢?”

“那么,杜书记自己去处理莒山的事儿好了,”陈太忠略略一犹豫,就做出了回答,“既然他有全盘的考虑……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有意无意地瞥一眼桌上的资料,那意思就很明白了,他去搞莒山,咱可以搞素波这一摊嘛——原本素波市长的上位,最大的阻力就是在杜毅身上,杜书记才是天南的一把手,怎么可能忽视了这省会城市市长的位子?

嗯,蒋世方心里又暗暗地点头,他自然看得懂对方这一眼——这个方案也是他琢磨过的,昨天他还想着要怎么在莒山的事情上下手,今天上午接了电话之后,知道赵喜才不保,那这全盘的计划都要跟着改变了。

他并不知道,陈某人的私心是在素波市长的位子上,所以将那莒山丢掉再正常不过了,他只是觉得,这家伙的大局感很好啊。

没错,这个评论员文章不让发,那打蓝家的脸就不力,可是既然有了杜毅不让发的借口,蒋省长可以顺势退一步——你不让我管吗?行,那我不管了!我倒要看你扛得住扛不住黄家。

如此一来,就算是把杜毅架在火上烤了,你要让我管评论员文章就得发,不让我管那你自己去处理莒山吧。

真的要是杜书记出面处理莒山,这不满意的人就多了去啦,别说蓝家会不满意,就老杜身后的人也不会满意了——黄家的事儿,你帮着处理,这是个什么意思啊?

这件事里最关键的一点,就是蒋省长需要及时袖手,这不但是个选择,同时还得需要点勇气,杜毅再重新让他操持此事,他都得顶着——我就是不管!

当然,以他省长之尊,这么顶住也不是什么难事,但终究是不卖老杜面子了,多少会影响一点和谐——不过,政府和党委一把手之间的磨合,也是非常必要的,从这一点上来说,这次事件也算是相互试探底牌的一个过程。

蒋世方想及时撒手,最大的问题就是黄家肯不肯理解——毕竟他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不听人家的了,然而,他又不能就这个决定再去请示黄家,要不这省长当得也是有点窝囊了。

所以陈太忠现在肯这么建议,真的是挺合蒋省长心意的,说穿了,素波市长的位子真的很关键,相较而言莒山算什么?

不过,小陈说话虽然顺耳,但是有一点是蒋世方不得不考虑的——这家伙真能替黄家做了这么大的主吗?

他略略沉吟一下,又想到了这家伙说的,会不会是反话——这小子应该没这么大的胆子吧?说不得点点头,“只是,这件事的性质,真的恶劣了一点啊,也不知道杜书记会怎么处理。”

这么明显的试探,陈太忠当然听得懂了,“对了蒋省长,我们凤凰目前正在酝酿搞一个煤焦集团,可能到时候还需要蒋省长您的支持。”

嗯?这话一说出来,连一边的穆海波都有点听不明白,转移得实在太大了,莒山安全生产出问题,跟凤凰搞煤焦集团有什么关系呢?

但是,蒋省长却听懂了,不能拿评论员文章打脸,那就强势插入煤焦行业——蓝家你不是把这行视作禁脔吗?你插得进手天南,就要准备被别人插手。

说得更明白一点,这是陈太忠为蒋世方背书呢,黄家要是不满意你撒手,你可以从另一个方面支持嘛,条条大路通罗马的不是?

同时这话里还有一个暗示,那就是你别看我人微言轻,但是我既然说得出这样的话,将来黄家对你表示不满的话,你可以告诉他们,当时小陈是这么说的。

这话说得是如此地谦恭,让蒋省长保持了面子之余,又放下了顾忌,所以听完这话,他不得不上下细细打量一下面前的年轻人。

老板也听不懂这话?穆大秘正瞎琢磨呢,不成想蒋老板又轻笑一声,“小陈,真是后生可畏啊,你放手去干,我会大力支持的。”

“那这个……您还有什么指示吗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冲桌上的资料努一努嘴,两个人今天谈话的核心,其实是搞下素波市长赵喜才,只不过这一老一少两只狐狸说了半天,一直都没提此事。

终于忍不住了吧?蒋世方见他这个动作,心里暗笑,我还当你就真的就沉得住气了呢——不过这种气你要是再沉得住,我就怀疑你到底多大年纪了。

小陈跟自己根本不搭界,却是一定要主动把材料送过来,那肯定是在这件事里有需求嘛,再加上刚才的大包大揽……估计需求还不小。

别是你也惦记上素波市长的位子了吧?蒋世方觉得自己这个猜测有点可笑,然而下一刻他猛地发现,自己想笑都笑不出来——他真要拿这个位子,我还真就顶不住啊。

“指示嘛,倒是没有,你有什么想法,说来听听?”蒋省长不动声色地发话了,想到自己才惦记了半个下午的位子,转眼就可能飞走,他真的愉快不起来。

“啊?”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愣,他只当黄汉祥将田立平的事儿告诉老蒋了,眼下看来……似乎没有?“您不知道,我为什么会得到这些材料?”

得,蒋世方一听就明白了,这个位子飞了,一时间就看得眼前的年轻人有点不顺眼了,说不得叹口气,“唉,几年没回天南,变化真的太大了啊。”

老蒋恼了,陈太忠觉出来了,心说这黄二伯也不知道搞什么飞机,让我送材料就送吧,合着还要让我亲口推荐田立平?我说,人家蒋老板是省长啊。

“变化是有点大,”他笑着点点头,直起了身子,“不过我相信,在蒋省长的领导下,变化会更大,基层的同志们都有这个信心……您还有什么别的指示吗?”

老黄你不跟蒋世方说,我也不说,一来我不是黄家的代言人,二来,让老蒋瞎琢磨去吧,反正田立平你是许了我的,老蒋一折腾……没准连段卫华也有机会了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