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48章 及时雨

对蒋世方来说,陈太忠的这个电话,来得真的是很及时,他回天南也有半年了,相对来说是比较谨小慎微的,轮也该轮到他发出点声音了。

不过这个声音该怎么发,能发到什么样的程度,是他必须掂量的,这次他是借了黄家的势,当然是要考虑黄家的感受,然而遗憾的是,黄家没透露出什么口风。

只说拿下杨学锋,那倒是很简单的事情,但是蒋省长还想安排点自己人上位,然而杜毅一手独揽人事大权,这主意打起来怕是费事儿。

眼下陈太忠打来电话,自然是带来了黄家的授意,有些话有些事,必须是要通过中间人传递的,尽管姓陈的仅仅是一个小副处,而且还是前蒙系人马,但是蒋省长非常明白——这家伙真的能代表了黄家。

所以他的客气虽然有点居高临下的味道,却是发自真心的,总算是还好,那个在自己女儿和秘书嘴里无比嚣张的家伙,在电话里语气也很恭敬,“蒋省长,我知道您的工作很忙,冒昧地打扰您,真的很抱歉……”

“嗯,不客气,”蒋世方做事,其实是满干脆的,听他这么说,毫不犹豫地出声打断了他的话,“有什么话你就直说,能不能行我都会给你个答案。”

这就是地位的差异了,尽管蒋省长很愿意对陈太忠再客气一点,但是这家伙的级别实在太低了啊,不过话说回来,以他正部级之尊,对一个陌生的正处……还是待遇的这种,表示出“拒绝你都要给你个说法”的意思,那享受的也是贴心人儿的待遇了。

“我才得到一点材料,挺令人触目惊心的,”陈太忠回答得毕恭毕敬,“思来想去,蒋省长您做事公正,是值得广大干部群众相信的好领导。”

是才得到的资料?以蒋世方的老道,一听就明白了,赵喜才完蛋了,于是微微一笑,“我也听说小陈你嫉恶如仇,不用这么客气,对了……不是关于莒山的吧?”

这叫明知故问,蒋省长这么做,一来是暗示他知道莒山问题是谁在背后推动的,二来就是告诉某人,我蒋某人眼里不揉沙子,知道你惦记着某某人呢。

这一刻,蒋世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他这么说话真的是很看重陈太忠了,如若不然的话的,他堂堂的一省之长,有必要向一个小处长卖弄自己的见识和眼光吗?

他只需哼哼两句,嗯啊两声就可以了。

“不是关于莒山的,我跟杨总又不熟,”陈太忠虽然已经打定主意,要很热情地请示蒋省长,但是听到这种话,第一个感觉就是先推卸责任——在他刻意的努力下,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,倒也算得上是红尘历练中的收获了。

下一刻,他才反应过来,这样的否认实在没有意义,说不得清一清嗓子,又压低了声音以示要紧,“这个资料,我觉得……最好跟您当面汇报的好。”

“那你来吧,我现在有时间,半个小时够吗?”蒋省长真的是太给面子了,省长的半个小时,够见三个厅长了。

“我还在素波呢,”陈太忠停顿一下,以示自己较为尴尬,他确实没想到蒋老板真的剑及屦及,说见就要见了,“就是跟蒋主任打个招呼,跟您预约一下。”

“嗯,那过来吧,下午……”说到这里,蒋世方沉吟一下,心说下午还真不好抽时间,“晚上吧,晚上来家吃饭,六号院啊。”

这是不去不行了啊,陈太忠无言地咧一咧嘴,看到话痨荀还在那儿昏昏沉沉的,说不得上前一伸手就拎住了对方的耳朵,“走了走了,去素波,介绍个美女给你认识,省长的女儿。”

“啥?美女?”荀德健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,看一看身边的高大男人,愣得一愣之后,才轻声地嘀咕一句,“我控锁骨的哦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,其实他听清楚这话了,但是实在不太理解这里面的含义。

“腿控、足控、胸控、手控……我是锁骨控,”话痨荀说不得要解释一下,其实就是个人审美观点的侧重点,他喜欢锁骨圆润突出的美女。

哥们儿是名器控!陈太忠反应过来了,说不得哼一声向外走去,“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,这两天幻梦城把你美死了,赶紧跟我去素波。”

蒋省长一开始让陈太忠来省政府找自己,原本还有别的一层意思,那就是说要某些人看到,深得黄家赏识的小陈过来找我了,可是转念一想,杜毅没可能不知道自己跟黄家的事情,这么刻意搞一下,有着相的嫌疑,倒是没地让人笑话自己浅薄。

由此可见,领导们的高深莫测,也未必都是出自本心,关键是人到了那个位子,不那般行事,似乎就表现不出相应的做派。

要走的时候,丁小宁正好说也要去素波,李凯琳要跟着她去转一转,再加上马疯子要去办移民的手续,拖来拖去的,四辆车在下午两点开进了素波。

一进市里,大家就分开行动了,陈太忠先去找张沛林坐一坐,又去市公交公司催一催一卡通的余款,又去找陈洁汇报一下工作,出了陈省长办公室,又拐进省外办坐一坐……

这一通忙下来,眨眼间就五点半了,荀德健嘴里不知道念叨了多少回蒋主任了,陈太忠算一算时间,正好跑一趟高新区。

蒋君蓉虽然还是副主任,却已经是正处了,陈太忠在她的办公室遇到过凤凰纪检委的“王朝马汉”,倒也是熟门熟路了。

不成想走到办公室门口,发现她这儿多了一个待客加登记用的小吧台,旁边也多了沙发茶几什么的,负责接待的小姑娘拦住了两人,“蒋主任在开会,麻烦你二位先登记一下吧。”

“告诉她凤凰的陈太忠来了,”陈主任就算再想规矩一点,见这样子也有点不能接受,你老爸都跟我那么客气,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你还说有空呢,“给她介绍投资商的,她要是没时间,那我就走了。”

女孩见他口气傲慢,只得拿起旁边的调度电话,按一个键接通了蒋主任,将他的话原原本本地复述一遍,不多时,蒋君蓉办公室的门里,走出四五个人来,有人扫视他俩几眼,表情也都是怪怪的。

“就不允许我有突发事件了?”蒋君蓉的声音,懒洋洋地从门口传出,旋即就扬着下巴走了过来,带着满脸的不高兴,“陈太忠你从来学不会体谅别人吗?”

蒋主任的穿着从来都是很有品位的,这次也不例外,上身是V领浅黄色对襟羊毛衫,下身一条浅棕色筒裤,下垂感极强的那种,裤脚在白色的鞋面上有一点点的堆叠,不过看起来不但不见邋遢,反倒是越发地衬托出了她的闲散和雍容。

荀德健的眼睛登时就直了,素波官场第一美女的名声,那真不是盖的,尤其是……陈太忠很随意地扫一眼,发现她的锁骨真的比较高。

“我打了预约电话的,”他笑一笑,既然人家真的在开会,他的气就小了一点,“我就是神仙也猜不到,你可能遇到突发的事情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拍一拍身边目瞪口呆的话痨荀,“荀德健荀总,是香港荀家的,听说素波高新区今年的任务完成得还不错,我介绍他过来,锦上添花。”

“哦?幸会,”蒋主任微微收起一点下巴,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来,伸手同荀总轻轻一握,旋即转身延客,“呵呵,进屋里谈吧。”

“你俩谈吧,我就是引见一下,”陈太忠笑一笑,转身就待离开。

“等一下,”蒋君蓉出声制止,刚才她接陈太忠电话,听说他要来,只当此人终于是开窍了,却是不知道这家伙还带了一个人来,眼见这厮甩手就要走,一时间就疑惑无比,“你来找我到底干什么来了?”

“帮你引见个投资商啊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顺手指一指荀德健,“都是兄弟单位,人家想多个选择,我就介绍过来了嘛……反正这投资落在你这儿,总比出了天南强,你说是吧?”

“是吗?”蒋君蓉狐疑地看他一眼,这话若是出自别人的口,她就信了,蒋主任很多单子就是这么来的,但是陈太忠说出这样的话,多少还是让她有些半信半疑——这家伙从来不是那么好说话的,“我怎么觉得你像是想害我呢?”

“蒋主任你这话怎么说的?”话痨荀听到这里,可是不干了,他虽然已经被眼前这个女人迷住了,可是他泡妞多年,这点技巧还是懂的,说不得冷冷一声,作势向外走去,“陈主任,素波人没你说的那么好客,这样,我还是跟你去……去松峰吧。”

这家伙整天跟陈太忠厮混在一起,对陈某人的一些状况也较为熟悉了,又想吊一吊蒋君蓉,说不得就随口扯了蒙艺所在的碧空做幌子。

“荀总,您误会了,我怀疑的不是你,”蒋主任的嘴皮子,那是相当便捷的,见他要走,说不得微微一笑,又伸出小手轻扯一下他的袖肘,不轻不重恰到好处的那种,既不显得轻薄,却又夹杂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鼓励,“他这人特有城府,又对我有点偏见……”

话痨荀吃她这么一拽,身子都有点软了,于是微笑着点点头,转头去看陈太忠,“太忠,蒋主任说你对她有偏见?”

你这……你这小子居然敢叫我“太忠”?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在凤凰呆了那么久,也没见你的胆子就敢这么肥,这是色授魂与之下,胆上生毛了?

说不得,他就冷冷地一哼,“你也对我有偏见,正好,你俩有共同语言了,走了啊……”

出来之后,陈太忠依旧不缺饭局,高云风招呼他吃饭,不过他想着高公子昨天的立场不够坚定,就不肯答应,只是招呼了段天涯和新闻中心唐主任来吃饭。

唐主任给疾风电动车的广告争取了最大的优惠,而段天涯则是省台对田甜很友好的主儿,又是很明白分寸的。

酒席即将开张的时候,马疯子带着两个人进来了,一个矮胖的男人和一个相貌尚可的女人,据说这就是京加公司天南办事处的雇员,男人是经理叫麦克,女人叫海伦,至于中国名字,反倒是不肯说。

老马这是使劲儿地把自己往斯文人里包装呢,又知道陈主任现在官气十足,也不让这二位请客,带着人就过来蹭饭了。

那两位一听说眼前的中年人是省电视台新闻中心的主任,登时就肃然起敬了,他们不在乎官员什么的,但是对媒体还是比较注意保持善意的——毕竟媒体就代表了广告渠道。

不过唐主任对他们就很淡薄了,这种只上得起软广告的小中介公司,他无需多少敬意,反倒是频频地向陈太忠示好。

一顿饭很快就过去了,大家都知道陈主任饭后有事,也不做纠缠,倒是段天涯领着马疯子神神秘秘地走了,“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。”

陈太忠到了六号楼下面之后,还在思索,你说这老段其实也算是个干脏活的,素波市估计那些见得人见不得人的地方,那家伙知道很多……

反正就这么胡思乱想着,猛地手机响起,却是穆海波的声音,没有什么情绪的那种,“陈主任到了吧,你现在可以上来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