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47章 代言人?

许纯良将车驶出阳光小区,摸出了手机,打个电话给老爸,将晚上听到的事情一说,许书记倒是没想到,莒山那边没打听出什么,反倒打听出赵喜才的位子不稳了,禁不住沉声发话,“他没说看好谁?”

许绍辉也不是好高骛远之辈,那个素波市长的位子,肯定轮不到他惦记,但是……要上的那位屁股下面的位子,他想一想也不算过分吧?

“他不告诉我,”许纯良无可奈何地哼一声,“这家伙也真是的,嘴巴那么紧。”

“嘴巴紧才能成事啊,呵呵,”做老爹的在电话那边笑一笑,却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,“他要是真能跟你说,那他看好的人还真就危险了,这家伙……啧,倒是越来越有地下组织部长的样子了……”

“地下组织部长,就凭他?”许纯良反问一句,那语气是要多不服气有多不服气。

“你老爸都得找他打听消息,你觉得呢?”许绍辉又笑一笑,语重心长地教育自己的儿子,“你和他的起点不同,但是论折腾劲儿你可不行……算了,你们兄弟俩各交各的吧,那家伙要是不蹲大狱,十年内一个实职正厅跑不了。”

许纯良刚刚离开,陈太忠就得到了古昕的消息,张兵已经开始交待跟赵喜才之子赵强的事情了——期望中的救援迟迟来不了,张总终究不是铁打的。

“一鼓作气拿下他,材料准备两份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我为这家伙耽误的时间太多了,他还真以为自己是葡萄牙人了?”

“他有个要求,说是要见一见你,才肯继续说,”古局长笑一声回答他,“我估摸着他是想从你嘴里得到什么承诺,这家伙嘴上挺硬,但是心里,怕你怕得要死。”

“不见,有种的就别说,”陈太忠才懒得给那厮面子,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就算他是真的葡萄牙人,又怎么样?当我没见过外国人?”

“太忠,你不是想尽快办完事儿吗?”这次,轮到古昕给他做工作了,“反正你就算答应了他,回头不认账,他又能怎么样?”

“凭他……也配让我出尔反尔?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如此坚持,不仅仅是因为眼中无人,也是因为他有别的算计,“路是他自己选的,想体面地收场,就要尽早把问题交待清楚,别以为自己还有讨价还价的权力。”

“呵呵,”古昕听到这话,也只能干笑两声,将电话挂了,太忠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,他也没办法再劝了,人家的位置和眼光越来越高了,万一被太忠误会自己得了什么便宜才坚持劝说,岂不是没意思了?

今天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,陈太忠才挂了电话,高云风的电话又打进来了,“太忠,听说你最近折腾赵喜才,折腾得挺厉害……能不能高一高手?”

高胜利是赵喜才在素波唯一求得上的副省级干部了,高省长的上位,就注定他要偏向蒙系人一点,而他不但是新扎的副省长,提拔他的蒙老板也离开了。

所以,他在稳固地位的同时,就算想发展几个自己人,也就是处级或者不太要紧的副厅,副厅以上级别的干部,他都没胆子打主意,对赵喜才构不成什么威胁。

不过,赵市长得罪的人实在不算少,高省长跟他也没什么太近的关系,他早就求对方帮忙关说了,但是高胜利一直不肯开这个口——你可以找蒙老板帮着说话嘛,人家开口不比我强多了?

也就是最近,赵市长帮高省长处理了一点不方便出头的小事儿——毕竟做为省会城市市长,有些方面的权限,比副省长好用。

所以高胜利终于答应他,帮着问一问陈太忠的态度,不过高省长自己也不好出面,怕丢面子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也是这两边斗得太狠了,他不想让小陈记恨上自己,就只能等儿子回来之后要其帮着问一问。

“云风,其他的都好商量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他,“这件事,你就不要管了……现在风头挺大,你注意避一避,千万别惹事儿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高云风把话跟他老爹一学,高胜利听得就是一皱眉,“风头大……他都觉得风头大,啧,那云风你最近规矩点。”

“怎么老蒙走了以后,这家伙反倒越混越好了呢?”高云风也有点不服气老爹这么评价陈太忠,“他都被打发到法国了,一回来就是这么大动静。”

高胜利却是愣在那里,半天都不肯说话,好久才啊一声,看一眼自己的儿子,“有些人你是学不来的……唉,又要折腾了吗?”

果然是又要折腾了,第二天黄汉祥才晨练完了,就接到了陈太忠的电话,说是赵喜才的犯罪证据已经在手了,“……我传一份儿给您?”

“你还真不安生啊,”黄总心说这家伙昨天弄出来莒山,今天跟着就是赵喜才……没准这厮早就有证据在手了,只等完成莒山的任务,就跟自己要官了。

想到这个可能,黄汉祥又有点哭笑不得,你小子就不能让我安生一点啊?不过,想起昨天跟自家老三的电话,说不得沉吟一下方始发话,“不用,直接给蒋世方送过去吧,说是我让你送的就行了。”

这又是怎么个意思呢?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死活琢磨不明白,心说我跟老蒋根本没见过面——好吧,电视里好像见过。

我跟他女儿还不对付呢,陈主任心里这个纳闷,实在没办法形容,难道是,我把我身上打上“蒋系”标签吗?这个实在是不像啊。

考虑了半天,他死活想不明白,就打个电话给唐亦萱,谁想小萱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有心打给白市长问一问吧……最终他还是忍住了,这事儿不合适跟她说。

但是他觉得,想不明白就不能轻举妄动,要不他不知道该采用什么样的口气和态度,又在脑袋里划拉了半天,终于找到一个合适询问的主儿,说不得抬手一个电话就打给了那帕里——说句实话,若不是此事干系到田立平和段卫华两个推不开的主儿,他也不会这么慎重。

那处长有事,低声接了电话解释了一句就挂了,一个多小时才又打回来,细细听他说完关于赵喜才的事儿,犹豫一下才发话,“太忠,我要是你,对蒋省长态度就客气点。”

“为什么?我跟蒋君蓉不对付,你又不是不知道,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,“蒋世方电话里都叫我去过他家,我就是没去。”

“你跟蒋世方走得近点无所谓,老板不会在意,”那处长在电话那边缓缓地解释,听起来很郑重的样子,“但是你要是成了黄家在天南利益的代言人的话……老板的脸上,估计会挂不住的……”

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就相当地低了,陈太忠听得却是有点匪夷所思,“不是吧?我一个副处代言什么黄家……呃,好像,好像真有那么一点啊。”

想到接连发生的莒山和素波的事情,陈主任真的是欲哭无泪,这两件事情都不小,而且看起来,确实都像是替黄家出面的——尽管他心里非常明白,他跟赵喜才是私人恩怨。

“嗯,不过你要最终决定把宝压在黄家身上,那你不卑不亢也无所谓,”那帕里的声音越发地小了,听起来也有点艰涩,“因为你是代表黄家交涉的嘛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听得也是一声长叹,他能想到老那说出这话的痛苦,于是拿定了主意,“行了,我态度端正地去办事吧……老板待我不薄啊。”

经过这一番折腾,他挂了电话的时候就十点多十一点了,说不得拨个电话给蒋君蓉,“蒋主任您好,我是陈太忠,我有点工作想向蒋省长汇报一下,您能不能帮着递个话?”

他是想着自己从来没联系过蒋世方,此事又挺隐秘的,通过正常渠道走,难免会泄出一点半点的风声,尤其是……他跟蒋省长的大秘穆海波不对付。

“呵呵,原来是陈主任这贵客啊,我还说这电话怎么这么陌生呢?”蒋君蓉在电话那边冷笑一声,事实上,她很清楚昨天发生了什么,心里在惊讶陈太忠能量同时,也知道此人对自己老爹是很重要的。

但是一听到陈某人的声音,她就控制不住冷嘲热讽的冲动,总算是她知道此人此时来电话,那绝对是耽搁不得的,说不得笑一声,“好了,我知道了,很要紧的事儿吗?”

靠,你这是什么态度嘛,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悻悻地捏一下拳头,心说为了老田和老段,我忍了……嗯,这次去素波,带上话痨荀恶心她去!

十分钟后,他在幻梦城找到兀自熟睡的荀德健,还没来得及开车上路,就接到了蒋世方亲自打来的电话,电话里,蒋省长笑得很和蔼,“呵呵,小陈,我要你来我家坐坐,你倒是一直挺忙啊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