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44章 变味

陈太忠心里非常明白,当他决定要刘晓莉坚持采访下去的时候,这件事的走向和发展,就并不完全掌握在他的手里了。

然而,他也是别无选择了,因为可以控制的场面下,他无法满足段市长的需求,那也只能博一把,看不可控的情况下,事态还能发展到哪一步。

反正,支持田立平上位,那是有黄汉祥背书的,这个无需担心,接下来但有任何的小收获,都是干赚的了——反正老黄对我也不满意,索性折腾得大一点算了。

莒山对刘晓莉可能带来的麻烦,是明显地估计不足,尤其阴差阳错的是,那派出所仅仅是保卫处,不过是借了个名义,而这派出所里的人,整天生活在大型国企,甚至不排除有人都不知道素波警察局的局长是孙正平的可能。

所以,刘记者虽然因为戒毒中心的案子,在警察系统里很有名气了,但是在这里就是默默无闻的,大家翻看一下记者证,发现此女只是一个野鸡报纸的记者,另一个女孩更只是一个采编,自然不会很客气。

不过,这终究是记者,而且那报纸怎么说也是冠有“天南”二字,所以,不多时,厂办一个副主任匆匆地赶来,“给你俩一千的辛苦费,材料和录音带,我们就留下了。”

“我不要钱,”刘晓莉怎么可能答应?她现在的行情和口碑,一千后面再加三个零,也仅仅只是能让她心动一下,都未必能真正打动她,更何况,眼下是涉及陈太忠的事情?

不要钱的记者——有吗?副主任心里冷笑,才不肯相信这个,他就专职负责接待的,这些事情他怎么会不清楚,“那你开个价吧,别太过分啊,我们是国企不是私企,钱不是自己的,而且我们上面,哼……是有组织的。”

“那你就让你的组织出面,别让我发不就行了?”刘晓莉的冷笑不在心里,直接撂到脸上了,“你有那能力吗?”

副主任吃这么一顶,有点拿不准,走到旁边拨个内部电话,再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满脸的冷笑了,“屁大的一个天南商报,真是给脸不要,把她的笔记本撕了,敢来国营企业敲诈勒索,那啥……跟分局申请拘捕令,大家都是证人,她敲诈勒索一千块,哼哼……未遂。”

有了领导的指示,刘晓莉的本子和录音带,在瞬间就被毁掉了,不过有那细心的人就提出,这女人似乎还有同伙来的,是个男人。

就在此时,永泰分局的警车,终于拉着警报赶了过来,这么大的永泰县,莒山又在永泰的边上,花个大几十分钟赶过来,也是正常了。

按说,有些事情是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的,但是永泰分局最近跟莒山有点小小的不愉快,又由于是市局孙局长打来电话,要永泰分局局长亲自出马。

那位局长在素波呆着办事呢,接到电话听说是天南商报的刘晓莉,又是田书记震怒之下要迅速解决的,于是没命地往回赶,同时要第一副局长尽快赶到现场,一定保护好刘记者。

莒山一见永泰分局的副局长都来了,又听说大局长在赶来的路上,也只能将刘晓莉和她带挈的小同事放了出来,但是材料是再变不回来了。

刘记者自然就不干了,而且她的小妹子为了维护她,还被保卫处的人砸了两拳,就要莒山赔偿她的资料,还要交出打人凶手,将其绳之以法。

这个要求对莒山来说太过分了,尤其那打人凶手根本就是莒山煤业的人,在永泰分局里都没挂号,这种情况人家自然不肯答应,就说我们一定会内部严肃处理,你这资料损毁、人身伤害造成的损失,我们可以考虑赔偿嘛——谁要你一来就先敲诈我们呢?

不多时,永泰分局的大局长也赶来了,不过他来了也没用,莒山煤业是正厅待遇的省管国有企业,人家真要咬定牙关不肯买账的话,永泰的县委书记来了都不够看的。

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那就走吧,饶是如此,莒山煤业的人还一个劲儿地追问呢,跟刘记者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去哪儿了——这也就是大局长来了,只是副局长在场的话,交不出小董,刘晓莉想脱身也不容易。

小董去哪儿了?他开着车就在厂门口停着呢,他这干脏活的最不怕的就是被人抓住了,尤其是他手机上都有田立平的号码,这素波一亩三分地儿里,谁敢折腾他那真是自找苦吃了。

不过,他倒是把复制的录音带藏到了一个隐秘处,自打来采访,他就用车里的录音机和刘记者带的录音机拷贝了两盘带子——小董从不缺这份细心。

刘晓莉坐着警车出了厂门,正要摸出手机打电话呢,就看到他的车,于是下警车上了这车,后面尾随的莒山的人又不干了,上前打问谁派你来的,小董根本不待理他们,“一边儿待着去,公家的事儿,伤着自个儿就不好了。”

莒山这帮人不甘心啊,有一辆车尾随着刘晓莉,直接去了《天南商报》的报社,路上他们也看到小董从路边的石头缝里摸录音带了,但是周围全是永泰分局的警察,也再没有上前抢的机会了。

再然后的事情,也就不用说了,杨学锋直接找到了省经贸委的关系,要天南商报压下这篇稿子来,原本商报的老总都答应了,这次的稿子保证登——跟刘晓莉作对的那刑警队长,已经被一撸到底了,小刘的能量那是不用说的。

然而面对这种情况,老板不得不再次食言,没办法,他这报纸就是挂靠在省经贸委,扛得住谁的压力也扛不住东家的压力不是?

远在凤凰的陈太忠接到刘晓莉的电话,对这个结果表示理解,“没事,北京那边我找了一家报纸,你把稿件发过去就行了,最好注明是在持续关注……”

陈主任在北京,多少有点人缘儿,尤其像南宫毛毛这帮人,在媒体方面的活动能量并不小,不过这次,他找的是韦明河帮忙,为的就是避开阴京华。

以他想来,搞这个莒山,黄汉祥肯定是希望省内报纸刊登,有了借口就可以下手了,若是闹到全国性的媒体上,老黄是未必愿意看到的——家丑不可外扬嘛。

韦处长答应得挺痛快,“媒体我不太熟,我有朋友熟,花俩钱就行啦,不过太忠……你认识的那帮闲人里,肯定有熟悉这个的。”

陈太忠一听这话,就知道人家心里是有点敏感,只是不好意思问出来,于是笑一笑,“就是搞人的那一套,不过才开始动手,怕黄二伯让我顾全大局,先避一避呗。”

要不说这年头的话,就在人说呢?他要是直说我担心黄二伯不让我搞大,韦处长就算帮忙,心里肯定也要嘀咕一下。

但是说“怕黄二伯让我顾全大局”,不但表达出了所有上述意思,话里还带了三分委屈,韦处长想不帮忙都不好意思了。

韦明河一听也明白了,太忠背着老黄搞这一套,也是暂时的,当然就敢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,“那交给我了,等消息吧。”

现在,就是北京已经联系好报纸了,刘晓莉的署名稿子,那边直接加了一个“特约撰稿人”的头衔给她,第二天稿子就见报了。

这报纸发行量不算太大,不过后面也靠着部委和协会什么的,平日里管理也较为松懈,反正“莒山煤矿”这四个字在天南算回事,在京城也引不起什么关注,单单就事论事的话,不存在得罪黄家的嫌疑,所以直接就登了。

登了之后还不够,刘晓莉又发了稿件过去,关于后续发展的,说是被她采访过的人,都收到了禁口令——“总算还好,由于有了本报的关注,一些已经被遗忘的补偿,有望短期内兑现,关于这家煤矿安全生产的问题,本报会进行持续报道。”

这篇稿子又一登,黄汉祥一个电话打给了陈太忠,“我说你……这个报道可以停了,有一篇就够了,你还整成连续的,有意思吗?”

“天南的报纸不给登,反正这报纸影响力不大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您都是今天才知道的,可见这舆论造得还不够。”

黄汉祥被顶得一下就没话了,他确实是今天才知道的,黄总每天多少事儿,就算昨天有人发现了这个报道,想汇报给他,但是他也得有时间去听呢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是今天才听说的呢?”不过,黄总最是听不得小陈这理所当然的口气,说不得就要不讲理一下,“我昨天就知道了,等着你跟我汇报呢,结果你小子死活不给我打电话,你这别是……又有什么想法吧?”

“我没有别的想法啊,”比赛不讲理的话,陈某人怕得谁来?他拿不准老黄是不是昨天就知道了,但是他有他的歪理。

“我这么搞,一个是看您多久能知道,这算是对舆论影响力的一个测评,另一个就是……您交待我要办好这事儿,我要是觉得一篇稿子就办好了,这个态度肯定就不够端正,我打算发完第五篇的时候,再跟您汇报一下。”

“那我现在正式通知你,停了吧,啊?”黄汉祥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心说你小子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,“这点儿就够用了,真的。”

确实,这点儿真的就够用了,再发展下去,没准就被别人惦记着利用上了,他心里清楚,现在天南的杜毅和蒋世方,最少有一个人应该已经知道此事了。

当然,知道归知道,有些新闻根本就是小报记者挖出来的,所以未必需要去重视,这世界上丑恶之事是如此地多,你让一个省长或者省委书记一一地惦记张家长李家短,这也不现实,做为领导,要操心的事儿实在太多了,省部级领导的注意力,不该浪费在这种小事上。

资源的浪费,其实也是一种犯罪,很多人说起来中视的王牌主打节目《热点访谈》来,也是不住地讥笑,国家级的新闻媒体,净关注些县市级的问题——这不是丢人吗?

所以黄汉祥能确定,天南肯定已经发现这报道了,眼下没什么反应,也不过是看上面重视不重视,上面若是肯重视,下面就会“惊闻”什么的,要是上面不重视,下面对这报道就如水过鸭背一般,过去了就过去了。

或者,在未来某个合适的时机,这个报道会拿来派做一些合适的用途,仅此而已——媒体人,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。

但是黄汉祥说够,那就是够黄家用了,用来施加压力,不需要太大力度——当然,若是对方反抗不肯服输,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“那我这就算完成任务了?”陈太忠的声音,听起来也不是很开心,“还说今天的稿子也要出来了呢……我朋友的事儿就麻烦您了啊。”

这话听起来是像想敲定田立平的上进,然而,陈某人的心思可不是这么一点,他是探一探口风而已,不成想黄总似乎有什么事儿,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之后,就挂了电话。

事实上,不是黄汉祥心不在焉,是他真的有点恼火,小陈怎么把事情就办成这样了?

阴京华打电话给陈太忠,是他的授意,不过阴总私下传授方法,却是私人交情,也没向黄总邀功,只是说小陈打算如何如何地去办。

在黄汉祥看来,小陈想通过揭露莒山安全生产问题,从而达到拿下那个老总的目的,手段是可取的,方式和方法也是比较合适的,于是就将此事丢到了脑后。

然而,今天他才知道,陈太忠居然把此事捅到了北京的媒体上,禁不住有点哭笑不得:你怎么能这样呢?天南不是有那么多报纸的吗?

黄家搞莒山这个老总,是有强烈的暗示味道的,所以黄汉祥认为,陈太忠此举大为失当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