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43章 没坏规矩

段卫华很清楚,这也就是他在凤凰市,能切实地感觉到横山分局和素波的剑拔弩张,才会由此引发出一些联想来,当然,这种联想或者章尧东也会有,但是人家没必要琢磨——而那些副书记和副市长,就算有联想,琢磨此事也不现实,反倒是有不稳重之嫌。

我本来以为我占了先机呢,不成想你小子已经把路都铺完了,段市长缓缓地摇摇头,“太忠你有这话,我就很欣慰了……不过,卫华市长的时间可不多了,下次有这种事儿,你知道该优先考虑谁吧?”

“我现在就后悔了,真的,卫华市长,”陈太忠点点头,很诚恳地看着大市长,他这话语出至诚,要是搞掉赵喜才为的是捧自己的老市长段卫华上位的话,黄二伯都不能说什么。

至于田立平的事儿,可以继续运作嘛,只要争的不是省城的市长,又有段市长的相助,他也不觉得就如何难了。

“你还年轻,有点考虑不周是很正常的,”段市长笑着摇摇头,他的胸襟真的不是很差,政工干部就讲究个大局感,错非如此,凤凰市早就闹得翻天了,“反正你答应我了,下次是我……好了,你回吧,外面还一堆人等着呢。”

“太忠,”看着年轻的驻欧办主任向门口走去,段卫华犹豫半天,终于开口唤其回头,没办法,他实在有点不甘心啊。

看到对方回头时脸上讶异的表情,他笑一笑,站起身来走上前,轻轻地拍一拍年轻人的肩头,嘴巴开阖两下,似是欲言又止。

到最后,段市长方始咳嗽一声,“小陈,你要真想帮老市长的话,那就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折腾得大一点……棋从断处生……”

“嗯?”陈太忠愣得一愣之后,笑着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这个指示我一定放在心上。”

看着这家伙开门离开,段卫华却是没由来地脸上一阵燥热,心说我终于把这话说出口了,没错,刚才他的神情和动作有点做作,不过他心里也真有点觉得难以启齿。

在抱怨这家伙太不知道替老市长着想的同时,他不得不感慨,这件事发展成这样,也不仅仅是因为事机太密,同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——小陈手里备用的人太多了。

有资格惦记那个位子的人里,若是这家伙只认识我一个,就好办多了,段卫华实在无法不让自己这么想,然而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个,下一刻,他就觉得头皮有点发麻。

这个小陈,居然连有资格问鼎素波市长的人选,都交好了两个——甚至可能远不止两个,这家伙……才进入官场三年啊……

陈太忠走出段市长的办公室,心里也满是感慨,唉,还是太年轻了,要是当时能先跟老段沟通一下,约定了之后,再向老黄推荐段市长,事情哪里会发展到这一步?

若是那样做,老段、老黄和老田,三者能同时满意,老黄也不至于专门下个任务,让我去搞什么莒山了。

虽然他得了阴京华的提示,莒山那边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,但是这说明人家黄二伯不满意不是?现在又多加了一个段市长。

然而……若是真那么做了,怕是田立平又要不满意了,毕竟这个凤凰市长的含金量,要低于素波市长,虽然两地的经济总量相差不大,但是一个是多半能直升副省的,一个是多半要任一任市委书记才能升副省的,差距就在这里——省会城市的优势,那不是白说的。

天底下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,想到这里,他懊恼地摇一摇头,算了,不想了,无非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这么想着,刚坐进林肯车里,他的手机又响了,来电话的却是他刚才还在念叨的联防队员小董,“陈哥,莒山这边好像有点察觉了,刘晓莉再不走就来不及了,还有三个人证没有采访到,您看怎么办?”

阴京华出的这个点子,不算多高明,无非就是找莒山的毛病,而这单一行业的厂矿企业,找起毛病来,比找政府的毛病要容易得多。

像找赵喜才的毛病,就必须得有针对性地搞出什么账本啊、贪污啊什么的,没办法,政府部门就是这样,事情多,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也多,你找不准地方掌握不住力道,很容易被人轻轻地将责任推了去,甚至可能引来别人关注和打压。

企业就简单多了,找出企业经营和生产过程中的问题,只要是性质严重的,一旦拿住就得认倒霉,甚至,阴京华都想好陈太忠该怎么办了,“矿难,你就优先查这个。”

“国营煤矿,这个设施还是跟得上去的,”陈太忠有点吃不准,因为他对煤矿也懂不少,“安全系数比小煤窑高得太多了……而且,有死亡指标的。”

安全系数高,那就死得人少,同时煤炭生产确实是有死亡指标的,每百万吨或者说每年……这些都有指标,有的是部里下的有的是省里下的,超过指标那活该倒霉,要是没超过指标,死人就是正常的,谁都不能拿这说事儿。

“指标定得那么高,真有几个不超的?都照那么搞,就不要生产了,”阴京华听得就是冷笑,“煤矿、铁矿、磷矿……什么样的矿都有这个问题,只不过大家都捂得紧就是了,你就相信我,仔细查吧。”

“那这么搞也不合适,”陈太忠还是有点犹豫,他可不想被人围攻,“要照你这么说的话,我这一捅出来,坏行业规矩不是?”

“啧,你就针对莒山,可不就完了?”阴京华真是有点恨铁不成钢了,不过,想到陈太忠不明就里,说不得又耐心解释两句,“干这一行的谁都明白,被捅出来的,那不是安全生产的问题……是惹人了,这个你都不懂?”

“啧,明白了,”陈太忠这次是真的懂了,而且阴总的解释,也符合他对官场逻辑的认知,既然大家都心里有数,那么捅出来就捅出来了,所以他要惦记的,就是莒山那边存在不存在这个问题——肯定也有安全能达标的煤矿的嘛。

接着,阴京华又教给他两个可以做文章的环节,不过他最先找的还是这个安全生产——这是大杀器,一旦被捅出来,任是谁说话都不顶用。

小董做这种活拿手,陈主任就派他去了莒山,结果第三天那边就有消息,确定莒山今年、去年和前年,连续三年超标,不过是被煤矿那边压住了。

尤其是今年,还没过完呢就已经超标了,反正莒山煤业一直不怎么景气,所以也没人惦记,不过现在国际煤炭行情看涨,杨学锋就认真起来了——如果不是连连超标,他也不会心急火燎地操作这个改造。

确定了之后,陈太忠就让小董联系刘晓莉,把这些事情都记录下来,这道理跟以前的一样,这种事情实在没办法惊动官方媒体。

好死不死地,刘晓莉也发现了,近期国内关于煤矿矿难的报道明显增多了——当然,这个原因也不用解释了,该明白的自然明白。

刘记者属于半明白半不明白的,听说陈太忠想要她报道一下莒山的安全生产问题,小董又已经掌握了足够的线索,于是欣然前往。

等她的采访上了报纸,这就算完成对黄汉祥的承诺了,省内的报纸都登了,面对这种大杀器,黄家要是还下不了手,那未免就太窝囊了。

这件事,陈太忠就是这么设计的,到目前为止,发展也正如他所料的那样,刘晓莉在莒山采访初开始肯定很顺利,没人在意,但是采访得多了引起别人的关注,那也正常了。

要是按他的设想,接下来刘记者就可以走人了,证人证言嘛,有一些就行了,不需要全部都采访过——《天南商报》版面不小,也不可能把这些全登上。

要是刚才段卫华在临走的时候,没加那么一句,事情就该是这样发展的,然而,既然段市长期望他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适当地把事情搞大一点,那么,这么做就不够了。

当然,现在刘晓莉的采访是剑指杨学锋,搞大之后,可能就涉及到沙鹏程这民主党派的省长了,不过陈太忠哪里管那许多?老段说了,棋从断处生!

“跟晓莉说,继续采访,小董你要藏好,”他断然发出命令,“要是别人敢动手或者为难她,你再给我打电话。”

要说这刘晓莉的胆子,也真不是一般地大,听说是陈主任在全程关注,就知道这是再一次博名气的时候了,虽然有精神病院那档子事儿,她吃老本都够了,但是名利二字,谁又会嫌少呢?

所以,两个小时后,小董打来电话,刘记者被莒山派出所的一帮人架上汽车去了,这派出所说是叫派出所,其实是莒山内部的保卫处,不过,有几个警员也是永泰分局在编的——有名义没工资的那种。

“这样,我给你一个电话,是素波政法委书记田立平的,”陈太忠本来想自己打电话的,不过想一想田书记对上自己,似乎有点尴尬,说不得就指示小董了,“……你就说是我的事儿,让他务必尽快把刘晓莉保出来。”

事实证明,小董都无须强调自己是陈太忠的人,田书记一听“刘晓莉”三个字,头立刻就大了,等听完他的话,放下电话就拨通了孙正平,“永泰分局,马上给我出动,解救《天南商报》的刘晓莉。”

“刘晓莉?好的,我马上安排,”孙局长一听这名字,也是一哆嗦,放下电话嘴里还嘀咕呢,“她这是跟警察局有缘啊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