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42章 条框多

对赵喜才而言,上面没人的无情和可怕,就在这里了——赵失其鹿,天下亦共逐之。

不是赵市长天生阴毒,不肯想别的法子,而有意用那恶心手段去对付田立平,实在是……他根本就没得选择,他的富贵全拜蒙艺所赐,蒙书记一旦撒手不管他,那就完蛋了。

就算找人相求,他都没办法找级别相仿的人开口,更不敢找那些背靠大势力的主儿,要不然说情通过没有不好说,反倒十有八九要招了狼过来——这才是他的悲哀之处。

上面没相厚的,同级没相伴的,既然蒙艺不管了,一旦有人打算对他下手,那真是“世上只有组织好,没组织的干部是根草”。

相较而言,田立平的处境都比他强很多,虽然其子田强“被艾滋病”了,但是真的要发生太过分的事情,蔡莉张一张嘴,蒋世方和杜毅也不好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所以说,赵喜才的选择,就只有压一压田立平,找一找凤凰本地的环保局长侯卫东这种小人物,或者蒙勤勤这样的蒙系人马,要不就是一些恶心人的手段了——他可以拿伍海滨压田立平,却是不敢真的拿素纺做文章,北京的邵家还在虎视眈眈呢。

真的有人力挑赵市长的话,只要搞定蒙艺,就会发现其实这是一条走风漏气的破船,见不得风浪的,而赵某人欺负陈太忠欺负得心安理得,并没有去请示蒙老板——一个市长在他主政的城市里欺负一个外地的处长,需要请示别人吗?

然而,就是这样的疏忽,导致了赵喜才眼下的全面被动,一个地级市市长没了依靠,真的算不得什么。

由此可见,段卫华嘴里的“顶了很多压力”,其实水份也很大,说句良心话,赵喜才根本就没胆子琢磨这条路子,那不叫找不自在,那叫找死。

错非如此,以段市长多年政工干部的敏感性,怕是早就发现不妥了,哪里至于眼下才警觉,演出今日这么一出来?

“这个嘛,”陈太忠听得也只能苦笑了,难道除了苦笑,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?田立平他是推不得的,然而段卫华他就推得掉吗?

初入官场的时候,陈某人对段市长曾经有过那么一点误会,但是“淘尽黄沙始见金”,风言风语只是暂时的,真正的帮助,是不怕时间的考验的。

凭良心说,段卫华有个不怎么样的弟弟,但是段市长本人对他陈某人,从来没下过半点小绊子,在这一点上,章尧东要差很多的。

别的不说,把陈太忠弄到横山方志办的是章尧东;执意要把他送进科委那鸟不拉屎的地方的,也是章尧东;甚至连驻欧办这个把人边缘化的机构,都是源自于章尧东的创意。

当然,章书记有自己的想法,而章系大将吴言更是他的枕边人,这个是不能否认的,但是陈太忠从东临水调回来、入党、任职街道办政法委书记,直至最近的,就是保证驻欧办主任不被省外办阮处长抢了去,那可全是段卫华的设计。

做人嘛,操蛋一点无所谓,但是不能没有感恩的心,而毫无疑问,段卫华对他只有恩,更何况,段卫华的干女儿杨倩倩,可是他的同学!

“我本来,是没想搞下来他来的,真的,”他艰涩地咽一口唾沫,有的时候,只有实话才能最打动人,而眼下他也无法回避这个问题了,只得淡淡地笑一笑,“只是想给他一个警告,卫华市长您不知道,实在是他欺负我太狠了……”

“嗯,这个我知道,”段卫华微笑着点点头,丝毫没有被拒绝的那种恼怒,“他不但不给你面子,而且这么顶了小丁,也是不给那谁……杜书记面子。”

“但是就是这样,我还是忍了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卫华市长,我冒昧地说一句,我发现我这个人……真的太好说话了。”

这话听起来嚣张,实则语出至诚,确实,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,搁给上一世他的脾气,切……现在整个天南,怕是都没有赵姓这个团体了。

段卫华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抬头问他一句,“你最近跟田立平走得很近……是吧?”

“呀,您这都知道了?”陈太忠一时大奇,笑一声之后,点一点头,“既然您都知道了,我就实话实说了,我在素波惹过不少事儿,麻烦过田书记很多次,我不喜欢欠人情。”

这话不是真的实情,却也经得住查证,天南省的政法系统里,对陈太忠头疼的,除了王宏伟怕是就数田立平了——当然,他必定不能说自己跟田甜的私情。

不但不能说,他还要没皮没脸地反问一句呢,“您怎么知道,我欠田书记那么多人情呢?”

这一招,他是从国外学来的,反正都已经藏不住了,那么就脸皮厚一点,不问的话,什么都得不到,问的话,或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呢——不尝试一下,怎么能知道呢?

果不其然,他这尝试还真的是歪打正着了,段卫华听他这么问,倒也没遮着掩着,“这两天,关于田立平的风言风语挺多的,我觉得有点不对劲。”

啧,要不说这官场中人的心思……算了,太多的赞扬话也没必要说了,段市长说此事时,只是微微一笑,还是那么和蔼,浑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得意,但是这并不能掩饰其高远的政治眼光,以及那敏锐的政治嗅觉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就冲着你是杨倩倩的干爹,既然你不知道田甜的事情,我也绝对不会跟你说的,“能顺利地缉拿九龙的张兵归案,田书记那边……我又欠人情了。”

段卫华听到这里,脸上的笑容逐渐地凝固了,好半天才面无表情地叹口气,“这么说,田立平也看上这个位置了?”

陈太忠默然,好久之后,才无言地点点头。

“田立平的籍贯是永泰县的,做一把手……有点不太合适,”段卫华轻喟一声,脸上又逐渐地升起些许笑容,说话速度却是微微放慢了一点,“他能来凤凰的话,我愿意支持……太忠你要讲情分,总不能眼里只有外人吧?”

就这一段话里,泄露出了三个意思,一个是根据回避原则,田立平不合适在素波任地方政府正职,第二点就是说,段某人能如愿去素波任市长的话,愿意倾自己的能力,成就田立平就任凤凰市长。

段卫华在凤凰挺低调的,起码大家能看到的是,他被章尧东压得挺厉害,但是能出任天南第二大城市的政府一把手,又岂能没有一点自己的底牌?

他愿意支持田立平的话,田书记就任凤凰市长,真的是多了几分把握,遗憾的是这凤凰市长,含金量要比素波市长低那么一点,再升的话,目标多半是市委书记而不是副省长。

第三点就是,不管怎么说田立平的关系,不能拿来跟我和你比吧?这结识了几天的人,比得过我这一直提拔赏识你的人吗?

“田立平籍贯是永泰的?”陈太忠听得吓一大跳,心说不可能吧,真要是这样的话,老田惦记素波市市长,那不是凭空多出了一条红线?

“那时候永泰归涂阳管,55年划给了素波,”段卫华知道这小子心里生疑了,说不得讪讪地解释一下,“田书记是在涂阳上学的,参加工作就去了正林。”

事实上,所谓的这个回避制度,一般来说是卡人用的,真要领导赏识的话,这条红线也就不是红线了,说起来蒙艺还是半个天南人呢,更别说田立平只是生在涂阳地区永泰县,成长却是在涂阳和正林,基本上不是太大的问题。

究其原因,田书记在永泰没有很大的地方势力和既得利益团体,这才是组织上讲回避原则的本意——当然,这个本意也是在掌握了话语权者的诠释了。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咂咂嘴,他知道老段这么说,是告诉自己,田立平想坐稳素波市市长的位子,小地方会让人找出一些毛病,难度要大一些。

然而,就算段市长点得这么明白了,他的底线却是不能放弃的,而且他也无法放弃了,沉默一阵之后,他终于苦笑一声,“田书记……我已经向人推荐了。”

“哈哈,”段卫华听到他这话,沉默几秒钟之后,居然大笑了一声,然而这笑容背后,是掩饰不住的失落,“唉,看来还是晚了一步啊。”

就算他再有城府看得再开,听到这样的话,也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“我身边的人,我提拔的人,我关注的人,创造出这么个机会,居然不跟我说一声,太忠啊……”

“这种事儿我敢见人就说吗?”陈太忠被他这排比句式弄得有点恼火,索性就直接顶回去了,不过听老段这么说,他心里确实也有点歉疚,“要不这样吧,我再弄个副省下来,把章尧东扶上去,您也算有地方可去了,这样行不行?”

“什么?”段卫华正苦笑呢,听他这么一说,一时间大奇,侧头看一看他,“我说太忠……你、你……确实啊,有些话……真的不能乱说。”

陈太忠还他一个苦笑,心说我这也是不靠谱的说法,不过你要真想让我这么搞,那也就是一锤子买卖,万一成了,以后你也别说恩情长短的了。

段卫华的养气功夫,那不是一般的高,很快就从失态中恢复了过来,看着年轻的驻欧办主任微微一笑,饶有兴致地发问了,“你惦记的是……沙鹏程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又讶然地看一眼段市长,心说我跟你抱怨一下莒山,你就能想到沙鹏程,这也太那啥了一点吧,“卫华市长您这眼光……真厉害。”

你出去那么久了,回来之后在国内能遇到多少事儿?段卫华笑一笑,不过下一刻,他就摇一摇头,“沙鹏程不行,他是民盟的。”

啧,这规矩还真多啊,陈太忠听得又有点挠头,他当然知道副省长里该有一个民主党派,也该有一个女性——错非情不得已,这些是政府班子里必须要有的。

像凤凰市前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汪蓉,按资格任副书记没问题,但是曾学德去做常务副,下面上来的若不是吴言,她丢掉这个副市长还真要头疼一下。

反正这话就扯远了,段市长这就是说了,太忠啊,你先别琢磨搞掉沙鹏程了,就算你弄掉他,上去的也不会是章尧东,换个人吧……当然,也别动陈洁,撇开陈省长对你的关照不说,人家是女性副省长。

“这可是……”陈太忠真的没辙了,左思右想了半天,猛地反应过来,老段指出动沙鹏程没意思,那就是还有期待啊,说不得看着对方,“卫华市长,反正我已经做错了,您看我现在怎么做最合适?我坚决听从您的指示。”

我也不知道你该怎么做啊,段卫华无声地笑一笑,田立平占先了,再说什么都没用了,说实话,他否决沙鹏程并不是自己就有了主意,而是抱了一丝侥幸心理,想看看小陈手里还有什么牌没有了。

不过看到陈太忠的这个态度,听到这个请示,段市长心里也明白了,小陈不是目无领导,实在是琢磨的事情都太大个儿了,没办法提前说——整天惦记着搞掉这个准副省,那个副省的……你说你都在忙些什么啊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