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41章 心动

田甜在第二天回到了省台继续上班,不过次日下午她再来的时候,就觉得有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异,而且同事们也是有意无意地避着自己。

难道是我不在的时候,发生了什么?田主播有点纳闷,就寻到段天涯,“老段,大家看我是怎么回事……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啊。”

段天涯还有什么选择?他只能乖乖地解释了,那个啥小田呐,现在传闻说,你哥哥得了艾滋病,市里都传遍了,你这几天不在,大家说……说你是去北京检查身体去了——我靠,你别瞪我,这话又不是我说的。

“我操他妈的赵喜才,”难得啊,以田甜的温文尔雅,居然蹦出了这么脏的话,她虽然是年轻女性,却也在瞬间就判断出了始作俑者,“有这么泼脏水的吗?老娘放不过那个混蛋。”

没办法,这传言太恶心人了,田主播一想到自己这个未婚女性,居然被戴上了“艾滋病患者”的帽子,这杀人的心思都有了。

所以,她也顾不得保密不保密了,无限的委屈之下,当着段天涯抬手就给老爸打了一个电话,“老爸,别人诬陷你女儿是艾滋病患者,你管不管啊?”

“沉住气,啊?乖甜儿,”田立平笑着答她,“这是好事儿,赵喜才越这么搞,就越说明他没别的路子了,等老爸的事情办好了,咱们慢慢地收拾这帮混蛋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田甜知道老爸说的是真的,但是心里这份委屈委实无法排遣,放下电话之后,捂着脸就低声抽泣了起来,搞得段天涯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。

不过,听到田主播嘴里居然痛骂素波市的市长,他心里也就隐隐地猜到,这传言估计不会是真的,而是有针对性的,要不然小田不会在听到这个传言的瞬间,就毫不犹豫地指出幕后操纵者是谁。

既然传言是假,他当然就有胆子接触田甜了,递两块湿巾给她,嘴里还在安慰,“赵喜才那个儿子赵杰,我看就不是好东西,没准是那家伙背后使坏。”

“今天你听到的话,不许说出去,”田甜既是委屈无比,又是追悔莫及,说不得抬头看他一眼,“要不然的话,段老师……你就别怪我是女人了。”

“嗐,甜儿你这是说什么呢?”段天涯笑一笑,心里也不是很以为然,“我见的坏脾气的女主播多了,想你这么条件好又不拿架子的,真的很少。”

他说得略略有些儿夸张,盛气凌人的女主播也没几个,大致还是傲慢者居多,田甜倒是不算傲慢,她是有傲气,不过眼下这时候,这话拿来安慰人却是真的不错。

“不行,我要去打个电话,”田甜停止了哭泣之后,心里还是不平衡,站起身就要往外走,却不成想被段天涯一把拉住了,“行了,你看看你,眼睛都肿了,就在我这儿打吧,我出去还不行吗?”

“段老师你真是个好人,”田主播微微一笑,接着犹豫一下,又不放心地叮嘱对方一句,“千万别说出去啊。”

“嗐,知道知道,”段天涯连连点头,拉开门就出去了,靠在门口的墙边,脑子却是不停地在转悠:赵喜才背后编排田立平的不是,还是用这么恶毒的手段……啧,看来啊,素波又要有大事发生了啊。

陈太忠接到田甜的电话,也是勃然大怒,“这姓赵的也太下作了吧,行了,我知道了……这可是他一步步地逼着我来的。”

在陈主任想来,此事里他就一直没错,先是赵喜才拦了丁小宁的买卖,接着又是张兵要“赶绝”姓丁的,有这么个扬言,他上门将那总工撸了来打脸,不算过分。

而张兵派了律师,喋喋不休地来骚扰,那就是反抽他陈某人了,他不知道则已,知道了肯定不干嘛,而赵喜才因此露出马脚,那也是姓张的事机不密,姓赵的活该受牵连了。

所以,他打算拿到口供之后,用这个逼着赵喜才病休,好歹给对方留个体面——最近来找他和古昕说情的人,是前所未有地多,压力真的不可谓不大。

但是赵喜才这么搞,那可就是给脸不要了,病休?能病休那是你祖坟上冒青烟了,他挂了电话之后,又打个电话给古局长,“怎么样,他说了什么了没有?”

“没有,”古昕在电话那边叹气,自打张兵供出小本子上的一部分人名之后,他连夜将此人转移了地方,此事干系甚大,他是老警察了,不会失了这点警惕性。

按说,他这转移,就意味着告诉张兵,你现在的生命安全已经不能很好地得到保障了,然而张总不这么想——这是赵喜才把压力施加下来了,你们快顶不住了!

再想到他临被带走的时候,赵市长曾经亲口警告过他,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,张总都已经后悔,不该在前一阵坚持不住的,所以他现在又恢复了强硬。

有些手段,用在不同的人身上,起到的效果也不同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横山分局的人也知道,这时候解释越多越容易起反效果。

又由于此人供述出的部分东西已经有相当的力度了,所以大家也不能毫不克制地上措施了,否则将来弄到法庭上去,有些痕迹会让别人联想到刑讯逼供——既然已经成功在望了,又何必凭空去授人以柄呢?

总之,这就是个时间问题了,古局长和陈主任虽然着急,却也不至于失了分寸,无非是某人接了个电话之后,再过问一遍罢了。

且先由你赵喜才得瑟着,陈太忠压了电话,正琢磨给小董打个电话看莒山那边进展如何,却是又接到了段卫华打来的电话,“小陈,你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段市长办公室外面等着几个人,陈太忠能认出的,有劳动局的周无名和金乌县的吕清平,见他到了,两人跟他笑着点头,尤其是吕县长,估计心里恨煞陈某人了,脸上的笑容却偏偏挺热情。

“里面有人啊?”陈太忠才说要排队等着段老板接见,却不成想段卫华的秘书直接领他进去了,“市长等了你一会儿了。”

呀,这次问题可是大条了啊,陈主任虽然是年轻,却也知道外面两个实职正处都进不去,而自己不但插队,大市长还是在专门等候,心里不由得暗自揣测。

“太忠你坐,”段卫华见他进来了,笑眯眯地点点头,又站起身来,主动走到沙发边,坐到他身旁,“打算什么时候去欧洲?”

“可能要过一阵了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苦笑着回答,“这边还有点事情没有办彻底了,呵呵,人在人情在啊……”

“嗯,横山的事情我也听说了,这古昕的胆子倒是真大,”段市长微微一笑,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两次了,呵呵……我可是帮他顶了不少说情的。”

嗯?陈太忠看段卫华一眼,总觉得他的笑容背后隐藏着点什么东西,眼珠转一转之后才回答,“嗯,古局长嫉恶如仇,不过手段是粗暴了一点,幸亏有您的关照,要不回头……我让他来谢谢您?”

“嫉恶如仇可是一个优秀干部该有的品质,何必谢我呢?我也应该做他们的坚强后盾,”段卫华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收敛了起来,接着又沉吟一下,“下月初是黄老的九十九岁大寿,跟我一起去北京吧?”

黄老寿诞,凤凰这边的干部肯定是要去的,这是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该有的尊重——不去的话,那就是政治不成熟乃至于政治错误。

不过这些年来,凤凰市的领导上不得寿宴,只是送点凤凰土特产过去就罢了,却是还得等人家做完寿,才从北京离开,当然,这也是个态度问题。

“一起去?”陈太忠真是有点挠头了,他有点搞不懂段市长到底想说什么,却又不知道该不该拒绝,最关键,他是不能保证自己能不能到场——陈某人的破事儿实在太多了。

“我知道你在素波还有事情做,”段卫华微笑着看着他,“赵市长被你惦记上,也是他的不幸了,不过我不得不说,他在素纺的问题上,做得很不合适。”

“咳咳,”陈太忠尴尬地咳嗽一声,“其实,我也没怎么惦记他……”

“我帮你顶了很多的压力,而且一直也很照顾你,”段市长自顾自地说着,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么和蔼,“对我来说,这是个机会……而章尧东不会在意的,他不需要动那个脑筋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总算确定段市长今天为什么这么郑重其事地把自己找来了,合着这素波市长的位子,盯上的不止一个人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