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39章 惯出毛病

“女孩儿,”黄汉祥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,就沉默了,好一阵才哼一声,“为了一个女主持,你就先斩后奏地去搞一个市长,这本事可是越来越大了。”

他这话,就是有点怪陈太忠行事之前不打招呼,想他都跟蒋世方那边暗示过了,姓赵的接下来缩头也是必然的,你倒好,居然要把人往死里搞。

其实,区区的一个素波市市长,搞也就搞了,但是小陈你这么目无你黄二伯,这个毛病可是不能惯你——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太过放纵下面人,容易搞得尾大不掉。

看看,现在你倒是拿此事来挤兑我了,弄得我不管也不好,而且,你小子为的还是一个小女孩儿,世界上有一半儿都是女人,你至于这么在乎吗?

陈太忠哪里可能听不出来这样的话?他还整天念叨不能惯别人的毛病呢,说不得笑一笑,“我倒也想过提前通知您,不过……这不是怕搞不出名堂来,您会觉得我不稳重吗?毕竟我的年纪就在这儿摆着,就特别不愿意让人觉得我不稳重。”

“呀哈,你还有理了?”黄汉祥又被他折腾到哭笑不得,当然,这个借口听起来是可以理解的,然而让他气愤的是,这厮回答得相当地理所当然,根本连半点歉疚感都没有。

你知道天南的人在我面前说话,都是怎样的小心谨慎和诚惶诚恐吗?黄总觉得有点无法忍受,哪怕是忘年交,也不能由着这小子得瑟,“我说一句,你就顶我十句?”

“没理没理,”陈太忠听他这么蛮不讲理地一问,也有点哭笑不得了,“黄二伯您讲的是大道理,我这不过就是……就是一点小私心嘛。”

“哦,合着你也知道自己讲的是私心,”黄汉祥哼了一声,语气越发地严厉了起来,“咱做干部的,要一心为公,私心杂念要不得,这件事啊……我不能答应你!”

“我在欧洲,可是帮着小雨朦在股市上赚了点钱,”陈太忠嘿嘿一笑,心里却是有点别扭,老黄你别这么说反话成不成?“那个啥,以后这种私心……我还是要坚持的。”

“你小子忒无聊了,”黄汉祥气得哼一声,心说这家伙是吃准了我不能拿他怎么样了,“我懒得理你,啧,你要再搞出这种事儿,自己善后啊。”

“那可就拜托您了,”陈太忠也不管人家是不是答应了,又挤兑一句之后,方始表态,“嗯,没有了后顾之忧,回了欧洲,我这干劲儿就更足了。”

“我可没说答应你了!”黄汉祥哼一声就挂了电话,放下电话之后,他心里还是不能平衡,心说你小子给我找事儿还找上瘾了,这次真的不能让你太轻易达到目的。

黄总是性情中人,但是对某些人不太讲理的行为,他打心眼里就排斥,比如说他一度跟夏言冰关系不错,但是夏局长强要上位,就属于有些过分的行为。

尤其是,夏言冰那一次吃蒙艺顶了,最后是高胜利上位——要说吧,高厅长一直就是第一号人选,但事实上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后来有人要顶掉高某人的。

夏局长的坚持,不但让黄家跟蒙艺有了龃龉,更是跟打算空降顶了高胜利的那位也产生了点摩擦——好吧,就算这一切都不算什么,但是最终的结果是黄家丢面子了。

发生了这种事儿,他老爹还觉得亏了夏言冰,毕竟是说到没做到,然而黄汉祥心里可不这么认为,他要是也真的为夏局长抱屈,就不可能跟陈太忠走到眼下这么近。

他这决心刚下,一边就有电话打了进来,打电话是的他的弟弟黄和祥,说是老爹的生日马上要到了,九十八虚岁九十九了,不知道蓝家人去不去?

要是去的话,黄书记就打算准点回来准点走——毕竟他在磐石跟蓝家正对着呢,在京逗留时间太长,有等人家关说的嫌疑,那就未免有点示弱了。

“你不说我还忘了,”黄汉祥又想起莒山煤矿的事儿了,说不得跟他聊了两句,“……老三你脑瓜好,他们这么搞,是个什么意思?”

“管他们什么意思呢?”黄和祥一听是这种事,毫不犹豫地回答了,这哥俩感情也不能说好,但对外终究都要维护黄家的形象,“敢向天南伸手,那就得做好爪子被剁的准备……又不是天下只有他家才能做焦炭,这点事儿你也问我?”

“我这不是担心带给你被动吗?”要说这天下间,就是一物降一物,黄家老二散漫惯了,却还真是有点憷自己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弟弟,说不得解释两句,“行,那我知道了。”

“就得狠狠给他一下,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”得,黄和祥居然也来了这么一句,做为他的结束语。

你是想让老家这儿发力,分散你的压力吧?顺便又能表现出黄家上下一致的警惕心来,黄汉祥搁了电话,心里也是苦笑,我这个弟弟啊,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重了。

不过,莒山那边怎么搞,还是要讲个章法,他一边琢磨,一边就有点抱怨了,“陈太忠这小子也真是的,不去找莒山那边的证据,在赵喜才身上折腾个什么劲儿?”

“您都知道他是宰相肚量陈太忠了,”阴京华在一边听得苦笑,陈太忠惹了黄汉祥,他真是一点都不敢插嘴,不过听到这话,还是回答了一句,“那家伙的气量就是不大。”

“嗯?”黄汉祥听得侧头看他一眼,犹豫一下就笑了,“你俩关系倒真是不错,也算,我的人情用在赵喜才身上了,莒山那边,让他给我摆平了。”

“没搞错吧,这也太看得起我了,”半个小时之后,陈太忠就叫了起来,也顾不得要招呼众女进卧室了,他惊讶得自己都有点软了,“我搞那谁已经很过分了,现在……又要来?”

“啧,搞素波市市长,跟搞那谁……难度能一样的吗?”阴京华听他这么说,说不得轻笑一声,“你怎么就这么笨呢?来,我教你一个招儿……”

“哈哈,”陈太忠听完之后,挤眉弄眼地笑了起来,“老阴啊,要不说这人老成精呢?你这简直是点子库啊……对了,要我办事儿可以,但是黄总得答应我刚才的要求啊。”

“你跟他说去吧,”阴京华哪里敢接这样的话茬?不过,他既然指点了陈某人,说不得就要邀功了,“反正,你这也是欠我人情了啊。”

“嗐,咱俩还说个啥呢?没问题,”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,要说刚才他是真有点恼火了,我连法国申奥资料都打算下手了,这很你黄汉祥长脸了吧?国外又送给你那么多钱。

现在让你帮我扶上去一个市长,你都唧唧歪歪的,说来说去还要我帮你搬倒莒山的杨学锋……老黄你这是欺人太甚啊。

不过,阴京华给他出的这个点子,很是不错,所以他也就懒得跟他的黄二伯叫真了,然而,他还是有一点微微的郁闷,因为:这又是接近脏活儿的性质。

倒是田甜惦记着自家老爹的事情,见他一直拉着一张驴脸,倒也不好发问,眼见他情绪好了,才走上前来低声发问了,“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?”

“休闲时间,咱不谈正事,”陈某人嘿嘿一笑,四下看一看,“明天甜儿也要跟着雷蕾和张馨回了,咱凤凰的发扬一下风格哈。”

雷蕾和张馨原本就是计划明天走的,不过田甜的走日子还没定下来,他这么一说,显然就是搞定了某些事情,田主播听得心中就是一喜,紧接着,心里却又有些空荡荡了。

听他这么说,众女叽叽喳喳说不公平,还说他现在根本就是素波人了,可是陈太忠不做理会,反倒又摸出了手机,“等我打俩电话,小董吗……”

这天晚上还好,比不上昨天疯狂,毕竟大家的体力都有个限度,某人有仙力护身,那是作弊一般的存在,其他人却总还是相对比较正常的,连续地熬夜、酗酒加狂欢,是很考验人的。

当然,这也是陈太忠有先见之明,昨天没让她们享受“昏憩术”的大招,要不然耗费一点仙力倒是无所谓,关键是人家恢复得好了,他的作业可就写不过来了。

饶是如此,第二天凌晨五点他走的时候,雷蕾依旧不肯歇息,要他抱着自己才肯睡,陈太忠知道,要真说疯狂,这个生过孩子的女人才是最疯的,疯起来的时候体力令人咋舌。

于是,他不得不叹口气丢个昏憩术给她,“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你好像还没到三十呢,怎么就成雷老虎了呢?”

不多时,他穿墙进入横山区自己的宿舍——进自己家也穿墙,真够滑稽的,他正抱怨呢,眼睛一扫,发现自己卧室里的床上,睡得有人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