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37章 暴露了

当天晚上,凤凰小区内某别墅大摆酒席,陈太忠有应酬,说是要晚一点回来,不过这并不影响屋里六个女人的沟通。

其实这里面,其中五个女人早就合作过,无非是多了一个李凯琳而已,丁小宁和刘望男下午带着素波来的三个女人逛了逛西郊公园,又去保龄球馆玩一玩,加深一下感情。

约莫七点钟左右,京华酒店的厨师将饭菜炒好走人了,大家却是在桌前嘻嘻哈哈地聊天,莺莺燕燕地煞不热闹,都在等着那当家的男人回转,才肯动手。

说着说着,就说到了上次发生在军分区的荒唐,李凯琳听她们说起蒙着太忠哥的眼睛,要他用那里分辨众女,听得脸红心跳的,却又对这个夜晚期待无比。

正在此时,门铃响起,刘望男和张馨都是服侍惯人的,齐齐站起去开门,门一开启,却又是两个美艳女人在门口。

张馨肯定是不认识来人的,倒是刘大堂一见就笑了,“哈,蒙校长来了?嫌我们阳光小区霸他霸得太久?”

“多稀罕似的,”蒙晓艳撇一撇嘴,她是给陈太忠打了电话的,要他晚上去育华苑,没错,中午她是吃饱了,不过任娇不是还饿着吗?结果那厮要她来阳光小区汇合。

任娇却是眼光有点游离,她早就知道陈太忠在阳光小区也有爱巢,这儿的女人还去育华苑客场作战过,不过她那天不在而已。

任老师听晓艳说过很多次他的荒唐了,但她这么找上门来还是第一次——这也是蒙校长极力撺掇的结果,要是她一个人的话,那是说成什么都不会这么做。

“又来新人了?”蒙校长见到张馨,也是一愣,又探头向大厅看一看,登时有点愣了,“这么多人?”

“是素波来了几个姐妹,”刘望男微微一笑,坦坦荡荡地发话了,一边说还一边看一眼任娇,“任老师,咱们要通力合作,灌翻她们,别让她们笑话咱凤凰人的酒量啊。”

要不说这刘大堂真的是挑通眉眼的,交际应酬的手段一等一的强,她见任娇似乎有点害臊,就先不说晚上的节目,只说要在酒桌上拼酒量——至于说喝得二麻二麻之后要做点什么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有她这么个润滑剂,屋里的气氛就紧张不到哪里去,更别说下午几个人还出去游逛了一阵,蒙校长和任老师发现,这屋里的六个人,居然是相当地熟稔与和谐,反倒是自己两个人,有一些格格不入了。

怪不得这家伙隔几天才去一趟育华苑,这些诱惑未免太大了一点,当刘大堂将田甜解释给她俩时,以蒙晓艳的骄傲,也禁不住微微一愣,“省台主播田甜?”

太忠的女人里,可是还有前中视的女主播呢,张馨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,却也不道破,只是有点微微的感慨,而且,主播又算什么?人家可是连美国总统的侄女儿都降伏了的。

田甜微微一笑,善意十足地点点头,不过当她听说蒙校长的名字的时候,也是一愣,若有所思地发问了,“你……你姓蒙?”

“嗯,”这一下,蒙校长总是能稍微得瑟一下了,她也“和蔼可亲”地点点头,“蒙艺是我亲叔叔。”

“啊?”张馨只当这两位是凤凰土著,所以太忠才不带她们去素波露面,不成想前来的居然有蒙艺的侄女儿,禁不住惊讶地出声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门又响了,陈太忠沉着脸走了进来,见到屋里八个人,才微微一笑,“呵呵,都认识了吧?那就不用我介绍了……咦,你们怎么还没开吃?”

“这不是等你呢?”雷蕾微微一笑,蒙校长不甘示弱地紧跟着来了一句,“反正时间长着呢,大家不着急,是吧小宁?”

倒是刘望男心细眼神好,发现他进来的时候神情有点不对,于是出声发问,“你怎么了,遇到什么事情了?”

这女人们纷纷张嘴,搞得他有一点应承不过来,不过刘大堂的问题最是容易回答,他勉力干笑一声,“没什么,横山的事情不太顺……好了,开饭了。”

“我去热菜,”张馨端起两盘菜向微波炉走去,李凯琳也有样学样,任娇愣了一愣也跟着过去了,其他几个人纷纷摆放碗碟什么的,却是各有所思——怪不得这刘望男一副大姐的派头,还是人家最会关心陈太忠啊。

陈太忠坐上首席,心神兀自有点不定,他刚才的回答只是借口,事实上,他是发现别墅门口有人游荡。

当然,这或者是门口停着的车太多了,刘望男的捷豹没停在这里,但是丁小宁的奔驰就很扎眼了,而田甜和雷蕾的两辆白色捷达虽然不算好车,却都是很扎眼的素波牌子。

于是他给小董打个电话,亲眼见到小董带了人来,几人将那人架走,他才施施然走进来,心里嘀咕说也不知道那混蛋是什么来路。

他正沉思呢,大家就纷纷就坐了,他左右看一看,自己身旁一边是刘望男,一边是雷蕾,接下来是田甜对着蒙晓艳,犹豫一下,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合着你们也要学干部们用餐,还要排个座次啊?”

一顿饭下来,来下副本的素波军团溃不成军,团灭——这还是酒量最大的刘望男没有出手,那三位都不怎么能喝,蒙晓艳和丁小宁两人加起来,就能横扫了。

当然,晚上的荒唐,那也就不用说了,要不是陈太忠刻意将房子加了点防护,绝对会有人发现,从晚上到天亮,这房子里的响动就没停过……

“累人啊,”以陈太忠的身体,都有点吃不消了,那事儿本来就是个体力活,再加上他还要帮别人醒酒,好不容易说可以歇一歇了,结果旁边喝酒观战的人里又有人喝多了……只说醒酒用的仙力,加起来足够他从横山到红山万里闲庭一下了。

所以,他直到十点才出现在科委,不过大家也都习惯了他的神出鬼没了,倒也没觉得奇怪,临近中午的时候,小董打来电话,说那厮是个偷汽车的惯偷——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,居然这么快就问出来了。

要是古昕有这效率就好了,陈太忠不无遗憾地挂了电话,张兵那厮骨头还真的挺硬,因为吃准了凤凰人不敢拿他怎么样,居然在上了手段之后,还牙关紧咬——有胆子你们就搞死我嘛。

想到这事要是折腾得久了,没准会引起国安的重视,他犹豫一下,还是拨个电话给田立平,电话铃声响了足足八声,那边才接起来,田书记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怪的,“太忠你找我……什么事儿?”

“倒也没什么,”陈太忠将他的想法说了一下,意思要立平书记帮着压一压素波警方,这个案子不要捅到别处,“……那家伙快撑不住了。”

“他们不可能捅过去,”田书记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,又沉吟了起来,似乎是在等对方消化这句话一般。

“也是啊,是我多虑了,”陈太忠略略一品味,就琢磨出了里面的味道,禁不住一笑,谁会吃撑着了去招惹赵喜才?

听到他的笑声,田书记才微微地松一口气——这家伙知道多虑,那就说明愿意帮我成事,他有心问一句自己女儿怎么样了,却是死活张不开嘴,终于干笑一声,“等你回头来素波,咱们再聊。”

当天晚上七点多的时候,张兵终于开口,陆陆续续交待那个本子上的事儿了,其时,陈太忠正在阳光小区里陪着那八位吃饭——经过昨天一夜的荒淫,大家磨合得比较好了,蒙晓艳甚至表示,以后可以考虑常驻阳光小区了。

同一时刻,赵喜才正在家里吃饭,这对他来说,真的是挺难得的,他一边吃一边看天南台的省内新闻,大儿子赵强小心翼翼地陪着他——九龙那边迟迟传不出消息,他知道老爹心情不好。

就在这时候,他的三儿子赵杰回来了,大喇喇地坐到桌边,嘴里还喷吐着点酒气,“张兵那小子怎么样了?”

“关你什么事儿?”赵强瞪他一眼,这哥俩同父异母,关系一直就不融洽,见他哪壶不开提哪壶,禁不住有点愤懑,却又不敢多说,只能哼一声,“没见咱爸看新闻呢?”

“哼,”赵杰白他一眼,看一眼电视,轻声嘀咕一句,“好几天不见田甜了啊。”

赵喜才正夹着一片麻辣萝卜,听到这话扭头看他一眼,似乎是说你小子也好意思说,不过下一刻,他身子一震,就愣在了那里。

“你说什么?”一分钟之后,赵市长咬牙切齿地发话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