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36章 欠债太多

等陈太忠从三十九号出来的时候,就接近下午四点了,他寻个没人的地方,才将林肯车放出来,刚开机的手机就来了电话。

电话是吴言打来的,电话里,白市长很不客气地发问了,“陈太忠主任,你回来已经一天多了,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跟我汇报一下工作?”

那啥……你老爹不是在你家养病的吗?陈主任颇有一点无语,哥们儿这欠的作业实在有点多,连小白同学都忍不住了,说不得咳嗽一声,很恭敬地发问了,“马上就有时间了,请问我去哪里找您?”

“你旁边有人?”吴言被他的小伎俩骗了,音量登时下降了百分之九十还强,接着又是一声轻咳,才继续放大声音,“不出意外的话,五点之前,我会在招商办办公。”

吴市长在招商办,占的是秦连成原来的办公室,周勇来了之后倒也有眼色,没去占属于分管市长的房间,而是新加了一间办公室——对周主任来说,这种办公室禁忌他是懂的。

所以吴言也偶尔来这里办一下公,她找陈太忠,除了一份难耐的相思,还有几件事情,其中第一件就是……她被荀德健骚扰了。

吴市长刚才“偶尔”路过业务二科,知道陈太忠这次没拿回什么已成的意向,倒是正正地撞见话痨荀,荀德健一见招商办的分管市长是如此年轻美貌,就借口想多了解一下凤凰的投资环境,没皮没脸地跟上来了。

吴市长有点见不得此人,尤其是见不得那厮一双贼溜溜又带着点傲气的眼睛,但是她既然负责了招商引资工作,对投资商就不能使性子了,更何况这家伙是太忠领来的,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不是?

怎奈,这厮实在聒噪得有些过分,吴言在第二次问他,你打算在凤凰投资多少钱的时候,这家伙依旧转移了话题,她也就懒得多说了,一个电话打给了吉科长,“荀总对凤凰的环境不是很熟悉,你这个主人做得不够好,应该多向香港朋友解释一些市里的政策法规。”

吉科长一听就知道不妙了,他跟荀德健接触了不到两天,就知道这厮到底有多么轻浮了,说不得来到领导办公室将人领走,就这……姓荀的这厮还有点不情愿呢。

你怎么找了这么个极品过来?想到这里,吴市长就实在控制不住了,于是打个电话给陈太忠,却是死活接不通,那么,等电话能接通的时候,她的怨气比较大,却也是正常了。

她找他的第二件事,就是跟上午的书记办公会有关了,很显然,在这一点上,她是得了章书记的授意的。

看着面前许久不见,变得几乎有点陌生的男人,吴市长强压着心头的情火,淡淡地发问了,“如果不让外资进入的话,焦炭出口欧洲,行不行?”

凤凰是缺钱,好几家大型机焦项目正在四下找钱,但是同时,一旦成立个什么政府机构,统一负责焦炭对外出口的话,凤凰人绝对不愿意听到里面有外国人在说话。

说实话,这资源整合说难真的很难,说不难也真的没啥,欧洲那儿最起码十五万吨的年需求量,足以晃得整个凤凰市的煤焦企业眼花了。

有人说了,风笑瞎写,才十五万吨不算什么嘛,这话是没错,要说凤凰市整个煤焦企业,年产焦炭要超过一百万吨,这还是不算那些土法炼焦的小焦厂。

但是问题不能这么看,就像美国凯撒铝厂一爆炸,全球氧化铝的价格一天一个台阶,就知道这工业化生产的环境中,加一点和减一点的巨大影响了。

再举个例子,邢建中的碧涛煤焦油深加工厂,大家都知道是废物回收一本万利的买卖了,但是在发展的过程中,也遇到过来自老家张州的狙击,导致煤焦油价格猛涨——翻着跟头地涨。

具体经过前文都有,就不再说了,其中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,最后碧涛的收购价,都堪堪顶得上生产出成品之后的销售价了,就连邢建中都苦笑着说,“这个价格下来,我赚的就是那点沥青。”

而其时,碧涛的沥青粘稠度差一点,熔点偏低,属于没人要的东西,也正是因为如此,邢总亲自上阵,咬牙切齿要搞定这个环节——也正是因为技术改造成功,碧涛现在才敢上二期和三期,因为有了这个技术保障,他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。

这么多话说来说去,就是一个意思,十五万吨的焦炭看起来不多,但是足够改变整个凤凰煤焦行业的格局——走欧洲的多了,留天南的就少了,供应少了需求没变少,那么,价格就起来了。

当然,要说这十五万吨能带来什么绝对的影响,也不尽然,这影响是相对的,但是等真的发展到陈太忠说的三十万吨的时候,整个天南都要受到影响了。

资金短缺,大家有克服的决心和能力,而这话语权让出去,那可是麻烦,尤其这不但是外资,还是陈太忠引进来的,一般人也没胆子去琢磨吃干抹净不认账。

没错,上午的书记办公会,陈某人只有陈述权,但是真要计较起来,随便拉一个书记出来,不管是章尧东还是姜勇,谁又敢当面说——我就欺负你陈太忠了?

所以,吴言才依着章尧东的意思,问一问看不用国外的资金,陈主任是否也能打开欧洲市场,凤凰不是没有做煤焦外贸的,但多是对着煤焦贩子,没有直接的出口途径,在96到98年里又基本全军覆没了,那么,眼下这个渠道很值得珍惜。

“这怎么可能?”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,说不得细细分说一下,“没有国外的投资,就算欧洲肯要咱们的焦炭,这出口的配额……谁来搞?”

“光联系下家谁不会?”吴言心里不舒坦,说不得就要没事找事一下,闻言白他一眼,“你不是在北京能力挺大的吗?这点事儿也难得住你?”

其实,她这也是想撒个娇,让情郎关怀一下,毕竟是这么久不见了,不过她是女强人做惯了,就算是撒娇,方式也有点与众不同——她心里何尝不清楚,配额这东西真的不太好搞。

“我就跟你说不明白,”陈太忠哼一声,站起身就要走,热脸贴个冷屁股,他无趣啊,“那你们搞呗,能运到英国,我帮你找下家。”

这话倒也不是特别无情,事实上,中国的出口史上真不少这种例子,货物出去了,都到了对方港口了,那边却是没人接收下不了货——纺织品在港口里呆着,都能生了霉长出蘑菇来。

但是,那种情况是被对方的进口配额卡住了,而跟中方的出口配额无关,现在的情况,陈太忠就是在说,你能搞定出口配额的话,进口配额我来想办法——很仁至义尽的说法了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吴市长见他居然要走,禁不住轻声怒喝一声,不过下一刻,她的声音就放得温柔了一点,“把门反锁住。”

坏了!陈太忠听她这么一说,心里就是咯噔一下,他之所以要离开,半是生气,另外也是生怕白市长提出什么其他的要求,要知道,今天晚上阳光小区六个女人在等着他,凤凰素波联谊会呢。

“不要了吧,现在四点四十,”他苦笑一声,扭头回望,“吴市长,这个时间谁都可能进来啊,韵秋又不在,没人帮着挡人不是?”

“她在市政府呢,”吴言淡淡地解释一句,她今天下午过来,就是想见一见陈太忠,所以就没有带上自己的秘书,那可是凤凰市官场里众所周知的陈某人的情人,比较容易引起别人不负责任的联想。

“看把你吓得,”她的声音放低了些许,脸上也泛起一丝笑意,这里就属她的位置高,倒也不怕别人贸然闯入,是以才敢微微一笑,不过,以她的谨慎,实在也做不了太多,只能低声嘀咕一句,“晚上回横山区宿舍休息,听到没有?”

终于来了啊,陈太忠心里苦笑一声,他最怕听到的就是这话了,白市长估计情动如火才会如此吩咐,可以想像得到,她会在半夜悄悄推开那个掩人耳目的衣柜。

当然,也许她更是想多打听一下自己在北京和巴黎的际遇,小白同学不但很关注她自己的前途,对他的上进也很期待。

“怕是够呛,”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一副心情沉重的样子,接着又叹口气,“晚上还要去横山分局,那边有点涉及维稳的事情……你没听说吗?”

“我怎么可能不知道?”果不其然,吴言的思路登时就被带歪了,她白他一眼,压低声音反问一句,才又略略提高一点声音,“章书记问起我这件事了,素波那边也有人给我打电话……古昕这么搞,可是第二次了。”

合着她今天把陈太忠喊过来,这件事也是要过问一下的,她可是还兼着横山区委书记呢,古昕这么搞,不但垂管的王宏伟有压力,横管的吴言和政法委书记岑广图,压力也不会小了——要不说这去省城抓人,不是随便一个干部就学得来的。

“赵喜才太不识趣了,必须得给他点颜色看看,”陈太忠听得冷冷一哼,小白虽然是他的枕边人,却同时也是章系大将,所以他不能说得太明白——这就跟他无法向许纯良挑明一般,章尧东也是有想法的人啊。

当然,章书记自己不可能看上素波市长的位子,他这天南第二大城市的市委书记,不管从哪一方面看都不弱于素波市长,虽说远离省里的中枢,却是独霸一方的土皇帝,比赵喜才只强不弱,但是——他若是知道这样的消息,不通知许绍辉是不可能的。

不过他倒是不介意表明自己剑指何方,事实上,他才不相信吴言不知道他的初衷,素波市都不少人知道了,何况小白呢?

“哼,你倒是挺关心那个丁小宁,”看看,白市长不但知道他的用意,甚至连起因都知道,她低低地哼一声,语气里也是不无醋意,“我说,你说话能不能小声点?外面要是有人路过怎么办?”

“他们听不见的,”陈太忠傲然一摆手,声音也没变小,反倒是嘴角泛起了一丝暧昧的笑容,“看来你忘了横山区委办公室里的事儿了?”

我可能忘记吗?吴言狠狠地瞪他一眼,心里盼着他眼下就胡来一下,可是又知道现在太不是时候,说不得清一清嗓子,“你别撩拨我啊……对那个澳门人,你打算做到哪一步?”

“哪一步?那混蛋敢一而再地欺负我的女人,你觉得我会做到哪一步?”陈太忠看着她微微一笑,眼神中有令人心悸的东西一闪而过。

你这混蛋,倒是越来越有男人味了,吴言看着他灿烂的笑容,只觉得身子有点发软,两腿中间也微微有点鼓胀了,说不得轻咳一声,强行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:他说的那个“被人欺负”的女人……并不是我啊。

“那你希望我拖赵喜才多久?”她幽幽地发问了,这个家伙要去横山刑讯逼供,忙不过来也是可以理解的……毕竟那是葡萄牙籍的投资商,而澳门回归也就剩下一个月了,抓紧时间办事,那是必须的。

“他?你用不了拖多久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心说有张兵的小本子在手上,赵喜才都没可能把宝压在你身上——你现在就是无足轻重了,不过他当然不可能这么说,以免伤了小白的面子,反正张兵撑不了多久,而张某人倒了,就轮到赵某人了,一劳永逸的事情。

可吴言并不知道他现在弯弓搭箭,射的是赵某人,只当是他打算亲自出手惩戒,更是坐实了此人晚上有事的说法,说不得闭上了眼睛,良久之后方式张开,微微地叹一口气,“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我希望自己躺在你的怀里,一睁眼就看到你……这个要求不过分吧?”

“可是咱爸……不是在家吗?”陈某人有点挠头,阳光小区有六个等着呢,打一轮儿起码也得仨小时吧?歇一歇再打一轮的话……天可就亮了。

“谁跟你是‘咱爸’?”吴言白他一眼,心里却是甜不滋滋的,又跟他聊了两句之后,微微地颔首,“好了,明天晚上家里说吧,你不会明天晚上也没时间吧?”

“明天中午……好吧,明天晚上,不过可能是后半夜了,”陈太忠嘴角抽动一下,挤出一个笑容来,心说明天中午我还得去哄唐亦萱呢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