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35章 没捉着

陈太忠对这样的传言,也是嗤之以鼻,许纯良不在意的事情,他更不会介意,不过,这次既然回来了,就顺手把这事儿办一下好了。

当然,为这点小事就去找刘小宝,简直是对陈主任的侮辱,他哪里会闲到这样的程度?张爱国出马警告一下丫挺的,那就算很郑重了。

张爱国听到这样的吩咐,愣了一下之后才冷哼一声,“那家伙早就欠收拾了,我是看许主任不说话,您也没指示……头儿,咱这次怎么搞他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很随意地摆一摆手,“告诉他管住他的嘴巴就行了,教委那点破事儿别总往咱们这儿推,政府部门之间的事儿,他一直跟外人说个什么劲儿?”

“嗯,”张爱国点点头,站起身就要走,去衣架上拎外套的时候,犹豫一下又发问话,“要是他不识趣儿,我就让他长一长记性。”

这就是张主任请示了,说那厮要是不听的话,那我就要出手惩治他了,不知道陈主任您赞成不赞成我这么搞?

可是现在的陈主任,已经不是当年那愣头青的年轻人了,听到这话就当没听到一样,这态度就很明确了,我不反对就是同意了,你去搞吧,算是请示过我了——这倒也不是他有意拿架子,实在是屁大一点事儿,他觉得就连点一下头都多余。

他俩才一离开,雷记者脸上就泛起了暧昧的笑容,浅浅的酒窝下陷的同时,一对小虎牙露了出来,“呵呵,你这家伙,回来就跑到凤凰来……就不知道交一交作业再走?”

“我给小宁打电话,叫她开个房间,”张馨跟她关系最近,也就敢跟着胡说,一边说一边摸出了手机,“嗯,还不到一点……两点半才上班的,是吧?”

他们吃饭的地方就在京华酒店,开个房间根本连楼门都不用出,这俩已婚女人看来也是憋狠了,要同时出手惩治这负心郎。

“等等,”陈太忠心里暗暗叫苦,心说我今天要是再不去看唐亦萱,怕是小萱萱心里都要生出疙瘩了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别人都看见我跟你们进来了,要是我不出去,你俩觉得他们会怎么想?”

“大不了以为你跟丁小宁睡在一起,有什么?”雷蕾的眸子都有点发红了,不是激动的,而是被某种自内而外的火焰燃烧成了这样。

“这个酒店还住了一个话痨,”陈太忠苦笑,今天上午荀德健又要找他,却是被他打发到招商办去了,要小吉过一过手里的项目,看看有什么能做的没有。

“这样吧,甜儿也来了,你们下午先随便去哪儿玩一玩,”他笑着发话了,“晚上咱们在小宁的别墅里摆家宴,搞个凤凰素波姐妹联谊会……行吧?”

“不行,我现在就要,”雷蕾偏会作怪,站起身就坐到了他的腿上,牵着他的手放进裙内,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了,“你伸进来看看……很湿了。”

“实在对不住,现在真的不合适,”陈太忠只能苦苦求饶了,“晚上,晚上哈,我现在着急出去送礼呢。”

他哀告了半天,这二位才放过他,走出门去开上林肯车,陈某人打算在马路上绕两圈就悄悄摸到三十九号,可是才收起来车,他猛地想到了上次蒙晓艳撞破了自己和唐亦萱的事。

当然,那次显然是比较刺激的,尤其是小萱萱羞得连眼都不敢睁,更让他有一种打破禁忌的快感,说不得犹豫一下,摸出手机,拨通了蒙校长的电话。

蒙晓艳中午也有酒宴,喝得有点醉醺醺的,听到是他的电话,迷迷糊糊地回答,“你昨天回来的嘛,今天晚上可该过来了……不许请假。”

由此可见,掌握了陈某人荒淫无度的生活规律的,并不仅仅是阳光小区,育华苑同样如此,大部分的女人,总是比男人心细。

不过,蒙校长一听是他请自己去捉后母的奸,登时就来兴致了,声音也高了一点,“正好下午没事……嗯,你说我要不要拉上任娇,拿个相机什么的?”

“喂喂,差不多就行了,叫她干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直翻白眼,心说我跟小萱萱在一起的时候,也就是能容忍你同在……嗯,好吧,或者荆紫菱也可以。

挂了电话之后,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三十九号的屋内,见到丹凤眼的佳人正站在洗手间,轻轻地揭去脸上的面膜。

“我就喜欢你这样,素面朝天的,以后面膜也不用做了,”他轻轻一伸手,从后面环住了她的腰肢,探嘴去亲吻她的耳根,“跟我在一起,比啥面膜都好用。”

“别闹,”唐亦萱对他出现,一点都不惊讶,反倒是微微地推他一把,“昨天去是素波抓人了,我就原谅你了……今年你要再不过来,我就打算去张州玩去了。”

要说这小萱萱,那消息还真不是一般的灵通,不过,想一想王宏伟跟三十九号的关系,陈太忠倒也能理解了,像这种大事,王书记装作不知情是很正常的,但是要真的指望人家不做什么准备,那也有点不现实,通知这里简直是必然的。

“好了,娘子,我这不是来了?咱们歇息了吧?”陈太忠嬉皮笑脸地回答,心里却是暗暗地庆幸,幸亏哥们儿狠心拒绝了那俩,要不然还得万里闲庭到张州去,“春宵一刻值千金……就别说这些烦心事儿了。”

“跟我在一块儿,你就不能想点别的吗?”唐亦萱妩媚地瞟他一眼,原本微微有些高挑的眼角,显得越发地高挑了一点,充满了说不出的诱惑,“不行,先陪我说会儿话,省得你忙乎完了提起……提起那个就要走人。”

“我真的很想你啊,”陈太忠不忍心用强,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她,又把她的手拽过来,正是刚才雷蕾动作的翻版,“你看它都快炸了……”

“先聊一会儿,”唐亦萱才不是那么轻易屈服的,不过下一刻,她的话就让他生出了点感动,“茶几上给你冲好茶了,知道你中午就要喝酒。”

敢情你就等着我来呢?陈太忠吸一口气,笑着搂着她走进了客厅,“好吧,聊点什么呢?”

“呦,现在就跟我没说的了?”唐亦萱也会作怪,笑着白他一眼,才幽幽地叹口气,“从昨天到今天,我已经为你冲过四次茶叶了,总算这次不用再白白地倒掉。”

陈太忠听得心中感动不已,抱着她就是一通狂吻,小萱萱地激烈地回吻着他,直到感觉他的大手滑进衣内,轻车熟路地攀上了峰峦,她才用力扭开头,“别……先喝点茶,再说会儿话,别让我觉得你只贪恋我的身体。”

啧,既然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一步了,陈某人也不好再硬来,只得伸手去端茶杯,却不防她哈地笑一声,挣脱他的大手跑开,坐到了斜对面的沙发上,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这次搞赵喜才,你打算搞到什么程度?”

“双规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又不着痕迹地关掉手机——这时候甜儿要打电话过来,怕是醋缸都要打翻了吧?

唐亦萱看到了他的动作,却是没有在意,他在她家里,一般都是习惯关机了,以免被人打扰,她更吃惊的是这个回答,“什么……双规?你总得给蒙艺留点面子吧?”

“蒙老板没跟你说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,旋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确实,蒙艺都去了碧空了,跟小萱萱联系得不是那么紧密,倒也是可以理解的,“我跟他打过招呼的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”唐亦萱点点头,她接到王宏伟的通报之后,心里也挺好奇,说是小陈一而再地派横山分局去素波捉人,这么做实在有点不上路,也太容易出问题了。

正是因为担心这个,她才在见到他时,第一时间就抓紧发问,耳听得他这么说,就知道他有全盘的打算了,也就放下了心,“这件事……你跟黄汉祥打招呼了吧?”

“岂止是黄汉祥,我还又专门去见了一趟黄老,”陈太忠想起国庆前自己去北京的遭遇,说不得就将细节讲了出来,说到兴起,一时间就忘了自己还约了某人来那啥。

“……人家是真的有底蕴,那老底子确实不是白给的,”他正说得高兴,猛地听到门口传来若有若无地一声响,下一刻,就见蒙晓艳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。

唐亦萱见他表情有异,一转头正看到自己名义上的女儿缩着个脖子,一副小偷小摸的样子,登时就反应了过来,禁不住怒目圆睁低声呵斥,“陈太忠,你!”

蒙校长也没想到,两人居然在聊天,一时间就呆住了,倒是陈太忠没皮没脸地一笑,“先关了门,没事,她不敢大声喊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