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34章 可欺

当然,以陈太忠现在的城府和认识,就算跟许纯良再惯熟,也不可能张嘴相求,问许书记能不能出手对付赵喜才。

对省会城市市长这种差一步就能上副省的主儿,省纪检委有点不够看——就像一个地级市的纪检委想对付一个县委书记一样,多半都要经过上级的许可方好办事。

不过这只是一个原因,另一个原因才是更致命的,许绍辉背景深厚,又是天南第三把手,没错,他在天南有自己的利益诉求。

而陈某人之所以改变初衷,要横下一条心搞赵喜才,是为了扶田立平上位,却不是帮他许家冲锋陷阵,这才是眼下不宜声张的根源。

陈太忠和许纯良的关系,那真是没得话说,陈主任不但知道许主任的经济问题,还在欧洲帮其挣钱,而许主任手上有点活儿,也是说太忠你想接什么活儿尽管开口。

然而,就是这样的关系,他都不能张口相求,私交终归是私交,各人的阵营和所代表的利益,才是关键,这也就是人在官场的悲哀了,身不由己啊。

视察完科委大厦,陈太忠也不等许纯良招呼,又跑到红山那边的工地看一看——科委的房地产公司在这里施工,就是六七层楼的那种火柴盒子,目前已经有五栋楼封顶了。

按说,接下来他就该去助力车厂了,今年科委已有的成绩中,助力车厂是最出彩的,大庆的时候第五万辆下线,利润也相当可观,尤其是很多人都知道,那疾风电动车的广告上,两个洋模特很漂亮。

然而,他不想去那里,因为那生产厂长李天锋实在太难打交道了,李厂长的上台,得益于陈主任的大力支持,可是他每次见到陈主任,却总是要说那些凤凰出产的电机的不是——不管是共性的现象,还是个性的。

当然,李厂长或者是想通过这种严把质量关的方式,证明他是真的愿意帮电机厂提高产品质量,而陈太忠也认为他的主观意愿应该是好的,老李没那么多花花肠子。

但是,这种厚爱他受不了啊,尤其是老爸去北京旅游了,没人帮他抵挡炮火,那么他只能选择不去,以免失了面子——由此可见,这世间真的是公道自在人心,以五毒书记的强势,居然会头疼一个科级小厂的副厂长,原因无他,只为人家没有私心。

不过,他没去也是没去对了,因为在不久之后,他就接到了市委秘书长魏长江的电话,书记办公会正在召开中,现在要就整合凤凰煤炭资源的事情,所以听一听他这驻欧办主任的汇报。

书记办公会,算是凤凰市最高级别的实权会议了,陈太忠赶到会场的时候,章尧东、段卫华、秦小方、汪蓉及姜勇等人都在,很明显,他昨天跟段卫华的私语,被高度重视,所以拿到会上讨论了。

陈某人就算再大能,再嚣张,但是在这样的会议上,也只有陈述事情的资格,却没有发表见解的权力,级别不是万能的,没有级别却是万万不能的。

不知道什么原因,今天诸位书记只是听取了陈太忠陈述的经过,却是没有发表意见,也没有就某些细节进行询问,这让陈某人有些微微的不解。

后来他才知道,由于兹事体大,段卫华跟章尧东为此还专门先碰了一下头,才临时在书记办公会上增加了这个议题,不过这次相当于是吹风,告诉大家市里有这么个计划——当然,接下来就是书记们私下的交流了。

按说,这是不符合市委书记章尧东一向的强势风格的,但是凤凰这小煤窑的历史由来已久,利益纠葛又是错综复杂,不是一个强势能解决的——打个比方说,蔡莉留下的关系、蒙通战友的侄儿,甚至于还有能跟黄家说上话的乡亲,谁敢轻易动?

而且,章尧东现在是升副省的热门人选,虽然还是要强势,比如说独断专行搞手机企业什么的,却也不希望树敌太多自找没趣。

这通会开完就十二点了,陈太忠也没资格跟这些人吃饭,才说去找唐亦萱,自己动手做一顿家宴,却是接到了另一个电话——张馨和雷蕾要来凤凰了。

这是素波军团来下凤凰副本了吗?陈某人实在无法不这么想,田甜一时半会儿不肯走,这二位却是又来了。

这也是他联想太丰富了,雷记者来凤凰,是找他预约一些驻欧办的稿子,不过这还在其次,关键之处还在于——她主要是陪着张经理来的。

前两天素波移动开会的时候,张馨提出了她的建议,眼下素波移动发展的方向要以点带面,既然营业厅在拓展新的用户资源方面已经尽力了,那么就要想别的办法了。

她的建议是开电话超市,跟电信局现有的公用电话抢市场,同时加强对专网用户的公关,比如说天南制药这样的厂子,一个月的话务量起码四十万——这东西,抢到十万就是十万。

按说这点钱,移动是看不到眼里的,但是大家都需要业绩,积沙成塔集腋成裘,已有市场的数据增长很重要,但是开辟新的资源新的战场,同样重要。

不得不说,她的建议是非常合时宜的——虽然她在机房那几年基本上是混日子的,但是毕竟接触了比较靠近核心的东西。

由于有四处落地开花的基站,光纤专网接入的成本并不高,至于说开电话超市,成本就更低了,无非就是一个无线模块转为有线,最多加上计费系统而已,在这一点上,省里的凤凰科委就有相当成熟的技术。

所以她的建议,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——这并不是说她就真的比别人聪明多少,说得白一点,这些东西也只有她琢磨,其他人琢磨的都是移动的核心业务,这种拓展外延的业务,本来就是比较边缘化的,而她的数据部目前还真的闲得要命。

那么,接下来跟凤凰科委的沟通就很有必要了,虽然针对电信和移动分家这一现象,一些通讯杂志上,也出现了无线模块有线化的广告,但是既然本省有知底儿的产品,又何必去外省找呢?

省移动对张馨的建议也是大力支持的,张沛林张总甚至特意发话,这样勇于开拓思路的行为,值得表扬,又授权素波移动数据部全权去尝试,努力开拓好试点。

所以说这世间事倒也有趣,张沛林和陈太忠所谈的交通系统上GPS卫星定位设备尚未运作,却是素波市移动先出来无线模块方面的需求了。

前一阵,张馨就跟凤凰科委的梁志刚联系过此事,不过既然陈太忠不在,她自然懒得来,倒是杨帆在去素波维护一卡通系统的时候,专门去拜访过张经理一次,为她解释各个技术环节,还留了一份相关的电子版文档。

这份电子版文档,就算为张馨在理论上提供了技术支持,这次听说陈太忠回来了,正好雷蕾也要来,两人就相伴着来了。

车到凤凰,正好是中午十二点半,陈太忠当然要出面接待,接着又通知梁志刚,要他过来商谈一下细节,梁主任却是在忙着接待别人,“陈主任,让杨帆过去吧,技术上的事情,他最清楚了。”

杨帆是见过张馨的,虽然他对陈主任跟她的关系有点搞不明白,但是他现在的地位全是拜太忠主任之赐,自然也不会无聊到去打听这种事情——就算打听清楚又有什么意思?

包间里除了这四位,就是办公室副主任张爱国了,许纯良说话算话,不但提了他副科,还为他安排了一个职位,毕竟,做为陈主任的代言人和传声筒,科委需要给张爱国提供一点小小的舞台。

张馨和雷蕾是开着雷记者的捷达车来的,时近十一月底,已经是相当冷了,不过车里热风十足,两人倒也没穿多厚实的衣服,张馨是水磨蓝牛仔裤鹅黄色紧身羊毛衫,外面披一件米黄色风衣,等进入包间挂上风衣之后,修长曼妙的身材一览无遗。

雷蕾却是穿着及膝的黑白方格呢裙,腿上是厚实的裤袜,脚蹬中腰棕色小皮靴,上身一件宽松的雪白羊绒衫,跟张经理相比,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风格。

不过这俩打扮得虽然动人,张爱国和杨帆却是不敢多看,酒桌上随便聊了一些关于计费系统的问题——科委的无线模块转有线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了,现在问题的重点就在计费上,毕竟搞公话涉及收费,而这一点上一旦出了差错,后果就会很严重了。

杨帆惦记着手机那一块,随便喝了一点就不肯再喝了,说是饭后还要去课题组继续干活,张爱国倒是能放得开一点,其实,为了秉承陈主任不插手科委具体事务的理念,他在科委也很少揽事上身,是比较清闲的。

不过显然,今天陈太忠喊他来,不是单纯地让他喝酒的,张副主任也清楚这一点,于是在酒桌上多次表态,以后在陈主任不在的日子,他会跟素波移动保持联系,及时地做好相关业务的支持,保障沟通的顺畅。

等到陈太忠和雷蕾说起驻欧办在稿件上的细节时,杨帆和张爱国交换个眼神,杨组长微微地努一努嘴,张主任自恃是陈主任的贴心人儿,壮着胆子发话了,“头儿,我俩还有点事情,您看……您三位先谈着,有需要给我俩打电话,行不?”

陈太忠扫他俩一眼,略略一沉吟,方始微微点头,“那行……对了,教委的刘小宝总拿咱们单位当挡箭牌,跟他打个招呼,差不多一点。”

这教委的刘小宝是办公室主任,以前吃陈太忠收拾过的,不过随着陈主任远赴欧洲,这家伙逐渐有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倾向。

当然,严格说起来,刘主任也并无太大的恶意,只是随着校园网工程的展开,教委内部逐渐就有了点声音,认为这资金有省教委监管还说得过去,但是又加了一家市科委,实在有点不像话。

明白的人,都知道这钱过科委是为了保障资金的可靠,更有人猜出,这是蒙书记临走之前给自己的侄女儿留的人气,不过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,知道的人不说,不知道的人乱说。

刘小宝其实是知道里面的因果的,不过这工程开始之后,就涉及了这样那样的资金流动,有人找上门要钱,刘主任遇到那些暂时不合适给钱的主儿的时候,总是要拿科委说事。

“没办法,教委也没钱,钱都在科委那儿呢,不信你去教委里随便问,这钱就是科委监管的……要不这样,你要是能跟科委要到钱的话,我就给你付款。”

别说,还真有人信了这话,托关系找到许纯良要钱了,可许主任心里明白,自己看在太忠的面子上,从来没刁难过教委,该给的钱一分都不卡,王伟新、钱自坚这些人,指不定拿那些钱又填了什么窟窿,抑或者有些钱根本就是不该给的。

不过,许纯良就是这样的性子,有些事情自己明白就行了,他才懒得跟别人解释,面对这样的游说,他就是一句话——这是我们跟教委的事儿,是上过会的,你们真要有什么问题,去找教委主任钱自坚。

而许主任这种毫无反应的表现,又进一步加大了刘小宝的胆子,到了最后,不仅是他逢难题必称科委,有个别教委领导都学会了这一招。

许纯良依旧不介意,一来他不想插手太忠的旧事,二来就是……那些在凤凰教委都要不到钱的主儿,值得他重视吗?

当然,这些应付款里,易网公司的钱是短不了的,这个活儿其实荆紫菱没怎么插手,大部分是由合作伙伴远望公司来做的。

远望的老板袁望,靠着任娇的关系,曾请陈太忠出面帮着催要欠款,眼下发展得相当不错,资产已经过了千万,正在向两千万靠拢,短期目标是两年冲到五千万。

由于易网公司的钱从不拖欠,就有人歪嘴,说陈主任和荆总如何如何的,又有人跑到袁总这里问长问短,说教委的刘主任说了什么,用意无非也是让他帮着要钱。

换个别的工程,袁老板被众人奉承之下,没准还会试一试,但是陈主任的事儿,他怎么敢乱来?又由于他心里是十分感激陈主任的,于是就通过任娇,将这话传给了陈太忠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