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33章 硬上

陈太忠走进小会议室的时候,古昕和师志远以及另一个当值的副局长张诚在场,还有一个人却是颇令他奇怪,居然是环保局局长侯卫东。

“陈主任来了?”师局长最早看见他笑着点点头,就站了起来,古局长和张局长也跟着站了起来,侯局长看他一眼,也笑着站了起来——他可是正儿八经的正处,年纪又在那儿摆着,一般场合里,是不必要这么对陈太忠的。

不过,这不是有事相求吗?侯卫东就顾不了很多了,“太忠你来得正好,我有一个朋友被横山分局的从素波扣过来了,你给帮着说一说吧,交保放人不行吗?”

“坐,大家都坐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走到沙发前,率先坐下之后,才看一眼侯局长,似笑非笑地发问了,“张兵?”

“嗯,”侯卫东点点头,他受人所托,焉能不知道张兵就是惹了眼前这位,才被弄过来的?刚才他不点出人名儿,也是想故作不知这因果,心说陈主任你要是能顾及一点合作单位的面子,也伪作不知,那此事未始就不能商量。

然而,对方毫不留情地赤裸裸地点出了人名,那就是没得商量了,侯局长也有这样的心理准备,本来就是尽人力听天命的事儿,“太忠,那是葡籍华人啊,澳门可是要回归了。”

“他犯的事儿我也不清楚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这就是在睁眼胡说八道了,“不过,我想横山把人抓过来,应该有足够的理由。”

“不能给我个面子?”侯局长叹口气,眼巴巴地看着他,却是根本不理会身边三个横山的局长,“张兵跟我的关系,真的很近。”

陈太忠默然,好半天才叹口气,直视着他,“侯局,我这人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我必犯人,还要犯我……灭他满门。”

听着这霸气十足的话,侯卫东登时不吭声了,陈某人的蛮横,没人比他更清楚了,然而有一点确实也是真的,这厮基本上不主动欺负人,沉吟许久,他才叹口气,“那太忠你估计一下,要关他多久?”

陈太忠缓缓地摇摇头,却是注视着面前的茶几,不肯再看他了,“侯局,这事儿挺大的,你还是别管了,把自己牵扯进来就没意思了。”

才听了“人若犯我我必犯人”的侯卫东,再一听这话,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于是无奈地笑一笑,站起了身,“那算了,就当我没有来过吧。”

直见到他走了,师局长才笑一笑,“这侯卫东也真是的,唠叨了一个多小时了,唉,也不知道他跟张兵到底多深的关系,这大晚上的……”

“丁总呢?”陈太忠侧头看一眼古昕,官场里就是这样,错非迫不得已,哪怕是众所周知的关系,一般情况下也是该撇清就撇清,养成一个良好的习惯,是非常重要的。

“我让他们领着她去看张兵了,”古昕苦笑一声,接着又一摊手,“你也知道,丁总那脾气,真的撞上侯局,没准又有热闹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看了这三位一眼,犹豫一下方始发话,“老古你跟我出来一下。”

这就是法不传六耳了,尤其是那张诚在场,他不知道此人是不是古局长的人马,倒是师志远参与了此事,其实不必避讳。

“我俩出去吧,您二位坐,”张局长的反应奇快,刷地站起身来,还伸手去拉师局长,师局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,还是跟着他走了。

“老古你的人也算懂事哈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旋即脸色一整,低声发话了,“仔细挖一挖他那小本子,一定要挖出赵喜才来。”

“一定挖出……赵喜才?”饶是古局长胆大包天,听到这话,嘴角也禁不住抽动一下,不过下一刻,他就坚定地点点头,“交给我了,不过太忠,这时间可能要长一点……这澳门回归在即,咱上手段的时候,总该忌讳一下吧?”

“忌讳个什么?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我就不知道你们东怕西怕地怕个什么,他手上有枪呢不是?”

那也十有八九是你栽赃的,古昕心里明白,说不得又请示一下,“这个奥申委内部资料,要不要跟国安的说一声?”

陈太忠对此事,原本是无所谓的,那资料是他一手炮制的,但却不是直接复制了一份,而是像上次搞那X片一般,东拼西凑又前后颠倒,甚至他将“的地得”三字都混用了,又煞有介事地在文件上标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序号。

反正搞出来的那东西,别人一看就知道绝对是机密,仔细翻一翻,里面也确实有点料——当然,拿到奥申委去鉴定的话,也能得到“泄露了部分机密”的结果。

然而,既然他打算借此事搞赵喜才了,那么能不惊动国安就不惊动了,省得那些人心一动,直接接管了这案子,他该怎么向田甜交待?

“不用跟他们说,这次搞赵喜才,该打的招呼我都打到了,”他满不在乎地哼一声,“咱警察局又不是没这职能……反正重点是那个本子,你明白?”

“明白,”古局长点点头,他要是连这话都听不出来,那也算白混了,申奥资料那只是个抓人由头,也是向某些人表示,前一段非法羁押某人,是没错的,而现在的工作重点,是借此扳倒赵喜才。

“走吧,去看看丁小宁,”一边说,他一边站起身,带着陈太忠走到了讯问室,才打开门,就听到有人厉喝,“我只是说要把你赶出素波,没说要把你弄起来。”

屋子里,张兵背对着门口坐着,他的对面是两个警察,丁小宁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笑吟吟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,却不是大家想像的那种暴力女模样。

见门被打开了,她那双漆黑的眸子转了过来。

“丁总,走了,”陈太忠抬手招呼一声,“你又不是警察,干扰人家办案干什么?要相信政府,相信人民警察。”

他方一开口,张兵的头就转了过来,恶狠狠地盯着他,错愕一下之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来,“陈太忠?”

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,倒是对面的警察狠狠地一拍桌子,“老实一点,陈主任的名字也是你叫的?”

“陈太忠,只要你搞不死我,咱俩就没完,”张兵冷哼一声,他原本就是混黑的,骨子里多少有点凶悍之气,最近虽然发了点小财,身体有些金贵了,然而他也知道澳门即将回归,既然是大环境如此,他相信这些警察还是懂得什么是不能做的。

“凭你……也配跟我没完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得极为灿烂,下一刻,他转身向门外走去,丁总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就来到了科委,正好赶上邱朝晖和梁志刚正在召开攻关大会,杨帆现在是无线设备开发组的组长,三个人正在同其他人说着什么。

合着格勒诺布尔那边的人来过之后,就留了资料以表示诚意,又从欧洲发过来一些零配件,要他们尝试一下组装样机,一来是表示合作诚意,二来也不无考校凤凰人的意思。

“凤凰的尤望教授才回去,”见他进来,邱朝晖点点头,也没做多余的客套,只是苦笑一声,“陈主任你别催了,我们都急得快跳墙了。”

陈太忠笑一笑,点点头就转身走了,走到院子里,正好看到许纯良开车进来,许主任一看是他,说不得伸手一招,“太忠走,跟我去工地看一看,大厦已经开始内装修了。”

这钱花到哪里,哪里就痛快,科委出钱利索,这科委大厦建得就快,两个年轻的主任戴着安全帽,走在大厦里,陈太忠兀自有点不满意,“纯良,你说能不能再快点?”

“再快一点工序就要出问题了,”许纯良白他一眼,又四下看一看,低声跟他嘀咕一句,“我说太忠,内装修是个大头,有些推不过的人情尽管跟我说,咱哥俩不见外的啊。”

“拉倒吧,这么几个子儿我能看在眼里?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“我在欧洲帮你挣的,够再盖一栋科委大厦了……呀,小宁的舅舅好像有个木工队。”

“丁小宁?她舅舅不至于缺这点儿吧?”许纯良听得就是一愣,旋即点点头,“让他报名投标吧……咦,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”

你老爹可是纪检委书记啊,陈太忠盯着他,心里在琢磨,要不要让许绍辉出一下手——这可也是推不过的人情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