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29章 有心人

既然考虑到了这么多可能,又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赵市长打算做出退让也是真的了——不管这些可能会不会都是真的,九龙公司那些事儿,是不能让人随便查的,否则别说是陈太忠这冤家对头,换个打酱油的主儿来,只要肯用心,都能发现一点不对劲。

他肯定不可能直接去找陈太忠,那样除了激化矛盾,促使对方下手更狠之外,再没有第二种可能——宰相肚量陈太忠,那是凤凰人皆知的啊。

然而他又不能坐视张兵被弄走而无动于衷,这个现象本来就算得上打脸了,可是现在,赵喜才宁肯陈太忠站在自己面前,真正地扇自己两巴掌,那样倒也是一了百了。

想来想去,他总算想起来,自己不争气的三儿子赵杰,因为田立平的女儿跟陈太忠发生过冲突——后来他也了解过,田家那做播音员的女儿,未必就是陈太忠的No.1,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田立平和陈太忠有着超过一般关系的默契:戒毒中心贩毒案可为佐证。

那么,素波出了这样的大事,田某人怕是……也要坐卧不安的吧?我只是市长,而他是政法委书记!

想来想去,他实在想不出找田立平出头,会带给自己什么麻烦,于是再沉吟一阵,向自己的秘书发话了。

田书记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,政法委书记听说赵市长要自己过去一趟,犹豫一下发话了,“我这边有点事走不开,等一等好吗?”

赵喜才听了这样的回答,心里更是腻歪,心说想当年蒙书记把蔡莉压得死死的,也不见你就敢说有点事走不开,实在有事也得交待明白是什么事,这年头,真的是什么都变了啊……

其实这也是他想得左了,田书记根本就猜到了,赵市长找自己要做什么,西城分局赵局长将消息汇报了市局孙局长,孙正平根本都不带犹豫的,反手一个电话就找领导汇报了——凤凰警方来素波抓九龙的人也不是第一次了,这种事情,汇报给田书记准没错。

田立平初听这消息,也是吓了一小跳,他第一个印象就是:陈太忠这家伙从欧洲回来了?

考虑到这个因果,他就没怎么表态,只是要孙正平派两组精明强干的便衣警察,轮流守在九龙房地产,“……门先别封,我先落实一下情况再说,以免你被动。”

“咳咳,”孙局长咳嗽一声,心说田书记知道关怀我,那我也得再说明一点情况以投桃报李,否则将来人家知道经过之后,对我心存芥蒂,那可就没意思了,“立平书记,九龙的老总张兵,在带上警车之前,曾被允许跟外界交流。”

“哦?”田立平这下可是大大地吃了一惊,心说赵喜才都没保下人来?一时间顾不得多说,“好,我知道了,你等我消息。”

最近,他的爱人在张罗着为女儿介绍对象,田书记也认为孩子不小了,跟着陈太忠一直不尴不尬的没啥意思,所以就坐视不管,只是甜儿那孩子死脑筋,死活不见人,就算不得不被逼着见一次,基本上也是没了下文。

倒是满意田甜的不少,怎么说也是女主播级别的美女,家世也不差,然而她这态度,搞得那几家都有点对田立平不满了——你女儿都说近期没谈朋友的想法了,你既然管不住女儿,又何必拿我们开涮呢?

这些都是点题外话,但是因为这个缘故,田立平本来是不想直接要女儿帮自己打听的——这不是变相鼓励两人来往吗?我直接给陈太忠打电话就是了。

然而,听到孙局长反应的这个细节,他就知道,不用女儿不行了,赵喜才吓得缩头,此事里面味道多多,那厮肯定不会跟我说实情——最少不会全说,还是得靠甜儿啊。

“他回来了?”果不其然,田甜的话里真的带着几分惊喜,可做老爹的心里不太是滋味,合着你都不知道他回来了——这个现象该算是个好事,还是坏事呢?

算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,不想了,田书记撇开那份纠结,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女儿,最后不忘记叮嘱一句,“这件事会对我造成很大被动,你问清楚了,越详细越好……这也是我不想为难他,跟他说明白了。”

他正等女儿的回话呢,就接到了赵喜才要他过去一趟的通知,自然是不肯去的——你俩玩得这么大,我现在是完全地不明真相,别拉我垫背。

不成想,赵市长这次的态度是真好,听说他不肯过去,居然接过电话,两人就在电话里聊上了,当然,这聊的内容,也无需赘述了。

反正赵喜才就是这么个意思,我知道你跟凤凰那边关系比较近,但是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就是天大的丑闻,而且澳门回归在即,凤凰那边可是抓走了一个葡籍人士。

而且,那人被抓的理由也未必可靠……田书记,这个协调的事情,可就交给你了,我知道最近一直在对媒体吹风,可见大局感还是不错的。

“这件事我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等我了解一下吧,”田立平的回答,是可以想像得到的,“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。”

“伍书记曾经指示过,素纺的问题不能再拖了,九龙房地产就可能是解决问题的一把钥匙,”赵喜才见这厮有袖手之意,说不得不轻不重点一下,“这也是涉及到稳定的,希望你们政法委能慎重对待。”

真是个混蛋!田立平悻悻地挂了电话,人家丁小宁要解决素纺问题,你不让啊,没那个饭量还那么贪心,死活霸着素纺不放,亏你还好意思拿伍海滨来压我——要不要脸了你?

然而他也听出来了,赵喜才是狗急跳墙了,威胁之意一览无遗,就算我赵某人好过不了,信不信我把你拉下水——拉不下水也大大恶心你一下。

“真希望陈太忠能把这混蛋拉下马,”田书记恨恨地嘀咕一句,不过总算还好,听起来姓赵的只是想低调地解决了此事,倒也没有过多的要求。

这个面子,陈太忠还是要买我的吧?他正琢磨着呢,女儿终于打过来了电话,“老爸,陈太忠说了,为了动赵喜才,他已经跟北京和碧空打好招呼了,这口气不出,他心里不平衡。”

“啧,”田立平听得就是狠狠地一皱眉头,重重地叹口气之后,沉吟了起来,好半天他才开口,“甜儿,你难道想不到,他这是把你老爹架在火上烤吗?”

“我说了,他说保你太平,”田甜虽然是年轻女性,但是生在这样的家庭里,怎么可能少了这样常识?一边说,她一边幽幽地叹一口气,“他还说……实在不行,就请北京那边发话,你觉得他的话可信吗?”

“是吗?”田立平刚才还在凄凄惨惨戚戚的,听到这话之后,精神登时为之一振,“好甜儿,真是大了,懂事了啊……这样,你现在来老爸这儿一趟。”

“还要做节目呢,”田甜有点不情愿,“有什么事儿,等我晚上回去再说吧。”

“傻丫头,”田立平气得骂她一句,可是他女儿从来就是这个脾气,总是觉得单位的事儿丢不得,说不得沉吟一下,“算了,我去看你,这总可以了吧……”

素波这里翻天覆地的,陈太忠却是无心理会,他一回凤凰就是忙不完的事情,好在科委那边有许纯良,所以他最操心的就是招商办——周勇那厮不会继续为难我的二科吧。

当然,回来第一件事,肯定是要拜望大市长,段卫华沉吟一下,“下午大会连着小会,没时间见你,你先去找章尧东汇报一下工作,晚上一起吃饭吧。”

既然段市长亲口指示,陈太忠就无须再担心了,于是主动上门找章书记,怎奈章尧东在接待一个北京来的社会团体,他不得不等在门外,苦苦捱了一个小时。

然后,汇报工作的时候,他必然要关了手机的,也正是因为如此,田甜联系了他好久,才联系得上。

章尧东已经没心思计较小陈是先来见自己,还是先见的段卫华了,“太忠你回来得正好,你得跟科委催一催,赶紧出样机,时间不等人啊,纯良性子有点慢……这位是谁?”

“这是我在欧洲找的投资商,荀德健荀总,香港荀家的,”陈太忠对话痨已经很无语了,不过拿来撑门面总是不错的,也省得别人跟黄汉祥一样,以为自己在巴黎就是“夜夜笙歌”。

“哦,这样啊,欢迎欢迎,”章尧东原本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,闻言站起身绕过桌子走了出来,笑眯眯地伸出了手,“欢迎来大陆投资。”

“祖国强大,是大陆和香港同胞的共同心愿,”荀德健微笑着同对方握一握手,倒也难得地说了一句比较靠谱的话,然而下一句话,他就漏气了,“我只是来看看,还没做出决定。”

“哦,那是应该的,”章尧东笑着点头,却是以为对方财大气粗,方有如此做派,倒也不以为意,“没想到荀总年纪轻轻,做事居然这么谨慎和老练。”

章书记你确定自己不是在说反话吗?某人听得禁不住嘴角抽动一下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