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28章 坐困

赵喜才的困局,并不是因九龙房地产而起,最近他总有一点心神不定的感觉,尤其是在前天他被蒋世方叫过去训了一顿之后,心里这种不妙的感觉就越发地强烈了。

蒋省长此次回天南,非常地低调,根本不见他往昔的强硬作风,而他“黑脸书记”的绰号,似乎也丢在了天涯纪检委书记的位子上,并没有带回来。

蒙艺的离开,让赵喜才义无反顾地投向了蒋世方的阵营——没办法,杜毅是绝对不可能收留他的,而蒙书记又没有带走他。

蒋省长对他的态度比较暧昧,这个很正常,新投效的总要表现出其值得利用的价值,甚至不排除需要有个投名状什么的,更何况人家蒋世方是老天南了,此次王者归来,手边并不缺知根知底的人手。

赵喜才能升任素波市长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通张高速路上对省里的大力支持,使得蒙艺不得不表态,而前文说过,蒋世方也是一个对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异常重视的主儿,没有健全的基础设施,谈发展那就是空中楼阁。

恰好,刚摆脱亚洲金融风波影响的大陆,目前发展的主流,也是加大公共设施、基础设施的投资,所以这大方向是没错的。

于是,赵喜才就打算又把通德的经验拿出来用,强行向公务员摊派,不过省城终究是省城,他贸然下手太狠,那也不现实,于是先竖了市政局和民政局两个典型——大市长嘛,总是有人上杆子巴结的。

蒋世方对这个现象不置可否,没表示赞赏也没表示反对,可赵市长认为,这就算成功了一半——蒙书记在的时候,他就是用这种法子,蒋省长若是随随便便就表示支持的话,岂不是有吃蒙艺留下的老底子的嫌疑?

赵喜才等了一阵之后,没有收获什么不良反响,所以他就琢磨怎么更好地把这经验推广,只有力度上去了,才能获得别人的认可。

只是,后来各种大事层出不穷,比如说五十年大庆就浪费了人太多的精力,又有素纺工人闹事惊动上面,再加上他的大儿子赵强又搞了一个九龙房地产……似此种种,他就一直没顾得上推广的事情。

这两天好不容易闲下了,他才说仔细筹划一下吧,不成想前天蒋世方将他叫过去,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,“市政局和民政局,那两个局怎么回事?我一直等着你自己醒悟,没想到你一直执迷不悟,你知道广大干部群众的怒火有多大吗?”

说到激动处,蒋省长拍案而起,直视着他,“……你是在犯罪,你知道不知道?”这一刻,那个传说中的强势蒋书记回来了!

赵喜才却是当场就懵了,心说市政局也就罢了,民政局那边“自发地”捐献了四百一十万出来,表示以后每个月还“愿意”捐助一百二十七万,用于素绕高速路建设之后,我可是还试探过你的——你表示满意了。

当然,到了这个层次的暗示,那就不是流于表面的形式了,两个模板一竖,赵喜才就借题发挥了,市民政局很有大局感,那么,龙山那四百多亩的地盘,林业厅你划出来吧。

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,由于市政规划的逐步扩大,又由于大力地革除陈规陋习,各地纷纷地禁止土葬提倡火葬,而民政局就负责这一块。

原本素波是有两块公墓的,不过随着死者的增加设备的老化,已经是赶不上城市发展的需要了,近年公墓的位置有点紧张。

反正就是生者为死者买套房子,小一点的不需要厨房和卫生间,不过如此罢了,但是外省很多地方民办公墓挺流行的,也能卖起价钱去,而素波也开始有私人经营这个了。

这种买卖,民政局当然想插手,但是素波郊区很多地方都是有主儿的,又由于大家要讲个风水,可供开发用作墓地的土地虽然不算少,但也不算多。

其中有一块儿地属于林业厅的,素波民政局早看好了,就是跟林业厅一直谈不拢,而林业厅这厅长也迟迟定不下来,于是就蹉跎至今了。

跟林业厅商谈,不太谈得拢的时候,就得过省政府了,人家李天锋厅长跟赵喜才是一个级别的,赵市长打招呼,人家愿意卖就卖这个面子了,不卖也就不卖了。

然而,赵市长出面撮合此事,并不仅仅是因为民政局做了典型,也不仅仅是因为民政局需要这块地,他还要借此试探一下,我这个典型想办点事……蒋省长您能不能支持一下。

其实,这是味道十足的试探,赵喜才就是想看看蒋世方对自己现在操作事情的方式满意不满意,虽然是一石三鸟,但这才是最主要的目的。

蒋世方的反应,也在赵喜才的意料之中,蒋省长表示会在适当时候跟沙省长说一声,“改变观念移风易俗,是一个长期的工作,需要全社会的理解和配合,不能把这份责任推到个别行局、个别同志的身上。”

有了这样的态度,赵喜才当然会认为蒋省长是支持自己的,只是出于种种原因不便明确表态,不过他相信,下一步随着自己筹钱能力的增加,蒋省长自然会明白什么样的行为才叫配合,什么人才是真正地为省政府着想。

后来,此事暂且告一段落,也没发生什么反复,就在他打算继续操作的时候,迎头猛地来了这么一棒,他简直反应不过来,这个时候你跟我说这样的话?“蒋省长,当时我记得……”

“当时我给了你反省的机会,”蒋世方根本容不得赵市长解释,想他原本就是个异常强势的主儿,只是走到眼下的位置之后,明白自己现有的资源,不能支持自己再这么做下去了,才改变风格的——就像他跟自己的女儿蒋君蓉说的那样,“没坐到这个位子以前还想着要当了省长要怎么样,可我现在终于知道了,位子越高越不敢说话”。

而眼下拿捏一个瘸腿儿的市长,他故态重萌也就可以理解了,“支持我们这个政权的,是广大的人民群众和基层干部,你要脱离群众和干部,我坚决反对。”

赵喜才当然知道,那所谓的群众不过是捎带的,关键还在“基层干部”四个字身上,于是就明白,蒋世方是坚决不允许自己将通德那一套带到素波来了。

这事儿不对劲儿啊,没头没脑地挨了一顿训之后,赵市长开始反思,蒋省长前后态度出现了明显的变化——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

这原因一时半会儿的想不明白,那就暂且先搁置,问题是现在的天南省,我赵某人的生存空间因此就变得小了啊,赵喜才就禁不住想到了另一种可能:这是……有人惦记上我的位子了吗?

说实在的,赵喜才上面没人,所以蒙艺一走就捉襟见肘了,但是他身边也不缺乏奉承的人,打听一点消息还是不成问题的,于是略略一了解,就知道自己大祸临头了:合着是黄家的人发话了,要搞我!

这是他最害怕发生的事情,而眼下却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,于是在第一时间内,他就拨通了蒙艺的电话,然而蒙书记略略沉吟一下,很淡然地问他一句:知道我为什么来碧空的吗?

赵市长登时颓然,他知道在蒙书记走后,自己靠向明显偏向黄系的蒋世方,基本上已经算得上是背叛了,然而心里总还是存着一点点的侥幸,蒙老板应当知道,我是无奈的。

可是眼下蒙艺冷冰冰的话语告诉他:你是无奈的我也是无奈的——是的,他被赤裸裸地抛弃了。

当然,他是不会想自己是因为什么上来的,在蒙老板走后又做过点什么,其间有多少事又是违背蒙书记意愿的,他只是很哀怨地想:我被抛弃了,而眼下黄家不肯放过我。

总算还好,在蒙艺离开蒋世方到来的时候,赵喜才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,倒也没有因此而失了分寸,大不了以后做事谨小慎微一点罢了,他更在意的是,自己投向蒋系阵营的努力,基本上是失败了,那么多工作白做了。

接下来,防范黄家的出手,他就要全面收缩了,不成想他还没来得及布置,就接到了张兵的电话,一时间心都凉了:陈太忠我操你大爷,有你这么落井下石的吗?

要说张兵杀人放火,赵市长还能信几分,毕竟他儿子赵强找这么个人来做白手套,其中也不无看重此人在黑道的上的能力——这个能力,在拆迁过程中是可能用得着的。

可是要说姓张的可能危及国家安全,这话说出来,怕是猪都得笑了,所以此事十有八九是陈太忠的栽赃。

但是栽赃又怎么样呢?赵陈两边已经斗得不亦乐乎了,虽然在前面冲锋陷阵的分别是丁小宁和张兵,但是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真正的性质?

然而,赵喜才不能出手相救,首先这个栽赃就很难洗清白了,其次,九龙里面的猫腻也实在太多,现在黄家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搞下他,他又怎么敢跳出来保张兵?

放了电话之后,他头一个反应就是给蒙艺打电话,想要蒙老板跟陈太忠招呼一声,不要搞得太血淋淋了,适可而止就行了。

不过这个念头才生出来,就被他自己否决了,一来是两边的仇结得太大了,另一点就是蒙老板既然表示出了强烈的束手的意向,我也不用自取其辱了吧?

事实上,赵喜才很清楚,他跟陈太忠的不合,在蒙书记在的时候就显现出来了,而蒙书记也是知情的。

不公平啊,都是蒙系的人,凭什么老板走了以后,我越混越挫,那小子反倒是越混越好?他心里太不平衡了,我因为是蒙艺的人,就要被黄家打压,而那混蛋同样是蒙艺的人,反倒是得了黄家的赏识……这世道也太没天理了吧?

嗯?慢着……赵市长光顾着抱怨了,此刻在猛地反应了过来,黄家说要搞我,陈太忠就开始冲张兵下手了,这两者之间,一定有着必然的联系!

想到这个可能,他登时觉得有点毛骨悚然,这是姓陈的充当了黄家的打手,成为排斥打击我的急先锋了吗?可是,你丫就不考虑一下蒙艺的感受吗?

这世间事,是经不起人琢磨的,赵喜才的消息渠道不算太广,但是随着深入的思考,他居然得出了一个令他自己都胆战心惊的结论。

陈太忠跟我折腾,蒙艺未必就不知情,而黄家在天南好久都没动我,姓陈的一回来就有这个风传出,说明……没准黄家那边都是这混蛋撺掇的。

而蒙老板这样放弃了我,或许……或许只是想再向黄家让一步,从而就换取他更多的发展空间……

能坐到赵喜才这个位子的,真的没几个简单的,他盲人瞎马地一顿乱猜,所做的想像,就能无限地接近事实真相。

意识到这种因果和可能,赵喜才不得不强令自己镇定,一边琢磨这种可能性有多大,一边就是假设此事属实,我该怎么救出张兵?

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已经不是他想退缩就能退缩得了的,而且此刻求饶也真的太晚了,两人之间的梁子太大了,只说他自己伸手阻拦京华房地产吃下素纺,带给陈太忠的损失,就是以十位数计算的——没错,十亿以上的利润。

呵呵,我当时真的有点意气用事了啊,赵市长咧嘴无声地苦笑一下,头脑一发热就做出了这个决定,不但搞得分管此事的副市长意见挺大,也算是将自己推着走向了一条不归路。

然而,那么巨大的利润当前,我抵挡不住诱惑,也是很正常吧?我做这个官,是为了什么?不过就是想赚点钱,总不能为了中华之崛起而做官吧?

好吧,现在想这些,都算是好高骛远了,正经是想一想怎么解决掉眼下九龙公司的事儿吧,沉吟许久之后,赵喜才终于收回了那些不着边际的乱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