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27章 如愿

“这是栽赃嫁祸,我根本不知道会有这个东西!”张兵已经被扭到旁边,被苏秦背剑地铐起来了,但是嘴里却是在凄惨地尖叫着,“丁小宁,你不得好死~”

他喊他的,别人才懒得管,倒是一边一个西城警察听得不耐烦了,冲他一瞪眼睛,“住嘴,嫌自己还不够惨?”

这边折腾,那边却还在有条不紊地取证,不过下层里也真没啥东西了,只是在最底下还有一个牛皮纸的档案袋。

小警察戴着白手套,小心翼翼地将档案袋打开,从里面取出东西,一看又是一叠文件,才说要抽出来细细看一看,猛然间脸色一变,双手恭恭敬敬地将文件递到师局长面前,“师局,您看……”

师局长心知有问题,低下头去看,邓局长见他们这般做派,也凑过来好奇地侧头一看,一眼扫下去之后,两人身子同时一震——北京奥申委的内部资料!

“邓局,你……现在还要妨碍我执行公务吗?”师志远冷冷地一哼,小警察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这资料有多严重,但是师局长不一样,在瞬间他就反应过来了,这份资料出现在张兵手里,都不是简单地影响稳定了,这涉及到了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!

九龙房地产公司能出现这样的资料,横山分局上门搜查,那是一点都不冤枉,国安出马都是正常了。

“这个……”邓局长这下真挠头了,要是只有那支枪,这非法持枪的罪名,倒也是可大可小,能大小到哪一种程度,就要看双方背后人的意思了。

可是出来这份资料,他再有倾向性地帮张兵说话,那就是对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负责任了,于是绷着脸摇摇头,“师局长,大家都是同事,我这趟来,也是维护投资商在素波的合法权益,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刻薄?”

这话头还算硬,但骨子里已经怂了,师志远眼见有了这样的收获,侧头向身后看一眼,笑着发问了,“古局,您看……”

“带回去问吧,”古昕脸上漠然心里也是狂喜,心说这次还真没白跑,维稳最强调的就是政治性了,现在倒好,已经上升到国家利益了,那这稳定维护得对不对,也就无需赘述了。

“嗯?”邓局长侧头看一眼不起眼的古昕,心里刷地就是一凉,敢情横山的一把手都来了啊,心知自己再不退缩就没机会了,“我愿意支持横山的同事,但是这件事我要请示一下领导,大家都是为组织办事的……相互理解一下,成吗?”

“西城还是老赵吧?”古昕白他一眼,哼一声,“跟着他没前途的,一个玩克郎棋都要作弊的家伙,这辈子也就那点出息了。”

合着古局长跟赵局长还有点私人恩怨,不过听起来也不像深仇大恨的样子,果不其然,赵局长在电话那边,听说古昕都到场了,说不得叹一口气,“小邓,你把电话给他。”

这种局势下,说什么都白扯了,古昕占了理背后又有陈太忠的支持,就算赵局长强硬保人,他都敢一个电话打给王宏伟甚至章尧东求助。

还好,老赵倒也识趣,“古局长,咱们好歹也是校友,这个张兵背后是谁,想必你也知道,你给我个面子,让他向外联系一下,这也是对老弟你的前途负责……这种事情,咱俩这种小喽啰做不了主。”

“你的副局长都能做主,带了六十三个人来呢,我这儿满打满算十二个人,”古昕岂是那么好打发的?校友归校友,你的副局长做事太那啥了,没错,大家都是小喽啰,但是一个系统的,这么搞有意思吗?

“换个日子,师兄我请你喝酒赔罪,成不?”赵局长一听,人家把人头都点清楚了,这心里怨恨肯定大了去啦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一开始听说是你横山的人,我就没亲自过去,那啥……我是心里留着一份情分呢。”

你他妈的就胡说八道吧,古昕心里明白得很,这厮是自矜身份才不肯来的——换位思考一下,错非是陈太忠的事情,他古某人也不可能亲自来的。

不过,若是在这个上面叫真,真是有失校友情分了,说不得他干笑一声,“一顿酒不够,帮我解决两个编制,要不没得商量。”

“黑,真黑,”赵局长苦笑一声,知道人家是借此化解这份恩怨,这嘴也张得不算大也不算小,两个正式警员的编制不算什么,但是还要经过市局老大孙正平批呢,“要不这样,我这儿有辆二手面包车,你开走算了。”

“你这是打发要饭的呢?就是两个编制,”古昕听得就笑,“行了啊,就这么说定了,我让那小子打电话求助,师兄的面子我能不买吗?”

事实上,古局长心里也清楚,让张兵打个电话并没有什么坏处——赵喜才有可能借此出头,但是如此一来,所有矛盾可以在瞬间激化,趁着陈太忠在,一股脑都解决了就算了,也省得丫往欧洲一跑,我这儿没准又是漫天幺蛾子乱飞。

我也是尽力了,对得起你姓张的了!赵局长撇一撇嘴,无奈地挂了电话,事实上他跟张兵的交情也见不得光,姓张的往年在素波做的那点事情,老一点的警察里还是有个把人知道的。

九龙这边,既然让张兵打电话,其他人就退了出去,只留下两个横山的警察,远远地盯着张兵——困兽犹斗,有些话能听不到就不要听到。

邓局长听到自己的行为让赵老大坐蜡了,忙不迭吩咐下去说是要收队,古昕哼一声,“别人能做,邓局长你留下吧,咱们是协同搜查的,这么走了算怎么个意思?”

外间在折腾,里间也在折腾,此刻的张兵也顾不得计较那么多了,抬手给赵喜才打个电话,赵市长静静地听他说完,轻喟一声,低声发话了,“好好配合人家的调查吧……嗯,你只是个投资商,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不用我教你吧?”

“什么?”张兵好悬没以为自己打错电话了,在他印象中,赵市长可是很不买凤凰人账的,尤其是陈太忠和丁小宁,简直就是喜才市长的眼中钉。

“起风了,”赵喜才在电话那边缓缓地吐出三个字,没再说什么,下一刻,“嘟嘟”的忙音响起,竟然就这么挂了电话。

“啪嗒”一声,张兵的手机从手中滑落,接着他就缓缓地蹲到了地上,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,肩膀微微地抽动着。

“还有电话打没有了?”守在窗口的警察发话了,事实上他已经看明白了,眼前这厮,已经被人毫不留情地抛弃了。

张兵默然地蹲在那里,也不说话,另一个警察微微等了一等,走上前将他拽了起来,干脆利落地又给他来了一个背铐,不过这次倒还算厚道,没让他苏秦背剑。

“走吧,”窗口的警察一边走过来,一边发话了,他冷笑一声,“小子,敢咒丁总不得好死,你要是能囫囵着出来才怪……”

邓局长倒是明白人,见对方执意要带走人了,忙把一边的纸箱子抱过来,“这儿也是他保险柜里的东西,古局您看……”

“我就要那个小本子,”古昕抬手指一指,接着微微一笑,“打扰你们西城分局了,不过我有个建议,这个门,还是封起来比较好一点。”

“这个我明白,”邓局长心里苦笑,却是不得不点头,心说你把主人抓走了,我还得帮你背黑锅,这都是什么世道嘛——要知道,这张兵不但是投资商的身份,更是手持葡萄牙护照的。

然而,今天的事情也实在太诡异了一点,有枪就罢了,居然有北京奥申委内部资料,邓局长也不得不答应封门,要不然出了漏子他真的承担不起,“只封总经理办公室行吗?”

“我只是提个建议,”古昕不接这话茬,不动声色地回答一句,转身向外走去,“志远,走,大家回凤凰了。”

这事儿,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……看着凤凰的警车呼啸而去,邓局长苦笑一声,抬手又拨通了自家老大的电话,“……局长,您看这个门儿,该封不该封,国安那边,咱们有必要通知一下吗?”

“我已经把情况向孙局长反应了,”赵局长叹口气,赵喜才都不肯保人了,这事儿也就没啥悬念了,“咱等市局指示吧,人先不要撤离,至于说通知国安……你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合适吗?”

“我知道错了,”邓局长直承了错误,这种事情,要通知国安也该是凤凰警方去通知,要不然素波警方真的难免吃里扒外的嫌疑,不过,他也没有因此而沮丧,因为他之所以请示自家局长,只是不想负相关责任,并不是想不到这个问题。

与此同时,赵喜才站在窗口,呆呆地看着窗台上的金边虎尾兰,他站在这里已经有半个小时了,却是一句话都没说。

“帮我拨政法委田书记,”终于,他缓缓开口,说的却不是田立平而是田书记,这是一个微妙的变化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