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26章 协同

当然,律师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才刚刚往回返,古局长居然就敢带着人,二次下素波去九龙房地产抓人,这次抓的还是九龙的大老板张兵。

警车到达素波的时候,不到下午四点,张兵中午跟人喝多了,还躺在宾馆里睡觉,猛地接到电话,说凤凰的警察又来堵门了,一时间大怒。

“妈了个逼的,你们谁也不许开我的办公室门,有搜查证就大吗?”他一边骂,一边穿衣服,嘴里还不忘吩咐,“反锁了机房,保证监控录像的安全……我现在就去叫赵局长。”

赵局长是西城分局的大局长,最近在张兵的刻意巴结下,两人关系发展得很迅速,压了电话,张总就给赵局长打个电话,说是凤凰那帮家伙又来了,赵局您得去堵人啊。

不成想,赵局长在电话那边干笑一声,“我刚接了凤凰警方的电话,他们说,有人举报你的办公室里藏有违禁品,要我们配合搜查。”

“那是胡说,”张兵听到这话,心里微微地放松了一点,心说只要西城的人在场,就不怕他们乱栽赃……不过,转念一想,他又有点头大,办公室里有点东西,也是见不得人的啊。

“赵局,我那儿有点交易凭证,涉及一些商业机密,不合适被人拿走,”张总小心地提示一下,他屋里保险柜有小账本呢,虽然都是隐语记录的,被人惦记上可也不好,“您最好让西城的人搜,不知道合适不合适?”

“这个无所谓,”赵局长在电话那边也听得明白,姓张的手上有些东西怕曝光,“凤凰的人说了,还是涉及维稳的事儿,只要你这个上面不出事,其他的问题,邓局长可以出面接手……你手上没什么妨害稳定的东西吧?”

“那哪儿能有呢?”张兵听他这么说,心里一时大定,不过,想到自己的好兄弟、保安队长吕二麻子,禁不住心头又是一揪——希望你丫别把安非他命带到公司吧,要不然我也只能暂时牺牲一下你了。

他想的是在公司发现毒品的话,这估计就沾得上影响稳定的边了,可是古昕跟陈太忠搭档多年,听其说得那么肯定,自然不会往毒品一方面考虑。

最影响稳定的,绝对是跟政治沾边的,古局长很明白,于是,冲进九龙房地产,瞬间控制了局面之后,居然有闲心让人打个电话给西城——来吧,咱们一同见证某些事情的发生吧。

当然,若是什么事都没发生,自然就有人站出来负这个责!

古昕有恃无恐,西城这边听说凤凰的横山分局第二次打上门来,也觉得挂不住啊,麻痹的大家一个系统的,你们知道点进退行不行?这是打脸打上瘾了?

所以,这次不但年轻的邓副局长亲自来了,还带来了刑警大队,又通过私人关系,让防暴大队派了四十多号人过来——今天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待,对不住了,您来得容易,想走的话……让王宏伟来领人吧。

这次,古昕是和师志远同时出马的,不过,古局长也是官场里沉浮多年的主儿,自然不肯轻易露面,“为了防止打草惊蛇,老师你先出面顶着,你顶不住了我再上。”

扯淡吧,等你也顶不住了,责任就推到我头上了,是吧?师志远心里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——要是抢功的话,你就可以冲在前面了,这点事儿谁不明白啊?

不过,师局长也能确定一点,自己要是不答应,古老板绝对敢撇下他再叫一个顶缸的来,老古这是赤膊上阵了呢。

而且古局长这话,也是有几分道理的,警察分局正职出面,亲自跨地区抓人,太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联想了,不方便出面是正常的。

再想一想陈主任往昔“旺人”的口碑,师志远终于下定决心博一把了,“局长您这是哪儿的话?其实您站得远一点遥控指挥就好,我直接上门……有什么事儿您也方便照顾。”

古局长自是含笑摇头,不许自己的搭档这么做,为了维护社会稳定,大家必须同心协力,把这些影响稳定的钉子一一拔除,除恶务尽,我们要对得起组织的信任。

简而言之,带队而来的邓局长并不知道对方的队伍里还有一个大局长在,所以话不是很客气,然而,师志远身后有人撑腰,话说得更不客气。

“是骡子是马,拉出来遛一遛,我们的线报非常可靠,你要铁下心思不让我们搜查,你必须负全部责任……当然,你可以认为自己负得起这个责任。”

我靠,大家都是混饭吃的,你这么得瑟有意思吗?反正你们维稳的口碑不好,也不是第一次了,邓局长有点恼火了,才说要请示一下赵局长,是不是把这些人全架回去,张兵气哼哼地赶来了,“今天我就把话撂这儿了,我的办公室里,你们要是搜不出影响稳定的东西呢?”

张总也是聪明人,先说“我的办公室”就是强调了区域,再说搜不出“影响稳定”的东西,那是强调性质——其他的不算哦。

“那随便你们了……”师志远冷哼一声,就在这时,邓局长的电话响起,却是大局长打来的,赵局长在那边吩咐了,除了影响稳定的证据,其他的……一律都是咱西城分局接手了。

那么,接下来就是搜查张兵的办公室了,古昕带了十二名干警来,但是邓局长带来的人加上防暴警察,超过了六十,五个人盯一个都够了,就算是下面两名盯着张兵窗户的横山干警,身边都站了八个人。

不用古局长说,师副局长心里就明白,不能一下直奔主题,大家东翻翻西找找,将张兵办公室里弄得乱七八糟,张总看得恼火,才待说什么,邓局长给他一个眼神——你且先忍着,找不出来东西的话,我帮你出头,你当我这几十号人是白带了来的?

严格地来说,这件事在初始的时候,是可以刹住闸的,只要邓局长死活不让搜,古昕也没办法,没错,他是分局大局长,但是这里是素波!

可是张兵有意要出一口恶气,就放纵他们一下,心说等你找不出来的时候,我慢慢地收拾你们——这事儿不是独立发生的,是有前科的,我整死陈太忠有难度,把你横山分局的拉几个下马,也算是重重地打脸了。

现在进行到这一步,刹车也难了,翻了五六分钟之后,师局长慢悠悠地转到了里间,左右扫视两眼,一指豪华电脑桌旁的保险柜,“打开……”

横山来的干警们,有几个知道戏肉当是在里间的保险柜里,顺着这话就身子一幌,很技巧地将其他人挡在了后面——这儿是保险柜,你们别瞎搞啊。

都是警察系统的,受的都是同样的训练,一见这架势,哪里还不知道人家防的是什么?有那不服气的就上前碰两下,大多还是冷眼旁观,等着看笑话。

张兵可是挺在意这个保险柜,他的小账本就在里面放着呢,现在拒绝打开是不可能了,说不得上前插入钥匙慢慢转锁,随着一声低至不可闻的闷响,保险柜门被打开了一条缝。

见他小心翼翼的动作,师志远正待上前的脚步就停下了,只是,离他不远的古昕清晰地看到,副局长脑后脖颈的两侧,有肌肉微微颤了一下,心里不禁暗自感慨,老师这家伙干了这么多年的领导,基本功还是没有丢下啊。

这分明就是一个暗自提劲,蓄力待发的架势,以防止对方突然发力损毁物证,师志远一个堂堂的副局长,表面工作是必须要做的,但是这根弦无疑绷到紧得不能再紧了。

倒是有个小警察不知道好歹,见领导站住了,只当该自己出马了,向前紧走两步,伸手就去推张兵,“请让一下,我们要检查。”

张兵肩膀微微一侧,让过对方这无心的一推,师志远脖颈处的肌肉登时又是一颤,而就在同时,张总淡淡地发话了,“这里面涉及很多商业机密,一样一样看,无关的……要交给邓局长代为保管。”

小警察眼睛死死地盯着他,眼角的余光却是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古昕,见古局长微微地颔首,于是哼一声,“希望你别玩什么花样……”

说话间,又一个警察过来,前后包夹住了张兵,适度地让开一点距离,那架势就是严防对方损毁证物,邓局长一看,下巴一扬,两个西城的警察身子微微一沉,防着那俩凤凰警察抢了东西走人,一时间小小的办公室里,真正的剑拔弩张。

张兵却也不在乎,蹲在整个身子堵着保险柜,也不将门打开,就从那一条缝里向外掏摸,眼睛还警惕地扫视着四周。

最先拿出的,是几叠钞票,横山的警察上前接过来,扫视一眼封条,又刷拉拉地过一遍,发现没什么夹带,顺手交给旁边西城的警察,“拿好。”

接着又是两块金表,一叠文件,这时候西城这边已经从外面寻来一个大纸箱子,将接过来的东西一一摆放在里面。

文件大家就看得比较细了,但是公司就是那么回事,什么证件、执照、通知和信函之类的东西,转交给西城警方的同时,小警察不无计较地说一句,“这个我们可能还会再细看。”

“哼,”邓局长哼一声,却也不说话,还会再细看?让王宏伟来说这话吧,就在此时,张兵摸出了一个小本子,“这个涉及我的商业机密,请邓局长先保管一下。”

邓局长却是不上前,微微一扬下颌,“凤凰的同事先看,我只强调一点……举证要有力度,共产党人不搞捕风捉影那一套。”

他手里六十号人,将整个房间围得水泄不通,哪里还怕对方跑了?

这次,那小警察翻两下,就有点疑惑了,将本子递到师局长面前,“您看……这上面好像是……暗语。”

“拿给邓局长,”师志远接都不接,他也看出来了,这个本子似乎有点问题,然而正像邓局长说的那样,你可以怀疑,但是说服力不够,暂且……先把本子给了西城好了,反正知道有这么个东西了,不信姓邓的敢公然否认。

说话间,保险柜上层就被掏空了,按说,最要紧的本子都到了西城的警方手里,张兵现在大打开保险柜都没问题了,然而他不想表现得那么明显,所以继续伸手向下层掏摸。

就在下一刻,他身子一僵,面色猛地一变,才待做点什么,不成想两个警察一直在死死地盯着他,眼见事有蹊跷,前面的这位伸腿狠狠一顶保险柜的门,死死地夹住了他右臂,后面那位一个擒拿,就将他的左臂扭转到了背后。

“干什么呢?”有西城警察就待上前动手,邓局长手一抬,“等等,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招来,师局长,你的人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张兵已经被扭离了保险柜,另一个警察将门一拉,一支烤蓝兀自闪闪发亮的乌兹冲锋手枪就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。

“咝~”周围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,说句实话,这种东西大家基本上都没见过,也就是在军事杂志或者枪战片里看到过。

不带这么玩儿的啊,邓局长手里拿着那个挺重要的本子,下意识地抬手用手背揉揉眼睛,没错,是枪械。

他正发怔呢,师局长冷哼一声,声音里带了几分如释重负的味道,“呵呵,不知道这枪有枪证没有,小劳,取证要小心。”

这才是个十足的冷笑话,国内就算发枪证,也不能发给这样的武器,不但是冲锋枪,还是外国的——你当你混中南海的?

有了这支枪,涉嫌妨害社会稳定这个罪名就勉强可以成立了,最起码西城的警方再不能对横山的警察指手画脚了,尤其是这枪不是土制枪改装枪,而是实实在在的外国枪——单单说这枪进入国内的渠道,就值得做文章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