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19章 变数

对凯瑟琳来说,这次狙击曼内斯曼的股票,才是她二十多年人生中,掘到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,早先拿下的临铝的单子,不过是开胃的甜点而已。

她的目标,是要学习霍尼韦尔或者ABB这些公司,不但为客户提供整套的工业控制解决方案,更是要为客户提供建设所需要的资金。

这些大公司能横扫大部分的竞争对手,将整个世界的大部分资源垄断在手,不仅仅是因为技术力量雄厚人才众多,更重要的是,他们身后都有强大财团支持。

这原本就是类似企业发展的必然方式,能引得他们出手的工程,绝对都是耗资巨大的,甲方暂时筹不出相应的资金——或者有限的资金要用在更重要的地方,是很常见的情况,所以这些公司提供相应的贷款服务。

肯尼迪家的坏女孩绝对不甘心只做一个掮客,她也有自己的理想,所以,下一步她的发展方向,也是为这些厂家提供资金支持,从而赚取更多的利润,夯实在中国的基础。

这次她辛苦筹资换来的巨大收获,她早就有了计划,目前看来,利润之高是超出预期的,然而她所图极大,就算赚再多,那也不过仅仅是第一桶金。

所以听见陈太忠要拿她的钱做文章,凯瑟琳下意识地就要反对,有起错的名字没叫错的外号,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这外号不是白叫的——她很有自己的想法。

不过,陈太忠不知道她的想法,听她反对,说不得就将莒山煤业的需求说了出来,“……你看,他们也要采购不少东西呢,你完全可以在这上面搞一些定向采购不是?”

这个建议,并不是陈主任出卖国家利益出卖得上瘾,事实上这本身就是国际惯例,想争取国际上的贷款,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的,定向采购就是其中的一种代价。

凯瑟琳听到这个消息,情绪才又平稳了下来,“我说嘛,我不是舍不得这点钱,实在我不想分散自己的投资方向,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,什么都想做好的人,往往什么都做不好,而贸然进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。”

“嗯嗯,我懂你的意思,”陈太忠倒也习惯了她的个性,而且她这话,符合他的认知,“你看,既然这里能给你提供赚钱的机会,是不是该投资进来三、四个亿美元?”

这次凯瑟琳的斩获,当在六到八亿的模样,因为他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投了多少钱进来,需要付出多少融资成本,又能在什么价位上卖出去,但是毫无疑问,最差最差,六个亿也是能保证的。

“能不能再少一点?”凯瑟琳终是有点舍不得,“我以实物的形式贷款,这也是惯例,而且更符合公司的利益。”

“我说你还没完了呢,”陈太忠听得就恼了,我帮你赚钱,你还唧唧歪歪的,“我说,焦炭上你还能赚钱……啧,自己好好想一想吧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啪地一声压了电话,气得撇一撇嘴,心说这不是自己的钱,还就是靠不住,惹得我火了……

他还想自己火了之后要如何如何呢,凯瑟琳却是已经将电话又拨了回来,“好啦,三个亿就三个亿嘛,何必生那么大的气?等过两天我去了欧洲,一起跟你去见一见尼克,这总可以了吧?”

“这还差不多,”陈太忠的气儿,来得快去得也快,事实上,他认可凯瑟琳的话,随便进入别的领域,真的是太不负责了——比如说甯家,够有实力了,却是打死都不进入房地产市场,这谨小慎微的习惯,让他们这个家族屹立几百年不倒。

现在国内有些公司,做事情动不动就求大、求全,说什么科工贸一体,这态度才叫不负责——做好了你自己的一摊,再琢磨别的,那才是王道。

道理他都懂,这不是受不得别人拂了他的意吗?所以他才要发作一下,而且尼克这边应承的事情,听起来挺靠谱的。

然而,凯瑟琳却不这么认为,放下电话之后,她就开始查中国焦炭的出口和欧洲的需求,查完之后,她发现一个很要命的问题:这些焦炭离岸价,还不到一百美元一吨。

那就是说她投三亿美元进去的话,用焦炭折抵,最少要三百多万四百万吨,才能回本——完成这个任务,最少得十年啊。

“不行,这么搞风险太大了,”她也知道,这焦炭涨价是必然的了,然而十年的期限实在太长了,于是就决定,等到了欧洲,好好地跟他再沟通一下。

不过,不用她开口,三天后她到了巴黎,找到他的时候,年轻的驻欧办主任一脸的沮丧,“好吧,让莒山这个地方……见鬼去吧!”

敢情就这么几天,杨学锋又找到了新的投资商,要不然说这年头明眼人实在太多了,什么东西一旦抢手,就有人上前来联系。

所以,当接到陈主任电话的时候,杨总有一点点为难了,“有日本投资商找上门了,他们的出口方向是日本,那里对焦炭的需求,超出欧洲很多……不过,大家可以坐下来一起商量一下,改造需要的资金很大。”

“算了,就当我这个电话没打,”陈太忠气得差一点摔了电话,不过,既然这厮能长期提供为碧涛提供煤焦油,看在小紫菱的面子上,我忍了。

好事真的是他妈的不能做,他真的有心骂娘了,然而,此事都到了这个地步,连黄汉祥都表态支持了,他也就不能再退缩了,我不帮你莒山联系焦炭了,我帮凤凰总可以吧?

凯瑟琳既然来了,他还是陪着她去了一趟英国,见了尼克之后,又见了尼克引见的两家焦炭用户,那边将规格和价格说一遍,就算碰过头了。

肯尼迪家的女孩儿着急找沃达丰,大家吃一顿饭也就散了——不过陈太忠倒是挺高兴,虽然他吃饭不怎么挑剔,但是吃英国菜,对他的胃口还是一个极大的考验。

这次,英国人也不矜持了,一天之后,凯瑟琳手中的股票以每股二百一十九元出售,不过她手上的资金比较大,沃达丰账户上虽然有钱,还是采用了汇款和信用支付两种方式。

当然,这就是枝节末梢了,韦明河和邵国立早等得不耐烦回国了——两人都是开开心心地走的,而此刻的陈主任,也终于可以回去了,这次他出来已经一个半月了。

他和凯瑟琳下飞机的时候,韦处长和邵总齐齐来机场接机,比起以前的态度,那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语,晚上的聚会,甚至那些帮闲都没资格上桌,倒是又来了齐晋生和徐卫东做陪客。

齐总也是个有趣的家伙,这次他的五千万赚了三千多万,捶胸顿足地叹气,“唉唉,赚得少了,赚得少了,早知道从别人那儿拆借也要拆它三五方出来。”

“财迷!”徐卫东笑着指一指他,他在圈子里的地位甚至还低于对方,不过,两人早先都是在街头打架、疯野过的主儿,倒也没那么多禁忌,“你是不敢玩儿,看人家邵总,那是多大手笔?”

“嗐,我那一点,就是瞎玩呢,跟凯瑟琳一比,就该钻到床底下了,”邵国立笑眯眯地摇摇头,不过脸上那笑意,是怎么都挡不住。

“啧,好歹也是咱爷们儿赚的外国人的钱,”齐老二对上邵总,倒是没多少恭敬,他喜不滋滋地一扬眉毛,“切,回头得跟别人白活白活。”

“喂喂,可不敢我们的名字说出去啊,”韦明河听他这么说,吓得赶紧摆手,“低调,咱要低调。”

“你也就这么一点胆子,”齐老二不屑地白他一眼,又冲邵国立竖个大拇指,“学一学人家国立哥,赚的钱还要再砸到国外股市上呢。”

“对了凯瑟琳,你赚的钱,打算怎么花呢?”邵国立总觉得这次虽然顺利,但是赚得确实挺刺激的,于是侧头盯着她问一问,心说你要再玩,我就再陪你。

“投资中国,”凯瑟琳的回答很简单,见大家愕然看向她,她微微一笑,“这点钱赚得不容易,不能随便花。”

这话搁在以往,估计会遭到大家的讥笑,但是现在谁敢讥笑她?且别说人家这次赚了多少,只说人家筹十几个亿美元的资金这么轻松,就值得大家尊重。

“啧,”一片喜庆声中,陈太忠皱着眉头嘬一下牙花子,这“投资中国”四个字,又让他想起了莒山煤业,禁不住有点悻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