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17章 走出去

邢建中在煤炭行业还有一个口碑,此人从欧洲学成回国之后,并没有回了家乡张州,反倒是跑到了煤炭资源相对缺乏的凤凰——因而惹得张州的煤炭大佬们抱怨不已,这是一件比较古怪的事情。

杨学锋干了煤炭这一行,跟外界接触得实在不算多,由于想要邢总帮着跑门路,所以了解了一下此事,才愕然地发现,邢总跟凤凰招商办的副主任陈太忠交情不浅,而陈主任现在正坐镇凤凰驻欧办。

凤凰……驻欧办?这显然是个令杨总惊掉下巴的发现,这地级市什么时候也有了驻欧洲办事处了?说不得就要再细细了解一下。

细细了解的结果就是,杨学锋非常热情地接待了邢建中,表示莒山焦厂的焦油,可以跟碧涛签一个长期供货的合同,不过那个啥……我有点小事想要麻烦邢总一下。

邢建中原本还是兴高采烈的,一听说要找陈太忠帮忙办事,就有一点犹豫了,“这个事情,您先自己找他比较合适,您也知道我是张州人……那边现在对我,还有点误会呢。”

这个借口虽然比较勉强,但也说得过去,杨学锋已经知道,邢建中跟陈太忠的关系,远没有荆家人跟陈太忠的关系铁,所以他就又找到了分管工业的副省长沙鹏程。

杨总可不想找到凤凰市去,凤凰那里也产煤呢,原本人家还没想到,我找过去,岂不是提醒凤凰人还有这么一条路子可以走?

沙省长一听是陈太忠的事儿,眉毛登时就皱起来了,“这家伙是挺能折腾的,不过这人脾气不好,你先跟他招呼一下吧……嗯,你别说找过我。”

一听这话,杨学锋明白了,合着沙老板跟这人不对付,而此人跟沙老板不对劲儿,居然还能混得风生水起,真是……这家伙到底得罪了多少人?

既然是这种情况,杨学锋也就不想那么多了,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,自报家门了,成就成不成就不成,不试试怎么知道?

不成想,一试就试出来一个官味儿挺重的回答,杨总一直以为,这厮年少得志口碑又不好,指不定怎么轻狂无行呢,谁想人家的回答稍嫌傲慢,却也是中规中矩。

于是,他就又将邢建中的答案说了一遍,还说自己的莒山跟碧涛签了长期供货合同——这才是杨总处事的老道之处。

要是搁给那些年少气盛的,说你邢建中一个民营小商人,不帮着说情我就不卖给你煤焦油了,反正那点白菜价的东西,对莒山真是可有可无的,但是正经做事的人,从来不会为一时之气自断后路,再说了,碧涛里可是还有荆家的股份呢。

“你这个莒山煤矿,是市管企业吧?”陈太忠更在意的这个,心说赵喜才的摊子,我吃多了去管?凤凰市还不少煤没地方卖呢。

“省管企业,只是在素波而已,”杨学锋可是知道,陈太忠跟赵喜才不对付,心说你不问我都要想办法暗示,你这么问,我要不说清楚岂不是太傻了?

但是,人家敢这么肆无忌惮地问,可见真有几分不含糊,杨总的回答就越发地小心了,“等条件好了,莒山能全省收购一些煤矿……只要地方政府愿意卖。”

“哦,那就是归沙鹏程管了,”得,陈太忠又来这么一句,当然,他是无心的,只是由于他跟沙省长关系不好,所以直接就点名了。

杨学锋登时就无语了,我说小伙子,你看看你吧,满世界都是仇人啊,要不我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呢?“嗯,沙省长可以管,范省长也能管,想当年蒙书记在能源部的时候,下来视察莒山,我还参与了接待。”

“蒙书记?嗯,那说说你的想法吧,”陈太忠一听说蒙艺,话头子就软了,而且这个杨学锋没准就是在蒙书记在天南的时候被提拔起来的。

当然,他也有一些别的想法,你莒山出产煤炭,我凤凰也出产煤炭啊,你且先说说你的想法,能搞的话,我优先照顾了凤凰,有多没少地打发你一点就成了。

可杨学锋又岂能想不到这一点?他不通过凤凰市找陈太忠,那是因为怕凤凰市里想出别的变通法子,并不是他的法子别人拿去就能用。

合着他是想借着这一拨行情,把矿上的设备设施也改造一下,这必然会涉及到资金问题,而莒山煤矿目前的资金并不富裕。

没钱不怕,咱招商引资贷款嘛,所以,他就希望陈太忠能从欧洲引来资金,而他可以用莒山出产的焦炭抵偿借款。

要说这焦炭的买卖,就不得不提一下出口配额,弄不到出口配额焦炭根本出不去,很多人能吃了煤倒这碗饭,就是因为在拿类似批文时有这样那样的关系。

天南省每年也有国家指定分配的配额,而莒山是国营企业,按说是不愁这个配额的,但是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莒山想得到更多的配额也很难。

而一旦从欧洲引来贷款,莒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挤占别家的配额——那是我还钱用的焦炭,不让我出口?可以啊,这钱你帮我还吧?

从某个角度来说,莒山如果能签订比较合适的贷款协议的话,他们挤占的配额根本跟天南不沾边,而是跟整个焦炭行业抢饭碗。

借钱改造、又能借此扩大出口的能力,这买卖一举两得,对莒山煤业真的是再划算不过了……而且这样的手段,用在大煤矿比较合适,凤凰的煤矿,都太小了一点也太零散了,倒是张州的资源整合一下,估计也能如此操作。

算盘打得很好嘛,但是跟我、跟凤凰市有什么关系呢?陈太忠听明白了,就想敷衍了事,“哦,那我帮你留心一下吧,成不成的不好说啊。”

“我们的改造,计划投资五、六十个亿,”别急,杨学锋敢这么提要求,那就算好了一些东西——这年头傻瓜才会学雷锋呢,而且莒山跟凤凰市根本不搭界,人家陈太忠吃撑着了,帮他引资,再帮他卖焦炭?

“这个改造,要采用很多高精尖的矿山、冶炼、安全等设备设施,在这一点上,我们的经验不是很足,还需要凤凰驻欧办等兄弟单位多多指点。”

这才是杨总的杀手锏,当然,由于临铝那档子事儿比较隐秘,他并不知道陈太忠手上还有一个普林斯公司,所以没说太多,然而,这样的暗示也就足够了——五六十亿的活儿啊,由你凤凰驻欧办来指导。

当然,这指导能指导到什么地步,是全部的设备设施,还是部分设备设施——甚至连土建工程都算上,这就不好说了,毕竟还有些“等兄弟单位”呢,反正两人的交情也没到这一步,他提一下,证明我不是让你白忙,这就足够了。

陈主任你要是有心,这些都可以坐下来谈,我都把金额报给你了,那就是没什么不能谈的——想必你能听得懂吧?

“哦,能提高生产力,更好地保障安全生产,确实是件好事,”果不其然,陈太忠的语气发生了些微的变化,不过下一刻,他又来了一句云山雾罩的话,“也别把希望全寄托在国外,国内、省里,杨总你也多争取争取。”

这家伙到底是想帮忙,还是不想帮忙呢?听着听筒里传来的“嘟嘟”声,杨学锋的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,他真有点听不懂……

其实这也没什么懂不懂的,陈太忠就是帮不帮都行的两可的态度,首先,他要优先考虑凤凰市能不能如此操作,其次才能考虑到莒山煤业。

再有就是政策方面的问题了,而且他还要多了解一下欧洲这边的需求——没有下家,你就算谈出来花儿来也没用不是?

陈太忠是接过一个小煤矿的,后来就直接甩给了刘望男,又由于凤凰有个产煤大县金乌,所以他挺清楚凤凰市的中小煤企过的是什么样的苦日子。

这才是驻欧办该做的正经事!他是这么认为的,又由于此事干系甚大,一时间他就有点犹豫了,现在我该不该回国呢?

这件事的意义很重大,证明凤凰市不但能引得进来还走得出去,而且更重要的是,跟以往他遇到的事情一样,此事除了他,别人都办不了,最起码不能让他放心——虽然他已经很努力地帮袁珏适应这个环境了。

至于说提供这个思路的莒山煤业杨学锋,他根本顾不上考虑。

他正琢磨呢,猛地电话响起,来电话的是黄汉祥,说不得笑吟吟地接起电话来,“哈,黄二伯,我正有事要找你呢。”

“你先等一等,”黄汉祥的声音听起来挺严肃的,“组织上有个重要工作,希望你帮着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“组织上……不是吧?”陈太忠登时就有点晕了,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愿意跟有关部门打交道。

“九月份的时候,北京的2008申奥委员会成立了,”黄汉祥不管不顾地说着,“这个……巴黎也要申奥,你帮着了解一下他们的动态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