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13章 赔本赚吆喝

“希望能在一个月内搞定这事儿,”离开了丽兹酒店之后,邵国立笑着对韦明河说,他俩出来了,陈太忠那厮却是留下了,不过这无所谓,两人心情高兴,正好不想带那厮玩儿呢。

“先去买机票,我要走了,”韦明河笑着回答,这次他出来时间不短了,回去怎么向单位交待都是问题,不过若是像邵总这般说的一个月搞定,那么一个半月就赚了百分之五十多的利润,真的很值得了。

至于说怎么抛出股票,他懒得考虑了,“太忠会帮咱们想办法的,不过说实话,这次的收获,真的不小,回头咱自己也可以玩一玩……就是这种机会太少了。”

“咱这点钱还真不够看的,而且在国外做股票,实在是太刺激了一点,咱消息渠道不行,”邵国立倒是看得很明白,也知道自己的不足。

然而,他却是个好赌的性子,如若不然也不会拉着陈太忠去澳门消气儿了,“不过,这次赚的几吨,我还真要放在国外随便玩一玩了,大不了全赔光。”

“你那点钱,”韦明河摇摇头,似乎想说什么,终于是没再说,“需要的时候,去找太忠吧,我看那女人看他的眼光,太忠那小子,绝对有货,你可别以为他就那三百个。”

“这个,我心里有数,”邵国立点点头,脸上却是泛起了暧昧的微笑,“这对奸夫淫妇的庆祝方式倒是别致,你说丫挺的晚上舍不舍得离开……”

陈太忠在跟凯瑟琳做什么,那是个人就知道,不过邵总却猜错了一点,完事儿之后,陈某人提起裤子就要走人,“我要尽快回国一趟,已经耽误好久了……晚上不陪你了。”

“不是这样吧?”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有点不高兴,这一段时间她也心力交瘁了,虽然她不负责操盘,但是她要对自己筹来的资金负责——这压力比操盘大多了。

所以,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了,大姨妈又刚走,她正要痴缠他一段时间,好好享受这难得的放松,惊闻这话,登时就恼了,“国内能有什么事儿,电话不能解决吗?我还有事情用你呢。”

“嗐,别提了,我最担心的事情,终于发生了,”陈太忠听得长叹一声……

前两天,阿尔卡特中国公司的人去凤凰考察了,市里肯定是热情接待的,章尧东接风,吴言和曾学德交叉陪同,段卫华欢送,这规格真的不算低了。

当然,规格只是谈判过程中的一个次要的环节,套一句俗话说就是,“规格不是万能的,但规格不够是万万不能的”。

凤凰市的条件就在那里摆着,阿尔卡特的人也不是瞎子,心说这种条件你们也敢惦记上手机生产线,真的有点……不合适。

总算是这中国公司的人也知道,凤凰驻欧办在董事长缪加和总裁伯纳德眼里很重要,那个主任似乎还在信产部有点关系,所以也不好太过认真。

那么,大家就摆开条件来谈吧,于是法国人开出条件了,想上手机生产线,可以,但是限于你们的条件,我们最多只能投资五百万美元,而且还要控股——你们要搞清楚,缪加先生答应陈主任的底线,仅仅是两百万美元,这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。

上一套手机生产线,初期投资就要一千五百万美元,再加上占地费用等,那就是说不算基础设施和流动资金,凤凰科委最少要在这个项目里投下一千万美元,还不能追求控股。

听到这条件,连许纯良这老实人,都禁不住歪嘴了,“技术入股?狗屁,瑞远说了,这一千五百万的生产线,技术也就值个两三百万……有种的你建一条一亿五千万美元的生产线出来。”

甯家就是搞代加工出身的,对生产线这些东西并不陌生,甯瑞远对法国人提出的条件也很鄙视,虽然明面上不方便说,但是以他跟许纯良的交情,背后自然可以为所欲为地说。

中国人怀疑这入股的技术的含金量,法国人就接着解释,我们阿尔卡特是名牌,我们入股的不止是技术,还有品牌,所以你们的眼光不能那么短浅。

许纯良终于被这种脑残的逻辑激怒了,既然合资了,你还说什么的品牌?带种的你不要说品牌,老子就上个“凤凰牌”的手机了,我们还巴不得打出一个本地品牌呢,没错,阿尔卡特是很牛了,但是在中国——它算个牌子吗?

这老实人一发火,谁都怕,法国人也不想把事情搞僵,于是就又说了,这是初期投资嘛,真要有前途,二期的投资我们包圆都可以的——那样投资就上去了,双方既然想合作,体现出彼此的真诚,是很有必要的。

你这五百万,我就看不出诚意在哪儿,许主任是真的想对科委的资金负责的,觉得对方这话绕来绕去,却总感觉不出诚意在哪里。

章尧东一见事情僵住了,就着急了,时间不等人啊,国内别家的手机生产线纷纷地上马,有的产品都下线了,咱好不容易拉住这么一个国际名牌,你得学会取舍不是?

于是他就找许纯良谈了谈,意思是说建厂所需的土地、配套设施等费用,市里负担了,你们要搞的,就是把这一千万美元落实到位,若是还有其他的费用,不想动你科委的资金,可以申请贷款,市里会出面为你们担保的。

科委现在哗哗地往外撒钱,尤其是创新基金、电动助力车厂两块,就向外撒出去了四个多亿,倒是房地产这块按说最该占资金的项目,目前已经开始盈利了,所以账面上的钱,也就一个多亿了。

但是他们若是想贷款,绝对会吸引所有银行的目光,根本不需要什么什么市里担保,贷两三个亿就跟玩似的,银行又不是瞎子,谁家发展得好谁家发展得不好,那是一目了然的。

章书记如此说,也是表示一下市里的支持,没办法,走了个陈太忠来了个许纯良,这科委从来不少刺儿头——他就忘了,若不是许刺头来了,陈刺头也得答应让出手里的权力呢。

反正章尧东是表态了,就是想上这个项目,还说只要你有信心搞得好,阿尔卡特二期的投资,那就是真刀实枪地出钱了——协议里可以加进去这一条。

许纯良也听出来了,章书记就差指着自己的鼻子说,没有陈太忠你就没信心把这个摊子搞起来了?一时间心里就有点动摇了,是啊,我也不比太忠差嘛。

不过就算各方有再多的理由,有一个事实是不能忽略的:阿尔卡特最多只出五百万美元,加上技术指导,就要控股新组建的公司,尽管科委这边出了一千万。

许主任心里明白,只说这个事实,恐怕就会逼得太忠跳脚了,所以他也矛盾得够呛,犹豫半天才跟章书记解释,要回单位,做一做同事们的工作。

这倒不是虚言,科委的领导层在陈太忠的影响下,都是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的主儿,这不但有个风气的问题,更是因为大家都知道,要是坐视科委利益受损而不去管,陈主任很可能直接一把火烧过来,那位不讲理习惯了,未必容得了你辩解。

章尧东也清楚科委的风气,那是在整个凤凰官场都是独一份儿的另类,而小许不去着手改变这种作风,一来是碍着陈太忠的面子,二来就是,这样的风气,有利于许主任的工作。

这种风气上可以抵制压力,下可以相互制衡——不得不说,小陈给小许留了一个很有效率的摊子,而且机制灵活得很。

许纯良走出章尧东的办公室,犹豫再三,才给陈太忠打个电话,陈某人只当他是关心对曼内斯曼的收购呢——韦明河手里的三个亿,其中就有纯良的八千万。

听说章尧东有意赔本赚吆喝,他就眼急了,“纯良你要顶住压力哈,我在这儿帮你赚钱,你怎么能这么漏气呢?”

“我怎么就漏气了呢?”许纯良就不爱听他这么说话,“我这不是想着,万一能搞成的话,法国人还能再投资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