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010章 隐情

陈太忠知道,自己昨天交待得很清楚,放人的时候不要说理由,所以,他哪里肯相信对方说的这些?

倒是蹊跷处,必定有缘故,某人必然要遣开众人,问个端详,可荀德健听他这么一问,马上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来,“陈主任,我这……这说的真是实话啊。”

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,屋子里一时间静得可怕,好半天之后,陈主任才指一指一旁的落地钟,“再给你一分钟,你可千万别自误。”

“滴答”、“滴答”……巨大的钟摆,缓慢而坚定地摆动着,荀德健的脸色不住地变幻着,毛茸茸的汗珠在瞬间就从他的额头冒了出来,“啪嗒”“啪嗒”地掉落,跟钟摆的响声倒也是相得益彰。

眼看到时间了,他才长叹一声,抬手抹去头上的汗珠,“唉……陈主任,我觉得,这件事您不可能完全不知情。”

这是实话,一开始他来的时候,就想着昨天自己的校友去求人,今天一大早,自己就被放了出来,虽然被放的过程有些不便描述,但是毫无疑问,绑匪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——这必然是有外因促使的。

来道谢的时候,他心里还存了五分怀疑,可是听说人家要兑现关于米兰时装周的承诺,他心里登时就信了八成——据他所见,还有校友的描述,陈某人是个极其傲慢的家伙,大概不会,也不屑在这种事情上作假。

当然,他定要将此事栽到陈主任身上,也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,反正傲慢的人,应该都是愿意吃别人奉承的。

不成想,人家直接发出了威胁,要自己说明白,这一下,他就信了九成九了,但是,哪怕就算是十成,他又怎么能将自己心里那点私心说出去?

于是,他就只能先确定一下,对方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。

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微微一笑,挺灿烂的笑容,一边笑还一边点头,“嗯,你的事情,我多少知道一点。”

这话说得挺活络的,但这仅仅是他不想被人抓住把柄,荀德健却是听得明白——得,合着我来谢人,还真没谢错。

“那就是了,”他点点头,端起桌上的瓶装水,拧开盖子咕咚咕咚灌两口,才长出一口气,“绑匪有自己的苦衷,我也不想让这件事惊动家里人,反正都是您的仁义了,我就算说得过一点,也没害您的心思不是?”

绑匪有自己的苦衷?陈太忠听到这话,好悬没把眼珠子瞪出来,这蒙勇厉害啊,作为绑匪,居然做通了肉票的思想工作——要知道,这位可是脸上还肿着呢,可见这天下果然是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

小蒙若是搞拆迁动员工作,或者说市容市貌管理工作,绝对一等一的人才。

当然,这惊讶归惊讶,他脸上的笑容维持得还是很好,不过很遗憾,接下来荀德健也不肯再说了,又等一阵,眼见对方将一瓶三百五十毫升的矿泉水都喝完了,也没再吭声,他终于出声,“就这?”

“就这,”荀德健点点头,又一摊手,直视着他,“我真没害您的心思。”

就算有心思,你也得有害我的能力呢,陈太忠的嘴角不屑地抽动一下,又陷入了沉思里,约莫过了五秒钟,他哈地一声笑了起来,“原来,你跟绑匪达成了什么协议。”

荀德健见他没反应,正端起瓶子清底儿呢,猛地听到这么一句,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扑哧一声就将嘴里的水咳了出去,喷得满茶几都是,连地毯都跟着遭殃了。

“咳咳,”他没命地咳嗽两声,从口袋拿出一方手巾来擦一擦口鼻,才愕然地望向坐在那里的年轻人,“您、您……您怎么知道的?”

原本他是想打个马虎眼不肯承认的,不过不知道怎的,看到对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,他只觉得后脊梁直冒冷汗,犹豫一下终于承认了。

“你这点把戏,都是我玩剩下的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见这厮居然承认,他也就不为己甚了,脑子却是在不住地转动着,这俩苦孩子……能达成什么协议呢?“说说看,你出卖了你们荀家多少利益?”

“我可不是那种吃里扒外的主儿,”荀德健摇摇头,犹豫一下才继续说话,“我只是想在适当的时候,把我多年受的气出一出……这个要求不过分吧。”

“嗯,不算太过分,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终于是彻底印证了他自己的猜测,于是最后出言试探,“想必这个绑匪,有能让你看重的能力。”

——那三个玉环,只有一个有传信的功能,如若不然,他也不至于猜得这么辛苦,唉,这东西做得一多,就难免要有偷工减料的心思,人之常情。

“没有,”荀德健很干脆地摇摇头,下一刻,他似乎觉得自己这个动作有点太激烈,于是笑一笑,“只是那人正义感特强,听说了我的遭遇后,说是必要的时候可以帮我一下……嗯,最重要还是陈主任您的名声太大了,想必他听说以后,觉得再为难我也没啥意思。”

这话就太不尽不实了,事实是,蒙勇在他面前展示了一下隐身的能力——小子你敢不给一百万就撒丫子的话,哥哥我追你到天涯海角!

至于说小蒙同学为什么不在追债的时候使用掉玉环,反倒提前展示,那就涉及到另一层原因了,他流落国外回不得国,总要给自己找一点事情,好赚取点钱财谋生——没错,追债的时候使用那叫装逼,眼下用才是一举两得利益最大化。

他跟荀德健说了,我放你回去拿钱,你可别试图欺骗我,不过我知道你这单亲家庭出来的,也不容易,将来你有机会取回属于你的东西的话,可以向我求助。

到时候我给你个八折优惠,愿意的话,你就留下你自己的邮箱——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,天下之大众生芸芸,我能绑架你一次,那也是缘分不是?

荀德健当时就毫不犹豫地留下了自己的邮箱,他被隐身的人吓傻了,而且人家不但放他回去拿钱,还把数目从五百万降到了一百万,这是……好人呐!

当然,他很快就意识到,此人的转变,定然是受了外力影响,不过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的损失减少了,而且更重要的是——对方愿意帮自己出气。

这口气他实在憋得太久太久了,若是讲自由恋爱的话,那些不可一世的弟弟妹妹,早被装进橡胶袋子冲进下水道了……现在倒好,我倒进不得荀家的门儿了。

这就是绑匪和肉票的交易,交易完之后,肉票被释放了出来,他不敢毁约,更不愿意毁约——事实上他一直在琢磨,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请绑匪出手,才能利益最大化,出气最爽化?

至于说荀德健为什么要将这事的功劳推在陈太忠身上,那原因也简单得很,他不想让人将目光凝聚在那个神奇的绑匪身上,要知道,不但那绑匪要来拿一百万,他自己将来还必然用得到那绑匪,似此情况,他绝对不希望任何人关注到。

那么,找个人来掩盖这绑匪的光环,也就是一种必然了,而这陈主任就正好合适,一来此人确实帮忙了,值得谢,二来就是两人前一段时间有过不愉快,郑重其事地道谢,也就是揭去了往日的梁子。

所以,眼下就算陈主任逼得再紧,有些事情荀德健也是不会承认的,正是因为如此,他的话听起来有点逻辑混乱。

“嗯嗯,”陈太忠听得连连点头,他已经猜出了其中的因果,也就懒得再琢磨了——反正回头要那五十万的时候,还可以问蒙勇不是?

“你说谎了,但是我不会计较,”官场里,戳穿别人的底牌是大忌,但是有时候也是一种有效的策略,陈太忠不想让这厮觉得自己好欺骗,说不得就要点一下。

下一刻,他懒洋洋地打个哈欠——这个话题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,“好吧,米兰那边的事情,你要给我办妥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搞一些入场券很简单,但是想要让大陆设计的服装上台,那难度就大了,”荀德健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,嘴里不住地解释,“您得给我点时间。”

这也是他想得左了,在他想来,以陈主任的大能,目光自然不会限制在几张区区的入场券上,既然对方的诉求必然很高,那么他就捡个难度最高的来说。

呀,你倒是会联想,陈太忠听得心里微微一怔,不过仔细想一想,别说凤凰,就是天南整个省,似乎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服装设计师,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嗯,今年也来不及了,你努力吧……入场券有需求的话,我会跟你说的。”

“那么,米兰那边暂时就不需要我帮忙了?”荀德健讶然地看着对方,心说此人所图,果然是极大的。

下一刻,陈主任的回答就证实了他的想法,“我倒是想让米兰时装周对所有中国人开放呢,毫无偏见的那种,问题是……你帮得上忙吗?”

“这个,我还真无能为力,风气的形成和改变,都不是一天两天的,”荀德健苦笑着回答,他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因,自然也就明白其份量,“我只能尽力去努力,而在这之前,先争取把大陆设计的服装运作到台上去……这样,或者能从侧面推动一下。”

很显然,他认为此事更便于操作,陈太忠听得也点点头,心说别看这家伙孟浪轻率,行事还是有几分章法的,他自己在巴黎都扭转不了巴黎的风气,自然不会觉得这建议不对头。

事实上,像这家伙这么搞,倒是很容易出业绩的,陈主任有点心动了,毕竟,风气的转变很难将功劳揽到某个人身上,而运作某些作品上T台,那就是个人能力使然了。

他在这里沉吟,荀德健却是站起身来,到他的酒柜边拿起一瓶水来,看一看放下,又摸起一瓶可乐来,拽掉拉环,走回来坐在那里喝了起来。

嘿,你倒是真不见外,陈太忠看这家伙不问自取的样子,实在有点无可奈何——这就是少人管教的结果了。

以前他也是个不拘小节的性子,只是官场中的历练,改变了他太多的习惯,而平日里他接触的人,也多是本本分分的主儿,更有甚者,听过他的名头后,见面吓得话都说不利索——比如说地税局长赵永刚,堂堂一个地级市行局的局长,就那么一点胆子。

所以见这家伙没心没肺的样子,陈太忠反倒是生出了一点好感——这其实跟他猜对了蒙勇和荀德健的协议有关,心情好,自然就看一些东西顺眼。

想当年的老蒙,第一眼也是这么看我的吧?他还真能联想,“嗯,既然你没什么事儿,去谢谢老石吧……就那个超市老板,我是看在他面子上的。”

“老石?那成啊,”荀德健点点头,站起了身子,侧头看他一眼,犹豫一下又发话了,“陈主任,今天我跟您说的事儿,麻烦您别跟别人说了,行不?”

“就你那点破事儿,值得我跟别人说?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不耐烦地摆摆手,“走走走,该去哪儿去哪儿,嗯,交给你的事儿,用心办啊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,”荀德健笑一笑,转身离开,走出房门之后,看到两个校友在大厅里坐着,于是走过去大喇喇地坐下,将手里的可乐送到嘴边灌两口,又打个嗝儿,“老陈这人不错……呃,能交。”

“我说,你脸上的肿还没消呢,”一边坐着的刘园林瞪他一眼,细说起来,荀德健被解救出来,他出了不小的力,可是这家伙居然笑话自己买的戒指小,真是狗咬吕洞宾,“还是回去休息几天吧。”

“我又不是娘儿们,磕碰两下算什么?”荀德健白他一眼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刘园林看一下那二位,那两位还他一个无奈的苦笑:丫挺的就是这性格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